東京風月:◆第五話:塵緣


◆第五話:塵緣

  「真的來到四百年後嗎?」

  經過一夜折騰,經薰、桐子、留美子三個姊妹解說,路小西終於明白一切。

  他與玄天魔對戰的時候,不知道什麼原因,被冰雪冰封變成雪山冰人,居然在四百多年後的今天再次醒來,而且來到不同國度,一個叫做日本的東京都市之中。

  這一切一切的事都發生的太突然,很難想像是事實,手中那把雷刃也消失了;玄天魔的蹤跡不明,不知道他是生是死?如果還活著,一定會造成巨大危機,使這個城市動盪不安。

  如今身上只剩下《求敗絕》的刀譜,他不敢相信事實,但看見那麼多奇怪的事物,不得不相信;幸虧有鼠小僧家收留,不至於流浪街頭,當夜睡在鼠小僧家的客廳。

  世事真的很難預料,對路小西而言,只不過是一夕之間的事,竟然產生那麼巨大的變化,一夕之間竟過了四百多年,他的朋友親人都不見,換來的是一個新的世界,一個完全陌生的世界,這種心情,叫他情何以堪。

  到了隔天,清晨四點鐘,天空還沒有亮,路小西起床,古代人習慣早起,路小西也是一樣,他習慣在早晨練武,早晨的空氣是特別好。

  「小小姑娘,清早起床,提著菜籃,上茅房……」

  「多謝薰姑娘、桐子姑娘、留美子姑娘的救命之恩,並且救我一命,還收留我,我應該心存感激,已經清晨了,應該叫她們起床。」

  敲一敲薰的門:「薰姑娘,薰姑娘,起床啦!」

  路小西的叫聲很大聲,薰被這叫聲吵醒,她們都是特種行業,不超過中午十二點是不會起床;薰惹毛了,一開門就破口大罵:「你在搞什麼?現在是深夜,你這樣吵人,真是吵死人了!」

  她穿著一件透明睡衣,美麗動人的身材完全暴露,裡面什麼都沒有穿,路小西看了一眼,嚇一跳,兩眼發直……

  「孔日成仁,孟日取義,君子應該非禮勿視、非禮勿言、非禮勿聽……」

  「你在嘀嘀咕咕說一些什麼?你敢吵我睡覺,信不信我將你兩隻眼睛挖出,之前你害我損失幾億元的帳,還沒有跟你算!」

  話一說完,將門用力一關,路小西吃了一個閉門羹。

  路小西心裡想:這位薰姑娘雖然長得漂亮,美艷動人,但是脾氣太火爆,不敢叫人領教,誰娶到她,誰就倒楣。

  接著再敲桐子門,桐子在半夢半醒之中,聽到敲門聲,困得受不了……

  「誰啊……?是誰……敲我的門……?」

  「是我,路小西,桐子姑娘,你該起床了。」

  桐子一聽到路小西的名字,人就醒了半分,路小西在半夜來敲門,莫非他想偷襲自己,沒想到這個古代人竟那麼不安好意,正合桐子的口味。桐子喜歡路小西,一聽到聲音立刻起床,打開門見路小西,此時桐子正光著身體,因為桐子習慣裸睡,路小西見到桐子光溜溜的身體就嚇一跳,兩眼發直,用手蒙住,翻過身。

  「你……,你……怎麼衣服都不穿?」

  「我習慣裸睡!」

  「小西西,這麼晚,你找我有什麼事?你是不是覺得天氣冷,想進到我的房間,陪我一起睡。」

  「不是的,不是的,孔日成仁,孟日取義,君子應該非禮勿視、非禮勿言、非禮勿聽,我只不過是想叫你早起。」

  桐子赤裸的身體從背後抱住路小西,兩個巨大的肉球頂住他的背部,路小西就好像觸電,心臟不停噗通噗通的跳。

  「陪我一起睡吧,小西西,有你睡在我的旁邊,我會睡得特別香。」

  路小西聽到這話,三魂嚇掉七魄,立刻將桐子推進房間,將門關起,心裡直叫媽媽咪啊。

  心裡面不停想:這鼠小僧家的姊妹實在是太大膽,太不像話了,一個穿著得那麼曝露,另一個什麼都不穿,真是世風日下,沒想到四百年後的女人,一個比一個不像話。

  路小西的心中考慮,該不該叫留美子起床?心裡想既然兩個姊姊都叫了,也不差這個妹妹,大不了反過身不看妹妹,也不會非禮勿視,敲了留美子的門,留美子從睡夢中驚醒,打開門看見路小西背對著她。

  「什麼事?古代人,你幹什麼背對著我?」

  「我叫你起床,我怕你衣衫不整或沒有穿衣服。」

  「放心好了,我穿著睡衣。」

  路小西轉頭一看,留美子的身上睡衣印滿趴趴熊,看起來很可愛,再加上可愛的面孔,超級卡娃伊。

  「古代人,我們可不像你這樣早起,在這個時代,每個人都是比晚起。現在只不過是凌晨四點,我的話是六點半起床,因為我要上學,我兩個姊姊不超過十二點,她們是不會起床,你千萬不要吵醒她們,那裡有時鐘,你可以看時間」

  「原來是這樣!」

  啪一聲,留美子將門關起,獨自留下路小西一人,路小西跑到陽台,原本想練武,可是陽台太小了,連伸懶腰的空間都沒有。太陽由大樓中冉冉上升,把一切都照成金黃色,金碧輝煌,美不勝收,日本的緯度比較偏北,日出的時間也比較早。

  「小小姑娘,清早起床,提著菜籃,上茅房……」

  路小西將頭一轉,看見曬衣服掛胸罩的地方,他沒有看過胸罩,認不出胸罩,看著花紋邊緣,還以為是菜籃。

  「哇拷,這個時代的菜籃可做得真精緻,都是用高級絲質製成,摸起來相當柔軟。」

  首先拿起的是桐子的胸罩,桐子的SIZE是E罩杯。

  「這個菜籃真大,可以裝兩顆西瓜。」

  接著拿起薰的胸罩,薰的SIZE是D罩杯。

  「這個菜籃是中號的,裝兩顆木瓜差不多。」

  最後拿起留美子的胸罩,留美子的SIZE只有A罩杯。

  「這個菜籃怎麼那麼小,只能裝兩顆橘子。」

  「起床那麼久,該盥洗一番。」

  走到浴室,看見馬桶,他認不出是馬桶,也不會用水龍頭,看見馬桶裡有水。

  「這裡有水,應該是小型的井,現在的人應該在這裡盥洗。」

  使用馬桶的水刷牙洗臉,感覺到有一點異味。

  「沒想到四百年後的水有這種味道,鹹鹹的,還有一點臭臭的。」

  突然間肚子疼了,已經很久沒有嗯嗯了,四百多年沒有嗯嗯,可是要到哪裡嗯嗯呢?路小西不知道,畢竟過了四百多年,什麼都改變了,什麼是幹什麼用的,他都認不出來,突然間看見浴缸。

  「哇拷,好大一個屎坑,這個屎坑怎麼那麼大,在這裡嗯嗯應該沒有錯。」

  脫起褲子,爬到浴缸上嗯嗯,或許是四百多年都沒有嗯嗯,一次將所有的量都嗯嗯出來,這一個嗯嗯特別大沱,而且特別臭。

  接著走到客廳,沒事幹,翹起二郎腿壓在桌上,坐在沙發上,可能腳觸動到遙控器,電視突然打開,路小西嚇一跳,他什麼都沒有做,為什麼電視會突然打開?

  現在是有料電視時間,播放出限制級的電視,也就是所謂的A片。看見電視裡出現兩個赤裸裸的肉蟲,不停的纏綿,路小西簡直是大嚇一跳,整個人都嚇傻了。

  「我……什麼都沒有……動……,為什麼……電視會出現……這一個……」

  「孔日成仁,孟日取義,君子應該非禮勿視、非禮勿言、非禮勿聽,沒想到四百年後的今天,現在人竟然會這麼大膽,這種令人臉紅心跳的事,都演出來。」

  路小西看得心跳不已,又不知道如何將電視關掉,真是無可奈何,急忙用雙手將眼睛蒙住,不過透過手指間隙還是可以看到畫面,路小西忍不住想偷看,那種男女之間的事,最讓人感到隱私的事。

  兩個赤裸裸的男女相互撫摸,相互接吻,唇與舌頭不停滑動,深情的深吻;女主角竟是如此美麗,皮膚那麼白,胸部那麼大、那麼柔軟,男主角一直撫摸著女主角的胸部,她的胸部好柔軟,隨著手一直晃動;用舌頭去舔女主角的胸部,一舔一吸,充滿萬般情慾。

  女主角春心被激起,發出輕聲呻吟,路小西看得心癢癢,坐立不安,血脈噴張,心跳加速,呼吸急促。日本A片中重要部位都是馬賽克;路小西的心癢,張大眼睛,最重要的地方卻看不到。

  男女雙方進行口交,不停吸著,沉醉在享受之中,無比的陶醉,男主角將那根東西插進女主角的裡面,快速抽動,一擺一動,快速搖擺屁股,女主角享受,發出沉醉呻吟的聲音,閉起眼睛,張大嘴巴,盡情享受這插入的快感,好像要高潮一般,不禁瘋狂大叫,太爽快了。路小西在旁看得心情緊張,冷汗不停直流,就快要窒息,喘不過氣來。

  清晨六點半,留美子的鬧鐘響了,留美子晚上被路小西一鬧,整個人還迷迷糊糊的,走到廁所刷牙洗臉,一進到廁所,看到眼前的景象,大嚇一跳,喊了一聲:「啊!」

  路小西聽到喊聲,以為留美子發生了什麼事情?立刻衝進廁所。

  「古代人,你好噁心,我要殺了你!」

  「到底是怎麼回事?」

  「你怎麼那麼噁心?大便大在浴缸中?」

  「浴缸……,這是浴缸?我還以為是大型屎坑,怪不得我沒看過這麼大的屎坑!」

  「這是浴缸,是專門供人洗澡的地方,你竟然大便大在裡面,以後不敢在裡面泡澡了。」

  留美子指著馬桶說道:「這叫做馬桶,這才是屎坑,你以後要大便或尿尿就在這裡。」

  「什麼?這是屎坑……」

  路小西整個人傻了,早上他才拿馬桶的水刷牙洗臉,多麼噁心的事,想到就想嘔吐,怪不得水那麼臭。

  留美子將路小西轟出去,把浴室刷洗一番,在裡面盥洗,氣呼呼走出來,看見外面餐桌,擺著三件胸罩,一件胸罩裝著兩粒西瓜,另一件裝著兩粒木瓜,最後一件竟裝兩粒橘子,看到這種情況,臉都綠了,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古代人……,你又搞什麼……?」

  「我在陽台上看見這三個菜籃,最大的菜籃還不錯,可以裝兩粒西瓜,另外一個還勉強,剛好裝兩粒木瓜,最後這一個最不像話,只能裝兩粒橘子,容量那麼小,實在是太沒有用了。」

  「你是不是在諷刺我啊,古代人?這個裝西瓜的是我二姐桐子的胸罩,裝木瓜的是我大姐薰的胸罩,而裝橘子的則是我的胸罩,你是不是諷刺我胸部太小?」

  「胸罩……?什麼是胸罩?」

  「胸罩就是女人用來戴在胸部上,也就是你們中國古代所稱的肚兜。」

  「肚兜……」

  路小西聽到簡直嚇一跳,他竟然……他竟然拿肚兜來玩,簡直是有愧於禮節廉恥。

  「孔日成仁,孟日取義,君子應該非禮勿視、非禮勿言、非禮勿聽,我堂堂一代武林神捕路小西,竟然拿肚兜來玩,我愧對朝廷之俸祿,簡直是一個下三爛的東西!」

  「我對不起君主,對不起國家,對不起社會,對不起千千萬萬的婦女同胞,我一死以謝天下。」

  「少在那裡說三八話了,現在已經不是你們那個時代,如果要自殺,那全世界的男人都要跟你一起自殺!」

  接著留美子走到客廳,看見客廳中正播放A片,不禁瞄了路小西一眼,沒什麼好氣的。

  「什麼光冕堂皇說了那麼多正經話,結果還不是天下烏鴉一般黑,你這個古代人,竟然半夜起來偷看A,簡直是不知羞恥,大色狼一隻,看來我們鼠小僧三姊妹跟你住在一起,危險極了。」

  「你不要誤會,我絕對沒有擅自打開電視,是……是它自動打開的,還播出這種傷風敗俗的節目,絕對不是我開的,不要冤枉我,千萬不要冤枉我……」

  「孔曰成仁,孟曰取義,君子應該非禮勿視、非禮勿言、非禮勿聽,我絕對不會去看有違禮義廉恥的節目。」

  「好了,好了,古代人,別假了,你是一個男人,男人看這個,也是很正常的事。」

  突然間路小西的肚子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

  「怎麼回事?你的肚子咕嚕咕嚕的叫了……」

  「肚子餓了,留美子,我已經四百多年沒有吃過東西了。」

  「我想吃東西了……,留美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