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風月:◆第六話:風月


◆第六話:風月

  「我想吃東西了……,留美子……」

  「你想吃東西……?」

  留美子張大眼睛看著路小西,她沒有想到路小西竟然想吃東西,很少下廚的留美子,這的確是個大難題,因為她大部分都是在外面解決三餐問題。

  「我只會煮拉麵,古代人……」

  「沒關係,有得吃就可以,我什麼都吃。」

  留美子進了廚房煮了兩碗拉麵,和切了一些生菜再拿兩粒蛋,走出來。

  「我們就吃這麼簡單的東西?」

  「就是那麼簡單,不吃拉倒!」

  「吃,吃,我肚子餓得什麼都吃!」

  路小西吃了一口拉麵,發現拉麵沒有什麼味道,再喝一口湯,嚇一跳,吐了出來!

  「天啊!這一碗湯怎麼那麼鹹?」

  「笨蛋,吃拉麵哪有在喝湯的,鹹湯是用來泡麵的。」

  註:日本拉麵的湯特別鹹,日本人吃拉麵通常不喝湯。

  留美子吃著面,發出咻咻的聲音,而且咻得特別大聲。

  「你這個女孩有沒有禮貌,吃麵吃得那麼大聲,很難聽耶!」

  「你才沒有禮貌,吃麵都不吃出聲,是不是我煮的面很難吃?」

  註:在日本吃麵發出聲音越大,代表面越好吃,是對主人的尊敬。而在中國則是顛倒,吃麵發出聲音是不禮貌的事情。

  路小西夾了一口菜放進口中,然後吐出來。

  「天啊!這菜是生的,你將生菜切一切就端出來,萬一里面有大便怎麼辦?

  你們吃得菜都不用煮的嗎?」

  「不要說那麼噁心的事情,這裡是日本不是中國,日本人喜歡吃生食,要吃熟食就滾回你們中國。」

  註:日本人喜歡吃生食,生菜、生魚片、生肉片等。

  「哈哈哈,還有一個雞蛋,總算有樣東西可以吃,不會餓肚子了。」

  將蛋猛力往桌上一敲,裡面的蛋黃、蛋白就流出。

  「怎麼搞的?連雞蛋也是生的?」

  「你這個笨蛋,這不叫做雞蛋,這叫做玉子,它正確的吃法就是將蛋白蛋黃混進面裡面,攪拌攪拌著一起吃,你這個笨蛋。」

  「我不理你了,我要上學了,你這個古代人千萬不要亂跑,瞧你一身奇裝異服,跑到街上,我怕會嚇壞其他人,你就待在家中,坐在沙發上好了。」

  「那我要做什麼?我會悶壞的,中午要吃些什麼?」

  「別擔心,到了中午桐子姐就醒了,她會帶你去吃好吃的,你就在家中慢慢的等著她醒來。」

  留美子出門,只留下路小西一個人在客廳中枯等,坐在沙發上,不知道該做什麼,很無聊,心裡面想:難道現在人都跟他一樣無聊,都不知道該做些什麼才好?

  到了中午,桐子終於起床,只披一件襯衫,裡面什麼都沒有穿,若隱若現非常性感;路小西看見桐子嚇一跳,她竟然穿得如此性感,一時不知所措,更何況是跟桐子如此美麗性感的女人孤男寡女待在客廳。

  桐子看到路小西就興奮衝了過來,擁抱著路小西,巨大什麼都沒有穿的柔軟胸部貼在路小西的胸口上,路小西就快要流鼻血。

  「小西西,我太高興了,你在等我啊。」

  「孔曰成仁,孟曰取義,君子應該非禮勿視、非禮勿言、非禮勿聽……」

  「桐子姑娘,你不要抱得那麼緊,這不合乎禮教。」

  「什麼桐子姑娘?你不要叫得那麼正式?叫我桐子,要不然就叫我寶貝。」

  「寶貝……?不……下……我還是叫你桐子……」

  「桐子,我的肚子餓了……」

  「你肚子餓了?好,我帶你去吃好吃的,不過你這一身打扮,我怕會嚇壞路人。」

  桐子看著路小西一身奇裝異服,心裡不安,特地幫他打扮,頭發放下,染了顏色,拿一些酷酷的衣服給路小西穿,加上路小西英俊的臉龐,使路小西變成酷了不能再酷的大酷哥。

  「桐子,你怎麼有男裝?這些男裝從哪裡來?」

  「男裝啊……,這些男裝是……以前曾經睡過這裡的男人所留下來的……」

  「曾經……睡過……這裡……的男人……」

  桐子換了一件非常性感的緊身衣,將美麗的身材完全展現出來,牽著路小西的手,兩人走出去,坐電車到達銀座,吃最高級的火車壽司,路人看見兩人,以一種非常羨慕的眼神看著他們,他們兩人看起來很搭配。

  火車壽司是高級的壽司店,吃一餐都要好幾萬元,壽司以小火車方式行走,有各式各樣的壽司,喜歡吃什麼就拿什麼。

  「小西西,你喜歡吃什麼就拿什麼,等你吃完之後,我就帶你到我的酒店玩。」

  「酒店……,桐子,原來你是賣酒的啊,我真開心,不知道日本酒是怎麼樣的味道?」

  「此酒店不是彼酒店……」

  看著小火車上的壽司,都是一些生牛肉、生魚片、生章魚等,路小西最怕吃這些生東西,心裡想:日本真是一個化外之民,什麼東西都是生吃。

  「吃吃看,壽司很好吃的,試試看嗎?」

  路小西一番苦笑,拿起一片鮪魚壽司,吃吃看。

  「吃這些東西,一定要沾一些日本傳統的瓦沙米,大口的吃進去,才會夠勁夠有味!」

  路小西拿起鮪魚壽司,沾滿了瓦沙米,張開大口,一口吞進口裡,天啊,那是怎麼樣的滋味?一股空前無比的嗆味,往鼻子裡沖,眼淚不停直流,真是哭笑不得,那味道實在是太嗆了,喉嚨就像是被火燒了起來,快噴出火來,眼淚流得不停。

  桐子將沾滿瓦沙米的壽司放進口中,看起來好像很沉醉的感覺:「哇,實在是太好吃了,一股強勁的味道,往腦子裡沖,口腔都充滿那股辣味,真叫人興奮,好吃得不得了,忍不住一口接著一口。」

  「小西西,再來一塊吧!」

  路小西怎麼還敢再來:「不了,你吃吧,我自己會照顧我自己。」

  結果這一餐,路小西還是沒有吃飽,肚子餓得受不了。

  桐子帶路小西到她的酒店玩,酒店在新宿歌舞妓町,日本人相當好色,所以色情場所林立,日本並沒有禁止色情場所,他們採取的是集中管理,在新宿歌舞妓町,就是有名的色情場所集中地。

  坐著電車來到新宿,捷運複雜路線眾多,如果沒有桐子帶路,路小西一定會迷路。來到新宿,一出車站門口,路小西嚇一跳,一條街看過去,大約有幾萬人集中在這,到處都是人頭。

  桐子帶著路小西在人群中穿梭,有許多漂亮的女學生,都穿著超短迷你裙與超長厚卷襪子,還有許多打扮著新潮漂亮美眉,路小西不禁張大雙眼,他不曾一口氣看著那麼多漂亮辣妹。接著往小街穿過去,有許多不堪入目的照片到處掛著,有人拿著牌子,上面寫著什麼乳交、顏射等的什麼,路小西看不懂這些到底是什麼含意,上面還有標價,10000

  元、20000元……。

  路小西心裡想:這到底是什麼店?賣的是什麼東西?怎麼會那麼貴?

  桐子帶著路小西走進一家酒店,那家酒店裡燈光昏暗,裡面有好幾位年輕貌美的小姐,每個都是打扮火辣辣的,穿著短了不能再短的迷你裙,每個都長得年輕貌美,看見桐子深深一鞠躬。

  「歡迎你,桐子姐!」

  「小西西,這就是我的酒店,我就是這裡的老闆。」

  「桐子,你是這家酒店的老闆……,裡面怎麼那麼多年輕漂亮的小姐,她們是你的客人嗎?」

  「她們不是我的客人,是我的員工。」

  「這位是路小西先生,是我的好朋友,你們要好好招呼他。」

  「非常歡迎你,路小西先生。」

  桐子指著一位非常漂亮的美眉:「夕子,你就好好招待路小西先生,讓他有賓至如歸的感覺,一切的帳都記在我的身上。」

  「是的,桐子姐!」

  「小西西,我真的很忙,就由夕子先照顧你吧,她服務的技巧是店裡第一,絕對讓你物超所值。」

  路小西張大眼睛看著夕子,夕子長得真的很漂亮,像一般傳統的日本美女,一頭光亮的長髮,圓嫩光滑粉白的臉孔,天真無邪的笑容,增添兩顆可愛的酒窩,明亮的大眼睛,又黑又亮,一對長長的睫毛;她的眉毛長得密但是非常整齊,根根見底,擦著紫色口紅,意外迷人,大大的胸部,深邃的乳溝顯而易見,路小西不知道為什麼,站在她旁邊心跳就噗通噗通的跳。

  夕子輕輕牽起路小西的手:「跟著我走吧,路小西先生。」

  帶著路小西走到角落,那個位置非常隱蔽,三面用木板裝飾遮掩,裡面燈光昏暗,一進入這裡面,胸口有一股微熱的感覺,或許是受到昏暗燈光影響。

  夕子引導路小西坐下,拿一桶泡著冰塊的酒,是加水的威士忌,為路小西倒了一杯酒,路小西從未喝過摻過水的洋酒,喝起來有一股淡淡甜甜的味道。

  「路小西先生,這是MENU,你想要什麼玩法,任君挑選。」

  「還有MENU,我肚子真的快餓死,今天沒有吃到什麼東西,肚皮快要貼平。」

  打開MENU一看,寫著奇奇怪怪的名子,看都沒有看過:「摩擦生熱、騎馬、水果盤、冰火五重天、奶油派、雞胸堡、吸吸樂、磨磨熱……」

  「這是什麼東西?好奇怪的菜名?夕子,哪一樣最好吃,能不能幫我介紹一番。」

  夕子張大著眼睛看著路小西不禁傻眼,拍了路小西肩膀一下,拚命大笑:「你好討厭喔,路小西先生,你真愛開玩笑,這些不是吃的,你別作弄我了。」

  「不是吃的,那是什麼?」

  「難道你不知道嗎?是真的嗎?你是第一次來這裡?」

  「是的!我是第一次來!」

  「好討厭喔,路小西先生,你好可愛喔,沒問題,你第一次就交給我了。」

  「我幫你介縉,所謂的「摩擦生熱」是小姐用私處在客人的身上磨來磨去;「騎馬」是小姐坐在客人的大腿上隨意擺動;「水果盤」是小姐在沙發平躺著將水果放置身體上任一部位,由客人蒙眼以嘴搜尋;「冰火五重天」是以冰塊及熱茶輪流用口吸奶頭或者私處;「奶油派」是用奶油塗抹在異性身體的任一部位,再用舌頭舔完;「雞胸堡」是用胸部夾住雞雞打手槍;「吸吸樂」是用嘴吸小雞雞進行口交:「擦擦樂」是男女雙方性器官相互摩擦玩樂;「顏射」

  就是打完手槍把小雞雞的液體射在小姐的臉上……」

  「什麼?那這裡不是就等於是妓院了嗎?」

  「不是,這裡不是妓院,我們這裡不進行性器官直接插入的服務,所以這裡不是妓院,而是酒店。」

  「孔曰成仁,孟曰取義,君子應該非禮勿視、非禮勿言、非禮勿聽,我讀聖賢書行聖賢事,怎麼可以來如此情色的地方呢?」

  夕子將一杯酒倒進口中,與路小西深吻起來,酒一口一口灌進路小西口中,這一切來得太突然,路小西沒有躲過夕子這一吻,任憑酒灌進喉嚨,突然覺得身體好熱。夕子抱住路小西,撫摸他的身體,手好像發燙,摸過的地方,開始變得火熱。

  「桐子姐說過要好好照顧你,我一定會使出全身渾勁,讓你得到最高的享受。」

  「等一下,夕子姑娘,你好像誤會了,我不是來這裡……,等一下,你等我一下,我去找桐子,你等我一下……」

  路小西就像風一般消失不見,他嚇都快要嚇死,他找到桐子,跟她說明緣由。

  「桐子,你這家酒店跟我想像中的酒店完全不一樣,好像是妓院。」

  「小西西,我跟你說過,此酒店非彼酒店。」

  「既然如此,我不願意待在這裡,我要回去了,我無法待在這種低賤的地方,一點羞恥心都沒有。」

  桐子生氣了,打路小西一巴掌:「你說什麼?說這裡低賤?你知不知道現在是西元多少年了,已經不是四百多年前的保守時代。在這個時代,同居與性行為都是平常的事,不要以你心中的尺去衡量別人,那是不一樣的,因為時代改變了。」

  「在這個時代,每個人工作都非常忙碌,壓力很大,那種壓力不是你們古代人可以想像的,客人來到這裡,就是希望能完全放鬆他們的心情,減去他們的壓力。我這裡的小姐都是以服務客人至上,讓客人完全放鬆,至少讓他們離開酒店時,都可以抱著很開懷的心情離開,這就是水酒人生的精神。」

  「如今你這樣子走,你知道夕子會怎麼想嗎?她會認為她服務不周,才會氣走客人,自信心從此喪失,不敢再面對其他客人,她的水酒人生從此完蛋。

  夕子是一個新人,你給她一個機會好好為你服務,如果你就這樣走的話,雖然走得簡單,但她卻失去自信心,一生就毀在你手中,你明不明白?小西西……」

  「我明白了……,是我錯了……」路小西再次回到座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