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風月:◆第八話:纏綿演出


◆第八話:纏綿演出

  路小西看著千草,如此清純美麗的少女,那張臉龐就像是天使一般純潔完美,長長飄逸的秀髮,在瑩光中發亮,如此美麗的女神,竟然要拍A片,而且對手還是自己,叫路小西難以相信。

  她坐在床上,含情脈脈看著他,路小西整個人都酥了,竟不禁發抖,攝影機正對準兩人。

  「路小西,你在幹什麼?還不趕快強姦這個臭婊子!」薰在旁邊大吼!

  「強姦……」

  「孔曰成仁,孟曰取義,君子應該非禮勿視、非禮勿言、非禮勿聽……,可惡……,我做就是了!」

  路小西鼓起勇氣,將千草擁進懷中,他不想被薰看不起,一切都豁出去;

  吻著千草的額頭,雙手緊抱她的身體,緊緊抱住。

  「不用那麼緊張,路小西,我會好好教你,這是我第五部A片,我可算是經驗老道。」

  「第五部……,你曾經跟多少男人發生過關係?」

  「少說也有三十個。」

  「三十個……」

  路小西嚇一跳,在如此清純美麗的外表下,內心竟是那麼淫亂,原本在路小西心中是天使地位,一下子滑落心裡最深處。

  千草將路小西下巴托起,與他深情接吻,她的唇如此濕滑,唇齒間有一股清香,路小西說不清楚這股味道,這種味道讓他陷入到百分之百的情慾之中,無法自拔。兩人一直熱吻,深情的法式接吻,千草將舌頭伸進路小西的口中,與他的舌頭纏綿,在他口中攪動,路小西閉上眼睛,享受美妙的接吻。

  轉移目標,輕輕咬著他的下巴,伸出舌頭,滑過他的臉頰、他的鼻子、他的眼睛,輕輕含住眼睫毛,滑到耳朵,輕輕咬住耳垂,在他耳裡吹氣,那一種感覺,好奇妙。

  路小西感受到,他好像跟千草的感覺連接一起,他能感受到她的呼吸、她的心跳、她的心情;那是一種興奮的心情,一種縱情的心情,在乾草的心中,慾火不停燃燒,藉著吻與唇,蔓延燃燒到路小西的體內,路小西感覺到慾火蔓延全身,感到熾熱難受。

  接著唇與手,慢慢的滑到路小西的脖子,滑過他的胸口,解開胸口的扣子,將手伸進衣內,撫摸他渾厚的胸膛,跟著將頭埋進去,舌在他的胸口滑動,輕輕合住兩顆結實的乳量,不停的舔,刺激它,好像是空前萬緒,一陣一陣的快感往路小西心頭裡鑽,腦中一片空白,他享受著,發出呻吟的聲音,實在是太爽了。

  千草捉住路小西的手,隔著衣服撫摸箸胸部,她的胸部好柔軟,一亙搖晃;路小西忍受不住,用口與齒解開千草的衣服,裡面是一件薰草色的胸罩,襯托著豐滿的胸型,看起來好美。

  隔著胸罩一直撫摸,不停的搓揉,路小西想解開胸罩,卻解不開,因為他根本就沒有脫過這玩意。千草將胸罩解開,扣子在前方,好像有一股光芒從胸中射出,路小西完全傻眼,因為乾草的胸部好白好嫩好美好豐滿,輕輕撥動,就一直搖晃,不知道裡面是裝什麼?像水一般柔軟。

  輕輕撫摸著胸部,完全的致命吸引力,整雙手陷入進去,陷到無法一手掌握的柔軟胸部之中,心中好感動。

  情不自禁,伸出舌頭,在胸口滑動著,輕輕含住輕輕的吸舔,就像是探索寶藏,探索著每個地方。千草的胸口,沾滿路小西的唾液,路小西輕咬著她粉紅色的乳暈,就像是嬰孩一般,不停的吸,千革受到完全刺激,乳頭硬起來,不停膨脹,感覺快受不了,她興奮著,將路小西的頭往下移,移到短裙裡面,夾在美腿中間。

  他將短裙掀起,裡面穿著吊帶性感內褲,兩腿穿著性感粉紅色絲襪。伸出手指,隔著內褲撫摸重要部位,感受到一股濕濕的,她興奮,水不停流出,弄濕底褲;路小西一直摩擦,千革發出興奮的呻吟聲音,水不停狂流,褲底濕成一大片,沾滿液體。

  路小西改用舌頭吸舔,天啊,這簡宣要千草的命,整個人又酥又麻,好像上萬隻螞蟻往她密處輕咬,那種感覺實在是太爽了,快要爽死,雙腳不自覺拱起,一直顫抖,張大嘴唉唉叫,好像不能呼吸。

  那種感覺實在是太爽,千草主動脫掉內褲,內褲都濕了,沾滿了興奮的液體,小美眉完全曝露在路小西眼前,這是路小西第一次這麼近看這玩意,上面的水一直流,一股濕濕滑滑的感覺。

  小美眉是漂亮的粉紅色,看起來好美,好像在向路小西呼喚;乾草將路小西的頭壓下,舔她的小美眉,路小西的頭,埋進細草之中,舌頭伸出,對準核心,一直舔一直吸,吸到千草眼淚都快要流下,鼻涕、眼淚、口水快要噴出,實在是太爽了。

  整個人快失神,腦中一片空白,驚聲尖叫,心跳加速,全身細汗直流,流滿全身,身體一直顫抖。在那瞬間,達到了高潮,淫水狂流,短短十秒之內,完全失神,身體變得軟軟的,完全癱瘓,一動也不動,倒在床上。

  過了幾分鐘,才回過神,實在是太爽、太舒服了。這一次換她主動攻擊,將路小西褲子脫下,經過剛才激烈挑逗,路小西的小弟弟已經硬起,隔著內褲,撫摸小弟弟,小弟弟好硬好燙,一直發火發燙著。

  千草用唇與舌頭隔著內褲舔,路小西感覺到他那根在漲大,就快要爆炸,無法承受,全身慾火焚身。將路小西內褲脫下,雙手上下運動,含住小弟弟,接著上下動著,實在是太爽了,空前的享受,不禁閉上眼睛享受這美妙的滋味,感到濕濕滑滑的。

  最後關頭,兩人都沉醉在這無比美妙的境際,脫光身上的衣物,赤裸相擁,不停相吻,就在最後關頭,準備結合進入千草的體內,進行最後的活塞運動。

  「卡!」

  「怎麼回事?為什麼突然喊停?」

  薰突然喊停,使兩人嚇一跳:「從現在開始,不可以玩真的,只能做做樣子,反正有馬賽克,觀眾看不出來。」

  路小西不服氣向薰說道:「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要這樣做?」

  「你不是說孔曰成仁,孟曰取義,君子應該非禮勿視、非禮勿言、非禮勿聽,做做戲還可以,怎麼可以做出違背禮義之事呢?」

  「你……,好吧……,你說怎麼做就怎麼做!」

  這次換乾草抗議:「我不服氣,我不跟!」

  薰在千草耳邊輕說:「如果你想得淋病、梅毒、泡疹再外加AIDS的話,就請便。」

  「算你狠,我聽你的話就是!」

  吉助與老佐伯兩人提出意見:「導演,如果沒有插入的動作,那射精鏡頭要怎麼拍?拍不出來,」

  「拿一些太白水噴在千草身上,再來一個特寫鏡頭。」

  路小西到現在才瞭解薰的個性,這個人不可以理喻,拿她沒有辦法,只有聽她的話,趴在乾草的身上做些假動作;假裝擺動屁股,這種感覺太難受,那一根脹得高高的,就快要爆炸,快要受不了,想插無法插入的感覺,叫路小西情何以堪。打從心中,恨死了薰,慾火焚身的他就快要爆炸。

  突然間心裡想到:他這個人是不是太過於假正經,平常將公義掛在嘴邊,如今自己卻變得淫蕩,克制不住心中的情慾,好像變成一隻色狼。

  拍完這場戲,回到家中,路小西覺得內心非常空虛,呆呆坐在家中,發現他變了,心完全改變,為什麼來到不同世界,會產生不同的自己?心中產生矛盾,他不喜歡現在的路小西。突然間,好想回到原來的世界,做原來的路小西;希望一切都能回到過去,回到過去……

  北島弓川子是個典型的日本女人,在一家大型電器公司裡當櫃檯,每一天坐一個多小時的電車上下班,生活節調非常快。下班之後,沒有什麼娛樂,待在家裡看電視,生活極度單調。因為日本是周休二日,星期五時,會跟同事們去鬧區喝酒狂歡一番,日復一日,夜復一夜,生活就是如此單調。

  突然間她的心中有個想法,人生真是苦短,心裡想:如果有一天,就這樣死去,世界上又有誰會記得她?誰會關心她?她在這個世界是那麼渺小,幾乎等於不存在,不禁想著她活著的目的究竟是為什麼?難道是這樣渾渾噩噩過日子嗎?

  她不想再這樣過下去,突然間有個想法,好想死,她真的好想死……

  這天跟別的日子」樣,下班鈐一響,收拾東西準備回家,走在馬路上,突然想換個心情,慢慢的走慢慢的晃,看看四周的景物,四周都是高樓大廈。

  她發現旁邊的人一個一個快速走著,每個人都走得那麼快,好像飛奔,從來沒有注意到,原來東京人走路都是那麼快,不禁微笑。在今天之前她也是人群中的一份子,以前走路也是特別快,突然間覺得四周好美,她未曾像這樣子看著四周環境,看看旁邊的人。覺得今天好特別,有種特別的、心情。

  坐上電車,電車裡雖然十分擁擠,但是她的心情並不寂寞,她感覺擁有人與人的脈動,看看窗外的星星,覺得東京的星星好美麗,從來都沒有注意過,原來東京的星星真的很美。

  一個人回到宿舍,川弓子是從名古屋來到東京工作,獨自一人租房子,是一個人住。

  下了電車,因為住的地方在郊區,走了幾個巷子,越走天色越暗,整個街上,一盞路燈都沒有,心中越走越發毛,以前也都走同樣的路,卻沒有這樣的、心情,今天特別奇怪,好像有人跟蹤她,心裡覺得毛毛,回頭一看,卻看不到任何人。

  走到宿舍前,打開門,走進去,想打開電燈,電燈卻不亮,房間陷在黑暗之中。

  「怎麼回事?停電了嗎?不會吧,剛才看隔壁街還有燈光,該不會停電吧?

  難道是保險絲燒斷?」

  在黑暗中摸索,從來沒有遇過這種情況,川弓子想找找看有沒有臘燭、手電筒之類;突然間,在黑暗中,窗戶方向,看見一個黑影,嚇得」句話都說不出來「你……你……你究竟……是誰……?」

  不到一秒鐘的時間,黑影快速衝向她,伸出手緊緊掐住弓川子,脖子被掐緊,好強大一股力量,用力扳卻板不開,呼吸困難,一口氣也喘不過來,就好像要斷氣,完全無法呼吸。

  黑暗中,說不出話來,張開雙眼看著黑影,看不清楚那個人的長相,他的眼睛……他的眼睛不停發出一股綠光,那股綠光讓人不寒而慄,讓人感到非常恐怖,感到害怕,就像是死神一般……

  「你……你……你:…。」

  那個黑影伸出魔手,抓住弓川子的衣服,用力一撕,胸前變成赤裸,伸出魔掌,搓弄弓川子的胸部,緊緊抓住,緊緊捏著,一股一股的刺疼傳到她的心中,她感到非常害怕,死亡般的恐怖,侵襲她心中,不禁流著冷汗,衣服被冷汗浸濕黑影人撕碎弓川子的內褲,將裙子掀起,下體插進弓川子的體內,一股刺裂般的疼痛,傳到她的體內,不禁發出尖叫。黑影人在她的體內搗動著,快速抽動,一直搞,瘋狂的搞,他在發洩,不停的發洩,瘋狂的發洩!

  弓川子感到痛苦,下體就快要裂掉,黑影人掐她的脖子上,指頭陷入肉中,使她萬分難受,另一隻手緊握手臂,大拇指完全陷到肉中,整隻手快要廢掉,強大電流傳送到體內,好像觸電一般,身體麻痺了,無法動彈,任憑黑影人擺佈。

  黑影人一口咬在胸口上,胸口鮮血直流,血流滿全身,沾滿鮮血。掐在脖子上的手也掐出一縷一縷的血漬,脖子變成黑青,臉色蒼白,就快要斷氣……

  黑影人瘋狂搞著,越掐越用力,弓川子尖叫,聲音都沙啞了。在那一瞬間,黑影人達到高潮,白白液體射在弓川子的腹部,同時弓川子也被黑影人活活掐死,身體變得無比蒼白,臉部毫無表情,雙眼充滿血絲,倒在血泊之中……

  「可惡……,這不是處女……」〔中國話〕黑影很快的消失,只留下一具冰冷的屍體,弓川子的屍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