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風月:◆第十話:殺人魔再現


◆第十話:殺人魔再現

  「會粉碎而死……?」

  「你這個人……,怎麼會這種奇奇怪怪的功夫?就像武俠小說所寫的一樣。

  難道你是古代俠客?穿越時空,來到現今西元二零零一年的世界?」

  「西元二零零一年……,究竟是大明嘉靖多少年?」

  「大明嘉靖……?明朝?天啊,我的大哥,你真的穿越過時空,來到未來的世界,現在已經是距離你那個時代四百多年。」

  「四百多年,我真的穿越時空到了未來,怪不得這個世界有許多東西都是我不曾看過的……」

  「怪不得大哥你會奇奇怪怪的武功。」

  玄天魔感到驚訝,他對其間所發生的事都忘了,他還以為真的穿越時空來到未來,其實是被冰雪急速冷凍,才能一亙活箸,四百多年之後,才能再一次甦醒。

  「太不可思議,這事竟然被我遇上,我竟然會遇上一個穿越時空而來的武林俠客,實在是太不可思議。」

  〔不管在哪個時代,我唯一的目標就是——征服武林,統一天下!」

  「大哥,這個時代已經沒有武林了,在這個世界,誰有錢,誰就是老大!」

  「不管如何,我要讓天下的人知道我的厲害,我玄天魔才是這個世界最可怕的人物。」

  喪狼心裡想:這種事情怎麼可能?玄天魔武功再厲害,也比不過飛機、大炮、原子彈。

  「在我征服武林之前,我有幾件事情交代你做,這就是我為什麼要找你當我部下的原因。」

  「大哥,有什麼吩咐?小弟能做到的話,一定赴湯蹈火,萬死不辭!」

  「首先,我要你找出六個年滿十八歲的處女。我所練的玄天冰火掌,一定還要吸收六個年滿十八歲處女的陰氣,才能突破玄天冰火掌第十層天,達到天下無敵之境界。」

  「滿十八歲的處女……,這是不可能的任務,現在是什麼時代,每個人思想都那麼開放;尤其是日本,日本女人有一種觀念,就是在十八歲以前,一定要拋棄處女之身,所以要在東京裡找年滿十八歲的處女,是不可能的任務。」

  「少羅竣,如果沒有在一個月內找齊六個滿十八歲處女的話,我一定會叫你死得難看!」

  「是的,大哥,我一定竭盡所能,找年滿十八歲的處女。」

  「第二個任務,就是尋找東京五位最強的高手,我有個可怕的敵人,那個人就是武林神捕路小西。既然我穿越時空來到這裡,路小西也一定在這個世界之中,憑他的個性一定會跟我死纏爛打,在還沒有突破第十層天,我需要五個保鑣保護我,對付路小西。」

  「大哥,現在人可不比你們這些俠客,會飛簷走壁、隔空點穴等等;現在人一點都不強,再怎麼會打架,也沒大哥的百分之一強,就算能保護大哥,也未必肯聽大哥的話。」

  「這些不是問題,我有五朵雪山冰蓮,只要吃下我的雪山冰蓮,功力就可以增加十倍,可以與路小西一敵。更何況我有奪命符,就算再強的高手,也要乖乖聽我的話。」

  「大哥,不如這樣子,你將雪山冰蓮分一朵給我吃,這樣我的武功增加,我就可以保護你!」

  「不要以為你在想什麼我不知道,就算你吃下五朵雲山冰蓮,也不是路小西的對手。我要你做我的跑腿,不想你那麼早就死翹翹,要找一個有能力的翻譯,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

  「第三件事我要求你,這是要求你個人……」

  「什麼事?大哥,我一定會你效勞!」

  「我要女人,要了測試你的真誠度,我要你的女人!」

  「什麼………?」喪狠心理想:分明是叫他戴綠帽子,但是玄天魔他惹不起,他在他體內種下奪命符,生命隨時操控在玄天魔的手中,不得不跟他打哈哈,不能與他起衝突。反正女人他多的是,送他幾個又何妨?

  〔我要女人,我已經很久沒有搞過女人,我要你的女人,你反對嗎?」

  「不,大哥所說的話,我怎麼敢反對?大哥要怎麼樣的女人,我一定送到府上給你搞。」

  喪狼安排玄天魔的住處,將最不喜歡的女人送給了玄天魔,在房外等候的心情特別難受,再不怎麼喜歡的女人,也是自己的女人,在房外聽到他們咿咿啊啊,有種特別難受的心情。

  幾分鐘之後,裡面發出類似殺豬的聲音,那種聲音讓人感到心驚膽跳,好可怕的聲音,喪狠心中感到害怕。玄天魔究竟在房間裡面胡搞瞎搞什麼?他是個可怕的男人,那種殺豬狂叫的聲音一直延續,將近半個小時,喪狼的女人已經叫得驚聲力竭,尖叫聲音都沙啞,無比悲泣,非常恐怖。

  玄天魔穿起衣服走出門外,喪狼立即衝進去,看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一進去嚇一跳,女人的四肢快被扯斷,整個人癱瘓,鮮血直流,流滿床單,眼神變得癡呆,不停流著口水、鼻水,這個女人已經完蛋,已經變成終身殘廢了。

  喪狼看到這一幕,嚇一跳,不禁流著冷汗,張大眼睛,心中想:玄天魔真是可怕,他簡直是狂人,心理變態,讓人無法想像……

  路小西在鼠小僧家已經住了兩、三個月,這兩、三個月中,真的無聊極了,他吃不慣日本食物,開始自己煮菜吃。鼠小僧三姊妹吃了他的中國料理,喜歡極了。

  從此之後,路小西好像變成家庭主婦,足不出戶,煮飯洗衣,在家中做家事,將鼠小僧三姊妹侍侯得好好的,好像忘記他的身份,他以前是一代大俠,如今卻變成了家庭主夫。

  這一天,留美子收到一封E-MAIL她嚇一跳,這不是普通的E-MAIL,E-AIL裡全是漢字,字的含意太深,她看不懂這一封E-MAIL.想起她家中有個人應該看得懂,那個人就是路小西,路小西是一個中國人,應該看得懂這一封信。

  留美子找來了路小西,要路小西看那一封信,路小西一看,是一封中國人寫的信,怪不得留美子看不懂,而且這一封信不是給留美子的,是寫給路小西,路小西嚇一跳,他在這裡人生地不熟,究竟會有誰寫信給他呢?信中的內容如下…

  「路小西:好久不見,我們是老朋友,我很想念你,我覺得我們之間有一種共生的關係,我們兩人要相互依偎才能生存。沒有你的日子,我覺得過得很無趣,我需要刺激,有了你,我的生活才有意義。我們的關係就像是太陽與月亮、男生與女生、天與地、火與水;你、我一定要生活在一起,才能激起生命的光輝,你是我一生中唯一的老友,我很想念你,路小西。

  你知道我是誰嗎?我花了許多時間,才查到你仍然活在世界上,原來你還沒有死,我的人生又激起一陣漣漪,寄給你這一封E-MHIL就是要告訴你我還活著,而且在短短的時間之內,我們還會再一次相見,我好相心你,我的摯友路小西,你猜我是誰?

  我就是你一生中花費許多精神,鍥而不捨追緝的最大惡人,你一宣最想念的人,我就是玄天魔。

  我的好朋友,我很相心念你,我相心跟你玩一個遊戲,過幾天還會再寄一封E-MHIL給你,等候著我的來信……玄天魔」

  「玄天魔……」

  路小西一聽到玄天魔的名字,他就害怕起來,他萬萬沒有想到,玄天魔竟然還沒有死,路小西知道玄天魔是多麼可怕的人物,如果他出現,一定會造成這個社會動盪不安,不知道有多少人的性命會喪生在他的手中。

  路小西不禁感到害怕,瞧瞧他現在的穿著,圍一件圍裙,拿一根鍋鏟,活像家庭主夫,不知道多久沒有練武,已經四百多年了,如今若跟玄天魔一戰,連他十分之一的實力都達不到,簡亙是自尋死路,更何況如今,雷刃不見了,他失去了他重要的武器。

  到了晚上,路小西與鼠小僧三姊妹討論這件事情,有關於玄天魔的事情。

  「怕什麼?玄天魔再怎麼厲害,也不過是個人類,難道他可以敵得過槍炮嗎?他只不過是血肉之軀,手槍打不過,就用衝鋒鎗,衝鋒鎗打不過,就用原子彈。」

  「別開玩笑,玄天魔的可怕,不是你們所能想像的。每個時代有每個時代的特色與文化,你們不瞭解我們那個時代,就像我不瞭解你們這個時代,很多事是你們無法想像的。」

  「比如說武術、中國功夫,我們那個時代武術之精髓、之高強,你們一定很難想像。比如說點穴、輕功、內力……等功夫,都是現今時代沒有的。玄天魔的武功高不可測,他練的是玄天冰火掌,只要突破第十層,就會變成天下第一高手,驚天地泣鬼神,他會成為天下無敵,要打敗他是不可能的事情。」

  「天啊,你說的實在是太抽像,這種事誰會相信,功夫這種玩意日本也有,什麼忍者啊、劍道、柔道、空手道……,我瞧那些人也沒什麼厲害。」

  「那是不一樣,玄天魔真的很厲害,他真的很可怕!」

  「好了,不要吵了,既然玄天魔找上路小西,他應該就是雪山冰人其中另一人,看來路小西和玄天魔之間,有不為人知的深仇大恨,玄天魔一定會找路小西報仇。」

  「小西西,有我們鼠小僧三姊妹在,你用不著擔心,我們會保護你。」

  「我擔心的是你們……」

  「看信中的內容,他應該還會寄E-MAIL過來,到時就可以瞭解他的目的是什麼?」

  「能不能從E-MAIL中找出玄天魔的所在地,否則他在暗,我們在明,要對付他是件吃力的事。」

  「我們又不是電信局,怎麼可能查出這種事,更何況有可能是從網咖發出,東京那麼多網咖,根本就查不出來。」

  從那一天開始,路小西開始苦練《求敗訣》的武功,他不想再一次與玄天魔相會,會輸得太難看。

  過幾天,果然收到E-MAIL,是玄天魔所發的,信上記載如下……

  「路小西:我的好搭檔,我的好朋友,你還記得我所練的是、且大冰火掌嗎?記得我在中原所犯下的惡行為連續姦殺九十四位年滿十八歲的少女。我這樣做就是要吸取她們的處女陰氣,完成我的神功大法,突破玄天冰火掌的第十層,達到天下第一之境界,一統武林。

  雖然我們來到現代,這個世界沒有武林,但是做天下第一人的願望始終沒有改變,我一定會突破玄天冰火掌第十層,那就是我會繼續姦殺、六個年滿十八歲的處女。

  這些日本人都是一些婊子,在東京那麼大的城市之中,要找出年滿十八歲的處女,簡直是難上加難,但我還是找到了。

  路小西,我們之間的遊戲開始,我傳給你一張照片,那就是我第一個要姦殺的對象,是一個滿十八歲的處女,我只給你十二個小時的時間,如果你能找到她,或許能救她一命。在今天午夜十二點鐘響之前,還未找到她的話,她就會被我姦殺,我會在月圓之下吸取她的陰氣,痛痛快快的折磨死她。

  為了讓這個遊戲更有趣,我給你一個提示,提示就是——「人形……玄天魔」

  路小西看完這一封信,恨得咬牙切齒,沒想到玄天魔竟是那麼沒天良,他想故技重施,姦殺無辜的少女,他的心實在是太狠。在這一封E-MAIL中有個附加檔案,就是玄天魔要姦殺的第一個目標,打開圖檔,看著那位不知名的少女,長著一副娃娃臉,是個小美人。

  「玄天魔的心太狠,像這樣純萇可愛的少女,竟然企圖想姦殺她,簡直是沒天良。」

  「現在是中午十二點,離午夜十二點只有十二個小時,在十二個小時之中,我們一定要找出這個女人,才能救她一命。」

  「如何找起?這個人沒名沒姓,沒地址又沒電話,只憑一張照片,要從哪裡找起都不知道,東京那麼大,有一千兩百萬人口,這個不知名的女人,要怎麼找?她死定了!」

  「我們總不能見死不救,就算只有百分之零點零零一的機會,也要救她。」

  「玄天魔還有一個提示,那就是、人形。,。人形。代表什麼意思呢?」

  「人形在日本話的意思就是玩偶,難道這個女人跟玩偶有關。」

  「你這樣一提,我想到了,這個女人長得有點像玩偶,這種特殊的長相,好像從哪裡看過……」

  「留美子,你一定要記起來,人命關天,如果你記起來,或許可以救她一命。」

  「我每天看過那麼多人,突然叫我想一個人,怎麼可能記起……」

  「不如報警吧,也許有警察一起找,可以在十二個小時之內,找到女孩。」

  「不行!這怎麼可以?我們鼠小僧家可是賊盜世家,怎麼可以跟警察合作,那不是自投羅網嗎?更何況警察也不會相信這樣的事,一個姦殺的預告,這麼荒謬的事,連我們都不相信,更何況是警察。」

  「玄天魔真的很可怕,他說到一定做到!」

  「放心吧,路小西,我們鼠小僧三姊妹一定會幫你,更何況我們是盜亦有道,這關乎人命的事情,一定會堅持正義。我們三姊妹什麼東西都可以偷得到手,要找一個人,應該不是一件困難的事。」

  「留美子,你最聰明,應該有辦法吧?」

  「的確,我是可以潛入警視廳網路系統,但是東京有一千兩百萬的人口,只憑一張照片要在十二個小時之內找到人,非常不容易,時間也來不及。如今唯一的方法就是,從玩偶下手,二姐桐子帶著路小西到所有販賣玩偶的精品店,帶這個女人的照片,四處詢問,看看有沒有女人的下落,路小西不熟,所以由二姐帶路。

  「大姐到各處祭祀表演人偶收藏館與各地廟宇,尋找這個女人。我侵入各媒體網路,尋找有沒有有關玩偶的消息,看看有沒有這個女人的消息,我們幾個人就這樣做,只有十二個小時的時間。」

  「我路小西就此感謝大家,謝謝大家幫我對付玄天魔。」

  「LET`SG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