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風月:◆第十一話:人形


◆第十一話:人形

  夢想,每個人都有夢想,但是夢想的實現卻是非常不容易,有人立志當演員、有人想當畫家、有人想當太空人、有人想當總統……等等。要實現自己的夢想,一定要比別人更加努力,可能努力得一百倍、努力得一千倍,夢想不是那麼容易實現,因為夢想就是夢想。

  往往夢想會跟現實起衝突,因為現實是殘酷的,譬如人就是要吃飯,想吃飯就不可能那麼理想;許多人為了現實而放棄夢想,變成賺錢機器或是行屍走肉。

  也有少數人堅持山口己的夢想,不停追尋,但是追求夢想的人有不少過著如梵谷一般清苦的日子,等著夢想實現。

  松本蕙是一個典型的例子,她是個十八歲美麗的女孩,自小喜歡表演,喜歡在眾人面前表演,從小有個夢想,想要做一個知名的演員。

  年紀輕輕就從北海道抱著夢想來到東京,夢想並不是那麼容易實現,加入演員訓練班,也報考許多演員招考,但總是功虧一簣,沒有成功,不知道失敗多少次,不知道暗地偷偷哭泣多少次,但她知道她不能放棄,這是她人生的夢想,也是支持她繼續活下去的力量,她不能放棄夢想,否則會變成一具行屍走肉。

  最後松本蕙找到一家小小的舞台戲劇團,成了一位小小的舞台劇演員,她初步實現了夢想。白天在速食店打工,晚上在劇團裡排演,她感覺到她的生活裡添加了一個希望,使得她生活有目標,生活更有活力。

  這個劇團最近有個公演,而這次表演的名字就叫做「人形的微笑」。

  「蕙,你這次扮演的腳色就是人形玩偶。」

  「人形玩偶……」

  「在「人形的微笑」這出舞台劇之中,所描寫的故事就是:一個富翁死了,卻將所有財產繼承權遺留給一個人形玩偶。這麼荒謬的事情,引起了富翁的親戚們不滿,展開對人形的爭奪戰爭,人性的醜陋、殘酷的爭鬥,以及一切陸續發生的故事。

  「蕙,我要你在這出舞台劇之中,扮演人形玩偶,在這齣戲中,你一句對白都沒有,但是你的角色非常重要,是整齣戲的靈魂。你必須演出人形玩偶的感覺,人形玩偶的精神,人形玩偶是沒有知覺、沒有感情,但它卻有它的肢體動作,隨著環境而變動的肢體動作,任人擺佈。」

  「人形玩偶要怎麼樣演?沒有任何對白、沒有任何肢體動作的角色要怎麼樣演?這個困難度實在是太高了,我不知道要怎樣演出這個角色,這是我第一次演出,我絕對不能失敗。」

  在排演中,松本蕙反覆練習演出人形玩偶,但是導演始終都不滿意,松本蕙一莧不能抓住演出人形玩偶之精髓。

  「不行,人形玩偶倒下來的時候,會像你這樣用手支撐嗎?」

  「不行,你的眼睛眨了一下,你有表情,人形玩偶是完至沒有表情,它是無生命的,沒有思考、想法,沒有感情,你完全抓不住人形玩偶的神態!」

  「不行!」

  「你完全無法演出人形的精髓!」

  「這個演出實在是太失敗了!」

  松本蕙哭了,經過導演一次又一次的刁難,她始終不能抓住人形的精髓,無法做出人形玩偶的表演。

  導演看到松本蕙哭了,心裡很氣:「你出去!出去透透氣,到外面試箸抓抓看人形玩偶的想法,如果你無法想通,就不要回來!」

  松本蕙獨自一個人走在街上,心中非常傷心,她好不容易才踏出夢想的第一步,但是就遇上如此大的瓶頸,人形玩偶要怎麼樣演出?一個沒有對白、沒有肢體動作的人形玩偶要怎麼樣演出?松本蕙獨自一個人走在公園裡,那裡有許多小朋友玩耍,松本蕙摸著樹,摸著椅子、摸著牆壁,心裡不停的想:一個無生命體究竟要怎麼樣的詮釋?

  突然間、心血來潮,當眾表演起默劇,優美的肢體動作,有說不出的絕大吸引力,原本在公園裡遊戲的小朋友們,立刻被松本蕙的表演所吸引,向她圍觀。

  「大姊姊好厲害,好像前面就有一片玻璃,她撫摸著玻璃。」

  「她在拉些什麼?好像拉些看不見的東西,真的好像有東西存在。」

  「我知道了,她變成了小仙女,在天空翱翔,姊姊實在是太會表演了,她表演得好逼真。」

  松本蕙快樂的在大家面前表演,她的心情是如此愉快,能演戲的、心情是如此快樂,充滿著燦爛的笑容,快速舞動她的身體,把剛才在劇團裡所發生一切不愉快的事全都忘記。小朋友圍著松本蕙,高聲歡呼,松本蕙、心裡高興,她從來沒有這樣高興過。

  突然有一陣掌聲傳到她耳裡,向她的方向走過來一位年輕男子,個子高大,長得相當俊俏,穿著一身黑色大衣,不停露出微笑,向松本蕙鼓掌著。

  松本蕙見到那個男人,覺得他長得蠻帥的,短短的頭髮,濃濃厚厚的眉毛,身材又高又棒,有種說不出來的風味魅力,可惜眼睛長得不好看,有點三角眼吊眼的味道,讓人感覺到很邪惡,有壞男人的感覺。

  其實那個人就是玄天魔,玄天魔將鬍鬚剃掉,剪了一頭短髮,一身日本時尚年輕人的打扮,看起來相當清爽,誰也認不出來,他是一個心裡邪惡的人。

  「你……的表演很精采……。」在這一個多月以來,玄天魔苦練日語,他用很生疏的日語跟松本蕙交談。

  「你是個外國人啊,你說的日語很有趣。」

  「是的,我來自中國,我是個中國人,我很喜歡你,我很喜歡你的表演。」

  「謝謝你,我很開心。」

  其實松本蕙就是玄天魔寄給路小西照片中的女人,松本蕙也是玄天魔第一個要姦殺的對象,可憐的松本蕙完全不知情,她還跟一個想要姦殺她的人快樂的交談。

  或許玄天魔是個外國人,或許松本蕙從未出過國,她從未與中國人交談,玄天魔是她認識的第一個中國人,她覺得很有趣,坐下來與支天魔交談,聊得很久。或許玄天魔是外國人,是*個陌生人,松本蕙竟毫無忌憚的向他吐露心中的抱怨與悲傷,將今天所發生不愉快的事情向他吐露。

  「你知道嗎?我今天真的被罵慘了,導演要我表演人形玩偶,一個沒有生命的物體,要怎麼表演?我總是演不來,這是我夢想的第一步,我第一步踏得是如此艱難,我不能回頭,否則我的夢想就要粉碎,再沒有機會。」

  「表演玩偶真的那麼困難?為什麼不去觀摩人形玩偶,我正要去祭祀人形玩偶博物館觀賞,不如你陪我去吧。」

  「說的也是,我陪你去,我當你的導遊,一起觀賞日本傳統文物,人形玩偶。」

  人形玩偶是日本獨特文化產物,在廟會祭祀時,信眾們會推著巨大轎子,轎子通常有三層樓高,兩邊裝有巨大輪子;轎子移動的相當笨重,要集合一、兩百個信眾的力量,才能推動祭祀的轎子。

  通常日本工匠會雕刻著日本傳統的人形玩偶,有的用繩子控制,或者是用齒輪與各種機關控制,在轎子上面做出類似人類高難度動作,這種情形有點像台灣的布袋戲,大陸的傀儡戲。但是日本的人形玩偶比較大,有的人形玩偶大小跟真人一般,人形玩偶是日本重要的傳統文化之一鬆本蕙與玄天魔進入人形博物館,裡面的人相當少,現代的年輕人對傳統文物越來越不重視,以致傳統文物慢慢的流失。兩人一進到裡面,就看見巨大無比的轎子,有三層樓高,轎子旁邊擺著各式各樣的人形,這些人形大小不一,有個如真人一般大小,有的卻只有三十公分高,有的只不過是普通的人形,有的卻裝有機關,可以活動。除此之外,還有許多日本傳統面具,看起來非常獨特,比如說天狗、天女、福女……等人形面具,多彩多樣。

  除了文物展覽,還有紀錄片的播放,紀錄片中記載人形的製作過程,與記載日本廟會祭祀的過程,信眾同、心協力推動天轎遊街,在天轎裡有許多人形表演,有些人形動作如真人,有些人形甚至能爬樓梯與吊天橋;也介紹箸人形的操作方法,有的人形用手操縱、有的用繩子操縱、有的暗藏機關。

  「具有趣,這些人形好像真人。」

  「它們再怎麼像真人,也不是真人,只不過是被人操縱,沒有出口己真正的想法一個空殼子的假人。」

  松本蕙聽到玄天魔的想法,好像想到某些東西:「一個沒有自己的真正想法……,一個空殼子的假人……」

  「我瞭解了,我瞭解人形木偶的真正想法,以前我一直想著如何表演著人形,如何演出它們的肢體動作,但是我錯了,人形是沒有想法的,在人形內部一切都是空白,聽由他人擺佈,這就是人形的精髓,一個空殼子的假人。」

  「我知道人形要怎麼樣演,我太開心了,我心裡好高興。」

  「你真的很開心?!」

  兩人走出展覽會場,松本蕙向玄天魔深深一鞠躬:「謝謝你,謝謝你陪我來看這個展覽,我獲益良多。」

  松本蕙拿出一張門票,交給玄天魔:「八月十九日的晚上九點,我們劇團的舞台戲「人形的微笑」,希望你來看,看我首次的處女演出,我很期待你來。」

  玄天魔拿了松本蕙的票,露出難得的微笑:「我會去看的……,我一定會去看的……」

  八月十九日就是玄天魔寄E-MAIL給路小西的日子,也是玄天魔預定要姦殺松本蕙的日子,沒想到松本蕙給玄天魔的這一張票,變成了購買自己預定死亡的門票。?

  到了八月十九號的那一天,路小西等人收到玄天魔的E-MAIL之後,心情變得很緊張,帶著松本蕙的照片去找尋她的下落,一個沒名沒姓的人要如何找起?

  桐子與路小西到所有販賣玩偶的精品店去尋找,拿著松本蕙的照片到處問人,但是始終沒有人看過她,更不知道她的下落;薰到各處祭祀人偶的收藏館與各地廟宇質問,同樣問不出松本蕙的下落,這個不知名的女人究竟是在哪裡?

  時間過得很快,一秒一秒的過去,天色很快變暗,已經經過六個小時,留美子藉著通訊器與路小西、薰、桐子聯絡。

  「路小西、二姐,你們那」邊有沒有那個女孩的下落?」

  「沒有,大海茫茫,東京那麼大?如何尋找?」

  「大姐,你那一邊呢?」

  「也沒有,我的嘴都問乾了,還是沒有發現那個女孩的消息。」

  「留美子,你在網路上有沒有發現什麼消息一。」

  「沒有,我進入所有有關人形的網頁,沒有特殊的發現,如果我有新發現,一定會立刻通知你們。」

  留美子、心裡一直想:是不是他們弄錯了方向?為什麼都找不到那個女孩的消息?她決定逆向操作,尋找有關於人形玩偶的消息。

  晚上八點,離午夜十二點還有四個小時,松本蕙在劇場外面等候,她早就打扮成人形玩偶的樣子,等著一個人,過了不久,那個人終於來了,他就是玄天魔,玄天魔帶著一束粉紅色的玫瑰花朝松本蕙走來。

  松本意看到玄天魔,心裡很高興:「謝謝你,謝謝你來觀賞我的第一次演出,我非常高興。」

  「這束玫瑰花送給你,我很期待你精采的演出。」

  「謝謝!」

  「這一齣戲演完之後,我有話想跟你說,我想邀請你,你能不能接受我的邀請。」

  「我很開心,我一定會的。」

  「劇終之後你一定要等我。」

  玄天魔的出現,松本蕙好像吃下一顆定心丸,雖然他們兩人的交情很淺,但是有這個異國朋友存在,松本蕙會更加費力演出。

  晚上九點,離午夜十二點還有三個小時,「人形的微笑」舞台劇正式開演,一開始松本蕙就坐在舞台的中間,黑暗燈光之下,松本蕙的心裡面很緊張,因為這是她第一次的演出,也是她朝夢想跨出第一步,無論如何都一定要成功演出。

  松本蕙心理想:人形玩偶就是一個空殼子,它要被其他人控制、任意擺佈?

  要演好這個角色的訣竅就是,放空她的思想,放空她的演技,達到一個空的境界,心如止水的境界。

  松本蕙閉上眼睛,心裡暗想:「我就是人形玩偶……」

  黑暗中鎂光燈打在她的身上,舞台劇正式開演,從舞台那邊走出一個律師,正式宣富翁上億的遺產,由這個人形玩偶繼承……

  底下的觀眾發出驚訝的聲音,對松本蕙的演技感到讚歎。

  「那個人形玩偶是真的還是假的?看起來好像是真的人形玩偶喔。」

  「人形玩偶是真人演出,她演得好像是真的玩偶。」

  「那個女孩太會演了,她演出好像是頁的,看她精湛演出,這場戲就值回票價。」

  松本蕙與劇團夥伴的努力,使這齣戲演得感人肺腑、扣人心弦,劇中有好幾處的演出讓人深深感動,不禁讓人想流下眼淚,玄天魔站在高台看這出舞台劇演出。

  突然間他心中有種說不出來的感覺,那種感覺浮上他的心中,他說不出來,是一種感動、一種感情,心中感到非常驚訝,為什麼會有如此反應?因為他失去感情已經是很久的事了,他一直都是冷酷無情,手段殘忍,什麼都不屑,他以為他早就失去感情,那種對人的感情,如今像久違不見再一次被挑起。這只不過是一出舞台戲,這一齣戲竟然讓他的身、心產生如此劇烈的變化,不得不感到害怕…

  看著松本蕙精湛的演出,玄天魔的、心中深深感動:「她的演出真的很棒……」

  「不管她的演出多棒,我的心中是否被感動,我仍然要姦殺她,因篇她是我第一個目標,因為我是玄天魔,玄天魔是不可以有感情的,因為他要做天下第一,就要拋棄所有的感情與感動,做個真正冷酷無情的惡魔。」

  晚上十點三十分,舞台戲還沒有結束,離午夜十二點還有一個半小時,留美子在網路上看到一個消息,就是「人形的微笑」舞台劇的演出。

  「人形的微笑……,人形……」

  「我記起來了,我看過她,就是這個「人形的微笑」的舞台劇,她就在舞台劇之中!」

  「只剩一個半小時,我一定要阻止悲劇發生,一定要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