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風月:◆第十三話:三四郎


◆第十三話:三四郎

  玄天魔脫去衣服,露出赤裸的身體,準備結合;用身體摩擦松本蕙的身體,兩個光溜溜的身體,就像是兩條肉蟲卷在一起,無限纏綿。

  這是讓人臉紅心跳的時刻,雖然玄天魔冷酷無情,但此時他的心中也激起一絲愛意,他表現出萬般的柔情。

  在最後的時刻,準備結合,玄天魔的小弟弟變得火熱,硬了起來,紅燙燙的,一觸碰到松本蕙的小妹妹,小妹妹的水就不停的流,一直摩擦著,沾滿了她的液體,濕濕滑滑的。

  玄天魔終於忍受不住刺激,插進松本蕙的體內,噗滋一聲插入,那種感覺太爽了,感覺被濕濕滑滑的包住,包得緊緊的。松本蕙是個處女,那地方特別緊,弄得玄天魔好爽,松本蕙也不禁發出呻吟的聲音,閉起眼睛,享受這美妙的感覺。

  兩人相互擁抱,進行活塞運動,玄天魔將小弟弟反覆插入進出,好爽好緊,開始狂干松本蕙,瘋狂的幹,用力的幹。心跳加速,熱汗淋漓,地面上充滿汗水,松本蕙的身體不禁顫抖,腳拱了起來,微微的抽動,腦中一片空白,呼吸急促,進入高潮快感的境界。她將玄天魔要姦殺她的事,一股腦忘記,只是盡情享受美妙的感覺,沉醉在快感之中……

  玄天魔越干越狂,就像機關鎗一樣,噠噠噠不停的狂抽,穴都快要被他插爛,淫水狂流,松本蕙閉上眼睛瘋狂大叫,叫聲瘋狂,好像衝破天際。

  她先達到高潮,整個人昏死過去,玄天魔不停狂抽,就當快要高潮之際,緊緊掐住松本蕙的脖子,使她無法呼吸,松本蕙的脖子就好像快被他掐斷,血液不流通,臉色蒼白,張開大嘴,無法呼吸,雙眼翻白,充滿血絲,就快要斷氣,冷汗直流……

  「為什麼……?為什麼……你要……殺我……?我的心……好痛……」

  玄天魔眼中滲出淚水:「對不起,我不得不殺你,因為我是玄天魔,所以不得不殺你……」

  「因為我是玄天魔……,所以我就要殺你……」

  達到高潮,白色液體射進她的體內,同時手用力一扭,扭斷了她的頸部,頸骨完全破碎,口中流出鮮血,死在血泊之中,變成冰冷的屍體。

  「她死了……,松本蕙死了……」

  玄天魔站起身,不禁發呆,心裡面想:難道為了征服天下,很多事就要犧牲嗎?他真的不想殺死松本蕙,他真的不想……

  「對不起,希望你在天國裡可以安詳,我不得不殺你,為了我的大計,我不得不這樣做,因為我是玄天魔……」

  玄天魔穿起衣服,站在燦爛的星空之下……

  由電梯搜查到一樓的路小西、薰、桐子三人,搜遍大樓都沒有發現玄天魔與松本蕙,他們的心中感到懷疑。午夜十二點的鐘聲響起,那是奪命的鐘聲。

  「已經午夜十二點鐘,松本蕙想必凶多吉少。」

  「為什麼搜遍整楝大樓,仍然沒有發現玄天魔與松本蕙?難道他們不在大樓中?」

  路小西好像想起某事:「我們錯了一定跟他們錯過了,玄天魔一定在頂樓,玄天魔喜歡在月光之下幹那種事。我們必須再到頂樓,否則救不了松本蕙。」

  三人跑進電梯,坐向頂樓,當他們走出頂樓的電梯時,松本蕙已經變成一具冰冷的屍體,倒臥在血泊之中,有個身穿黑衣的人影站在旁邊,那個人就是玄天魔。

  「玄天魔……」

  「路小西,好久不見,你終於來了。你實在是來得太遲,害死了一個純真善良女孩的性命,她的死都是因為你的動作太慢。」

  「你在說些什麼?」

  〔他就是玄天魔?另外一個雪山冰人?姦殺少女的殺人狂?看起來不像啊……」

  「玄天魔,你的罪大惡極,姦殺無辜少女,我無法饒恕你!」

  路小西快速衝向玄天魔,出拳猛力攻擊支天魔,玄天魔在那瞬間躍起,一躍竟向後躍了數十公尺,整個人站在大樓邊緣,好像隨時會掉落。

  「路小西,我們是好朋友,好久沒有見面,本該好好敘敘舊。你我就像是一個共生體,有你的存在,我才能感覺我的生命更有光輝、更有價值。

  「現在你要跟我對戰,還嫌太早,我不想這麼早殺死你,希望有一天你能看見我達到天下無敵的境界。我希望在不斷成長時,你也可以成長,我已經幫你準備好了對手,讓他吃下雪山冰蓮,增加十年功力,與他對戰,你一定可以獲益良多,增加不少戰力。」

  〔對手……?」

  玄天魔話一說完,身體往後跳,竟無限往下掉落!

  「玄天魔掉下去了,這是怎麼回事?難道說他自殺?這可是二十幾層樓,掉下去鐵定沒命。」

  路小西、薰、桐子衝到大樓邊緣,往下一看,玄天魔竟然浮站在半空中。

  「這是怎麼回事?他竟然可以浮在空中?從那麼高的地方跳下去,都摔不死他?難道他是妖怪?」

  「不是,是輕功,大樓與大樓之間有根繩子,他站在繩子上面,這一切都是他預謀好的。」

  玄天魔再一跳,跳到另一楝大樓,憑路小西的輕功再強,也不能躍到另一楝大樓,只能眼睜睜看箸玄天魔逃走。

  「路小西,慢慢享受我為你安排的節目吧。」沒有多久,玄天魔就俏失在星空之中。

  在大樓另外一邊,走出一個人影,那人穿了一身白色道服,全身散發出強大的氣。

  三人走近一看,發現那個人身體矮小,大約只有一百五十公分高,三十幾歲的男子。

  薰看見那個人,好像從哪裡看過?一副熟悉的面孔,似乎出現過在雜誌上。

  路小西看著那個人,那個人不僅矮小,還一張娃娃臉,看起來很可愛,根本就不像是殺手。

  「你是玄天魔派來的?你要對付我?別開玩笑了?你這麼矮,根本就不夠資格做我的對手。更何況我們無冤無仇,我的對手是玄天魔,並不是你,你走吧。」

  路小西伸出手,原本想搭在矮子的肩上,勸他離開。沒想到矮子竟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抓住路小西的手,急速一轉身。

  「過肩摔!」

  以背為支撐點,將路小西手拉亙,背*弓,往前用力一摔,路小西的身體竟然繞過小矮子,整個騰飛起來,摔向十公尺之外,撞在地上,頭冒金星,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薰看到這個,嚇一跳,不禁喊道:「是柔道!他使用的是柔道!」

  「柔道……?柔道是啥米碗糕?」

  薰本身學了許多格鬥技,她的身手依捷,像柔道、空手道、劍道……等日本傳統武術,她都有學過,她知道矮子使用出的就是柔道,看他的身手,是一等一的高手。

  仔細看矮子的臉孔,嚇一跳,她想起來了:「他是前田三四郎,前雪梨奧運羽量級柔道金牌得主,全世界羽量級中第二高手,我曾在雜誌上看過他的報導。」

  薰對格鬥技有研究,所以對這種事情都有注意。

  「前田三四郎……」

  「薰,柔道究竟是啥米碗糕?」

  「柔道,一八八二年,嘉納治五郎以、柔能制剛。與「精力善用」為宗旨,創設「講道館」傳授「柔道」。柔道的根源是中國武功,明朝末年,鄭成功曾遣陳元斌前往日本,借兵請援,此為柔道運動流入日本之始。陳元斌原在福建少林寺學武藝,擅長少林拳術,亦精通擒拿、摔角等武術,是一位頗有名望的武術家,到日本後,他授藝給福野七郎右衛門、三浦與次右衛門、磯貝次郎左衛門等三人。他們又分別授徒,演成「三浦流派」、「福野流派」、「磯貝流派」。

  「當初在日本,柔道被稱為「體術」,又改稱為「柔」,或稱「柔術」,此柔術即柔道之母體。至於柔術演化成柔道,則推嘉納治五即集其大成,嘉納先生幼時身體孱弱,每受其遊伴欺凌,為鍛煉身體而立志學柔術,當時適逢德川幕府崩潰,西洋文明流入日本,為有名的明治維新時代,傳統的武藝完全被忽略,尋師不易,直到明治十年二八七七年*始從武術家福田八之助、機正智學習「天神真楊流」,又從飯久保恆年學習「起倒流」。

  「嘉納先生盡得其中奧妙後,更進一步研究其他流派,體驗到柔術的練習對教育具有相當大的價值,加上自己的新創作,編出適合新時代的技術與理論,以勝負、律己、修身為法規,以鍛練身心、修養精神篇提倡的宗旨與目的,亦即養道重於練術,因此名稱為「柔道」。

  「這就是柔道的起源。」

  「原來柔道跟中國少林寺也有淵源。」

  「柔道技法的種類相當多樣化,主要以投技站立時將對手摔倒的技法;固技——於地面將對手控制抓牢的技法;當身技以點、打和踢的方式攻擊對手的技法,分類為三大技法。」

  「剛才前田三四郎所使出的過肩摔就是投技的一種,是最常見的柔道技法。」

  路小西站起身,摸著他的下巴,剛才被前田三四郎這樣一摔,下巴還疼得很。

  「有趣,有趣。柔道具有趣,既然柔道跟中國少林拳法有淵源,我就用中國少林拳法對付你的柔道!」路小西指著前田三四郎大聲說道。

  路小西真正的身份是武林神捕,也是朝廷所派出的武林密探,潛伏在武林各門派之中,自然對武林中各門派的武功略有精通。

  從小在少林寺學習拳法,後來又到武當派學習武當劍法;十五歲時,追隨戚繼光將軍在東南沿海一帶討伐倭寇。當時倭寇中不乏武藝高強的浪人,那些浪人習得一身高強的武士刀法,刀法之詭異刁鑽、銳利無比,而且殺傷力極強,使當時中原武林人士竟一時不及回應。

  戚繼光參照中原的劍法與日本的武士刀法,發展出一種更強的刀法,以克制東洋刀法,那一本刀譜就叫做《求敗訣》,也是傳說中失傳許久的「戚繼光刀法」。刀法高強,所以叫做「求敗」,當時在中國東南沿海橫行做惡的日本浪人,一遇到戚繼光的部隊就敗得潰不成軍,聞到「戚繼光」的大名就逃之夭夭,至拜這一本《求敗訣》的威力。

  路小西甚得戚繼光的器重,戚繼光不僅將這本《求敗訣》傳給了路小西,還將路小西推薦給當時大明嘉靖皇帝。路小西武藝高強,嘉靖帝封他為武林神捕,潛伏在武林之中當朝廷密使,專門掃蕩武林敗類。

  由於經常與各門派接觸,對各門派的武功也略懂一二。

  「我就用少林七十二絕技對付你的柔道。」

  〔少林?什麼是少林?」

  「少林是中國第一名剎,禪宗祖庭,少林武功的發源地少林寺,因其座落在河南省登封市中岳嵩山的腹地,少室山下的茂密叢林中,所以取名、少林寺……

  北魏太和十九年,孝文帝為安頓當年赴印度高僧拔陀落跡傳教而依山敕建少林寺。

  「釋迦牟尼大弟子摩訶迦葉的第二十八代佛徒達摩泛海至廣州,經南京,北渡長江來到嵩山少林寺,廣集信徒首傳禪宗,被佛教界尊奉為「中國禪宗的初祖」,少林寺也被奉為中國佛教的禪宗祖庭。少林寺以禪宗和武術並稱於世。隋唐時期,已具盛名;宋代,少林武功已自成體系,風格獨具,史稱「少林派」。

  成為中國武術派中的使伎者。」

  「少林寺的武功招數眾多,人稱「少林七十二絕技」,普通人只要學會其中幾樣,就已經很厲害了。「少林長拳」是最基本的拳路,我除了「少林長拳」之外,還會「拈花指」、「大力金剛拳」、「風雲手」、「龍爪手」、「散花掌」、「般若掌」、「慈悲刀」、「達摩劍」。」

  「啊!」路小西大喊一聲,一股強大的氣從身上散出,薰與桐子看得目瞪口呆,她們不敢想像,路小西竟有那麼強大的功力,她們一直將路小西當作菲傭。

  「路小西真的會中國功夫?他煮的菜那麼好吃,我還以為他是個廚師。」

  〔路小西跟李小龍、成龍,究竟誰的中國功夫比較厲害?」

  「拈花指,寒梅吐蕊!」

  路小西縱身一躍,雙手一劃,層層疊疊冒出許多手影,氣勢咄咄寒氣逼人,五指一伸如雪中梅花,不停翻轉,像是寒風中吹散的花瓣,由四面八方包圍三四郎,使他無路可逃。

  曲指一彈,幾指彈中三四郎的胸口,路小西指力甚強,三四郎被逼退好幾十步。

  三四郎站穩身軀,雖然胸口被路小西彈中幾指,仍微笑著,用手擦去嘴邊血債。

  「果然是高手,這一戰果然有趣!」

  三四郎站穩步伐,與高手對招是件過癮的事,他越來越興奮,不禁狂笑。路小西看得心裡有氣,三四郎個子那麼矮,笑起來卻是那麼狂妄。

  薰在旁邊提醒路小西:「類猿人,小心一點,柔道的精神是以柔克剛,你千萬不要小看前田三四郎,認為他個子矮就輕視他,這樣鐵定會吃大虧。」

  「我就不相信這個小矮子究竟有什麼厲害?」

  「少林長拳,插步穿抹掌!」

  路小西一跨步,身體往前猛力一跳,一瞬間就跳到三四郎的眼前,猛力出掌,雙掌擊向他的頭部,來回一震。三四郎的身子好柔軟,閃過這一掌,身子往後仰,頭幾乎觸碰地面,啪一聲,整個身體貼平地面,躺在地面上。

  「巴投!」

  雙腳一曲一伸,猛力一踹,踹向路小西的腹部,雙手為導引,用力一摔,路小西就被摔飛出去。在剎那之間,路小西心裡暗驚不妙,雙手抓住三四郎的褲管,仍抵擋不住三四郎的強大踹力,整個身體飛出去!

  「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