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風月:◆第十二話:死亡的演出


◆第十二話:死亡的演出

  「人形的微笑……,人形……」

  「我記起來了,我看過她,「人形的微笑」舞台劇,她就在舞台劇中!」

  「麻美曾經給我一張門票,「人形的微笑」舞台劇的門票,在門票上面,有印出那個女孩的長相,那個女孩就是圖檔中的女孩,我記起來了,怪不得有似曾相識的感覺,覺得那個女孩在哪裡看過,那張門票還在我的書包裡。」

  留美子翻她的書包,果然有一張門票——「人形的微笑」的門票,門票還有松本蕙所飾演人形的寫真。

  「松本蕙……,這個女孩就叫做松本蕙……」

  留美子立刻與路小西、薰、桐子聯絡:「大姐、二姐、路小西,我知道那個女孩的下落。」

  「那個女孩在哪裡?」

  「女孩的名字叫做松本蕙,在舞台劇「人形的微笑」裡面飾演人形玩偶,這一出舞台戲此時正在飯田橋米多劇場演出,你們趕快趕到那裡!」

  桐子、路小西:「我們人在品川,趕到那裡大約要一個小時。」

  薰:「我人在淺草,趕去那裡大約也要一個小時。」

  「你們三人動作要快,離午夜十二點只剩下一個半小時,松本蕙就快要落入玄天魔的魔掌,被玄天魔姦殺。」

  晚上十一點,離午夜十二點只有一個小時,「人形的微笑」也快要落幕,在最後的結局,富翁的親戚們因為爭奪財產而相互殘殺,最後只剩下松本蕙所飾演的人形玩偶。燈光越來越暗,好像看到玩偶不停的嘲笑,嘲笑著人們為爭權奪利所做的一切愚蠢的事,「人形的微笑」結束了,所有觀眾深深受到感動,都不禁站起來用力鼓掌,這出舞台劇演的實在是太棒了。

  松本蕙與所有演員出場答謝,節目正式結束,觀眾紛紛離去,玄天魔沒有走,他等著某人,那個人就是松本蕙,松本蕙表演結束就來找玄天魔。

  「你的演出真的很棒,而且非常感人。」

  「謝謝你來看我的演出。」

  「你終於完成你的處女演出,而且非常棒,又朝你的夢想前進了一大步。」

  「你叫我等你,有什麼事要告訴我?」

  「這楝樓有多高?」

  「二十三層。」

  「不如我們到最頂層,我想在皎潔月光之下,跟你吐露一些事情。」

  玄天魔與松本蕙走進電梯,往頂樓方向去。

  在電梯中,松本蕙背對著玄天魔,操縱面板,對玄天魔說道:「人與人之間的緣分真奇怪,我們只不過是第二次見面,就感覺你我之間的緣分非常特別。從小到大,我都沒有交過男朋友,跟異性在一起的感覺究竟是怎麼樣?從你的身上,可以有一點感受。」

  松本蕙背對著玄天魔吐露心聲,電梯一直向上攀升。

  「不知道你約我單獨在一起,有什麼話想跟我說?」

  松本蕙回頭一看,看見玄天魔的眼神,不禁愣住,身體突然發抖,冷汗不禁流下。

  一股顫抖的聲音道出:「你為什麼想殺我……?」

  「什麼?你在說些什麼?」

  「我是問你,你為什麼想殺我……」

  「你有沒有搞錯?我什麼都沒有做,為什麼會想殺你?」

  「你不要騙我,我是一個天生的演員,你的眼神我看得出來,那是一種想殺人的眼神,你為什麼想殺死我?為什麼?」

  玄天魔感到驚訝,他什麼都還沒有做,松本蕙竟然看透他的心思,她怎麼可能看穿他的內心的想法?難道真的是天生的演員?這事太不可思議,既然松本蕙看透他的心思,就必須對她痛下殺手!

  「你……,你真的是很獨特的女人……,居然能看透別人的、心思……」

  玄天魔伸出魔手,伸向松本蕙的脖子,動作非常緩慢,手竟然在發抖,竟一時下不了手,無法扼殺松本蕙。

  松本蕙很緊張,表面不做聲,背後的手按著面板按鈕,緊急時刻,電梯停了,門打開了,停在第二十一層樓,松本蕙連滾帶爬的爬出電梯,玄天魔一時愣住,心裡不停想:他居然會下不了手,竟會不忍、心下手殺死松本蕙……

  「我是怎麼搞?我應該沒有感情,應該冷酷無情,為什麼下不了手?我竟然下不了手……?」

  玄天魔猶豫了一下,電梯門關起,往最頂樓二十三層樓爬升,玄天魔驚醒,他發覺他錯了,不可以一時仁慈而誤了大事,他不能放過松本蕙,因為他是天下第一惡人,他要練成玄天冰火掌,就一定要姦殺松本蕙!

  「我一定要姦殺她!一定要姦殺她!我是玄天魔!因為我是玄天魔!」

  玄天魔再按下按鈕,往第二十一層樓,電梯停了,他走出來。第二十一層樓是一間大辦公樓層,裡面有好幾百張辦公桌,有許多電腦;松本蕙已經躲起來,時間已是十一點十五分,離午夜十二點只剩下四十五分,玄天魔若要完成遊戲,必須在十幾分鐘之內,將松本蕙找出。

  閉上眼睛,集中精神冥思,感覺空氣脈動,聆聽細微的聲響與風聲;經過一分鐘,玄天魔好像感受到什麼,張開眼睛,往前方看,露出一絲微笑。

  「松本蕙,你不是喜歡演戲嗎?當個出名的演員不是你的夢想嗎?我現在告訴你,你第二出戲的角色已經決定,在這齣戲中,要演就是…,一個死人,真正的死人……

  「我答應你,一定會讓你出名,松本蕙的大名,一定會上明天報紙的社會版。一個被姦殺的女子…」

  玄天魔握緊拳頭,強大的氣從他身上散發,帶動四周空氣快速流動,那是玄天魔內力氣息。將右掌用力一推,一整排桌子跟著連續飛起,氣勢相當驚人,如驚濤駭浪,在空中相撞,撞成粉碎!

  松本蕙躲在角落桌子底下,看到這種情形,心驚膽跳;這個世界上竟然有那麼可怕的人?那不是人類的力量,他是怪物。她被怪物盯上,怪物居然要殺她,松本蕙的心中好害怕,從來沒有這樣害怕過。

  玄天魔一掌就轟飛一排桌子,一排一排的桌子清除,沒有多久時間,辦公室裡的桌子被清除一大半,地板堆滿桌子碎塊與文件,灰塵到處飛揚。

  松本蕙心中緊張,照玄天魔這樣的清法,沒多久就會發現到她,心中害怕,身體不停抽搐,驚嚇過度,不禁爬出桌下,不敢繼續待在桌下,想換個地方躲,不想任人宰割!

  在那一剎那,玄天魔聽到聲響,縱身一跳,跳到半空中,再用力踩下;「砰!」一聲,踩在桌子上,松本蕙聽到聲響,往上一看,玄天魔就站在正上方,心中害怕,立刻鑽到另一張桌子底下。

  玄天魔使勁猛力一掌,往那一張桌子擊去,他的掌竟然穿過桌子,桌子被擊碎,緊緊抓住松本蕙的頭髮,用力一抽,松本蕙的身體騰飛在半空中,頭髮被扯得好痛。

  玄天魔睜大眼睛看著松本蕙,松本蕙被嚇得三魂掉了七魄,他說:「你竟敢捉弄我,我很生氣。」

  「不要殺我……,求求你不要殺我……」

  玄天魔扯著頭髮拖著走,松本蕙被扯得痛得掉下眼淚,發出哀嚎,想扳動玄天魔的手,卻扳不動,她驚訝玄天魔的力量竟是那麼大,完全掙扎不開;玄天魔拖著松本蕙的身體,拖向樓梯,往頂樓方向走。

  另一方面,晚上十一點半多,離午夜十二點只剩下二十幾分鐘,桐子、路小西、薰相繼來到飯田橋的米多劇場,三人一到,就拿出松本蕙的照片,問守衛。

  「先生,你有沒有看過這個女孩?你知道她是誰嗎?」

  「這個女孩好面熟……,我知道了,她就是演人形玩偶的演員。」

  「你知不知道她究竟在哪裡?」

  「不知道耶,裡面有劇團的人,不如問他們。」

  三人衝進大樓,遇見劇團團員,拿出照片質問。

  「聽說她是你們劇團的團員,你們知不知道她在哪裡?」

  「松本蕙啊……,我不知道。喂,你們知道嗎?」

  「我剛才看到蕙跟一個男生在一起,好像進入電梯裡面。」

  「頂樓,他們一定到頂樓,玄天魔最喜歡月光之下幹那種事。」

  三人衝進電梯,往二十三層上去,到了頂樓就向外衝出,並未發現玄天魔與松本蕙。

  「你說他們在最頂樓,有沒有搞錯?他們不在這裡,是不是弄錯地方?」

  「怎麼可能……?難道玄天魔改變了他的習慣?」

  「他們應該還在大樓中,我們一層一層的找,應該可以找到他們的蹤跡。」

  路小西、桐子、薰三人又坐電梯往下走,此時玄天魔正拖著松本蕙的身體由樓梯向頂樓爬,他們錯開了,所以沒有遇上。玄天魔將松本蕙拖到頂層,松本蕙卻掙扎不開,害怕得淚流滿面。

  「不要殺我:,…,求求你不要殺我……」

  玄天魔將松本蕙放在地上,點了穴,使得松本蕙動彈不得。

  眼睛睜大看著松本蕙,松本蕙不停的哭泣,但看到玄天魔的眼神,就停止了,在他的眼中露出一股哀怨的眼神,松本蕙從來沒有看過如此哀怨的眼神。

  「你的眼神為什麼如此哀怨?你不是想殺了我嗎……?」

  「對不起……,我不能不殺你,因為我是玄天魔,我要踏上最高境界,就必須殺了你。」

  手用力一撕,將松本蕙的衣服撕碎,露出赤裸的身體;玄天魔伸出手,手竟不停顫抖,他觸摸松本蕙的身體,慢慢觸摸一寸一寸的肌膚,感受到她的體溫。

  從來沒有這種感覺過,以前的他,不知道強姦了多少女人,但從來都沒有這種感覺過,那是有感情的,他居然對松本蕙發生了感情,在他心中有一絲珍惜松本蕙,對松本蕙的表演感到感動,動作居然變得溫柔,輕輕撫摸著她的身體,嘴湊近她的耳邊,輕輕咬著她的耳垂。

  松本蕙感到莫名奇妙,玄天魔怎麼突然改變?剛才還是那麼凶狠,如今卻變得這麼溫柔,在他的內、心究竟思考些什麼?

  玄天魔將松本蕙擁進懷中,輕輕的親吻,松本蕙感到莫名其妙,但是身體無法聽她的指揮,只有任憑玄天魔擺佈。玄天魔吻箸她的嘴,閉起眼睛,陶醉在這種氣氛之中,不停撫摸她的身體,輕輕搓弄她的胸部,手指一直打轉,松本蕙的乳暈跟著玄天魔的手指旋轉,陣陣的剌激傳到她心中,不禁發出呻吟的聲音。

  手繼續往下伸,撫摸她美白的大腿,她的腿非常光滑,嬌滴誘人,手跟著紋路摩擦轉動。將手伸進裙內,探索神秘的地方,她是一個處女之身,從來沒有這樣感覺過,沒有跟裡一性如此相處過,而且是在這種情況之下。

  松本蕙感到驚訝,玄天魔不是要殺她嗎?現在他在做些什麼?他在愛撫她,?

  她猜不透玄天魔的想法,玄天魔究竟想要幹什麼?難道他想跟她做愛嗎?

  手伸到最深處,隔著內褲撫摸著小美眉,松本蕙感到興奮,水流出來,雖然沒有性經驗過,但她是屬於那種很會流水的女人,一受到刺激,淫水就一直流,沒多久,那個地方就氾濫成災,一發不可收拾。

  玄天魔禁不住誘惑,在他眼裡,松本蕙長得好美,她的裸體,使他動心,從來沒有一個女子可以讓他如此動心。他脫下了她的裙子、內褲,神秘的地方展現在他的眼前,凝視著她的裸體,心情完全不一樣。

  玄天魔一亙將女人的身體當作發洩的工具,他要不斷的虐待、不斷的折磨,聽到女人驚聲嘶喊的尖叫聲,才能感到過癮,才能感到興奮快感,他要無限的折磨女人。但是遇上松本蕙,這個女人讓他產生感覺,一種不一樣的感覺,那種感覺就是讓他想跟她結合,這一種感覺是說不出來的。

  他將她擁進懷中,緊緊抱著,不斷的纏綿,糾結在一起,這種感覺或許就是愛的感覺。

  心裡想:如果時間能停止的話,將會是多麼完美,就不用面對矛盾的結局—

  —姦殺松本蕙。可是為了完成大業,他就必須姦殺松本蕙,心裡真的很矛盾,不知道要怎麼面對?

  面對難堪的未來,決定忘記一切,盡情享受,他要讓松本蕙沉醉在死前的歡愉;用嘴舔她的私處,吸吮她的核心,松本蕙整個身體酥了,身體都麻了,沉醉在興奮的感覺中,不禁呼吸急促,心跳加速,柔細的身軀一直抽搐,陷入到腦筋一片空白的境界,全身冒著細汗,就好像被吸塵器不停的吸、不停的挑逗,就快要高潮了,淫水不停直流。

  玄天魔將衣物退去,露出赤裸的身體,準備進行最後的結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