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風月:◆第十四話:以柔克剛


◆第十四話:以柔克剛

  三四郎以巴投將路小西摔出,路小西雖然抓住三四郎的褲管,但仍然抵擋不住強大踹力,整個人被踹飛,騰飛十公尺之高。這一次路小西有被摔的準備,在空中翻了幾個觔斗,穩當的掉在地上,腹部卻隱隱作疼。

  遇到三四郎這樣的對手,他實在感到非常頭疼,雖然他的破壞力不大,但是一靠近他身邊,就會被他摔出去,他的招式很詭異,是路小西不曾見過的,所以被摔得莫名其妙。

  三四郎左右手張開,與路小西來個攻防戰,手抓住路小西的衣服,用「足掃」

  猛踢路小西的小腿,攻且一下盤,要使路小西重、心不穩,路小西想擺脫三四郎的攻擊,卻擺脫不了。

  「大外刈!」

  右腳一抬,掃向路小西的腹部,雙手抓住衣領,猛力往前摔出。路小西變招,反手抓住三四郎背部的衣服,隨三四郎的起腳勢,縱身一蹬,腳抬起來,身體一飛,以腳代手,使出招式攻向三四郎的背部。

  般若腳,長虹貫日!」

  整個身體躍起,將近一個人的高度,身體一翻轉,猛力往三四郎背部踩,那一腳踩得很強勁,發出巨大聲響,三四郎被壓在地上,一個狗吃屎的樣子,接著路小西再猛踹一腳,三四郎在地面一翻轉,這一腳撲空,擊在地上,地板被擊出一個深裂凹洞!

  路小西再起勢,縱身一躍,使出絕招,不放過三四郎。身體往上一躍,再快速往下俯衝,雙爪張開,欲攻擊三四郎的弱點。

  「龍爪手,捕風式!」

  雙爪猛力一擊出,空氣隨著招式流動,強風從指尖滲出,急速攻向三四郎頭部;三四郎對路小西這一招完全不迴避,反而迎面衝向路小西,用頭撞擊路小西的腹部,以「肩車」的方式,雙手分別抓住路小西的頭部與腳,將路小西架在脖子上。

  三四郎個子雖然矮小,卻能將路小西駝起,毫不吃力。

  路小西被三四郎抓住騰空,嚇一跳,立刻用雙爪攻向三四郎的胸部與腹部。

  雙爪一抓,竟刺入身體半公分深,鮮血迸出,一股劇痛傳到三四郎心中,三四郎猛力大聲嘶喊,用力一舉,將路小西的身體一轉!

  「飛機摔!」

  舉著身體快速躍起,兩人身體竟快速旋轉,成圓周旋轉,三四郎以身體壓住路小西,往地面猛力一摔,加上旋轉速度,威力十分強大,路小西完全摔在地上,背部脊椎骨差點斷掉,「唰!」一聲,猛力摩擦地面,旋轉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地板竟被衝破了一個大洞,二人身影衝到下一層樓,整片土石亂飛,形成煙霧瀰漫之勢。

  薰與桐子在旁邊看得目瞪口呆,三四郎這一招「飛機摔」實在是太強了,就像一架飛機的螺旋槳快速旋轉,猛力撞擊地面,威力十分強大,塵土漫淹。路小西在這招之下,可能凶多吉少。

  「飛機摔。是柔道失傳已久的絕技,相傳是柔道創始人嘉納治五郎的絕招,沒想到三四郎竟然學會如此可怕的絕技。」

  薰與桐子關心路小西與三四郎的戰況,立刻衝下樓,天井破了大洞,下層樓層灰塵瀰漫,不禁搗住鼻子。在黑暗燈光下,看見一個人屹立不搖,那個人就是三四郎,三四郎口中吐著鮮血,沒想到三四郎經過這一摔,還可以站得起來。路小西當了三四郎的墊背,這一摔摔得很嚴重,仍然倒在土石中,倒地不起。

  「路小西輸了嗎?沒想到路小西的少林拳勝不過柔道!」

  「你的確是一個高手,但是你們的中國功夫仍然是比不上柔道厲害。」

  「誰說的—。」

  倒在地上的路小西突然間一躍而起,原來他在裝死,不過剛才強烈一摔,也夠瞧的。

  路小西一躍起,趁三四郎不備,出猛招攻擊,三四郎以為路小西被擊昏,沒有防範到路小西這一掌,這一掌扎扎實實打在他的胸口—。

  「大力金剛掌,烈火錐!」

  路小西這一掌非常強猛,將所有力量都集中在這一掌,不偏不倚擊在三四郎胸口,所有力量都傳到胸口,瞬間胸口肋骨被打斷好幾根,火辣辣的疼痛傳遍全身。路小西猛力一推,三四郎的身體就往外橫飛,飛了數十公尺。後面的牆都被三四郎撞碎,連撞碎好幾層牆,倒在土石之中。

  路小西微笑。!「論投機、論借力,少林拳是比不上柔道。但是論實力、論威力,少林拳遠遠大於柔道。你的四兩撥千金的功夫雖巧,但是遇上了我路小西的鐵拳,仍然是不堪一擊。」

  倒在土石中的三四郎,再度爬起,身上道服沾滿鮮血,沒想到娃娃臉的他,表情變得那麼可怕,眉目之間露出」股殺氣:「不准你污辱柔道,柔道是神聖的,柔道是這個世界最強的格鬥技!」

  「啊,」大喊一聲,氣勢震天,三四郎緊握雙手,快速衝向路小西!

  「讓你嘗嘗柔道最強的終極招式!」

  「天狗摔,」

  路小西見三四郎氣勢如虹衝過來,他身上冒出強烈殺氣,知道這一招不可輕噓,立刻出掌攻擊三四郎,抵擋他強烈一招。

  「風雲手,天目昭輝!」

  四指併攏,從掌心中發出一道光芒,兩手交替變換,隨著風勢快速流動,雙手變急速掌影幢幢,快速攻向三四郎。

  兩掌還沒有打中三四郎,三四郎的身體就飛起,身體一翻轉,右手臂一拐,直接擊中路小西的脖子,路小西覺得脖子疼痛;三四郎以路小西的脖子為軸、心,身體環繞旋轉起來,再將手臂猛力一壓,以膝蓋骨為墊石,路小西這一摔完全摔在三四郎的膝蓋骨上,背部脊椎差點被撞斷,整個身子就快要散掉,異常的疼痛傳遍全身,背打不直,狠狠摔在地上。

  路小西發出哀嚎,這一摔實在是摔得太重,他的背部好像被摔斷了,雙手緊抓背部,倒在地上爬不起來。

  「好厲害的天狗摔,天狗摔是明治時代柔道三巨頭之一鬼橫山的絕招,所謂的柔道三巨頭就是西鄉四郎、鬼橫山、三船久城,這也是柔道中失傳已久的絕技。鬼橫山在當時個子相當高大,這一招天狗摔適合高個子使用,三四郎個子那麼矮,竟然可以使出天狗摔?」

  三四郎縱身一耀,撲向路小西,壓在路小西身上。

  「橫四方固!」

  三四郎的身體橫向壓著路小西,以四肢壓制路小西的手腳,使路小西被壓制動彈不得,完全無法移動,不要說出招攻擊三四郎,連動都無法動彈。

  「那是柔道中的寢技——、橫四方固,路小西完全被壓制,動彈不得。

  如果再加上關節技,路小西就要任由三四郎擺佈!」

  三四郎手腳齊用力,使出關節技「三角固」,一使勁,路小西四肢痛得不得了,手腳就快要脫臼,整條筋快被三四郎扯斷,無比疼痛。

  路小西從來沒有遇過關節技這種功夫,這是第一次遇上,沒有想到這樣一扯,筋就好像怏被拉斷,眼淚不禁流出,身體四肢被三四郎壓制,根本使不上力來,不知道如何擺脫「橫四方固」?

  「天啊?這是什麼招式?要怎麼對付?」

  莫也是一個格鬥高手,看到這種情形,知道路小西吃了暗虧,憑路小西對柔道的認識,一定無法擺脫三四郎的「橫四方固」,於是在旁邊提醒路小西。

  「路小西將你右腳一縮一抬,身體一拱,用腹部力量用力一震!」

  路小西聽到薰的提醒,立刻照薰所說的行動,腳一縮,用力一震,果然將三四郎震開。想逃離現場,身體一翻,沒想到三四郎又撲上來,將路小西右手一拉,雙腳夾住路小西的左腳,用力一伸,路小西的身體又被三四郎壓制,動彈不得。

  「崩袈裟固!」

  沒想到才脫離不到」秒鐘,路小西又被「崩袈裟固」所制,無法動彈,一點力都使不上來,情況很狼狽。三四郎再使力,雙手以「袖車絞」用力一絞,路小西的右手就好像快被扭斷,手臂骨錯開,完全脫臼,眼淚不禁落下,實在是太疼了,已經超過他所能忍受的範圍。

  薰見勢,再給路小西提醒:「路小西,左腳往上抬,盡全力將身體翻身,左腳反壓制在三四郎的脖子上。」

  路小西再次聽薰的話,在左腳往上抬,猛力一翻身一震,反而用他的左腳緊勾住三四郎的脖子。原來是三四郎壓制路小西,現在卻變成了路小西壓制三四郎。

  三四郎可不是好惹的,他是一個柔道高手,薰教給路小西這一招,一下子就被他破解,將路小西雙腳用力往下拉,左右手錯開拉住路小西的雙腳,用力一拉一絞,路小西的雙腳就像快被扯斷,整雙腳麻痺,疼痛得不得了。

  「逆十字絞!」

  這強力一絞,下半身完全失去知覺,兩隻腳麻痺,無比劇疼,在大腿間好像有一股電流亂竄,雙腳就快要癱瘓,一動也不能動。

  薰在旁邊提醒路小西:「路小西,用你最強的力量,彎身攻擊三四郎腹部,猛力一擊!」

  路小西用盡吃奶的力量,將所有力量集中在左掌,左掌拱起,用力一彎身,猛力向三四郎腹部一擊!

  「大力金剛拳,掌心雷!」

  這一擊非常猛烈,轟然擊在三四郎的腹部,三四郎的身體就好像快被擊碎,不禁嘔吐,身體一震,原本抓住雙腳的手一鬆,無力抓緊,路小西趁機脫離,這一擊太猛,三四郎倒在地上呻吟,路小西趁機爬了起來。

  這一次路小西真的是吃足了苦頭,他從來沒有遇過寢技這種功夫,竟被三四郎壓制的動彈不得,若不是薰在旁邊指導,這一戰他必敗無疑。右手已經完全脫臼,無法動彈,左手將右手扶正,用力一推,又將右手骨頭推回原來位置,活動自如。

  路小西一時不敢靠近三四郎,他怕三四郎故技重施,那苦頭就要吃大了。

  三四郎從地上爬起,錯過一次打敗路小西的機會。要不是旁邊那個女人薰多嘴,他早就打敗路小西。他決定要把氣出在薰身上,快速衝向薰,出手對薰攻擊!

  路小西看見情勢不妙,立刻從三四郎後面追去,阻止三四郎出手。沒想到路小西招了三四郎的道,攻擊薰是個幌子,他就是要路小西靠近他身邊,使出絕招!

  「山嵐!」

  右手抓住路小西的衣服,右腳勾住他的腳,猛力一摔,沒想到三四郎單手單腳就將路小西給摔出去,垂直九十度,頭由上而下,狠狠摔在地面,用力撞擊,撞得路小西頭骨快要破碎,劇疼傳遍全身,整個人快要昏死過去。

  倒在地面上呻吟,竟一時爬不起來了……

  「山嵐是三巨頭西鄉四郎的最終絕技,已經很久沒有人會這招,沒想到三四郎竟然將這招發揮得淋漓盡致。」

  路小西勉強站起,他氣憤異常,快速衝向三四郎,速度極快,如風中閃動他的身體,招式變化極多,一招一招打出,如行雲流水,不停的快速打出。

  所使出的招式,正是少林七十二絕技之中的「風雲手」,只見一招一招打向三四郎,招式快、變化又大,如空氣中的風和雲,閃爍他的身影,在風中快速流竄!

  「風滿長空!」、「烈火騰雲!」、「草深霧澤!」、「天目昭輝!」、「雷震四方!」、「水到渠成!」、「山高林密!」、「地老天荒!」

  路小西猛攻三四郎,很奇怪,他的招式卻攻進不了三四郎的近身,只要手一接近,就被無形力量彈開,這股力量不知道從哪裡冒出?只見兩人身影快速穿梭,不僅沒有擊中三四郎,而且連續好幾次,差一點被三四郎摔出,不停被摔出的路小西,」回身再繼續攻向三四郎。

  薰在旁邊看到這種情形,不禁驚訝:「空氣摔……,這可是三巨頭之一的三船久城傳說中的夢幻絕技,我從來沒有看到空氣掉過,這可是我生平第一次看到如此的絕技。」

  「空氣摔!」

  三四郎無使力,就將路小西捧出,跌在地上,這一陣強攻,路小西可以說是狼狽極了,不僅連三四郎的身體沒有碰觸,還被三四郎摔出,頭撞在牆上,血流不止。

  「你敗了,路小西,柔道是世界上最強的格鬥技,就算是少林寺武功,也不是柔道的對手!」

  路小西心裡想:「中國少林拳法歷史那麼悠久,難道少林拳真的不是柔道的對手嗎?」

  不禁發呆,想著剛才莫名其妙被摔,為什麼沒有接觸到三四郎的身體,就會被摔了出去?突然間想到什麼東西,不禁微笑:「是氣……,原來是氣……」

  「你輸了,路小西。」

  「不!我沒有輸!我沒有死的話,就沒有輸!」

  不死的路小西再次從地上爬起,頭頂流出鮮血,流滿了他的瞼,張大眼睛,看著三四郎,不禁咬牙切齒。

  「你的確很強,我承認你很強。但是你的功夫是偏門,不是正統功夫。

  是一種借力打力,專門攻擊人家弱點的功夫,這種功夫我最不恥。如果你是一個男子漢,就堂堂正正跟我對戰,像這樣偷雞摸狗的功夫,如何能稱世界最強的格鬥技?」

  「你胡說,我已經將你打得毫無招架之力,你是我的手下敗將,你有什麼話好說?」

  「我實在是太久沒有使用我的武功,一直想要表琨花拳繡腿,才會被你打得如此淒慘。面對你根本就不需要花拳繡腿,要打敗你就要靠最基本的東西,那就是靠氣功,我的氣功比你強。少林寺的武功首推練氣,再講求招式變化,我忽略了少林拳的精神。」

  「氣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