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風月:◆第十五話:急線撳劬


◆第十五話:急線撳劬

  「氣功……」

  「對,我就用少林氣功打敗你!」

  「氣功?氣功是啥米碗糕?你使用那麼多中國功夫都打敗不了我,難道氣功就可以打敗我?」

  「啊!」路小西大喊一聲,雙手握緊拳頭,從身上發出空前未見強大的氣,那一股氣勢從身上發散,在旁邊的三四郎、薰、桐子都傻了,他們都感受到那一股空前強大迫力。

  「難道這就是氣功?」

  「。這就是少林硬氣功。三四郎,你可以從任何方向摔我,可是你絕對摔不動我。」

  「摔不動你?你竟然這麼狂妄?我不相信摔不倒你?」

  三四郎走到路小西西前,雙手抓緊路小西的衣襟,翻身猛力一摔,同時路小西也握緊拳頭,大吼一聲!

  「過肩摔!」

  三四郎使出全力,抓緊路小西的衣襟,猛力一摔,在那瞬間,奇妙的事發生,路小西的身體竟然一動也不動,好像吃了定身丸,三四郎竟摔不動路小西,無法使他絲毫移動半步。

  「。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我摔不動他?」

  「跟你對峙那麼久,我瞭解了柔道的精神,柔道就是借力使力、四兩撥千斤,只要我不借力讓你使力,以我強大的氣,少林硬氣功,你根本就摔不動我。」

  路小西的左掌一推一震,三四郎居然抵擋不住這一推,整個人飛出去,撞在牆上,彷彿有一股強大的勁力。三四郎感到害怕,在路小西身上有一股他看不穿的力量,是他從來沒有遇過,不禁冷汗流出。

  在路小西眼神中,露出凶狠的氣勢,盯著三四郎,三四郎看著路小西的眼神,有種老鼠遇見貓,居然不敢動,全身不禁發抖。

  「馬步衝拳!」

  這一拳是少林長拳中最基本的一拳,路小西站穩馬步,往三四郎方向猛擊一拳。這一拳雖簡單,但三四郎居然無法動彈,打出的拳充滿強烈勁道,擊在三四郎的胸口,三四郎的身體竟完全騰飛,撞到天花板,再撞在地上,撞得渾身是血,肋骨不知道被打斷幾根,吐出大量鮮血。

  〔。這怎麼可能?他的拳為什麼會那麼強?如此簡單的一拳,竟然充滿強大的勁道?」

  三四郎用手撐起身體,雙腳在發抖,沒一下子又跌倒,竟無力站起,再爬起,連續跌倒好幾次。

  「可惡,為什麼全身力量都消失?一點力量都使不出來?」

  好不容易站起:「我不相信,不相信摔不倒你一。」

  三四郎快速衝去,抓住路小西的衣襟,採取強烈攻擊,「肩車」、「釣袖進腰」、「隅落」、「體落」、「燕返」……等等絕招使出,仍然是摔不動路小西,

  路小西就像是一根巨大柱子深埋在土內,拔也拔不出來。

  路小西將右手往三四郎背上一壓,三四郎整人埋進地板,用力一踹,整個身體被踹飛,路小西快速衝向空中的三四郎,快速攻擊三四郎!

  「龍爪手,捉影式!」

  路小西衝向空中,錯手捉向三四郎四肢,四肢發出啪啦的響聲,手腳皆被路小西的猛爪震斷,兩手反抓三四郎的身體,從天空方向猛摔下來,頭骨強烈碰撞地西,地面被撞得一個凹洞,頸骨快被撞斷,整個人昏厥過去。

  「這是……我有史以來……遇過最強烈的……一摔……,實在是……太強了…:。」話一說完,三四郎就昏厥過去。

  「終於打敗這個難纏的柔道高手三四郎,這一戰打得還真辛苦。」

  薰、桐子向路小西說道:,這裡發生了命案,警察很快就會到這裡,我們鼠小僧姊妹是不可以跟警察照面的。」

  三人很快的離開了命案現場。第二天,松本蕙的屍體被人發現,一具被姦殺的女性屍體。這個消息很快被各大媒體報導。像日本如此治安良好的國家,如此

  重大的事情很少發生,引起東京女性市民不安。負責這個案子的人,正是負責鼠小僧三姊妹案子的刑事——朝倉大介。

  「死者的身份?」

  「死者是米多劇場的一位新進舞台劇演員,名叫做松本蕙的十八歲女性,依屍體研判,顯然是被姦殺而死。」

  「結果怎麼樣?在屍體上面,有沒有發現可疑的東西?」

  「衣服上有幾枚指紋,陰道中也採取到精液與數根毛髮。」

  「指紋、精液、毛髮分析的結果是如何?」

  「兇手的指紋是第一次發現,也許是一個外國人士。精液與毛髮的分析更是一個笑話,經過放射線分析,毛髮的年代竟然有四、五百年之久,太可笑了,有人可以活得那麼久嗎?除非是妖怪。」

  「四、五百年之久……?」

  朝倉大介不停的思索著,好像思考到什麼東西:「雪山冰人……」

  二次大戰時,日本對中國發出了侵略性的戰爭,那時日本全國上下充滿著軍國主義的思想,對人的性命完全不尊重,動不動就要犧牲人命,失敗者就必須切腹自殺,是一種恐怖的武士道精神。而如今的日本完全不一樣,不僅年輕人痛恨戰爭,對生命的尊重與珍惜,都跟從前不一樣,連一隻貓一隻狗的生命都無比的珍惜,日本不僅是世界上人民最長壽的國家,對動物的保護也是世界前幾名。

  東京第三市立醫院,這裡醫療設備完善,隨時都要為挽救人的寶貴生命作努力。在東京,人的性命是最重要的。

  尤且是急診室,急診室總是把握生命的一瞬間,在短短時間之內要救出人命,急診室裡面的氣氛最緊張,往往急診室裡面的醫生,也是醫術最精湛的醫師,最臨危不亂的醫師。

  這一天,東京第三市立醫院的急診室依然非常忙碌,許多病患進進出出。從外面急速駛進一輛黑頭轎車,速度相當快,急速煞車,旁邊行人嚇了一跳。從車上下來幾個人,那幾個人快速跑進急診室,帶頭的人就是上海幫的喪狼,旁邊跟著幾個嘍囉,還有一個人緩緩跟上,那個人就是玄天魔。

  「醫生,醫生,我受傷了,快一點急救我!」

  旁邊護士看了不禁笑出:「先生,你也太誇張了,只不過是拇指割傷,幹嘛要急診?普通的包紮就可以。」,這可是我最重要的大拇指,我說要急診就要急診!」

  「先生,對不起,這樣的小事,我們不可能為你辦急診。」

  「你是不是看我是中國人,有種族歧視,才不願意幫我急診?這種事我絕對不會饒恕!」

  「沒有,絕對沒有這樣的事。先生你誤會了。」

  喪狼在急診室裡大吵大鬧,急診室裡的護士對大吵大鬧的喪狼都沒有辦法,誰都無法制止喪狼,喪狼擺明是來鬧場。從人群中走出一位醫生,那位醫生是個年輕女孩,不僅年輕,而且長得非常漂亮,戴著一副眼鏡,長相非常斯文,看起來非常有智慧,漂亮的回孔,說不出來的親和力與魅力。

  「知繪,讓我來!」

  女醫生走向前,親切向喪狼問道:「先生,這裡是東京市立第三醫院,有什麼我可以為你效勞的?」

  「對嗎!如果這裡的護士都能跟這位女醫生這樣有禮貌,我就不會生氣。」

  「先生,你哪裡受傷?需要我為你服務?」

  「我的大拇指被刀子割傷,你能不能為我包紮?」

  「沒問題,醫生的職責就是救人與醫治人,不管病是多大多小?不管病人的身份是什麼?救人、永遠是我們醫生的職責。」

  女醫生很細心為喪狼包紮傷口,她的動作相當溫柔與細心,喪狼不禁望著她美麗的面孔。

  「你這個醫生真好,我從來都沒有遇過像你如此溫柔的醫生。你可不可以告訴我,你叫做什麼名字?」

  「我的名字叫做宮下雪,是急診室駐站醫生。」

  玄天魔在旁邊看不下去,喪狼分明是籍著小傷吃女醫生的豆腐,走到喪狼身邊,提醒喪狼:「你這個人不要太過分—。」

  「大哥,你說什麼?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你!」

  突然間急診室警鈴大響,從廣播中傳來救護車人員聲音。

  「第三醫院急診室,東京明治通快捷道路方向,發生連續車禍事故,現在救護車將病人送往第三醫院。」

  宮下雪大聲說道:「病人們的情況怎麼樣?請回答!」

  「目前情況,兩人死亡,七人重傷,四人輕傷。其中一人被擋風玻璃刺穿肺部,情況十分危急,命在日一夕。」

  「瞭解,我們第三醫院馬上準備急救措施。」

  一輛一輛救護車開進市立第三醫院,情勢相當危急,一個一個受重傷的病人被送進急診室,急診室所有醫生都出動,喪狼與玄天魔看到那種血腥的情形,血淋淋的病人,情況相當噁心。

  「氧氣罩、止血帶、電擊器……等,趕快準備!」

  病人被推進來,醫生們強力急救,在這緊要關頭,能搶救一個就是一個。在那時,玄天魔看見一個臉色完全發育、青的完全發綠的血淋淋的病人,心裡想:「這個人已經死了嗎?那種臉色真恐怖。」使得玄夭魔不寒而慄,不禁發出冷汗。

  急診室裡面到處都是血腥的畫面,充滿了強烈藥味,一種很難受的味道,使人感覺不舒服。

  「宮下醫生,這個病人心跳停止!」

  宮下雪快速衝到那個病人面前,那個人胸前被擋風玻璃刺穿,宮下雪立刻將玻璃碎片拔出,大量鮮血噴出,噴得宮下雪滿臉都是鮮血,急救床流滿鮮血,到處都是血淋淋的。

  「醫生,這個人已經死了,心跳已經不再跳動。」

  「別胡說,救人是醫生的天職,不到最後關頭,絕對不能放棄,生命是寶貴的,一定要搶救到底!」

  「知繪,趕快為病人止血,準備輸血。」

  宮下雪用手猛壓病人的胸口,要讓心跳復甦,進行壓胸的人工呼吸,不停猛壓著病人的胸口,一直猛壓,經過半個小時,病人始終沒有復甦。

  「宮下醫生,沒有用,病人已經停止、心跳和呼吸,已經死亡了。」

  「不行,我們是醫生,絕對不能放棄,就算只有百分之零點零一的機會,也要努力到最後。急救手冊中記載,急救要延續一個小時,超過一個小時以上、心跳無法復甦,才算是真正死亡。」

  「活過來!你一定要活過來!你不可以放棄如此美妙的人生!放棄你寶貴的生命!」

  宮下雪不斷持續為病人急救,猛壓病人的胸部,時間一秒一秒的過去,使出許多力量,全身流滿汗,汗水淋漓淋濕衣服,時間一秒一秒的過去,經過五十幾分鐘之後,心跳圖出現反應,病人的心跳開始復甦。

  「太好了,病人活過來了,心跳系統復甦,這條命總算救活。」

  「快送病人進開刀房,進行心肺縫合手術。病人停止、心跳過久,腦部缺氧過久,小心因缺氧變成植物人。」

  幾個護士急忙將病人送進手術室,折騰半天,急診室裡的醫生才將情況穩住。在旁邊的玄天魔與喪狼,他們沒想到急診室竟是那麼緊張、那麼關鍵,不禁對醫生們起了尊敬之意。

  尤其是玄天魔,玄天魔對那個名叫宮下雪的女醫生非常尊敬,他第一次遇到像這樣的女人,宮下雪是他這一生之中見過最能幹的女人,她竟然能如此的沉著、處變不驚,玄天魔由自歎不如。

  玄天魔跟那個名叫做知繪的護士聊天:「那個宮下醫師真的很不錯,我從來沒有見過像她如此好的醫生,不僅心地善良,而且救人之心急切,是難得的好醫師。」

  「宮下醫生不僅優秀,而且還很偉大,是我見過最偉大的醫生。」

  「偉大……,這句話怎麼說?」

  「宮下醫生……宮下醫生……只剩下一個半月的生命……」

  「一個半月……,這怎麼可能?她還在忙著救人治病……」

  「血癌……,是血癌,宮下醫生已經是血癌末期的病人,她的生命只剩下一個半月的時間。」

  「血癌……?」

  「血癌是人體血液中白血球急速增加,破壞淋巴腺系統,宮下醫生是血癌未期,已經無藥可救。」

  「既然得了如此嚴重的病,為什麼不好好休養?還如此勉強,為人治病?。」

  「她是因為工作太過疲累,才會得到血癌。她只希望在生命結束之前,能救一條人命就救一條人命。生命是最珍貴的,宮下醫生她常說這句話,即使生命快要消逝,她也要她的生命放出最大的光芒,去救更多的生命,在她死亡之前。」

  玄天魔聽了知繪所說的話,心中無比震撼,不敢相信這世界上,竟有如此的人,簡直跟他成強烈的對比。玄天魔是個殺人不眨眼的惡魔,生命對他只不過是草芥,毫無價值;如今碰見宮下雪,她竟然寧願不顧自己的性命去救別人的性命,這種事對他來說是多麼的震撼,實在是太令他難以想像。

  喪狼走到玄天魔的身邊,對玄天魔說:你第二個目標,就是宮下雪醫生。」

  「什麼?」

  「我是說你第二個目標,就是宮下雪醫生。」

  「不會吧……,為什麼:。…為什麼要對這樣……好……的人下手呢—。」

  「大哥,在東京處女真的很難找,我查過了,宮下雪是百分之百的處女。」

  「可是她的生命只剩下一個半月,她這樣心地善良的女人,叫我如何能下手?」玄天魔的心裡一亙想,但並沒有說出來,畢竟他是一個十惡不赦的玄天魔,像他如此邪惡的人,絕對不能說出軟弱的話。

  「我是玄天魔,要成為天下第一人,就要一直踏著別人的鮮血往上爬,我絕對不能、心軟,我一定要狠下心來!」

  玄天魔看著喪狼,心裡恨得牙癢癢:「你果然是個超級混蛋……」

  玄天魔抓住了喪狼的手,用力一抓,手骨竟被捏碎,喪狼痛得不停哇哇叫。

  「宮下醫生,這個病人突然手臂骨折,他需要辦住院醫治。」

  「怎麼會?怎麼會突然骨折?剛才還好好的,看情形只有住院治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