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風月:◆第十六話:急診室的春天


◆第十六話:急診室的春天

  九月三日這一天,路小西等人再一次收到玄天魔的E-mail,這是玄天魔所寄出來的第二封預告信。同樣的在這封信上,有個女人的照片,那個女人臉色看起來相當蒼白,卻長得異常美麗,有股濃郁的書卷氣,戴一副眼鏡,讓人感覺到非常斯文高雅,有種文雅的氣質。

  這個女人就是玄天魔所要姦殺的第二個目標,同樣的道理,在這一天的午夜十二點前,若路小西等人仍然沒有發現她的話,她就會被玄天魔姦殺而死,失去她寶貴的性命。

  E-mail同樣有個提示,提示內容是:「東京最大的蛋。」

  「東京最大的蛋……?難道是鴕鳥蛋?鴕鳥蛋到底代表什麼意思?」

  「這題的謎底並不是鴕鳥蛋,住在東京的人都可以輕易答出這一題。」

  「有什麼蛋會比鴕鳥蛋更大的?」

  「是巨蛋!你這個大笨蛋!」

  「巨蛋?難道是大象生的蛋?」

  鼠小借三姊妹快要被路小西氣瘋,路小西根本就不知道巨蛋是啥米碗糕,他從來沒有聽過「巨蛋」這個名詞。

  「巨蛋指的是東京巨蛋體育館,也是東京提供職業棒球比賽的地方。」

  「太好了,既然這次知道地方的話,就不用找得那麼辛苦,應該可以救出照片中那個女孩。」

  「不!這次仍然是高難度行動,你們知道巨蛋有多大嗎?東京巨蛋體育館一次可以容納四萬人觀眾,在今天晚上十點的比賽,剛好是巨人隊對中日隊,這一場比賽關係到決賽,這場比賽一定大爆滿。從四萬人中要找到兩人是件多麼困難的事情。」

  「等一下,留美子為什麼對職業棒球那麼清楚?」

  「留美子可是個棒球迷,她對職棒消息一向非常注意。」

  「等一下,我有個問題,什麼叫做棒球?」

  鼠小僧三姊妹聽到路小西不懂得棒球,不禁噗滋笑了出來。

  棒球是個九人制的運動比賽,在日本職棒中分為兩大聯盟。一是中央聯盟,另一個是太平洋聯盟。中央聯盟裡有中日隊、廣島隊、版神隊、橫濱隊、巨人隊、養樂多隊;太平洋聯盟中有羅德隊、大榮隊、進鐵隊、歐力士隊、西武隊。巨人隊是東京的地主隊,東京人最支持的就是巨人隊。」

  「我喜歡巨人隊投手高橋尚成,他不僅球技好而且還長得帥,這一次比賽他就是先發投手。」

  「內野手川相昌弘、外野手鬆井秀喜都不錯,我蠻喜歡他們的。」

  「我喜歡的是元木大介、三澤興一、清水隆行……」

  三個女人一談到棒球,就談得不停,好像忘記了什麼重大的事情發生,路小西他看不慣。

  「你們收心一點,我們只剩下十二個小時,這關係一個女孩的性命,你們還有閒致聊天?該想想有什麼方法可以尋找到玄天魔與那個女孩的下落。」

  於四萬人的觀眾中,如何找尋兩人的下落?簡直是難上加難!」

  「留美子一向最有法子,快一點想想有什麼辦法?」

  「辦法不是沒有,在巨蛋體育館裡面,總共有二十個出入口,首先我們在這二十個出入口中裝上監視攝影機,之後在巨蛋體育館裡裝上多架監視攝影機,等到玄天魔出現,就可以在第一時間掌握他的蹤跡,救出女孩的性命。」

  「巨蛋體育館是國家機關,怎麼可能那麼簡單讓我們裝設監視攝影機?」

  「這時要靠二姐與大姐的魅力,我查出來巨蛋體育館的館主是西川隆也,大姐與二姐偽裝電視記者身份,色誘西川隆也,讓我們在比賽前進入體育館裝設監視攝影機。」

  桐子聽到色誘男人,不禁微笑:「這個任務我喜歡,色誘男人我最擅長。」

  薰與桐子兩人打扮成火辣辣的記者,路小西裝作隨伴攝影師,搭車前往巨蛋體育館,留美子待在家裡,面對監視器,注意有沒有玄天魔下落?

  在東京市立第三醫院,自從喪狼住進醫院,開始有人送花給宮下醫生,每天一束粉紅色玫瑰花,宮下雪從來沒有這種經驗,像她這樣的人,血癌末期的病人,竟然還有人想追求她,真是不可思議。

  送花者未署名,宮下雪不知道送花的人是誰?在她心中不知如何接受這種感受,從來沒有這樣的經驗過,並不是她不想接受,只因為她生命只剩下一個半月,她不想害別人。其實送花的人就是玄天魔,玄天魔會送花給宮下雪,他別有目的,宮下雪不知道,旁邊的護士則為宮下雪高興。

  九月三日清晨,玄天魔捧著一大束九十九朵粉紅色玫瑰花,前往急診室親自送花給宮下雪,兩人在急診室外面廊道碰見,宮下雪嚇一跳,原來一直送花的人就是玄天魔,雖然不知道他的名字,但有數面之緣,有些許印象。

  「你為什麼這樣做?知不知道你這樣很傻。」

  「你是說哪件事?」

  「我是說,送花給我的事。你知不知道,我是個血癌末期的病人,我的生命只剩下一個半月的時間,隨時都會離開人世,你究竟知不知道?」

  「這件事我不想知道!我知道的是,我欣賞一個人,是不在乎她生命到底多長,我在乎她所做的事。她所做的事比一般人偉大,我不得不欽佩她,不得不仰慕她。」

  那你送花的目的是什麼?總不會無緣無故吧。」

  「我送花給你就是想邀你共度晚餐,我有兩張票,如果有榮幸,希望可以請你一同觀賞在巨蛋體育館的比賽,巨人對中日的比賽。」

  宮下雪看著玄天魔,她並不想害這個人,不禁搖搖頭:「對不起,我不想去。」

  此時知繪走出,她聽到玄天魔與宮下雪的談話,立刻替宮下雪回答:「放心,她會答應你的約會,晚上與你不見不散,我會說服她的。」

  玄天魔看著宮下雪:「就這樣,晚上我會來接你,不見不散。」

  玄天魔走開之後,宮下雪以一種埋怨的、心情看著知繪:「你為什麼隨便替我答應別人?你知道我的情形,我的病那麼嚴重,只剩下一個半月的時間,我根本就不能允諾別人什麼?」

  「就是只剩下一個半月的生命,我才希望你能快樂一點。你這個人太傻了,病得那麼嚴重,還一直並命工作,為別人如此付出,你有沒有想過自己?我只希望你在死前,有不一樣的回憶,或許那個男人不是你喜歡的類型,但是我希望你的人生能有甜蜜的回憶,一種感性的記憶,我不希望你是個工作狂,至死之前還不停的工作。

  「在你閉眼那一剎那,你一定會後悔,後悔很多事情都沒有經驗到。

  去吧,宮下醫生,答應他的約會?」

  「這……」

  宮下雪、心中很矛盾,她真的很多事情都沒有經歷到,讀書時拚命讀書,工作時又拚命工作,如今自己得到血癌,生命只剩下一個半月,很多事她都沒有經歷,眼見生命就快要結束,真的很可悲。另一方面,她心地善良,不願意傷害別人,若跟別人發生感情,當她死時,那個人一定很傷心,這是她所不願的。心中矛盾,不知該做出什麼樣的抉擇?

  「去吧,宮下醫生,你的、心情也是該放鬆一下。」

  「這……,讓我考慮一下。」

  宮下雪的身影消失在廊道中……

  九月三日傍晚五點,玄天魔坐車到東京市立第三醫院,打扮得非常正式,一套白色西裝,擦著發油使頭髮光亮,看起來相當帥,而且彬彬有禮。

  意外的他的心情很緊張,從來沒有跟此刻一樣緊張,那種心情好像是被審判,他害怕,怕被宮下雪拒絕,但若是為了宮下雪,任何一切都是值得。

  玄天魔走進急診室,急診室裡的護士以一種異樣羨慕的眼光看著玄天魔,玄天魔拿著一束粉紅色的玫瑰花。

  「這個男人好帥,就是這個男人約宮下醫生,宮下醫生真是好福氣。」

  「你們好,我想找宮下醫師。」

  知繪從後面跑來,喘著氣對玄天魔鞠躬:「非常對不起,宮下醫生從中午出去,到現在還沒有回來,或許她忘記與你之間的事了。」

  「沒有關係,我等她回來。」

  時間一秒一秒的過去,玄天魔坐在椅子上就如坐在砧板上,從來沒有覺得時間那樣漫長,心裡沉不住氣,宮下雪始終沒有回來;如果是以前的玄天魔,他早就發飆,但是為了宮下雪,他認為一切都是值得,仍然坐在椅子上等候。

  晚上七點,玄天魔已經快要達到極限,這時門口走進一個女人,那個女人就是宮下雪,所有人的眼光都集中在她的身上,嚇了一跳,今天的宮下雪好特別,好漂亮,跟平常時不同。

  宮下雪將眼鏡取下,眼睛又大又圓、黑得發亮,在眼眸裡回,好像看到許多發亮的星辰;穿了一身黑色禮服,禮服上鑲滿亮片,宮下雪的身材纖細,一身黑禮服讓她看起來更高挑、更加纖美;在這個晚上,她看起來好美好美,同事們從來沒有看過她這樣子的打扮,這是她一生之中最美的時刻。

  玄天魔看傻了眼,他不知道宮下雪竟然可以如此美麗,不禁站起來,拉著她的手,親吻一下。

  「你真的好美,你是我這一輩子,所見過最美的女人。」

  「對不起,我來遲了,我有點猶豫不決,你應該不會生氣吧?」

  「不會,能跟像你如此美麗的女人,共度一晚約會,叫我死也願意。」

  「你不要太捧我,我只不過是個病情垂危、生命快要結束的病人。承蒙你看得起我,我心裡很高興。」

  玄天魔牽著宮下雪的手步向門口,門口等候著一輛黑頭轎車,載著兩人離開。所有的人都以羨慕的眼光看著玄天魔與宮下雪,玄天魔的帥氣、宮下雪的美麗,就像童話故事中的白馬王子與白雪公主,如此搭配不知羨煞多少人。但大家豈會知道,宮下雪走出這道門,就沒有機會可以再回來;這是個恐怖危險的殺機開始…。:黑頭轎車載著兩人來到大樓前,這棟樓有四十多層,坐電梯往第四十層的法式高級餐廳,一進到裡面就被裡面浪漫氣氛感染,裡面有許多點著燈火的燭光,與柔和的音樂演奏,詩情的音樂表演者彈奏著鋼琴與小提琴,彷彿陷入浪漫詩境之中,讓人完全陶醉。

  玄天魔與宮下雪的座位靠近窗戶,是大型的落地窗,從窗外看出,所有東京景色盡收眼裡。宮下雪看到眼前景色,被完全吸引,她從未注意到,東京夜景原來是如此的美。那棟大樓就在東京灣旁邊,從外面看去,可以看見一艘一艘船的燈光駛進東京灣,畫面美不勝收。

  另外一邊延伸出去,是羽田機場,在夜空之下,見到飛機起落降下;相反的另一個方向,則是燈火通明的東京市區,夜晚的東京是特別的美麗,看見許多著名的東京建築物,像東京鐵塔、巨蛋體育館、狄斯奈樂園。

  宮下雪從來沒有像現在靜下心來看東京風景,她從來沒有注意到東京竟是如此美麗。

  「好美麗的地方。」

  「的確,這裡很美,從這裡眺望出去,可以將東京的景色盡收在眼裡。」

  「謝謝你,謝謝你帶我到這裡,我第一次有這樣的感受,感覺到這世界竟是那麼美好,我真的很不想離開這個世界,如果我的生命可以再延長一年,那不知道有多好,我可以對這個世界有一番新的感觸。」

  說到這裡,宮下雪心中不禁暗地悲傷,真是命運作弄,如此一個花樣年華的人,竟然得到絕症,生命竟是如此短暫。

  「不要說不愉快的話,我希望你跟我在一起,可以開心快樂,共度快樂的時光。」

  在美妙的音樂之下,兩人共度晚餐,點的是最浪漫的法式套餐,餐前酒是葡萄紅酒,先用紅酒漱一下口,讓唇齒之間充滿著葡萄酒香,這酒一口一口含在嘴裡,慢慢品嚐酒的香醇。

  首先來的是先前菜,法式蘆筍,蘆筍這一道菜其他國家的人吃得很少,但是法國人特別喜歡吃蘆筍,用刀又輕輕切開,放進口中,蘆筍的鮮味盡入口中,一股清香的感覺。法國菜講求的是量少精美,每道菜都裝飾得美輪美奐,吃起來是味覺的經典,讓人無法忘懷、刻骨銘心。

  第二道菜是開胃菜,法式鵝肝,鵝肝是法國菜中最好吃的料理,鵝肝肉汁多味美,而且不帶一般內臟腥味,放入口中就入口即化,那種滋味叫人無法忘懷,好吃得不得了,簡直是又酥又軟。

  廚師在兩人因前親自料理第三道菜主菜,是魚排;說不上來是什麼樣魚,不過那是海魚並不是一般的淡水魚,在魚肉中自然而然就有」股鹹味,以鐵板燒方式料理魚,鐵板將魚兩面煎熟,魚肉表西煎得焦黃,傳來陣陣魚香,師傅以極快速度,將魚排去皮去骨,放置兩人盤中,加上極度鮮美的醬汁,那魚的味道吃起來是好極了,白白的鮮肉,冒出熱氣,一口一口無比鮮嫩滑嫩,爽燙的湯汁在口中滑動,這一餐實在是太好吃了。

  接著餐後的是甜點與餐後酒,賽後酒是濃烈的伏特加白酒,兩人喝了一口,臉龐發出紅暈,愉快的聊天著,在美好的氣氛之下,旁邊有人拉著小提琴,氣氛實在是太美妙。宮下雪從來沒有像此刻一樣,在如此悠閒浪漫氣氛之下品嚐著晚餐,以前她總是吃得很簡便,兩三口啃著麵包或吞了幾口拉麵,就將午餐、晚餐結束。

  突然間宮下雪坐下來靜靜的想,她一生那麼忙碌,很少像現在一樣,可以如此悠閒,以前人生是忙碌的,現在發現另一種人生,原來人也可以過得輕鬆自在,細細聆聽著音樂,悠閒吃一頓飯,彷彿是人生中最快樂的時光,終於不需要一直忙碌、一直工作,將所有壓力部釋放。

  突然間宮下雪咳了一下,吐了一口血在餐布上,那是血淋淋的鮮血。

  「你在吐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