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風月:◆第十七話:巨蛋殺機


◆第十七話:巨蛋殺機

  宮下雪一咳嗽,餐巾上沾滿了鮮血,玄天魔嚇一跳。

  「你咳出血……」

  「對不起,我的病很重,希望不會影響你的食慾。」

  「不會的……」

  說不會,但是看到這種情形玄天魔怎麼吃得下,刀又動一動,肉咽到口中就是吞不下去。

  「不如現在就啟程去看棒球比賽?」

  「好啊!」

  兩人走出法式餐廳,坐電梯離開大樓,改坐黑頭轎車前去巨蛋體育館,此時時間是晚上九點十分。

  另一方固,薰與桐子假扮記者採訪巨蛋體育館館主西川隆也,路小西跟隨在她們後回假裝攝影師。兩人一進到辦公室就大拋媚功,桐子的魅力是無人能比的,穿著一件超短的熱褲,渾圓的屁股露出半邊,上身穿著一件短袖的白色襯衫,只扣兩個扣子,裡面沒有穿內衣,大咪咪若隱若現,一彎身好像可以看見兩顆花蕊,乳溝畢現,西川隆看得口水直流。

  薰的身材也不差,身材高挑,卡娃依的臉蛋,穿著一身緊身衣,美麗身材完全曝露。

  兩人進到辦公室就緊緊包圍著西川隆也,桐子將大咪咪挨在西川隆也的背上,兩顆肉球緊貼著;薰將臉龐靠在他的肩上,唇就快要吻到西川隆也的臉龐。

  西川隆也被兩大美女包圍,、心臟不禁噗通噗通的跳,冷汗直流。

  「兩位小姐,有什麼貴事嗎?」

  「我們是明日日報的記者,希望能採訪這表巨人對中日的比賽,你能不能寬容一下,讓我們在館內裝設攝影機?」

  「可是……,這實在是太突然……,我……」

  桐子從後面抱住西川隆也,把他的頭轉過來,一轉頭就看見大咪咪,鼻血不禁噴出。

  「求求你,讓我們進去嗎,不然回去一定會讓總編輯罵的。」

  邊說邊搖動她的胸部,又大又軟的胸部一晃一晃,西川隆也的眼神也隨著胸部晃來晃去,快完全受不了,實在是大刺激了。

  另一方面,薰也在西川隆也的耳邊吹氣:「求求你讓我們進去採訪?

  大不了明天晚上我們兩個姊妹陪你一起吃晚餐,讓你快樂快樂一下。」

  在兩人美艷攻勢之下,西川隆也怎麼能抵抗住,不禁點頭答應:「好的,沒問題,我答應了!」

  路小西看得完全受不了,薰與桐子的舉止跟妓女好不了多少,真令人看不下去,不過總算事情成功。三人進入巨蛋體育館,裝設針孔攝影機,不過巨蛋體育館實在是太大,也只能由大部的範圍裝設,經過針孔攝影機,傳送畫面回鼠小僧家,留美子可以找尋玄夭魔的下落。

  九月三日晚上九點三十分,由東京各地而來的人潮湧進巨蛋體育館,這一次比賽盛況空前,吸引大批人潮。有巨人隊的支持者,也有中日隊的支持者,有些瘋狂的球迷穿著該隊的球衣,許多人拿著加油棒與吉祥物,不停的敲打。巨人隊的支持者拿著是橘色的旗幟與加油棒,而中日隊的支持者則是綠色,每隊的支持者都會聚集在一起,若誤闖別隊支持陣容,小心會被毆打。

  路小西頭一次見到那麼龐大的人潮,由捷運載來的各地人群一口氣湧入體育館,三人在第二十號入口等待,突然間門口發生暴動,有數名中日隊球迷誤闖巨人隊球迷之中,被巨人隊球迷毆打,追得到處亂跑。

  路小西心裡想:這實在是太瘋狂了,只不過是看場球賽,幹什麼那麼認真?

  比賽還沒有開始,裡面歡呼聲就響徹雲霄,各加油隊展現雄厚實力,不停猛力呼喊,敲打加油棒,有些帶頭的人舉起大旗搖晃,現場氣氛到達最熱絡,觀眾跳起群眾波浪舞,見著人潮一波接著一波湧起,每個人都被強烈氣氛所感動。

  巨蛋體育館門票分為好幾等級,有高級、中級、一般,還有所謂的站票,內野與外野的售票價錢不同,好一點的位置要上萬元日幣,一般的位置也要六千到一萬元日幣不等,價格不便宜;當然也有優惠貧民階級,所謂的站票。

  每一層建築物中區間休息室,提供購買站票的人看球賽,當然站票的人是很難看見球賽進行,只能感受到比賽氣氛。休息區間裝有閉路電視,可以觀看球賽,雖然看不見真實的比賽,但可感受到比賽的緊張氣氛,雖然看球賽是那樣辛苦,但每場球賽都是場場爆滿,可見日本人對棒球的熱愛。

  路小西在體育館外面,聽到人潮喧嘩的聲音與加油聲音,心裡不禁驚嚇起來,這是怎麼回事?。東京人瘋了嗎!。叫得如此洶湧,簡直嚇壞了路小西,也引起路小西的好奇,巴不得進入球場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

  晚上九點四十八分,留美子從影像網中發現玄天魔和女孩的蹤影。

  「大姊、二姐、古代人,在三號入口方向發現玄天魔,你們趕快趕到三號入口。」

  三人從耳機中收到留美子訊息,立刻趕到三號入口,可是人潮實在是太洶湧,前進速度受阻,來到第三號入口時,已經看不見玄天魔的蹤影,在三號入口外面排著一群人群。

  「留美子,我們沒有看見玄天魔,在螢幕上是否看見玄天魔?能否告曉?」

  「玄天魔和女孩已經離開攝影範圍,大概進入體育館裡,現在沒有發現他們的蹤跡,你們從三號門進入,也許會發現他們。」

  三人照留美子的話,進入體育館,一進到裡面,燈火通明,天井方向,充滿著巨大的霓光燈,裡面空間十分廣大,到處是人山人海,加油聲音不斷。三人在區間通道快速跑著,始終沒有發現玄天魔的蹤影。

  「也許玄天魔他們已經進入座位區,不如我們也進入座位區。」

  座位區要有座位區門票才可以進入,三人進入座位區,一進到面,就有甜美的小姐指引他們坐下。

  「對不起,比賽快要開始,請盡速坐下,以免影響他人。」

  「我們都坐下了,如何找尋玄天魔和女孩的下落?」

  「放心,我有秘密武器,你看這個,望遠鏡,有了這個,我們可以籍著望遠鏡尋找玄天魔的下落。」

  「小姐,來三條熱狗、三袋爆米花、三杯可樂!」

  「這是什麼時候?是救命的時刻。你還有心情吃?你還以為我們真的來看比賽?」

  「可是來到巨蛋,不吃東西看比賽,亂不過癮的!」

  晚上十點零五分,比賽正式開始,兩支球隊雙雙進場,相互鞠躬握手。

  巨人隊派出來的先發投手是高橋尚成,高橋尚成是許多年輕女生的偶像,他一出場就歡呼聲不斷。比賽持續進行,只要有人擊出安打或者是三振,就敲鑼打鼓大喊加油,現場氣氛頗為活絡。

  路小西不明白,他看比賽覺得很死寂,場上的人動作緩慢,一點也不刺激,為什麼觀眾會對這樣的比賽如癡如醉?。路小西真的想不透。

  在東方棒球和西方棒球有明顯不同的風格,西方棒球是快節奏,強調快速球和強打;而東方棒球常常帶有謀略,喜歡投變化球與戰術作戰,尤其是日本,日本投手總是喜歡釣打擊手,往往要等到兩好三壤才將打擊者處理,所以日本的職業棒球比賽比較漫長。

  九月三日晚上十一點整,比賽進入第六局,路小西等人還沒有發現玄天魔的蹤影,那個女孩的處境越來越危險。但是相對的比賽進入高潮,六局下半巨人隊洋人打者擊出三分全壘打,場內觀眾為之瘋狂,所有巨人隊球迷都站起來歡呼鼓掌,目前比數五比三,巨人隊領先中日隊兩分。

  九月三日晚上十一點三十五分,離午夜十二點鐘只剩下二十五分鐘,比賽進入到第九局,中日隊靠著一個意外的犧牲短打,得到一分,將比數拉成五比五,進入延長賽,此時路小西他們仍然沒有發現玄天魔的下落。

  比賽到了這個田地,現場氣氛相當緊張,雙方的啦啦隊為自己的隊伍加油,加油聲響徹雲霄。

  玄天魔與宮下雪坐在人群中間,他們感受到這種瘋狂的氣氛,這氣氛是他們所沒有經歷過的。玄天魔看著手上的表,已經是十一點三十五分,他對宮下雪遲遲未下手,西對像她這樣的女孩,他真的不忍心下手,無法狠下心。

  突然間宮下雪居然開始吐血,一口一口鮮血從口中冒出,手、衣服都沾滿鮮血。

  「宮下醫生,怎麼回事?你吐血了!」

  「我的病犯了……」

  玄天魔撫摸著宮下雪的身體,她的身體竟然一直顫抖,變得異常冰冷,呼吸急促,全身冒出冷汗。

  「宮下醫生,你的病很嚴重,你有沒有帶藥來?」

  「我沒有……,我不想破壞我們的氣氛……,所以我沒有帶:…。」

  宮下雪口中冒著血,玄天魔看得很緊張:「那要怎麼做?因為你是急診室的醫生,要怎麼做才能救你的性命?」

  「抱緊我……,抱緊我……」

  「什麼?」

  「求求你抱緊我……,因為我好冷……」

  玄天魔將宮下雪抱緊懷中,發現她的身體異常冰冷,如冰一般冰冷,口中鮮血流向玄天魔白色西裝,將西裝染成血紅。

  「我想嘔吐……,帶我去廁所……」

  玄天魔抱起宮下雪,不管世人怎麼想,將宮下雪抱進女生廁所,關起門。宮下雪一進到廁所裡回,就拚命嘔吐,嘔吐物中夾帶大量血絲,吐完的宮下雪,整個人昏死過去。

  玄天魔嚇一跳,他想起曾在急診室看過宮下雪急救情形,他想救宮下雪一命,將手壓住她的左胸,不停猛壓,進行人工呼吸,希望能讓她恢復意識。

  「你一定要醒過來,你是個救命醫生,很多人的性命等你來救,你千萬不能死!」

  非常矛盾的,平常只會殺人的玄天魔,今天竟然救人,更何況救的竟是要姦殺的目標,他發現,他下不了手,面對宮下雪如此這樣的女人,他完全狠不下心,他決定要放棄姦殺的念頭,無論如何,他都要救她一命,只因她是個救命醫生,不得不從心中為她佩服。

  壓胸急救玄天魔做了許久,但宮下雪還是無法恢復意識,玄天魔決定進行口對口人工呼吸,將一口一口的氧氣輸入到她的口中,希望她能恢復意識,慢慢的宮下雪的手指開始動了,眼睛慢慢睜開,意識慢慢恢復,看見玄天魔吻著她,有一種奇妙的感覺湧上心頭,心變得很溫暖,這種事她沒有經歷過,一直為工作忙碌,從來沒有經歷過男女之間的事。

  玄天魔發現宮下雪意識復甦,醒了過來:「你醒了啊……」

  「真好笑,我是專門替人急救的醫生,如今我的命卻是你救的。」

  「看來你的身體已經恢復,我送你回醫院,讓你好好的醫治。」

  「我的生命已經成了定數,就算我能活過今天,也活不過明天。我已經厭惡了,每天的打針、抽血、吃藥與放射線治療,這樣做只不過讓我晚一點死,對我的人生又如何?我仍然逃不過死神對我的生命一絲一絲的侵襲,我隨時都生活在死亡的恐懼之中,我好害怕,我好害怕隨時會突然死去。表面上我是個救人醫生,好像不怕死,其實我好害怕死亡,每到夜深人靜時候,我的心特別恐懼,幾乎以淚洗面。」

  宮下雪掉下眼淚,玄天魔發現,像她如此堅強如此能幹的女人,內心世界竟是如此脆弱,就像是一片玻璃,輕輕碰觸就破碎了。

  「抱我……」

  「什麼?」

  宮下雪竟然提出抱她的要求,玄天魔真的不敢相信。

  「以前我以為我很堅強,可以不依靠他人,但是我錯了,其實我比任何人更加脆弱,我需要依靠別人,需要別人的保護,你救了我的命,在那瞬間我想通許多事情,我需要你的保護,在你懷中,我才可以覺得活得夠堅強。我要你吻我……」

  玄天魔從來沒有這樣的感覺過,他是個殺人不眨眼的殺人魔,但是殺人魔也有感情,也有心靈脆弱的地方,因為他是人,只要是人就會有人性。

  他從來不相信一見鍾情,但是遇見宮下雪不得不相信,他不知不覺的關心她,想保護她愛護她。突然間,宮下雪的倩影竟佔據了他的心靈,他的心很矛盾。

  宮下雪將唇湊近他的嘴邊,鮮血使她的唇看起來更加鮮紅,玄天魔情不自禁的與她深吻,他們兩人一直擁吻。彷彿人間數十億人口之中,他們是好不容易尋到、好不容易相遇,如此珍惜相聚的時刻,因為時間真的不多。

  兩人的唇就像是磁鐵一般,一相吸就很難分離;兩人的唇不停交錯,舌頭一直纏綿,宮下雪口中的鮮血流到玄天魔口中,在他口中沾滿了她的鮮血,這吻就像是吻一輩子那麼長。

  玄夭魔抱著宮下雪的身體,發現她的身體就像是冰一般的冰冷,不禁將她擁緊,將身體體溫傳給她保溫,手撫摸著宮下雪的身體,一直摩擦。

  從大腿慢慢撫摸上來,持續的摩擦,將手伸進衣內,輕輕挽著她的細腰,她的身體真的很纖細,或許是病魔纏身的關係,她的腰如蛇蠍一般纖細,用兩隻手就可以將她的腰握住。

  撫摸身體的手往上,隔著胸罩撫摸胸部,輕輕揉著,雖然宮下雪的胸部不大,但卻相當柔軟,玄天魔不停搓弄著;彷彿有一種空前未有的刺激傳送到宮下雪的心中,讓她感覺到興奮,身體起了反應,興奮使她的身體發抖,呼吸、心跳變得急促,不禁發出呻吟的聲音,她喜歡玄天魔這樣輕柔撫摸她,讓她感覺到好溫柔好舒服,一股一股的快感傳送到她腦中,閉起眼睛享受美妙的感覺。

  玄天魔順勢將她的衣服脫了,脫掉她的胸罩,露出粉白的身體,她的身體就像她的名字一般,如雪一般的白,玄天魔不禁看傻眼,宮下雪的裸體竟是如此的美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