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風月:◆第十九話:空手無先手


◆第十九話:空手無先手

  小林勝二一記猛烈上段迴旋踢,那一腳踢得相當猛烈,路小西雖然抵擋住這一擊,但身體仍然橫飛出去,在地面平滑十數尺才停止,小林勝二踢的這一腳實在是太強烈,讓路小西有一點吃不消。

  路小西陷入小林勝二的快節奏攻擊中,空手道與太極拳是兩種不同節奏的功夫,空手道的節奏快且狠,而太極拳的節奏卻是慢而滑,若一直陷入在小林勝二的快節奏之中,對路小西相當不利,路小西必須轉守為攻,掌握住攻擊的節奏。

  「摟膝拗步!」

  路小西摟膝猛力一躍,快速躍到小林勝二面前,一記「雙風貫耳」,左右手臂快速打向小林勝二的雙耳,如風一般,小林勝二竟然躲不過這一擊,雙耳一擊,引起強烈耳鳴,瞬間什麼都聽不到,中耳被震,身體平衡感失去,一時站不穩,整個人竟跌跪在地上。

  「手揮琵琶!」

  路小西抓住小林勝二的衣襟,向外猛力一摔,小林勝二整個身體往外橫飛,跌在地上。狼狽的小林勝二從地回爬起,竟一時站不穩,整個身體又跌坐在地面,花費好大的力氣,才將身軀站穩。

  「有趣,你果然是個高手,跟你交手真有趣。裡天流空手道並不是那麼簡單,我還沒有拿出真正的絕招,裡天流號稱擅長一擊必殺技,讓你嘗一嘗我真正的一擊必殺絕技。」

  「啊!」小林勝二大喊一聲,從身上發出一股強大的殺氣,快速衝向路小西,縱身橫飛,猛力一飛踢!

  「雙刃翔!」

  小林勝二起身橫飛,左腳往路小西西門猛力一踢,腳風犀利,殺機騰騰,路小西見這一腳利不可當,立刻提起左右手防禦,在空中抓住小林勝二所踢過來的猛力一腳。路小西感覺有異,突然間在後腦門感受到一股強風,小林勝二趁機將右腳踢向路小西後腦門,成了左右腳對腦門前後夾擊,路小西抵擋不住右腳攻

  擊,後腦勺被踢得正著,一股強烈的震盪,使他腦門向前傾,又受左腳猛擊,形成前後夾擊。

  小林勝二這強烈的前後夾擊,使路小西完全承受不住,當場鼻血噴出,腦袋一暈,竟有輕微的腦震盪,身體不穩,跌坐在地上,頭上的劇疼立刻傳到心口。

  小林勝二豈讓路小西有休息的機會,雙腳猛力夾住路小西的脖子,猛力攻擊!

  「龍雪崩!」

  雙腳夾住路小西的脖子,雙手撐地猛力一翻身,竟將路小西整個身體舉起,翻身猛力一摔,路小西就筆直摔在地上,腦殼猛力撞地,當場撞得頭破血流,一時被撞得昏死過去,倒在地上呻吟。

  薰在旁邊看見,不禁為路小西感到擔心:「小林勝二這一擊實在是太猛烈了,裡天流的一擊必殺技,果然非浪得虛名,看來路小西很難通過這一關。」

  路小西受到連續強擊,倒在地上呻吟,頭流滿鮮血,竟爬不起來。

  「武當太極拳也不過是爾爾,不及裡天流的一擊必殺絕技來得厲害。」

  「可惡……,誰說的……」

  路小西竟從地面爬起,全身血淋淋的:「不准你污辱武當太極拳,那可是一代宗師張三豐所創造出來的拳法。」

  「進步七星!」

  路小西緩緩向前走,他雖然走得很慢,但是身影重重,連走七步,出現七個分身,好像有七個路小西。

  小林勝二以一肘擊掃向路小西的臉龐,竟揮了一個空,那只不過是路小西的虛體,並不是實體。

  「迎風撣塵!」

  路小西從小林勝二的背後抱住他,雙手環繞著他的身體,雙手一轉,小林勝二竟然不停的在他雙手之間快速旋轉,路小西以肩膀往他的胸口一靠擊,發出強大勁力,小林勝二橫飛出去,飛數十尺之遠,撞在地上。

  往胸口一看,路小西這靠擊竟然能發出這樣強大的內勁,整個右胸口都黑青。

  「好強的一股內勁,動作雖然緩慢,卻內蘊藏著無比強大的勁道。這一股力量以內部破壞為主,小林勝二已經受到強勁的內傷,路小西的功夫與小林勝二的空手道威力是完全不同,空手道是由外部破壞,強調人體外部破壞攻擊。而路小西的功夫卻是以內部破壞為主。」

  小林勝二連咳數聲,胸口隱隱作痛:「你的發勁果然不同凡響,跟你對戰真是一件過癮的事。」

  「在裡天流裡,也有一套內勁的功夫,那套功夫的名字就叫做。神槍紋。,就讓你嘗一嘗神槍紋的厲害。」

  「神槍紋!」

  小林勝二正拳攻擊,拳勢夾帶強勁的內勁,猛力往路小西胸口擊去,拳一出手虎虎作響,在拳勁之中連帶著空氣快速震動,路小西見勢,也以太極拳發勁方式,擊出強大內勁,做正面攻擊!

  「川流不息!」

  拳握半拳,拇指放入掌心位置,猛力用力一擊,雙方猛擊正面衝突,雙拳對

  擊。路小西的拳一碰觸到小林勝二的拳,就可以感受到一股強大的內勁,從小林勝二的拳中傳到他的體內,那種拳勁不是普通的拳勁,那是一股帶著強大震動的內勁,他全身的肌肉竟發出強大震動,一股一股的內勁往他的心臟流入,心臟好像快要破碎停止,五臟六腑被震翻,身體不停上下強烈晃動。

  路小西運起體內護身真氣,才阻止強大內勁發作,把它壓下來。不禁跌坐在地上,好可怕的一股強大內勁。

  「你的勁道好像比不上我神槍紋的勁道,你的強勁打在我的身上,竟然不痛不癢,沒有什麼用,傷害不了我。」

  「是嗎?你越沒有感受,那川流不息的內勁則是越強。」

  「不可能,我一點感覺都沒有。」

  突然問,小林勝二感覺到從他身體裡冒出一股內勁,好像身體裡產生爆炸,接著身體竟一直漲大,不停漲大,好像氣球,然後突然間,瀉了氣,整個身體縮起來,強大的內勁傷了小林勝二的五臟六腑,不禁吐出一口黑血。

  路小西心裡頗為驚訝,心裡想:他那個時代的內功氣功等功夫,應該在這個時代就消失了,因為這個時代的人太過依靠機器,每個人看起來都是那麼軟弱。

  但是小林勝二這個人讓他感到驚訝,在他身體裡竟有這麼強大的內勁,「神槍紋」

  這一招真的讓他大開眼界。

  小林勝二連吃路小西兩道內勁,身體受了許多內傷,已經不能持久,對路小西必須一擊必殺,盡速解決路小西,小林勝二擺好架勢,從身上發出強大殺氣!

  腳一舉,朝路小西猛踢一個上段踢,速度很快,但路小西的速度更快,在小林勝二還未踢到路小西之前,路小西向後猛跳一步,小林勝的腳落空。

  「你這一腳踢得實在是太慢。」

  「是嗎?」

  突然間路小西胸口衣服裂開,胸部被劃一道傷口,鮮血從傷口之處噴出,路小西感到非常驚訝。

  「這是怎麼回事?怎麼可能?他的腳明明沒有踢中我的身體,為什麼我會受傷?」

  「那是腳風,小林勝二的上段踢十分快速,造成空氣瞬間壓縮,壓縮的空氣形成一股風壓,那就是造成路小西受傷的原因。在空手道有個境界,那就是希望手與腳可以跟真刀一樣有相同的殺傷破壞力,遇到任何東西都可以一切兩斷,沒想到小林勝二竟然達到這至高的境界,擁有可怕的破壞力。」

  小林勝二快速攻擊可以使空氣形成風壓,造成對路小西身體的破壞,路小西感到十分驚訝。小林勝二再度展開踢功,連續五段攻擊!

  「一段踢!」、「二段踢!」、「三段踢!」、「四段踢!」、「五段踢!」

  連續五段踢踢向路小西,路小西趕緊躲避,雖然躲過小林勝二的猛烈攻擊,但是身體出現一道一道的血痕,鮮血亙流。

  「抱虎歸山!」

  路小西往前一衝,衝進小林勝二的攻擊範圍,雙手往他胯下一環繞,抱住所猛踢過來的快腳,肩膀一頂,用靠擊的方式,將小林勝二身體完全拋出,停止這一段猛攻。

  小林勝二摔在地回,用手一撐,反彈縱身一躍,躍向路小西的方向,再使出一擊必殺絕招!

  「魁斬波!」

  他的速度很快,右手往路小西的面門猛擊,路小西見勢,立刻往空中躍來的小林勝二方向回擊!。

  「白蛇吐信!」

  一出手猛擊,就像是白蛇飛撲,在空中快速旋轉,帶著一股強大勁力。

  沒想到小林勝二這一招是個虛招,欺敵戰術,右手收回,左手瞬間一抓,抓住路小西所擊過來的猛拳,身體在空中猛力一翻身,雙腳踢在路小西的面門上,以全身力量,將路小西往地面一壓,用雙膝撞猛擊路小西的手臂!

  「卡嗦!」聲,右手臂骨折,骨頭斷成三截,路小西痛得不禁哀嚎大叫!

  小林勝二見勢,再出必殺絕技,握住路小西左右手,用力一拉,竟將路小西身體拋起,成一百八十度的大翻轉!

  「魁瀑布!」

  雙腳躍起,猛踢路小西的背部,雙腳頂住他的背部,整個人快速翻躍,在空中快速旋轉,以路小西的腹部快速撞擊地面,衝擊相當猛烈,路小西身體快被沖

  散,地面被撞了一個凹洞,攻擊威力十分強大!

  路小西再次倒在地回上呻吟,爬不起來,小林勝二這一連續強攻實在是太猛烈,使路小西受重創,再次倒地,這已經是他第二次倒地,倒在地面上呻吟。

  「你又倒地了,看來這一次你真的爬不起來,你輸了。」

  「不………,我還沒有輸……」

  不死的路小西再次從地回上爬起來,身上沾滿鮮血與塵土,不禁咬牙切齒,他緊抓住已經骨折的右臂,陣陣傷痛傳到、心中。

  「我不會輸的,我絕對不會輸的……」

  「讓你知道什麼是真正的太極精神,在周易之中有個太極圖,兩儀為主,八卦為輔,陰陽為兩儀,乾、兌、離、震、巽、坎、艮、坤為八卦,乾為天卦、兌為澤卦、離為火卦、震為雷卦、巽為風卦、坎為水卦、貝為山卦、坤為地卦。我就以手代劍,使出武當太極兩儀劍陣。」

  「天,撥雲瞻天!」、「澤,青龍出澤!」、「火,野火分鬃!」、「雷,天雷行空!」、「風,風掃梅花」、「水,蜻蜓點水!」、「山,開門見山!」、「地,軸底看地!」

  路小西快速移動身軀,以太極圖為陣形,一人分飾八角,繞著小林勝二不停攻擊,使出八大劍招,「撥雲瞻天」、「青龍出澤」、「野火分鬃」、「天雷行空」、「風掃梅花」、「蜻蜓點水」、「開門見山」、「軸底看地」,小林勝二完全陷入劍陣之中,無法脫身,他的活動範圍被局限,越來越不能展開他的拳腳,」

  出擊就被一種反力反擊回來,只有任憑路小西的攻擊,路小西的強勢攻擊夾帶著各種強大勁力,小林勝二的頭、胸、腹部、四肢全部中招,只見鮮血迸流,慘不忍睹。

  路小西環繞數圈,走完太極圖四大周天,收招,小林勝二站在那裡上動也不動,突然間身體各大穴道竟然凹陷下去,沒有一下子時間,各大穴道噴出鮮血,倒在血泊之中。

  「好厲害的太極兩儀劍陣,打得是小林勝二完全無反擊之力,一反擊就被限制,反而被路小西將不同內勁灌入體內,看來小林勝二已經不行。」

  「你也是一個漢子,可以跟我纏鬥那麼久,你的空手道的確有一套。」

  「慢著……,我還沒有輸……」

  小林勝二竟然從血泊之中又站了起來,全身流滿鮮血,因為各大穴道受創,使身體站得非常崎嶇,手腳變形的相當厲害。

  「慢著……,我還沒有輸……」

  「怎麼可能?在太極兩儀劍陣重創之下,他竟然可以再度站起來?他各大穴道受創,應該沒有任何力量可以使出。」

  「我是裡天流黑暗空手道的「影。,絕對不會那麼容易倒下,我絕對不會輕易認輸!」

  「你各大穴道受創,手腳身體不會聽你大腦指揮,你認輸吧,你已經沒有任何力量可以戰鬥下去。」

  「穴道是你們中國功夫的奇特地方,以攻擊穴道讓他人受傷受制,但是我們裡天流裡面,也有一種可以打通神經血脈的方法,那個方法就是,痛!」

  「痛……」

  小林勝二轉過頭往他的肩膀狠狠的咬,用力的咬,竟然咬下一塊肉,瞬間肩膀鮮血如泉水噴出,鮮血淋濕全身,全身都是血淋淋的,痛得不禁大聲哀嚎,全身竟不停的強烈抽動,在那瞬間,手腳四肢竟然又恢復知覺,又可以活動自如。

  路小西看到這種情形,不禁嚇一跳:「。這個人實在是太可怕了,他竟然可以用無比的痛覺來打通他的經脈穴道,他真是可怕的對手。」

  小林勝二又快速衝向路小西,縱身一躍,展開最強烈的攻擊,路小西見勢,立刻出拳反擊!

  「猛蛇吐信!」

  路小西以左手出拳擊出,就像是條巨蛇快速衝向小林勝二,在空中不停旋轉,夾帶著強大勁力。在半空中的小林勝二,身體無比輕巧,竟能在空中變換方向,一瞬間抓住路小西的左拳。

  「雙激槌!」

  將路小西左手拉直,屈膝,以膝撞的方式,兩腿同時猛擊路小西的面門,那一擊相當猛烈,路小西當場鼻樑被擊歪,牙齒被打斷數根,整個身體向後橫飛出去,撞在地面上,竟埋進地面數公分之深。

  薰在旁邊看到,不禁嚇一跳:「小林勝二已經受傷那麼深,竟然可以使出如此強烈的一擊,實在是太可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