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風月:◆第二十話:辣媚艷舞


◆第二十話:辣媚艷舞

  路小西被小林勝二「雙激槌」擊了橫飛出去,倒在地上,小林勝二見勢,再使出絕招,對路小西展開強烈猛攻!

  「風炎華!」

  縱身一躍,竟躍有三公尺高,身體往倒在地上的路小西快速擊沖,不停快速旋轉,雙掌擊在路小西腹部,路小西當場吐一口鮮血,小林雙掌抓住路小西的腹部,連帶身體在地面快速旋轉,快速摩擦,路小西的身體竟著起火,背部被岩石土砂磨破,不禁噴出大量鮮血,慘不忍睹。

  小林勝二放開路小西,再縱身往上一躍,突然的往下猛衝下來,雙腳朝下,身體快速旋轉!

  「雷臨!」

  小林勝二就像人肉鑽孔機一般,猛力衝擊,衝擊路小西腹部,路小西血濺當場,腹部好像被開了一個洞,血氣如霧一般快速噴出,把四周空氣染成血紅,整個身體埋進土裡,一動也不能動,身體流滿鮮血。

  小林勝二站了起來,拿土將路小西給埋起來。

  「我將你埋起來,看你要怎麼樣對付我?」

  突然間從土裡衝出一雙手,緊緊抓住小林勝二的頭,路小西從土裡冒出,用由自己的頭猛擊小林勝二的頭,將小林勝二的頭撞得滿頭鮮血。

  「可惡!你竟然想殺我!我絕對不會饒你!」

  路小西從土裡再度爬起,那雙眼睛完全血紅,充滿著十分恐怖的眼神:「我會殺了你!」

  「太極拳十三勢的精神是:彼不動,己不動,彼微動,己先動,勁似松非松,將展未展,勁斷意不斷。先在心,後在身,腹松氣沈入骨,神舒體靜,刻刻在、心,切記一動無有不動,一靜無有不靜,牽動往來,氣貼背而斂入脊骨,內固精神,外示安逸,邁步如貓行,運勁如抽絲,全身意在精神,不在氣,在氣則滯,有氣者無力,無氣者純剛,氣若車輪,腰如車軸。」

  「太極拳十三勢,棚、履、擠、按、探、冽、肘、靠、進、退、顧、盼、定!」

  只見路小西快速衝向小林勝二,身影不停改變,小林勝二見勢立刻出猛拳反擊路小西,路小西所使出的是太極拳十三勢:「棚、履、背、按、探、冽、肘、靠、進、退、顧、盼、定」,以「棚」將小林勝二的拳比高,以「履」快速找到攻擊之間隙,以「擠」改變了小林勝二拳勢的方向,以「按」壓抑住小林勝二猛烈攻勢,以「探」將小林勝二身體轉到另外方向,以「冽」使小林勝二雙拳攻勢分裂轉向兩邊,以「肘」頂住小林勝二的胸口,以「靠」將自己的背靠住小林勝二的背,以「進」將小林勝二推卻,以「退」又將小林勝二拉回。

  小林勝二在路小西手中,就好像變成人偶一般毫無知覺,身體被路小西左手使得團團轉,路小西猛力一擊,擊在小林勝二胸口上,胸前肋骨被強擊打斷數根,整個身體橫飛出去!

  小林勝二口中吐出鮮血,看到路小西的眼神,他嚇一跳,那種眼神實在是太恐怖,是死神的眼神,眼睛充滿血絲,小林勝二不禁退了幾步,全身冒出冷汗。

  「可惡,我不會怕你,我是裡天流暗殺空手道的傳人,我一定會戰勝你!」

  「破星彈!。」

  雙拳交叉,快速衝向路小西,攻擊路小西的脖子。在那瞬間,路小西閃過小林勝二強烈一擊,整個身體向前空翻,飛躍到小林勝二正上方。

  「倒栽錘!!」

  左拳往小林勝二背部猛擊,一股強勁擊在他的背上,脊椎骨幾乎被路小西強拳所擊斷,身體趴在地上,成了狗吃屎之狀。

  小林勝二飛身往上轉,使身體躍起,躍到半空中,反躍到路小西上空,使出絕招,「雙龍扇!」

  雙手以肘擊方式擊在路小西雙肩,雙腳以膝撞方式猛擊路小西的背部,壓住背部之上,將身體猛力往下壓。在那瞬間,路小西使出全力反擊。

  「白鶴亮翅!」

  左臂張開,全身強大內力往外擴散,用力一震,將小林勝二雙手雙腳震開,抓住小林勝二脖子,將小林勝二往下猛摔,整個身影從上往下猛衝,猛力衝擊,使小林勝二頭部直接撞擊地回,頭部被撞得血肉饃糊,鮮血不停亂噴,整顆頭埋進土裡,身體倒掛在地面之上,一動也不能動。

  路小西鬆一口氣,這一次應該可以將小林勝二給打敗了吧?他應該爬不起來了吧?突然間,倒栽的小林勝二雙手伸出,將身體頂出拔起,身體流滿鮮血,血淋淋的他再度站起,步履蹣跚往路小西走去。

  「這怎麼可能?受了那麼嚴重的傷,還可以爬起?他簡直是個妖怪,是個不死之身。」

  小林勝二一步一步走向前,走到路小西眼前,只離路小西十公分之遠,呼出的氣路小西可以感受到。

  「你贏了……」

  小林勝二話一說完,整個人突然間倒在地上,一動也不動,這一次他真正的敗了,真正的站不起來了。路小西不禁打從心中佩服小林勝二,他第一次遇上如此難纏的人,這種勇氣與膽量,不禁篇他感到佩服。

  這一天路小西起床起得特別晚,或許是前幾天與小林勝二的激戰,全身受了許多傷,那些傷到了第二天都腫了起來,全身浮腫難看。因為這些傷的關係,路小西睡得特別沉,金黃色陽光透過窗戶照進房間,使房間暖哄哄的,感覺到好像有什麼軟軟的東西壓在臉上,眼睛一張開,竟是兩顆肉球,用手觸摸,這兩顆肉球軟綿綿的,又大又光滑,一握五指就陷到肉球裡回,還充滿著一股乳香。

  心裡越相心越不對,心裡緊張,將兩顆肉球推開,他發現並不是什麼肉球,是女人的身體,而且是一個赤裸裸一絲不掛的女人,那個女人就是桐子,桐子竟一絲不掛倒在他床上,還壓在他身上,睡像極為難看。

  「怎麼會?桐子怎麼會睡在我床上?而且還一絲不掛,難道昨晚我跟她……?不會吧,為什麼我一點印象都沒有。」

  路小西將睡褲打開一看:「好家在,我的內褲還在。」

  將桐子踢醒,桐子還睡眼惺忪,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桐子,你怎麼會睡在我床上?你走錯房間!」

  桐子滿腹狐疑看著路小西:「你忘了嗎?難道你忘記昨天你幹了什麼好事?」

  桐子竟然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路小西越看越緊張:「昨天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你……我……那個……」

  「我……你……那個……,難道說……難道說我們之間……,我們之間…

  …。天啊,這是怎麼回事?我怎麼會跟你?孔曰成仁,孟曰取義,君子應該非禮勾視、非禮勿言、非禮勿聽,我怎麼會跟你做這樣齷齪的事?」

  「齷齪的事……?你在說些什麼?」

  「你我之間不是已經發生不可告人的事嗎?」

  「誰跟你發生不可告人的事,我所指的是你昨天半夜踢我下床的事,你睡像可真難看。」

  「既然我們沒有發生關係,那你為什麼睡在我的床上?還一絲不掛?」

  「昨天我喝醉了,回到家,才記起我的鑰匙放在酒店忘記帶,我沒有地方睡,只有到你房間來睡。」

  「為什麼到我的房間?你不會到薰或留美子的房間去睡嗎?」

  「她們的房間鎖起來了。」

  「那你不會睡客廳的沙發上嗎?」

  「客廳大冷了,我睡不習慣。」

  「那你睡就睡,為什麼一絲不掛,脫光衣服?」

  「我習慣裸睡。」

  路小西快發瘋快受不了,桐子竟然那麼沒神經,對男女分別竟是那麼不在意,路小西真的快瘋了。

  「那麼說,我們之間沒有做那種事……?」

  〔哪一種事……?喔,你想做啊?我現在陪你一起做。」

  「免了。」路小西一腳將桐子踢出去,再跟桐子這樣下去,他一定會瘋掉。

  過了不久,走出房門,發現桐子在哼歌快樂打掃屋子,全身上下只穿一件白色襯衫,惹火的很。

  「桐子,你為什麼還在這裡?難道說你今天不用上班嗎?」

  「我今天休假,不用上班。我今天心裡高興,可以跟你共度二人的世界。」

  「誰要跟你共度二人世界……」

  「不如這樣,今天你充當我一天的情人,我們一起出去約會。」

  「不好吧……,當你一日的情人,我怕被你強姦……」

  桐子將路小西的手拉過來,抵在胸口上,以無比嬌媚的聲音向路小西撒嬌:「求求你吧,陪陪我吧……」

  路小西的手碰到桐子的胸部,整個人都酥了軟了,桐子的胸部又大又軟,整個手陷入胸部之中,心臟噗通噗通的跳。

  「你不要這樣子,我會受不了的,我答應你就是了。」

  桐子心裡高興,不禁喜上眉梢,將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一身青藍色的連身裙,是典型日本辣妹打扮,看起來相當美麗,她特別找一件帥氣的衣服給路小西穿。

  「你這件男生衣服是怎麼來的?不要跟我說是以前曾經睡過這裡的男人留下來的。」

  「你怎麼知道?」

  「※#&O……」

  兩人高高興興的逛街,搭電車去了好幾個地方,到了秋葉原,秋葉原是東京著名的電器街,那裡有賣許多高科技電子產品,比如說手機、平面電視、筆記型、掌中型電腦、攝錄影機、汽車用自動掃瞄系統……等等,都是路小西從未見過的東西,他驚歎現代的科技竟然如此發達。

  接著到上野,那裡有上野動物園,裡回有只熊貓,是從中國來的,跟路小西一樣;在上野還有購物街,在上野購物街所賣的東西,比東京其他地方便宜。又到銀座,銀座品味比較高,是有錢的上流社會喜歡聚集的地方,銀座有許多高級酒店。

  他們也到東京鐵塔,東京鐵塔是全束京最高的建築物,坐電梯到鐵塔最高層,從高處遙望東京全貌,東京竟是如此大如此美麗的城市,讓人感覺到、心曠神恬。

  一天的瞎逛,白天時刻終於消磨掉,到了晚上,晚上是桐子最喜歡的時刻,

  她是一個標準的夜貓子。

  「小西西,我帶你去看好看的,最精采的SHOW。」

  桐子拉著路小西的手,搭上電車,這一次前往歌舞妓阿町歌舞妓町是桐子的地盤,她熟的很。到了歌舞妓町,夜晚的歌舞妓町是燈紅酒綠,到處都有美麗漂亮的美眉,穿著超辣的。這裡是東京色情場所集中地,電話亭裡貼著一大堆小廣告,那些都是辣妹援助交際的小廣告;路上有許多人舉著牌子,什麼顏射、乳交……等等,都是色情場所派出來的皮條客;走在路上就有莫名其妙的人向你搭訕,那些一人也是色情場所派出來的,要引你到他們店裡消費。

  桐子帶著路小西,走到街道深處,那是個不引人注目的地方,接著爬上木製樓梯,到了一棟建築物二樓,打開門,裡回黑漆漆的,過了一會就出現兩個人,他們跟桐子收錢,開門讓兩人進去。裡面光線相當昏暗,昏黃的燈光,有許多人是穿著西裝打著領帶的上班族。(東京上班族特別喜歡穿西裝打領帶,只要是從事事務工作,一定是西裝比挺,那是日本人對工作的敬業與尊重;不像台灣人,台灣人工作雖然勤勞,但是穿著比較隨便。)

  路小西發現裡面也有不少的女性,有許多人拿著銅鈴、綵帶,好像在等待迎接誰?

  「桐子,這裡是幹什麼的?為什麼這裡那麼多人?」

  「這是藝術,是個藝術表演。」

  「藝術……?」

  接著主持人出來:「大家期待很久了,我們火辣辣的節目就要開始,讓我們歡迎來山口熊本的結城悅子。」

  在主持人引導之下,從舞台後面走出一個超辣的美少女,那個美眉有夠漂亮,長得像日本目前當紅、來自台灣的vivian(徐若萱),她比vivian還美麗,身材更加火辣,胸部之大,已經超過桐子的—罩杯。

  大大的眼睛、小小的鼻子、櫻桃小口,故意打扮成春麗的模樣,穿著一件超短的中國式旗袍,旗袍在胸口是中空,深邃乳溝完全曝露,短裙開又開到腰上,可清楚見到裡面穿著一件超性感的丁字褲,在開叉邊,只看見一條細線。頭上頭髮綁成兩個苞,好像兩坨麵包,看起來超卡娃依。

  一出場,現場觀眾鼓掌,隨著音樂脈動,大家鼓掌聲隨著音樂打拍子,那個美麗的女孩開始舞動身體,她的動作好優美,一舉一動帶著優美的韻律,讓人看得著迷。

  路小西看了一下,好像有所領悟:「我知道了,她在跳舞,她跳得真好。跳舞這東西,我們那個時代也有,我們那時代的舞者並不會輸給現代人。」

  桐子在旁聽了不禁笑出:「此舞非彼舞。」

  「什麼又此舞非彼舞?」

  舞台中間有一條長形走台,舞者可以走到觀眾中間,讓所有人見到她的容貌和身材、她美麗舞姿,結城悅子舞到走台中間,將裙子掀起,露出超細的丁字褲,路小西看了一眼嚇一跳,因為舞者屁股正朝著路小西,丁字褲有穿跟沒穿一樣,整個屁股完全曝露出。

  「怎麼回事?這個女孩有問題啊?隨便露屁股給別人看?孔曰成仁,孟曰取義,君子應該非禮勿視、非禮勿言、非禮勿聽,這麼如此傷大雅的事怎麼能做?……」

  「後面的更加精采,我忘了告訴你,這裡是脫衣舞表演。」

  「脫衣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