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風月:◆第二十二話:奪命列車


◆第二十二話:奪命列車

  「薰,回到我的身邊吧!你不要再做鼠小僧薰,你恢復成川口薰,回來吧……?」

  「那是不可能的事情,我有鼠小僧的血緣,我一輩子都是鼠小僧薰。

  你是刑事,我是飛賊,我們一輩子都不可能在一起,這是宿命,是不能抵抗的宿命。」

  「難道你不怕我逮捕你嗎?我可是個刑事。」

  「如果你想逮捕我,就逮捕我,我不會逃。」

  「我是個刑事,我一定會盡刑事的責任,總有一天我會逮捕你,只要我有你犯罪的真憑實據,我一定會立刻將你逮捕。」

  「那就等到那一天,今天我有件事情要你幫忙。」

  〔什麼事?」

  「我要你幫我救一個人,保護市民也是你們警察的責任。」

  薰拿出結城悅子的照片給朝倉大介:「你還記得上個月發生一件名叫松本蕙女子的姦殺命案嗎?而照片中這個女孩叫做結城悅子,她是殺人兇手下一個目標。」

  「這種事你怎麼會知道?松本蕙案子是我負責,我正在查緝兇手,卻毫無線索。」

  「你不要管我為什麼知道,我要你去找尋那個女孩,並且保護她。據我的線索得知,結城悅子可能會搭今晚私鐵線最後一班車到池袋,我要你上最後一班電車去找她的下落,兇手預定在今日午夜十二點對她動手。」

  「你放心,我們刑事的責任就是保護市民,就算你不求我,我也會去做,這是我的責任,我不會讓悲劇發生。」

  薰拿出一具通訊器交給朝倉大介:,這個給你,如果發現什麼可疑的事情,就立刻跟我聯絡。」

  朝倉大介卻將通訊器丟在地上:「我是個刑事,你是個飛賊,我們怎麼可能會合作?放心好了,我會用我的方法找到結城悅子,平安救出她脫離兇手的魔掌。」

  朝倉大介話一說完,轉身就離開,薰見著他的身影慢慢消失,消失在街道末端。櫻花的花瓣陣陣飄落,帶動薰內心的心酸,突然間感到心中哀慟,有種好想哭的感覺,不禁掉落了眼淚……

  晚上將近十一點時,路小西等人紛紛坐上開往池袋各線最後一班列車,路小西從荻湟搭上營團丸之內線電車前往池袋,薰在新木場搭上營團有樂町線,桐子在小竹向原搭上營團新線,留美子在東京搭上JR山手線,他們的目的地都是池袋。

  九月十日十一點四十分,路小西等人在電車上找尋,仍然沒有發現結城悅子的下落,時間非常緊迫,眼見玄天魔就要對結城悅子下毒手。

  「薰,你有沒有發現什麼?有沒有發現結城悅子或者是玄天魔?」

  「到目前還沒有發現。」

  「桐子,你那裡呢?有什麼發現?」

  「沒有,我沒有發現結城悅子的下落。」

  「留美子,你呢?」

  「我也沒有發現。」

  「究竟結城悅子到哪裡呢?她現在在哪裡?她知不知道她現在真的很危險,玄天魔隨時都會找上她。難道說結城悅子搭上私鐵線,她在私鐵線電車上面?。」

  「薰,你在私鐵線上安排的人是誰?能不能立刻跟他聯絡?看一看情況究竟如何?」

  「對不起—我無法跟他聯絡,我不知道他現在的情形,但是我相信,就算玄天魔出現,他一定能保護結城悅子的安全,絕對能夠……」

  私鐵線電車緩緩開進東京和光市站,朝倉大介所等的就是這一班電車,他吸著煙,走上電車。一上電車,就四處查看,私鐵線在東京是比較小規模的電車,所載的乘客並不多,朝倉大介到每個車廂查看,這輛電車總共有四個車廂。在第一個車廂裡面有個穿和服的老太婆、一個辣妹女學生、一個中年的上班族;第二

  個車廂裡有個綁著頭巾的年輕人,看來應該是個建築工人;第三個車廂裡有兩個年輕男人,染著奇怪顏色的頭髮,與一個少女,看起來像混混;第四個車廂裡有穿制服的車掌與一個家庭主婦。朝倉大介看了那麼多,並沒有發現結城悅子的下落。

  電車開到冰川台,有個女孩上車,朝倉大介走到女孩身邊,赫然發現女孩就是結城悅子,正如薰所說,結城悅子果然搭上這部電車。朝倉大介原本想向前打招呼,但心裡想不對,如果就這樣向前,一定會打草驚蛇,殺人兇手就不會出現,他必須以結城悅子為餌,引兇手出現。

  朝倉大介心裡想:事情很奇怪,冰川台這一站只有結城悅子一人上車,他原本以為兇手會尾隨結城悅子,但是沒有發現到其他人。難道說……

  難道說……兇手早知道結城悅子會搭這班電車,早就埋伏在這裡?

  如果是這樣,在電車之中,某個乘客就是兇手,究竟兇手是誰?

  朝倉大介一個一個車廂走過,究竟兇手是誰?第一個車廂穿和服的老太婆?

  辣妹女學生?中年上班族?第二車廂綁頭巾的建築工人?第三車廂兩個混混染髮年輕男人?少女?第四個車廂穿制服的車掌?家庭主婦?

  每個人看起來很可疑,但每個人都不像是殺人兇手,究竟殺人兇手是誰?

  朝倉大介走到車掌旁邊,將槍掏出來,對準車掌的頭部:「你不要騙我,你就是姦殺松本蕙的殺人兇手!」

  「先生,你是誰?你說什麼奇怪的話?什麼殺人兇手?」

  我是東京警視聽刑事朝倉大介,我知道你是殺人兇手,你的目標結城悅子已經上車,你偽裝車掌就是要加害她。」

  「說什麼?你誤會了,我只不過是普通的車掌,結城悅子是誰?我不知道。」

  「別裝了,你身上制服的標誌就是最大的證據。在東京捷運有好幾家公司,有營團、都營、JR線還有私鐵,你身上所穿的這一件制服是營團的標誌,請問營團線的車掌為什麼會到私鐵線來?分明你是偽裝的,你一定是有所目的才需要偽裝,你一定是殺人兇手!你究竟是誰?」

  「沒想到,你竟然如此聰明,我的身份竟然被你識破,沒錯我就是姦殺松本蕙的兇手,我的名字就叫做玄天魔。」

  「玄天魔……」

  此時電車正穿入東京地下軌道之中,四周景色突然變暗,突然間一隻手抓住朝倉大介的手,那股握力十分強大,一陣劇痛傳到朝倉大介心中,朝倉大介不禁鬆開槍;同時一掌急速擊向他的胸口,整個身體被擊飛,那一掌威力實在是太強了,好像被巨大鐵塊打中,朝倉大介胸前肋骨被擊斷好幾根,口中猛吐鮮血,整個身體撞到天花板,再撞在地板上。

  那一擊實在是太強烈了,朝倉大介倒在地上呻吟,竟然爬不起來。在短短幾秒鐘之內,從電車之中發出一陣一陣尖叫聲,叫聲如此淒慘恐怖,朝倉大介從來沒有聽過如此悲慘的慘叫聲音。

  過了幾秒鐘,電車燈光打開,車廂裡恢復光亮,朝倉大介看到這情形不禁嚇一跳。原來第四車廂的中年家庭主婦被人打死了,她的頭被打碎,鮮血與腦髓噴得到處都是,情況慘不忍睹,死狀無比淒慘。

  朝倉大介看到他的槍,在走道另外一邊,玄天魔的那一掌相當重,朝倉大介已經沒有力量站起來,只有慢慢爬向手槍,將槍撿起,裡面仍是填滿子彈。他知

  道這一次遇到恐怖的對手了,一個可怕的殺人魔。

  站不起來的朝倉大介,慢慢爬向第三車廂,第三車廂情景也是相當恐怖,裡回三個混混,兩男與一女,死狀相當淒慘,四肢被撕碎,倒在血泊之中,越看越恐怖,那個叫做玄天魔的人,竟然能在短短時間之內殺死那麼多人,簡直不是人,簡直是惡魔。

  爬到第二車廂,綁著頭巾的建築工人也被打死,四肢被折得扭曲,頭被塞入天花板內,身體懸掛在半空中,身上鮮血直流,地板上流滿鮮血。

  朝倉大介心裡想:這是怎麼樣的怪力?如此恐怖,連鐵製鐵板也被穿了一個大洞,這個人實在是太可怕了。

  朝倉大介爬到第一車廂的車門前,他心裡想:進入這個車廂,他一定要一槍打死玄天魔,如果一槍沒打死他的話,憑他可怕的身手,他根本就沒有任何生存的機會,生為人民的保母,早就有這一天的準備。

  「我死不足惜,我一定要救結城悅子的命,一定要殺了可怕的玄天魔!」

  在黑暗之中,玄天魔連續殺死三個車廂的人,他進入到第一個車廂,在第一車廂裡的人是穿和服的老太婆、辣妹女學生、中年上班族,還有他要下手的目標脫衣舞孃結城悅子。

  玄天魔一瞬間就衝進去,左右兩掌很快的打向穿和服的老太婆與穿水手服的辣妹,再雙掌猛擊中年上班族的胸口,一瞬間三人的身體爆裂,鮮血、碎肉片亂噴,死狀相當恐怖。結城悅子看到這種情形嚇得簡直一句話也說不出,整個人呆呆望著玄天魔向她走過來,一動也不敢動。

  「你就是結城悅子?」

  「沒錯,你就是結城悅子,沒想到你竟是長得那麼美麗的可人兒。」

  之前玄天魔對他的目標宮下雪動了感情,他恨自已,他本應該是冷酷無情,他是一個殘忍的殺人魔,他要再次找回凶殘的本性,他決定要大開殺戒,以最殘忍的手段來對付結城悅子,他要毫無人性的姦殺她,找回昔日凶殘可怕的本性。

  「你是誰……?你不要靠近我……,救命啊—。救命啊!」

  「你喊破喉嚨也沒有用,在這輛電車裡的人都已經被我殺死,這輛電車我已經設定好了,不到最後總站池袋是不會停車,不可能有人進來救你。」

  「我要一步一步的折磨你,你越恐懼,越驚聲尖叫,我就越興奮,我要慢慢的玩弄你,瘋狂的搞你,將你搞死為止,直到你斷氣。」

  「不要……不要……」

  玄天魔慢慢的一步一步逼近結城悅子,結城悅子一步一步的後退,退到牆壁,已經無路可退。玄天魔走到她回前,冷酷無情的眼神望著她,結城悅子止不住的恐懼,身體不停發抖。玄天魔伸出手,抓住她胸前衣服,猛力一撕,將胸前衣服撕下,一對大奶子彈出。

  玄天魔搓著奶子,不停玩弄:「真是一對又白又嫩的大奶子。」

  玄天魔不禁發出冷冷的嘲笑,結城悅子只得閉上眼睛,任憑這個殺人魔玩弄著她的胸部。此時車廂的門打開,玄天魔在那瞬間聽到聲響,進來的人正是朝倉大介,他利用僅剩的力量,用力一彈跳,在空中往玄天魔開了一槍。在那瞬間玄天魔突然消失,那一槍差一點射中結城悅子,只在她耳邊三公分之處,留下一道彈痕,煙硝味上升。

  在開槍那一剎那,玄天魔跳向天花板,不到一秒鐘,從天花板快速衝向朝倉大介,朝倉大介發現他時,已經晚了,距離他只有一公尺,快速再補一槍,射向玄天魔,但是這一槍射偏,劃過玄天魔的臉龐,在他臉龐上留下一道血痕。

  在那瞬間,玄天魔的拳刺穿朝倉大介的腹部,大量鮮血噴出,當拳抽出時,腹中的腸隨著拳灑出,朝會大介看著腸外露,腹中被開一個洞,鮮血直流,一種無比的恐懼湧上心中,玄天魔將他一推,朝倉大介就倒臥在血泊之中,一動也不動。

  「啊!」結城悅子發出尖叫,看到如此驚恐的畫面,心智已經完全瘋狂。

  玄天魔模著臉龐上的血痕:「如果你的槍法再准一些,也許我已經被你射死。我一定要盡快突破玄天冰火掌第十層,才能達到天下第一、刀搶不入的無敵境界。」

  玄天魔轉向結城悅子,往結城悅子走去:「你的運氣真差,如今唯一可以救你的人也死了,你注定要當我成為天下無敵的祭品。」

  結城悅子向後退,可是她無路可退。玄夭魔走到結城悅子面前,抓住她的頭,往她的嘴猛吻,結城悅子反抗,她咬住玄天魔的嘴唇,咬出血來。

  「好一個辣塊的小妞,你越反抗,我越加興奮。」

  玄天魔抓住她的右手,用力一扯,右手竟被拉得脫臼,悅子不禁痛得眼淚流出,瘋狂尖叫,叫聲就像殺豬一般。

  「你叫得越凶,我就越興奮,瞧,我下面已經硬了。」

  結城悅子的身體痛得抽動,玄天魔將手伸到裙下,用力一撕,將內褲撕下。

  結城悅子不停反抗,用力推他的身體,槌他的胸部,卻推不動他,他的力量實在是太大,她完全推不動他。玄天魔將手指伸進穴中,不停抽動,悅子是個處女,一股撕裂劇痛傳到她心中,瘋狂大叫!

  玄夭魔用力一撕,將結城悅子全身衣服撕得粉碎,光溜溜的身體完全曝露,玄天魔不禁睜大眼睛看著赤裸的身體,她真的好美,沒想到她的裸體竟是如此美麗。

  結城悅子是個脫衣舞孃,她的身材好得不得了,那對胸部又大又軟又粉白,看得不禁讓人流口水;如蛇蠍平坦的細腰,與修長動人的美腿,就像是PALY。

  BOY中的經典女郎,美麗動人。

  玄天魔色心被激起,他的手撫摸著赤裸的身體,她的身體好光滑,就像嬰兒肌膚一般細嫩光滑,充滿無限吸引力,好像被她身體深深吸引,竟被黏住,完全掙脫不開。

  玄天魔一手搓著胸部,另一手摩擦她的小美眉,刺激她最刺激的部位,要激起她的性慾。結城悅子在這種情況,如何能興奮?她的心中只是無限恐懼,她好害怕,遇到這種情形,想起國中時,差一點被父親強姦,母親為了保護她,被父親打得半身不遂,在她心中產生無比恐懼,這也是她討厭男人的原因。

  突然間,有股力量從她身上發出,竟將玄天魔推開。玄天魔嚇一跳,沒想到結城悅子身上竟然有如此大的反抗勁道。

  結城悅子從背包拿出一把美工刀,抵住出口己的脖子:「你不要過來,你這個變態殺人魔,你一過來,我就自殺,」

  「這種情景只有古代才可以看到,你以為你是貞操烈女,你只不過是人盡可夫的脫衣舞孃,不管是誰?誰都可以搞你!」

  「我說過你不要過來,你過來的話,我真的會死。」

  結城悅子用美工刀抵住脖子,慢慢在脖子上劃過,一道血痕劃出,鮮血流出。

  「你知道你一死的話,我的天下第一計劃就會受阻,我要成為天下無敵夢想就會遲了許多天,我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任何人想阻止我,一定沒有好下場!」

  「啊!」玄天魔大喊一聲,一股超強烈的氣勢從他身上發出,那股氣勢連帶強烈風壓,結城悅子竟被強大氣勢衝起,整個身體貼平在牆上,無法移動,一股好強好可怕的迫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