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風月:◆第二十三話:真刀劍道


◆第二十三話:真刀劍道

  從玄天魔身上發出一股超強氣勢,那股氣勢連帶強烈風壓,結城悅子被強大氣勢衝起,貼平在牆上。

  「每個阻止我的人,都要死,我玄天魔是踏著別人的鮮血一步一步往上爬,我腳下踏著無數血腥,我要用屍骨堆出一座山,讓我踏上最高點。」

  「你要為你的舉動付出慘痛的代價!」

  玄天魔抓住結城悅子的雙手,用力一扯,手臂內的筋脈好像被拉斷,發出清脆的響聲,結城悅子不停瘋狂慘叫;接著玄天魔再拉斷她的雙腳,她就像失心瘋,瘋狂大叫,實在是大悲慘了,一陣又一陣的劇痛,讓結城悅子完全承受不住,身體抽筋,不停抽搐,青筋冒出,斗大的汗水直流,嘶叫得聲音完全沙啞,眼淚、鼻涕不禁流出,情況悲慘無比。

  「太好了,太好了,你叫得越大聲,我就越興奮。」

  玄天魔將褲子脫下,露出那根巨大無比的凶器,一口氣凶狠的往結城悅子體內插,瘋狂的搞。玄天魔看見旁邊有個塑膠袋,將塑膠袋套在她的頭上綁起來,這是最新的玩法,叫做「窒息性交」,籍著窒息無法呼吸以達到性高潮的快感,這種變態的性交方法流行在同性戀之間。

  玄天魔緊掐著結城悅子的脖子,讓她完全無法呼吸,結城悅子的臉變成黑青,黑血從口中流出,塑膠袋內充滿白霧,完全無法呼吸。玄天魔不理會結城悅子的生死,他一直幹,一直狂干,將最凶狠的情慾完全發洩,操得好凶狠。

  在那瞬間達到高潮,白色液體狂射出,射在結城悅子腹部之上,好多好濃的液體。同時結城悅子也被玄天魔掐死,身體變成黑青,倒在血泊之中,恐怖極了。

  營團丸之內線、營團有樂呵線、營團新線、JR山手線紛紛到達池袋,路小西、薰、桐子、留美子相繼下車。

  「玄天魔在私鐵線月台,大家趕快趕到那裡!」

  等到路小西等人到了私鐵線月台時,電車已經進入月台,從電車中走出一個人,那個人就是玄天魔,他的表情無比邪惡。

  「玄天魔,你又殘害無辜的少女,結城悅子她是不是已經死了?」

  「路小西,你又慢了一步,結城悅子已經變成我玄天魔的祭品,一具被強姦過的冰冷屍體,我又往天下無敵更加向前邁出一步。這一次你表現還不錯,猜到我會在電車之中下手,你埋伏的朋友差一點就殺了我,如今卻變成我掌下亡魂。」

  「他死呢?朝倉大介他死了嗎?」

  薰聽到朝倉大介的死訊,變得格外激動:「你殺死了朝倉大介?」

  「很不幸他的槍沒有我的掌快。」

  「朝倉大介!」薰大聲尖叫,往電車裡跑,情緒變得異常激動。

  「朝倉大介不是一直在追捕我們的那位刑事嗎?難道薰姐在私鐵線安排的第五個人選就是朝倉大介?」

  「有沒有搞錯?刑事可是我們飛賊的死對頭。」

  「你們不要在這裡聊天,趕到跟隨薰進去,看看電車裡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玄天魔就交給我應付。」

  桐子跟薰進入電車裡回,留美子留在現場幫助路小西。玄天魔看著路小西,不禁嘲笑起來。

  「路小西,你現在是我的對手嗎?我說過,我們決戰的關頭還沒有到,我要你親眼看到我成為天下無敵。」

  突然間從玄天魔身上發出一股強大氣勢,玄天魔眼睛都紅了,快速往前衝,就像飛一般躍過路小西,一跳就跳到電樓梯上,不停往上爬,路小西見勢追上去,突然間有一根快如閃電的東西打在路小西腹部,路小西被打得橫飛出去,跌坐在地上。在他眼前出現一位穿和服的男人,打扮得好像日本黑社會大哥,手中拿著一把未出鞘的武士刀,想必就是這把武士刀將路小西打得橫飛的。

  「路小西,你就跟我準備的對手好好拚鬥一場吧。」

  玄天魔話一說完,就飛速消失身影,一下子不知所蹤。路小西看著眼前這個拿著武士刀的人,他的眼中露出一股殺氣,面目猙獰,好像黑社會殺手。

  「你是誰?!」

  「我是真劍道盟的殺手,我的名字就叫做狄野劍尊。」

  「真劍道盟……」

  「劍道的最初創定,劍法之基本是「天地人」也就是「上中下」三個段位者,據傳為第二世紀初,日本景行天皇之子「日本武尊」。到第四紀中葉,在常陸國鹿島的國摩真人,創「出神妙劍」的劍法,此即為有名的「鹿島之太刀」,後世諸流多源出於它。到了平安中葉的十一世紀初,由戰場上實戰的經驗,將刺擊篇主,削砍為副的雙刃三尺直劍,改變形體為雙手使用,以砍斬為主,刺擊為副的單刃彎刀,也即成為今日「日本刀」的雛形。

  源義經(幼名牛若丸*)「平治之亂」時,其父源義朝被平清盛所殺,其母被擄並納為妾。故義經得免死,因於山城國鞍馬寺,讀書習武。一日,於後山山谷中,遇上自稱為「天狗」的異人傳授劍技。義經將其融入日本刀獨特的使用法,成為源家一統的劍法。此劍法達經由其門下,麼一法眼的門下八達人,成為有名的「京八流」或稱「鞍馬八流」,其支流等概直流傳至今。

  戰國過去,經桃山時代進入到江戶時代,天下劍豪輩出,武道之興盛達最高潮。」七六四年前後,中西忠藏仿擬頭盔、護胸、籠手而發明了面、胴、小手等護套,並將竹子割成四片,加上先革、中結、約絲、柄革、鍔而做成竹刀,然後限定打擊有護套保護下的任何地方。作劍術的練習與比賽,這就是現在我們所學習的「劍道」最初之雛型。

  明治十年西南戰爭爆發,警視局招募全國劍士,組織、拔刀隊。討伐並奏功,十二年警察正式興習劍術,同年五月,集各地劍士舉行擊劍會,首創製定「勝負三次」的辦法,並自直心影流、鞍馬流、寶山流、立身流、一刀流、傳流、自源流、無念流、柳生流、鏡新明智流等十流中,各采一式,制定成「警視廳流」之劍道型。

  昭和廿五年,全日本競技連盟成立,廿七年競技被採用為中、高、大學的正課,並分別於廿七年於廿八年,成立全日本劍道連盟和全日本學生劍道連盟迄今。這就是日本劍道的歷史。」

  「時下的劍道都是以竹刀來練習,而真劍道盟所提倡的就是以真刀代替竹刀,唯有真正的刀劍,才可以訓練出真正的刀法。真刀的比試生死就在一瞬之間,只有拿真刀可以感受到生死的威脅。」

  「真有趣,沒想到在這個時代,也可以遇上使用刀的高手,我全身戰鬥細胞都興奮起來。留美子,拿一把刀來!」

  留美子到處望了一望,拿一支掃把交給路小西。

  「你拿掃把給我做什麼?人家可是拿一把真刀,你叫我拿掃把跟人家決鬥生死?你別開玩笑了!」

  「這裡只有掃把屬於長條狀,沒有其他東西可以使用。要不然,我包包有把美工刀,你要不要用?如果你要用的話,就借你用。」

  「美工刀?別開玩笑了,這可是生死決鬥,我看我還是使用掃把。」

  「瞧你們,別那麼緊張,看看我這一把刀。」

  狄野劍尊將刀從刀鞘拔出,刀面竟是黯淡無光,呈黑青色之狀態。

  「我這把刀叫做「無鋒刀」,寶刀未開刀鋒,所以稱之無鋒。」

  狄野劍尊將刀緩緩舉起,全身使力,用力大喊一聲,往水泥柱用力」

  砍,刀竟劈進水泥柱裡十公分深,路小西與留美子嚇一跳,這一把無鋒刀雖然未開鋒,

  但是它的破壞力竟是如此強大。

  「雖然我的刀無法一刀劈死你,但是我喜歡聽到骨頭被劈碎的聲音,卡啦一聲,聽起來多麼清脆響亮,我聽到就莫名其妙興奮,一刀一刀將你折磨到死。」

  「你真的很變態。」

  路小西一掌將掃把頭砍斷,只剩下一根木棍,單手舉起。

  「我使用的刀法就是我的恩師戚繼光所傳給我的刀法《求敗訣》,也是失傳的「戚繼光刀法,刀法無敵,所以稱作求敗。」

  「雖然我拿的只是一根木棍,只要我將氣輸入棍中,它就變得無比堅硬。這個原理就像是氣可以使一根頭髮站起,可使紙切斷木板,那是同樣的道理,強大的氣勢,可以瞬間集中力量,無堅不摧。」

  路小西合起眼睛,集中精神,將全身的氣集中在木棍之上,突然間木棍好像發出光芒。「啊!」用力大喊一聲,猛力一劈,劈在鐵製垃圾桶上,瞬間垃圾筒被打凹一個洞。

  「這是怎麼回事?木棍竟然能將鐵筒打凹,路小西竟然如此厲害。」

  「有趣,你果然是個高手,跟你對戰十分有趣。」

  狄野劍尊將刀舉過頭,筆直舉向天花板,全身充滿一股殺氣。

  留美子看到狄野劍尊的舉刀勢,嚇一跳:「那是上段勢,也就是上段攻擊,只要目標物進入攻擊範圍,就居空臨下快速直劈,直接攻擊目標物上部,這種攻擊方式是最適合像狄野劍尊個子高大的人,路小西面對狄野的上段勢,他會以什麼招式應對?」

  路小西將木棍置於腰間,右手握柄,左手順棍身,右腳往前跨一步,成拔刀勢。

  「拔刀勢……,那是拔刀勢,拔刀在劍道之中被稱作「居合。,在古代劍俠,有一招叫做「居合斬」,刀是不輕易出鞘,刀一出鞘必定見血,那就是拔刀勢的精髓。狄野劍尊的上段勢對路小西的拔刀勢,他們的勝負只有在一瞬之間,一招定勝負,勝負的關鍵就在於……速度!」

  路小西、狄野劍尊兩人都佇立不動,專心看著對方,充滿著一股強烈氣勢,兩人都是用刀高手,一招之內就要決定勝負,誰都不敢輕舉妄動。

  狄野劍尊右腳猛力向前一躍,整個身體躍到半空之中,居高臨下往路小西衝下去,使出雷霆一招!!

  「上段勢攻擊!」

  居高臨下,一道猛力刀勢往路小西頭部猛劈,那一劈相當猛,連帶強勢風壓,猛力一劈。在短短零點一秒時間,路小西使出拔刀勢攻擊!!

  「拔刀居合斬!」

  路小西快速拔刀,往狄野劍尊腹部猛力一劈,在短短一瞬之間,勝負既分,路小西的速度此狄野劍尊的速度快,在狄野劍尊的刀還沒有劈到他時,路小西一棍就劈中他的腹部,狄野劍尊整個身體彈飛,向後飛撞在牆上。

  倒在地上的狄野劍尊,不禁咬著牙根,路小西這一擊相當猛烈,他腹部好疼,出現一條黑青,不禁暗中叫苦。

  「你的刀法真的很厲害,我第一次見到拔刀竟能如此快的刀法,我不得不佩服你。遇到像你這樣強的高手,我也要拿出我全部的實力來對付你,讓你看看我真實使刀的流派。」

  狄野劍尊將刀分解,他那一把刀竟然暗藏有機關,一把刀分解成兩把刀,機關一打開,一把刀身彈出,另一把則刀身縮短,形成兩把強烈對比的長短武士刀。長刀長約兩公尺,刀身相當長;短刀只有四十公分長度。

  兩把刀握在狄野劍尊手中,就形成一股強烈氣勢。

  留美子看到這兩把刀,不禁流出冷汗:「一把長刀與一把短刀,那是二刀流,狄野劍尊所使出的流派是二刀流刀法。在日本古代,一代武聖宮本武藏所使用的刀法就是二刀流,沒有想到狄野劍尊竟是二刀流的傳人。

  「兩把刀用途是不一樣,長刀主攻擊,刀身長使攻擊距離加大,敵人無法近身;短刀主防禦,當敵人近身攻擊時,可以迅速加以抵擋,又可急速反攻,比盾牌更加輕便防禦。」

  「古代人,你一定要小心,二刀流可不是開玩笑。一代武聖宮本武藏為什麼可以百戰百勝,那就是二刀流刀法毫無缺點,是無懈可擊。」

  「二刀流,我第一次遇到拿如此強烈對比的武器,這一戰值回票價。」

  路小西看著狄野劍尊的防禦,簡直是無懈可擊,絲毫無任何空隙,一時真不知如何對付才好?

  「疾空刀勢!」

  路小西縱身一飛,快速衝向狄野劍尊,那道刀勢非常快,正如路小西快速刀法,閃速劃過空氣,穿過狄野劍尊刀與刀之間的間隙,要攻到狄野劍尊近身。

  突然長刀一刀往路小西右肩砍下,刀速突乎奇來,路小西反應快,向後猛躍一步,使那刀劈了空。狄野劍尊長刀在握,路小西根本就攻不進他的近身。

  狄野劍尊揮舞著長刀:「這就叫做制空圈,你無法攻進我的制空圈,只要你一進入,就會被我長刀劈中。」

  「我不相信!」

  路小西縱身一躍,跳至天井,再利用腳踏天井反力,往狄野劍尊快衝,要衝進狄野劍尊的制空圈。

  「伏虎絕刀!」

  身體迅速往下衝,雙手反握棍,攻勢直下衝,很快一瞬間,衝進狄野劍尊近身,那根木棍眼見就要插進他的喉嚨,在那瞬間,狄野劍尊長刀就好像消失一

  般,只用短刀向上防禦,防禦路小西這道猛刺!

  「背車刀砍!」

  短刀與木棍相接,木棍沿著短刀刀背順滑,眼見要刺進狄野劍尊的心窩,突然間路小西感覺到背上有一陣刀風,那一長刀突然從狄劍尊背部冒出,以急快速度砍向路小西背部,實在是太快了,路小西完全無法躲過這一擊,長刀直接命中背部,那一擊很重,背部就好像快被砍斷,整個身體猛撞在地上,地面發出強烈的震動。

  路小西倒在地上呻吟,背部好疼,脊椎骨好像被打斷,背部伸不直,發出哀嚎聲音。

  路小西以刀法名揚天下,沒想到今日居然吃了狄野劍草一刀,如果這一刀是真刀的話,身體早就一分兩半。

  「你終於嘗到我二刀流奧秘的厲害,二刀流才是天下第一刀法。」

  「不是的,我恩師戚繼光傳給我的刀法才是天下第一,我是不會認輸的!」

  路小西用木棍撐起身體,再一次站起,雙手竟不停發抖。

  「你受到這樣嚴重一擊,居然可以再站起來,真不愧是個鐵錚錚的漢子,跟你交手值得。」

  「少囉唆,你不會有下一次的機會可以劈中我,我一定會將你打敗!」

  路小西心裡想:要打敗狄野劍尊,一定要突破他的制空圈,他長刀與短刀交互使用所形成的制空圈,真的很難突破,不過他一定要試試看。

  路小西快速往前衝,以連續突刺方式,快速刺向狄野劍尊,一道一道的棍影,突然之間變得複雜!

  「龍牙巢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