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風月:◆第二十四話:刀中求敗


◆第二十四話:刀中求敗

  「龍牙巢突!」

  路小西以飛快的身影快速衝向狄野劍尊,他的棍不停向前突刺,就像蜜蜂蜂巢,變成成千成百的突刺攻勢,層層棍影將狄野劍尊包圍得水洩不通!

  「飛飯綱!」

  那一把兩公尺的長刀突然變得靈活,長刀在狄野劍尊手上快速旋轉,形成一陣圓盾劍氣,將路小西所刺過來的棍影都反擊回去,路小西的攻勢受阻,連退好幾步。

  路小西反身再一躍,他知道不能給狄野劍尊喘息的機會,否則攻勢將會受挫,在那瞬間立刻出招快速反擊!

  「赤氣圓斬!」

  路小西使木棍,身體打轉,棍氣在地面上劃個大圓,土石灰塵兇猛往上衝,

  四周氣勢勁道快速向上衝,路小西用力一棍揮出,陣陣土石灰塵被激起,形成波浪之勢,快速攻向狄野劍尊。

  「逆風閃!」

  狄野劍尊長刀快衝,隨著長刀快速攻進路小西波浪攻勢之中,長刀夾帶強烈吸力逆風壓,路小西感覺到木棍好像被刀氣所吸,與長刀交錯攻擊,突然間,短刀刺向他的頭部,路小西迅速向後猛退一步,閃過這突來的一刀。

  路小西改變方向,再縱身一躍,由高空往下突擊,要突破狄野劍尊的制空圈防禦。

  「勁刀花落!」

  快速衝向狄野劍尊,左右手合力握棍,使出雷霆攻勢,那道棍勁充滿勁力,木棍在勁風中快速震動,路小西躍至狄野劍尊的頭上,棍影成雙前後夾攻狄野劍尊,充滿強勁勁力往下砍!

  狄野劍尊在那瞬間,長短雙刀齊出,形成十字架防禦斬向路小西!

  「橫四方切!」

  左右兩刀擋回路小西攻勢,在那瞬間,以急速刀勢切向路小西。靈活的路小西,在空中打轉,閃過狄野劍尊快速攻擊,順勢翻身,再使出一招,繼續往下攻,要攻進狄野劍尊的近身。

  「雷霆一劈!」

  在轉身快速下滑時,路小西出棍速度,如閃電一般快速;在那瞬間,棍勢如雷電猛劈下來,快速劈向狄野劍尊!

  狄野劍尊嚇一跳,沒想到路小西的速度會突然間變快,一瞬間,讓他突破制空圈範圍。狄野劍尊緊張,將雙刀交叉合併,使出近身防禦。

  「諸手突!」

  這並不是劍招,是以狄野劍尊的身體與手部推力,推向路小西。這強烈撞擊,一股強勁勁道推卻路小西的身體,在空中的路小西被猛推,身體橫飛出去,又脫離狄野劍尊所防禦的制空圈,整個人跌坐在地上。

  留美子看著這一連串的快速攻擊,看得目不暇給,他們兩人的動作實在是太快,短短幾分鐘之內,就連續使出好幾招強烈攻擊,如此快節奏的攻擊,是留美

  子第一次見到,這一戰真不愧是高手對決。

  路小西心裡暗中叫苦,他已經連續使出好幾招強招,仍然攻不進狄野劍尊的制空圈,最後雖然差一點,但是還是被狄野劍尊推出;不攻破狄野劍尊的制空圈,就一定無法打敗狄野劍尊。

  路小西再一次站起來,眼睛向狄野劍尊凝聚,他的身上散發出一股強大氣勢,氣勢往外衝,他要使出一招,這一招一定要衝進制空圈內。雙手將木棍舉起,木棍發出強烈氣勢,一股一股的白氣不停從木棍中發出。

  「啊!」大喊一聲,右腳猛力踏地,地板快速震動!

  「龍旋斬卷!」

  路小西借地之反力,整個身體反彈,身體以旋跳方式躍入半空中,木棍像發出光芒,在空氣中快速轉動,形成高速風壓,一直快速衝向狄野劍尊,那棍勢十分猛烈,就像是一隻發出白光的巨龍,快速衝向狄野劍尊。

  狄野劍尊見路小西使出這強烈一招,這招利不可當,短刀反手握住,長刀平舉胸前,擋在身體前方。

  「唐竹柄當!」

  狄野劍草長刀擋住路小西的猛攻,卻擋不住路小西強烈衝勢,強衝使得狄野劍草不停往後退,腳在地面快速滑退,腳底與地面摩擦,整個身體向後滑沖十數公尺,路小西將狄野劍尊推到牆邊,身體緊貼牆上,衝勢仍不停往前衝,將狄野劍尊的刀逼近最深處,木棍抵住胸口上,路小西衝進他的制空圈。

  在那一瞬間,狄野劍尊短刀反手一刺,刺進路小西腹中,短刀插進腹部十幾公分深,腹中鮮血不停湧出,路小西衣服沾滿鮮血,他的下半身染成血紅,路小西搖搖欲墜,連續後退好幾步,看見腹中短刀,一種死亡恐懼湧上心中,一時竟體力不支,倒在血泊之中。

  留美子看到這情形,不禁嚇一跳,過去抱住路小西:「古代人,你沒事吧?

  你流了許多血,你的傷很嚴重。」

  「在那瞬間……,我看見了……他攻擊的間隙……,我有方法可以破他的……二刀流制空圈:。…,可惜我好累……,我好想睡……,我沒有力氣…:可以再站起來了……,好累啊……」

  「古代人,你不能睡,你一睡的話,你就會死的。」

  路小西將眼睛閉起,倒在留美子懷中,一動也不動,鮮血不停湧出。

  留美子瘋狂大喊:「古代人,你不能死啊!」

  另一方面,薰與桐子相繼衝進電車裡,看到慘不忍睹的畫函,屍橫遍野的鏡頭,每一具屍體都殘破不堪,不禁感到心驚,玄天魔的下手實在是太殘忍,沒有一個乘客可以逃出他的魔掌,倖免無辜。薰看到這個畫面,不禁嚇一跳,十分擔心朝倉大介,往裡面衝,當她衝到第一個車廂時,看到那種畫面,眼淚不禁流下。朝倉大介血淋淋的倒在血泊中,肚子被開了一個大洞,腸子露出體外,情況慘不忍睹。

  「朝倉大介!」

  薰快速跑到朝倉大介身邊,不停哭泣,沒有想到事情竟然會變成如此。

  「朝倉大介,你不要死,你千萬不要死……」

  「事情到今天這種地步,都是我害了你,要不是我叫你搭私鐵線電車,你就會死,如今的一切一切都是我害了你。沒想到玄天魔竟會是那麼殘忍,他殺人如麻,濫殺無辜。我無法想像你的死,這一切一切都是我的錯……」

  薰跪在朝倉大介身邊不停哭泣,桐子看到這情形,她心裡想:「究竟薰姐與朝倉大介是什麼關係?以前曾聽說,薰姐在大學時有個男朋友,難道朝倉大介是薰姐以前的男朋友?。這實在無法想像,只有在小說裡可看到情節,竟然發生在薰姐身上,飛賊與刑事間的戀情,多麼令人感動的故事;我至今還不能相信,薰姐會跟朝倉大介談戀愛,朝倉大介可是要逮捕我們的刑事呢。」

  薰越哭越傷心,身體止不住抖動,桐子跨到薰旁邊,原本想安慰薰,卻發現,朝倉大介心跳還在跳動,他的身體是溫的。

  「他沒有死……,他還是活的……」

  「你說什麼?」

  「我說他還沒有死,他是活的,他的身體是溫的,心跳還在跳動著,他休克了。」

  薰量朝倉大介的脈搏,果然朝倉大介還活著,心跳還在跳動,立刻為朝倉大

  介進行口對口人工呼吸,四片唇交合在一起,將一口一口氣息送進朝倉大介口中,看到桐子眼裡,真是羨慕死了,究竟是接吻還是人工呼吸?

  為什麼這兩人看起來如此纏綿?

  薰為朝倉大介進行人工呼吸,過了幾分鐘,朝倉大介醒了,看見薰,內心一股激動,言語突然變得模糊。

  「薰……,我還……以為我……已經死了……,我以為……我這輩子……再也……見不到你……,薰……,你……不要離開我……,留在我……身邊……,一生一世……跟我……在一起……」

  「再一次……回到……我身邊……,薰……,嫁給我……,我死前……的最後……要求……」

  「你別說傻話,大介,你不會死的!」

  「嫁給我……,薰……」

  「我答應你,只要你不死,我答應回到你身邊,嫁給你。你一定要活下去!」

  「你一定要活下去,朝倉大介!」

  薰抱起朝倉大介,快速往外衝,桐子跟在他們後回,黨到車站外面,就攔一部計程車前往醫院。

  「你不能死,朝倉大介,你千萬不能死!」

  另一方回,路小西倒在留美子懷中,失血過多,幾乎昏死過去……

  「你不能死啊,你千萬不能死,古代人!」

  留美子不禁驚恐大叫,快速搖動路小西:「你不能死啊,古代人!」

  「你吵什麼吵?我路小西才不會死,我只是覺得太累,想倒下來睡一覺。」

  路小西全身血跡斑斑,再次站了起來,將身上那把短刀拔出,腹中鮮血如泉水湧出。走向狄野劍尊,將原本插在腹中短刀交還給狄野劍尊。

  「古代人,你有沒有搞錯?你怎麼將短刀交還給狄野劍尊?難道你不知道狄野劍草二刀流的厲害?他長短刀搭配攻擊是天下無敵。」

  「少囉唆,我就是要讓他知道,我路小西要堂堂正正的破他二刀流,我《求敗訣》的刀法才是天下無敵。」

  「果然你這個人很特別,明知道我二刀流的厲害,還將短刀交還給我,果然是個勇者。如今我就光明正大與你一戰,讓你如勇士一般的死法,戰死在沙場上!」

  留美子見路小西腹部鮮血亙流,不禁為路小西擔心:「古代人,你的身體已經受了重創,不能再打下去,承認失敗吧。」

  「少囉唆!我在下一擊中,就要跟他一分高下,我已經識破他二刀流的弱點。我們之間的勝負就在下一擊中!」

  「你負傷那麼重,還想一擊將我打敗,簡直是癡人說夢話。」

  「我路小西說得到就做得到!」

  狄野劍尊知道路小西的厲害,不敢輕視路小西,路小西竟然如此對他說?難道他真的發現到二刀流的弱點?。為什麼他可以這樣由自信滿滿?

  狄野劍尊下一招要使出一擊,必須是二刀流中最厲害的一擊,否則他無法應對路小西的下一擊。

  狄野劍尊擺出攻勢,雙腳如弓箭步,右手將長刀高舉過頭,筆直指向天空,左手反握短刀在胸前,離胸前約十公分距離,兩刀成十字交叉之勢。

  「那是「太刀勢」,二刀流中的太刀之勢。長刀於制空權,以高空壓迫之勢,對付任何進攻攻擊範圍的人,長刀居高臨下猛力一劈,做出致命攻擊。短刀實於胸前,成防禦之勢,反手反握其責成了交叉攻擊之勢,古代人如果貿然攻擊進去,一定會被狄野劍尊的長短刀前後夾攻,做出致命一擊!」

  路小西一大跨步,將右腳向前踏一步,成前弓後張,右手將木棍舉到肩膀位置,棍尖指向前方,左手指尖夾住棍尖,氣勢凌人往前亙看,似乎要把狄野劍尊吞下一般。

  「牙突勢。,是一擊必殺姿勢,難道說古代人真的將勝負決定在這一招」,他要一招打敗狄野劍尊。古代人的牙突勢對上狄野劍尊的太刀勢,究竟是誰此較厲害?」

  「啊!」路小西大喊一聲,右腳猛力一震地,身體就猛力衝出,雙手緊握木棍,使出全力,向狄野劍尊猛力突刺!

  「龍牙突刺!」

  快衝的路小西一瞬間進入到狄野劍尊長刀攻擊範圍內,狄野劍尊見到這種情

  形不禁大笑:「簡亙是自尋死路,你速度再快,也沒有我的刀快。」

  「太刀攻勢!殺無赦!」

  手握長刀直劈下來,長刀斬斷風壓,直往路小西的右肩劈;狄野劍尊這一擊劈中路小西右肩,右肩發出喀嗦響聲,想必右肩裡的骨頭已經被劈得粉碎。路小西不在乎這一擊,身體不停往前衝,攻勢依然兇猛,一瞬間衝進只離狄野劍尊身體半公尺之處,木棍眼見就要插在狄野劍尊的脖子上。

  狄野劍尊見情勢危急,左手反握短刀,猛刺路小西左胸口上,刀尖尖利,瞬間刺進胸口內三分,路小西仍然不停往前衝,止不住衝勁!

  狄野劍尊心裡想:這個路小西是不是已經瘋了?再繼續往前衝,短刀將會刺穿他的心臟,他必死無疑。在那瞬間,狄野劍尊感到一股強烈風壓衝往他脖子,那速度實在是太快,完全閃不過這一擊。在那瞬間,脖子喉嚨部位被木棍猛刺,整個身體快速向後衝飛,撞碎身後十數公尺的牆壁,牆都撞得粉碎,衝出牆外,血淋淋倒在土石之中。

  路小西受到狄野劍尊這一劈與這一刺,鮮血湧出,全身血淋淋的,留美子心裡想不透:為什麼路小西受了狄野劍尊強烈二擊,仍然是屹立站著?

  身體明明受了嚴重傷勢;而狄野劍尊只不過是受到路小西猛力一突刺,身體就完全橫飛,是超猛的致命一擊。

  狄野劍尊從土石堆爬起,全身染滿鮮血,眼睛睜大著看著路小西。

  「這……怎麼可能……?為什麼我的刀……擊不倒你……?而你不過是……給我一擊……,就已經是致命的一擊……」

  「我說過,我已經看穿你二刀流的弱點,你將一刀分做兩刀用,將兩手力量分開使用,當然威力減半。如果我能承受住你長刀攻擊與短刀攻擊的話,在那瞬間,我就可以對你使出致命一擊,喉嚨是人體最脆弱部分之一,你是抵擋不住我的。龍牙突刺……」

  「你贏了……」

  狄野劍尊話」說完,就倒在土石堆之中,再也站不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