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風月:◆第二十五話:催眠


◆第二十五話:催眠

  路小西這一招「龍牙突刺」使得狄野劍尊再也站不起來,他這招實在是太強了,路小西贏得這一戰。

  接著兩人趕到電車中,卻沒有發現薰、桐子與朝倉大介的下落,三人已經離開。留美子透過通訊器於一薰等人聯絡。

  「薰姐、桐子姐,你們現在在哪裡?」

  「我們現在已經趕到上野醫院,朝倉大介的傷非常嚴重,他需要立刻動手術,現在已經進入到手術室之中,我們在手術室外面等候。」

  「好,我知道,我們會立刻趕去,我這裡也有個人需要看醫生,他的傷也蠻嚴重的,到時我們到手術室外面會合。」

  留美子與路小西趕到醫院,醫生為路小西診斷,他們感到驚訝,路小西受到那麼嚴重的外傷,竟然可以恢復如此快速,簡直像超人一般,白費留美子的擔

  心接著兩人到手術室與薰、桐子會合,她們正在手術室外回等候,正為朝倉大介著急,桐子偷偷跟留美子說薰與朝倉大介的秘密。

  「不會吧,朝倉大介就是薰姐以前的男朋友?這件事情也未免太巧了吧。」

  「以前聽過薰姐曾經交過男朋友,一直無法見到他廬山真面目,沒想到這個人竟是朝倉大介。」

  留美子與桐子輕聲細語聊天,薰雖然聽到她們的聊天內容,但是她沒有時間理會,她心中十分擔心朝倉大介的安危。

  手術燈熄滅,手術完成,醫生和護士將朝倉大介推出。

  「怎麼樣呢?醫生,病人應該沒有事吧?」

  「病人的病情已經穩住,但是病人失血過多,陷入到昏迷狀態,未來半個月是關鍵時刻,若在半個月之中,可以清醒的話,那康復機率相當大;但若仍然昏迷不醒,代表身體機能缺氧太嚴重,機能喪失,也許一輩子都會變成植物人。」

  「植物人……?」

  「病人現在急需修養,請你們暫時不要打擾他。」

  醫生與護士將朝倉大介推到加護病房,留下鼠小僧一家與路小西,他們呆呆望著。

  薰心裡很苦,她不知道該怎麼辦?她一亙覺得她對不起朝倉大介,當初是她離開他,害他傷心難過;如今又害他受重傷,有變成植物人之虞。

  朝倉大介到現在還是她心中最關心的人,對朝倉大介她實在是虧欠太多,她實在是太對不起他。

  「朝倉大介,對不起……,是我害了你……」

  中國歷史上,對日本的記載,是在秦始皇時代,派徐福帶著五千個童男童女到東海尋找蓬萊仙島,找尋長生不老之藥。徐福因找尋不到,與五千個童男童女滯留在日本,而童男童女就是日本的祖先,也是中國記載日本的由來。可是在(日本書紀)記載卻是完全不一樣,日本位於中國東方,為太陽升起之處,所以被稱為日本。

  日本最早的居民是愛知縣發現的牛川人。牛川人生活於約距今一萬年前至紀元前三世紀的七、八千年間,稱為繩文時代。紀元前二、三世紀,稻作文化從中國江南經由朝鮮半島傳到日本,青銅器與鐵器也同時傳來,這是彌生時代的開始。

  在彌生時代的日本有許多部落,也有代表部落的圖騰(在中古時代,圖騰代表部落的精神象徵,通常也是部落中代表的神樣,通常部落會以為他們是圖騰動物所傳的後代子孫。比如中國中原的漢民族,黃帝的子孫,他們的圖騰是龍,自認為龍的傳人;南方楚國則是以熊為圖騰、蒙古以狼為圖騰、女真以鷹為圖騰;不同種族有不同的圖騰。)

  在古代日本,也有好幾個民族,比如說:日本九州南端的狩獵民族——兇猛勇敢的隼人與熊襲族、日本東北的蝦夷、在歷史中消失的土蜘蛛與國棲族、充滿神話色彩的出雲國、渡海到日本建國的北方通古族——肅慎、靺鞨、狄、從高句麗逃亡至新瀉縣佐渡的靺鞨人與日本主要的本族大和王朝的大和民族。

  《事記》《日本書紀》裡的日本體系神話,可以大別為高天原神話、出雲神話、日向神話三大體系。其中,高天原神話和日向神話是屬於同一系統。其關係如下:高天原神話——天孫降臨神話——日向神話——人皇時代。

  而出雲神話是從此體系分支出來,與高天原神話——日向神話系統相對立。

  出雲神話體系是這樣的:破壞份子素盞鳴命被逐出高天原——素盞鳴命殺死八頭八尾大蛇——在須賀(島根縣大原郡)建造宮殿,並與櫛名田姬結婚——第六代孫子大國主命與其兄弟們(八十神)爭鬥,向素盞鳴命求救——與素盞鳴命之女結婚——大國主命與少名彥那命共同建國——少名彥那命至常世國——大國王命大國主神受到高天原將軍的壓迫,被迫讓國——祭拜出雲大神。

  戰前的歷史學者認為,古代的出雲地方(島根縣),是日本先進地帶。

  出雲族是先住民族,統一了日本。後來天神(大和族)和出雲國爭鬥,迫使出雲國拱手讓出統治權。

  目前我們所見到的日本人大都是日本書紀之中,日本武尊大和民族的後代;然後當時代表有先進文化的出雲國民族的子孫,則隱藏在目前後代子孫之中。

  在NHK日本電視台裡,正在錄製特別節目,節目主持人塚本連平介紹著節目進行。

  「歡迎大家再度收看「前世今生」,我為大家介紹我們的催眠大師今井利久。」

  「今井大師能不能為我們介紹什麼是催眠呢?」

  「所謂的催眠,讓我們先替催眠下個定義:當我們被某些連續、反覆的刺激,尤其是語言的引導,使我們從平常的意識狀態轉移到另一種意識狀態,而在這種狀態下,會比平常更容易接受暗示。我們把這個過程稱之為催眠。」

  「本來催眠是、心理學現代科技產物,為什麼會和轉世投胎今生前世靈魂之說扯上關係?在某些專業催眠師裡,他們發現替人催眠,本應進到潛意識中,卻進入另一個人的意識之中,就是我們所稱的前世意識。

  「例如一個人從來沒有去過法國,也不會說法語,但是進入催眠中,卻會說法語,以法語回答;有的人甚至記得他前世名字、出生地,經過調查之後,的確有這樣的人存在。而這一切的一切我們稱作。前世催眠法……」

  「前世催眠法對人的治療究竟有什麼功效?我在這裡講幾個例子:比如某個人總覺得呼吸困難,經過前世催眠回到前世之中,發現到他前世是被大水淹死的,經過我們的催眠治療,可比讓他擺脫前世陰影,呼吸再也不感到困難;或者有的被火燒死,他總覺得他的胸部鬱悶,這一切都可以籍著前世催眠法來治療。」

  「聽說今井大師今天要在我們節目之中示範所謂的前世催眠法。」

  「是的,不過藉著催眠到潛意識中,尋找前世記憶,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這種事並不是百分之百的成功,有的人體質比較容易接受暗示,很容易就進入催眠狀態;有的人意志力比較強,不容易接受催眠,必須花費較多時間。」

  「今井大師,今天節目中準備三位特別來賓,接受大師前世催眠法,請大師將他們恢復到前世記憶中。」

  「現在歡迎三位即將被催眠的來賓,名演員織田浩司、名少女漫畫家希良梨與新人歌手橋本節子。」

  節目助理在等候室裡對三位特別來賓說道:「給你們的劇本準備好了嗎?等一下就按照劇本與今井大師配合。」

  「那不是叫我們說謊欺騙全國觀眾?」

  做節目講究的是噱頭,觀眾對前世今生的催眠有興趣,我們就照本演出,這一切都是要提升電視收視率,究竟是不是事實?那並不是重要,觀眾不會查那麼多,而且你們也是籍著我們的節目來打響知名度。」

  「歡迎名演員織田浩司、名少女漫畫家希良梨與新人歌手橋本節子。」

  三位來賓從後台走到前面,坐在椅子上,主持人塚本連平一一訪問,介紹著三位來賓。

  「你們準備好了嗎?準備被今井大師催眠嗎?」

  「是的。」

  「我手中有一隻懷表,當我擺動它的時候,你們眼睛的注意力將放在懷表上面,將心情放輕鬆,你們很容易接受我的暗示,進入催眠狀態。」

  沒有幾分鐘,三位特別來賓就好像進入到催眠狀態,低頭進到昏沉世界。

  「催眠只不過是將人引到潛意識之中,要回到潛意識的前世記憶,還有一段距離。我需要一步一步的引他們到前世記憶之中。」

  今井利久首先幫織田浩司進行前世催眠:「織田浩司,當你聽到我說「回到前世」提示的時候,你就尋找記憶中的最深處,回到你的前世記憶;當聽到「回來」時,前世記憶自動消除,你的記憶再一次回到織田浩司。」

  「回到前世!」

  突然間受催眠的織日浩司,身體震動一下,彷彿變成一個人,舉止突然細膩,眼睛就好像是勾人魂魄,撫媚的樣子,好像一個妖艷的女人。

  「這位……,請問你是哪一位先生?」

  「我是江戶名妓,我的名字就叫做舞姬。」

  「原來名演員織田浩司他的前世竟然是一個妓女。」今井利久一說,現場觀眾不禁笑了起來。

  「舞姬小姐,你能不能跟我們說,平常你的工作是什麼?」

  「這種事你不瞭解嗎?就是陪客人喝花酒,談風花雪月的事情,然後兩腳張開,替客人做性服務。」

  「瞧,你問我問題問得那麼多,你是不是對我感到興趣,今晚我就陪你,一定將你伺候得周到。」

  「免了,我還不想玩屎坑。」

  織田浩司站起來,圍在今井利久的身邊,雙臂環繞著他的脖子,動作嬌滴滴像是風塵女郎,一舉一動帶強烈挑逗,今井利久被他這樣一搞,雞皮疙瘩都不禁站了起來。

  「我就是喜歡你這樣有一點禿頭的男人,好性感。」

  織田浩司將雙手伸進今井利久衣服裡面,撫摸著他的胸部,今井利久嚇得冷汗流出。

  「我的媽媽咪啊!回來!」」瞬間織田浩司好像恢復意識,他恢復成原來的織田浩司,」看見自已竟然抱著有點禿頭的今井利久,不禁快速鬆開。

  「天啊,你這個人究竟利用催眠我的時候,命令我做哪些事?我怎麼會抱住你?做出這麼噁心的事?你這個死GAY,你好變態!」

  「天啊,我才感覺到噁心想吐哩—。」

  兩人互相吐嘈,觀眾看了,早就已經笑得人仰馬翻。

  「接下來我要催眠的這一位是名少女漫畫家希良梨,希良梨小姐真是個美人,我以為畫漫畫的都是一些醜八怪或者是一些大肥婆,沒想到希良梨小姐竟然長得如此美麗。各位觀眾,不好意思,如果希良梨的前世跟織田浩司一樣是個名妓的話,各位不好意思,今天節目就到此為止,我要把她帶回家,剩下的細節你們就自已慢慢幻想。」

  「希良梨,當你聽到我說、回到前世。提示的時候,就開始尋找記憶中的最深處,回到前世記憶,等到你聽到「回來」時,前世記憶自動消除,再次恢復回到希良梨。」

  「回到前世!」

  突然間受催眠的希良梨竟跳起來,變得非常活潑,整個人活碰亂跳,像是一個野人。

  「等一下,等一下,希良梨,你現在究竟是誰?」

  「乎嘎瞎嘎,瞎嘎乎嘎,阿乎阿乎!」

  「乎嘎瞎嘎,瞎嘎乎嘎,阿乎阿乎……。,你在說些什麼?」

  「阿巴一嘎,乎嘎啦嘎,侯咿細黛嘶哪。」

  〔哈哈,我知道,你是一個外國人,你來自哪個國家?WHEREAREYOUCOMEFROM-。」

  「那嘎拉拉,瓦嘎哈瑪,伊都啦嘎哈!」

  「你在說些什麼?我完全不明白你說的意思。」

  希良梨抓起今井利久的手,用力咬一口,今井利久痛得哇哇叫。

  「我知道,原來你是個食人族!天啊!我的媽媽咪啊!回來,趕快變回我可愛的希良梨!」

  希良梨聽到今井利久的提示,立刻恢復意識,看見她竟然咬住今井利久的手臂,不禁害羞起來。

  「天啊,這是怎麼回事?我究竟做了什麼樣可恥的事?」

  「放心,你什麼都沒有做,你還是一個可愛的少女漫畫家希良梨。」

  「再接下來要接受催眠的這一位是新出道的歌手橋本節子,真是太好了,今天接受催眠的特別來賓,不是帥哥就是美女,橋本節子不僅歌唱得好,人長得更是漂亮,簡直是美麗的天使。」

  「橋本節子,你現在要接受我更深一步的催眠,注意看我手中的懷表,你的眼神跟著懷表擺動,就會進入到潛意識中記憶的最深處,那是你不曾記憶的事,隱藏在你身體最深奧的秘密。」

  「橋本節子,我要為你進行前世催眠法,讓你回到前世記憶之中,當你聽到我說「回到前世」提示時,就開始尋找你記憶中的最深處,回到前世記憶,那時你就變成前世中的人,一種完全不一樣的記憶,一種空前的記憶;等到聽到「回來」時,前世記憶自動消除,你的記憶再一次恢復到橋本節子的記憶。」

  「回到前世!」

  橋本節子一聽到「回到前世」,身體仍然不為所動,閉著眼睛靜靜坐在那裡,好像有種陰森恐怖的樣子。

  「橋本節子,你現在究竟是誰?」

  橋本節子一句話不說,只是靜靜坐著,今並利久的心情變得緊張。

  「橋本節子,你已經回到前世,你究竟是誰?叫做什麼名字?」

  「我叫做奧娜雅!」

  「奧娜雅?」

  今井利久聽到這個名字,嚇一跳:怎麼會這樣?這個小妮子竟然完全不按照劇本演,按照他們所規劃的劇本,橋本節子的前世應該是只可愛的小豬,她的豬模豬樣,會惹得觀眾哈哈大笑,現在她居然自稱為「奧娜雅」?

  這個新人歌手也未免太狂妄,太擅自作主!

  「你再說一便,清楚的對觀眾朋友說道,你究竟叫做什麼名字?」

  「我是出雲國的聖女,我的名字就叫做奧娜雅。」

  「出雲國?奧娜雅?那A按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