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風月:◆第二十六話:彌生神女


◆第二十六話:彌生神女

  「我是出雲國的聖女,我的名字就叫做奧娜雅。」

  「不是,你應該是一隻可愛的小豬,你不是什麼聖女。」

  今井利久竟然糊塗得將這一句話說出,他說溜了嘴,觀眾們感到奇怪,但後悔不及。憤怒的他抓起橋本節子手臂,不禁大叫!

  「我不玩了,回來,變回你的菜鳥歌手橋本節子,滾回你的老家!」

  「我是出雲國的聖女,我的名字就叫做奧娜雅。」

  「別開玩笑,你這個三八貨,想出名也不是這樣玩法,你這個臭婊子,給我起來,給我滾回你老家去!」

  今井利久抓扯橋本節子,想把橋本節子拉起,「啊!」橋本節子發出尖銳聲音,那一股聲音超過人類可以接受的音頻,現場觀眾都不禁揚起耳朵,好像心智發狂。瞬間橋本節子眼珠裡,瞳孔居然消失,眼球變白,發出白光,一股一股雷

  電之勢向外釋放,現場許多電器都產生爆炸,金星火花向外噴射,好嚇人的氣勢。」別開玩笑,這是我的節目,你竟敢破壞我的節目!」

  今井利久握拳快速衝向橋本節子,想握拳毆打橋本節子,橋本節子的眼神變得異常恐怖,從眼神中,快速發出一道白色強大電流,射向今井利久,今井利久被擊中向天花板沖,全身被電得焦黑,慘不忍睹,鑲在天花板上,現場觀眾看了,不禁驚聲尖叫到處亂竄,形成混亂局面……

  螢幕中插入電視快訊:「各位觀眾現場為你插播一則新聞,NHK電視台著名的電視節目’前世今生’,今天發生一起不幸消息,被採訪的來賓新人歌手橋本節子,突然在節目中發狂,現場一片狼籍,多人受到輕重傷。著名節目主持人塚本連平與催眠大師今井利久也受了重傷,現在在醫院中急救……」

  九月十六日,上野醫院,薰為了照顧昏迷不醒的朝倉大介,已經好幾天沒有回家,桐子、留美子、路小西到醫院看望她與朝倉大介。

  「現在病情如何?朝倉大介到現在還是昏迷不醒嗎?醫生怎麼樣說?」

  這半個月是大介關鍵的時期,如果大介在半個月之內還未醒來的話,一輩子將成為植物人。」

  「好好一個人,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子?」

  留美子使用手機,撥入一些號碼。

  「留美子,你在幹什麼?」

  「我到我的信箱接收E-MAIL。」

  「用手機也可以接收E-MAIL?」

  「笨蛋!這是最新的產品,叫做E-PHONE,用手機就可以直接上網連線。」

  「你們瞧,有信件進來。」

  路小西等人看了嚇一跳,那封信竟然又是玄天魔寄來的,信中內容如下:「我親愛的路小西執友,跟你玩的遊戲令我非常開心,如今我離我的願望,只剩下三個處女,再姦殺三個處女之後,我將成為天下無敵,想必你的內心一定會為我高興。我們新的遊戲再次開始,你只有十二個小時,在十二個小時之內必須尋找到這個女孩的下落,否則你就等著為她收屍。同樣的,我給你一個她的圖檔與一個提示,這次的提示就是:彌生聖女。」

  「彌生聖女……?彌生聖女指得究竟是誰?」

  「不是有個圖檔?打開來看一看。」

  「別開玩笑,我這只是手機,手機如何開圖檔?」

  「怎麼辦?總不能對那個女孩見死不救。」

  「別擔心,對這我早就有準備,我袋子裡有台小型筆記型電腦,預防這種不時之需。」

  「天啊,你是SEVEN-ELEVEN?還是哆啦A夢百寶袋,你袋子怎麼會有那麼多寶物?」

  留美子將手機連接筆記型電腦,將手機所接收到圖檔傳送到電腦之中,打開圖檔。看見圖檔的女孩嚇一跳,不禁大叫!

  「橋本節子!!」

  「橋本節子……?橋本節子是誰?你們認識她嗎?」

  你沒有看電視嗎?最近這個新聞大轟動,橋本節子在「前世今生」節目之中,弄傷許多人,連節目主持人與催眠大師今共利久都受重傷,聽說是在進行前世催眠時,被前世附生。這麼大的新聞,難道你不知道嗎?」

  「催眠……」

  「太好了,這次有目標,總算比較輕鬆。但是經過那個事件,橋本節子就被逮捕,她現在究竟在哪裡?如何找起?」

  正當大家對橋本節子傷腦筋時,薰站出來:「我知道橋本節子在哪裡,這次我去找她。」

  〔薰姐,朝倉大介受如此嚴重的傷,你捨得離開這裡嗎?」

  「就是因為這樣,我一定要找到橋本節子的下落,一定要除去玄天魔,替朝倉大介報仇。」

  薰搭上電車,要到一個地方找一個人,下車之後,來到熟悉的地方,已經很久沒有回來到這裡,那裡就是東京大學。東京大學是東京第一優秀的大學,在這裡培育出許多優秀人才,現在政治圈內許多官員,都是東京大學畢業的。

  薰來到這裡有種非常懷念的感覺,那是一種感動的感覺,說不上來,是種記憶重現,當她踏上東京大學時,腦中一片一片記憶浮現,畫面飄過她眼前,她好懷念,懷念學生時代,在這裡經歷過許多酸甜苦辣,是永難抹滅的記憶。

  在這裡認識了朝倉大介,別瞧薰是美麗的女人,朝倉大介卻是她唯一的初戀,記憶起與朝倉大介的點點滴滴,是如此甜蜜。她知心朋友不多,且薰的個性好強,總是跟人家聊不超過十分鐘,但是跟朝倉大介卻完全不同,朝倉大介不僅是她的愛人,也是她最好的朋友。她們總是可以一直聊天,一直談天說地,聊一整個晚上都不厭倦,她從來沒有遇過能跟她個性如此和的人,那個人就是朝倉大介,他是她最好的知己。

  她好懷念那段時間,是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光,她從來沒有像那時那樣快樂、那樣燦爛,那是個全新的鼠小僧薰。但是命運作弄人,當朝倉大介考上刑事時,她的夢就碎了,這是宿命,她不能告訴朝倉大介,她們家是飛賊世家,飛賊與刑事是注定的天敵,這是永難抹去的事實。

  她在死去父親面前發誓,一定要光大鼠小僧家,這個誓言注定不能與朝倉大介在一起,她心中非常痛苦,無法割捨這段感情,朝倉大介是她心中的最愛,不能與自己最愛的人生活在一起,是件多麼痛苦的事,薰的心裡好苦,但她不得不做出割捨。她決定離開朝倉大介,她要在他的生活中消失,薰做到了,但也在心裡深處畫下一道傷痕,一道永不能抹滅的傷口。

  薰回到這裡,一絲一絲的記憶再次浮在眼前,突然間有種想哭的感覺,兩行淚水含在眼裡。

  她往東大深處走,她要找一個人,那個人就是她的恩師,東大心理學博士伊籐明,伊籐明最擅長的是催眠學,他不僅是東京大學的教授,也是全日本有關催眠數一數二的權威專家。

  走到東京大學、心理館,向裡面的學生問道:「請問一下,伊籐博士在不在?」

  「伊籐博士他在二樓研究室。」

  走到二樓研究室,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那個人就是伊籐明博士。

  「伊籐老師,你好。」

  「啊,是你啊,好久不見,我記得你好像叫做川口薰,是嗎?」

  「是的,老師,沒想到經過那麼久時間,你還記得我的名字,我心中很感動。」

  「因為你是個特別的學生,所以我一直記得你的名字。我記得你好像有個男朋友,好像叫做朝倉大介,怎麼呢?你們是不是已經結婚呢?為什麼不請我喝喜酒?」

  「老師,我們並沒有結婚,我們已經分手好一段時間,朝倉大介他現在有些麻煩,我不方便說。」

  「是這樣啊,他是個很好的男人,你不應該放棄他。」

  「老師,我們不談這些。今天我找你,是有重要的事情拜託你,我想跟你問一個人的下落,那個人就是橋本節子,我有很重要的事要找她。」

  「橋本節子……,你怎麼知道我知道她的下落?」

  「因為老師是催眠學的權威,如果在催眠上出了問題,一定有人請教老師。」

  「你的確很聰明,我確實知道橋本節子的下落。那是個陰錯陽差,一個藉著電視催眠騙人的騙子,欺騙觀眾可以藉著催眠回到前世,但他這一次錯有錯著,真的將橋本節子催眠回到前世,橋本節子不僅恢復前世記憶,還擁有可怕的力量,她的前世是出雲國的聖女,也就是巫女的意思,擁有我們無法想像的超能力。她可怕前世的力量霸佔了橋本節子的身體,使橋本節子無法恢復原來的意識。」

  「真的有那麼奇怪的事?那橋本節子現在人在哪裡?」

  「她現在就在人類生命科學研究所裡面,她這種生命現象,許多人想研究她。」

  「老師,不瞞你說,橋本節子有生命危險,有人想殺她。求求你,能不能帶我去見她。」

  「薰,你是我教過最奇特的學生,我相信你說的話—我帶你去見橋本節子。」

  伊籐明開車載薰去東京市立人類生命科學研究所找橋本節子,在路上與薰聊了許多。

  「薰,你知道出雲國嗎?」

  「聽過,那不是神話中傳說的國度?」

  不是日本彌生時代,屬於日本傳說時代,日本文化發展比較晚,並不像中國、希臘、埃及歷史那麼悠久。彌生時代文字代號比較少,並沒有什麼文字記載。大約是在中國秦、漢時代。

  「由於是傳說,將當時統治者都神格化,並以神話故事流傳下來,三、四百年之後的文字記載《古事記》、《日本書紀》,神話系統大概有高天原神話、出雲神話、日向神話三大體系。歷史學者認為,古代的出雲地方(島根縣)是日本的先進地帶。出雲族是先住民族,統一了日本。後來天神大和族和出雲國爭鬥,迫使出雲國拱手讓出統治權。」

  「那橋本節子自稱為出雲國的聖女又是怎麼回事?」

  「出雲國與大和王朝的爭戰,使得出雲國被消滅,傳說中出雲國後代子孫隱密在現在日本人血統之中。橋本節子體內被催眠所引發出來的前世奧娜雅已經霸佔了她的身體,就像多重性格一般,隱藏性格被激起,難以恢復。

  「在落後地區,都有神話巫術存在,聖女被當作神的子女,等於巫女的角色,在出雲國的人民認為,出雲國的聖女需保有聖潔身體,也就是說一生不能結婚,保有處女之身;橋本節子可能受到潛意識影響,所以到現在還是個處女。」

  「怪不得玄天魔要對她下手。」

  車子開到東京人類生命科學研究所,那是間十層樓的建築物。兩人走進裡面,往深處走,遇到一個中年男子。

  「薰,我跟你介紹,這位是研究所的所長陸田光,他會帶我們去見橋本節子。」

  陸田光帶領二人往深處走,走到有電子鎖的電動門,電動門的控制是以陸田光的體重再加上指紋開鎖,進去門內,是個別有洞天的世界,裡面的場景是薰沒有見過的,有許多現代化儀器。隔著一層厚厚的玻璃,看見一個女孩,那個女孩就是橋本節子。

  「她真的很可怕,內在能量驚人,從她身上不停散發出強大能量,她的能力超過人類想像。」,這或許就是出雲國聖女的能力,你們有沒有試過?使她恢復橋本節子?」

  「我們試過催眠與暗示,始終不能讓她恢復。」

  「老師,我想跟她面對面的接觸。」

  「很危險,她是個危險人物,許多人因為她受傷。」陸田光出言阻止。

  「沒關係,讓她去吧,她會保護自己。」

  薰一個人走進實驗室,西對面與橋本節子接觸,仔細看著橋本節子,從她的眼神中透露出一種陰寒恐怖的氣息。

  「你就是橋本節子?」

  橋本節子一句話不說,眼神一直盯著薰。

  「你就是橋本節子?」

  「不,我是出雲國的聖女,我的名字叫做奧娜雅。」

  「奧娜雅,你為什麼會來到這裡?」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這裡的人好可怕,我心中好害怕,我……」

  薰心裡想:這個出雲國的聖女奧娜雅篇什麼會攻擊他人?原來她心中感到恐懼,出於自衛本能,才會攻擊其他人。薰對橋本節子的情形感到惋惜,不禁撫摸著她的頭,對她說道。

  「放心好了,奧娜雅,我一定會保護你。」

  薰走出去,對伊籐明說道:「老師,橋本節子現在的處境相當危險,有人會對她不利,希望老師與陸田先生能答應讓我與我的朋友在這裡設下安全措施,以保護橋本節子。」

  「為什麼不報警?警察會保護我們。」

  「恐怕警察也不是他的對手,朝倉大介是個刑事,他被那個可怕的人打得昏迷不醒,我就在失事現場,現場一片狼籍,慘不忍睹,絕對不是普通人可以對付的。」

  薰,你記得二階堂村一嗎?他現在是日本自衛隊特種部隊的隊長,或許他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太好了,請老師幫我聯絡他,一切準備工作一定要在今天午夜之前完成,因為兇手的出現就在午夜十二點以前,我們一定要在十二點以前完成保護措施。」

  「沒問題,一切包在我身」。」

  薰回到家,跟路小西他們陳述經過。

  「東京人類生命科學博物館已經答應讓我們部署。」

  「薰、桐子、留美子,我希望這一次你們不要去,我不希望你們發生危險,看到朝倉大介的下場,我不得不為你們擔心,玄天魔就留給我對付。」

  「類人猿,你太小看我們鼠小僧三姊妹,也太小看現代科技的力量,我們三姊妹可是神偷,什麼樣的人我們無法應付?這一次我們跟玄天魔第一次回對面的作戰,我們一定會抓住玄天魔,一定會替朝倉大介報仇。」

  薰、桐子、留美子想到這次真的要回對面與玄天魔戰鬥,不禁緊張。

  玄天魔究竟有多可怕?這一切的一切都無法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