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風月:◆第二十七話:惡魔之戰


◆第二十七話:惡魔之戰

  自從玄天魔與喪狼住在一起之後,喪狼每天都過得心驚膽跳,他從來沒有遇過這樣可怕的人,從他身上散發出一股可怕的氣息。

  這一天喪狼擦他的槍,分解槍枝,擦上防銹油,玄天魔在一旁看著。

  「這個東西,真奇怪,幾個零件,竟然能發出如此強大的殺傷力?」

  「是啊,火藥爆炸威力相當可怕,在那瞬間使空氣瞬間膨脹,產生無比破壞威力。」

  「這東西怎樣使用?」

  打開保險,透過準星瞄準目標物,扣下板機,目標物瞬間就會被擊中。」

  喪狼組合檢校對準二十公尺外的鋁罐,射出一槍,但漏氣的很,這一槍射偏,沒有射中目標物。

  「讓我試試看。」

  玄天魔從喪狼手中接過槍,瞄準鋁罐,在那瞬間射出一槍,子彈竟穿過鋁罐中心,不偏不倚。

  怎麼會?大哥你只不過是第一次射擊,怎麼可能一槍命中中心?」

  「其實看了你的射擊,我就瞭解射擊的秘訣。在射出那一剎那,你的呼吸紋亂,加上身體的抖動,連帶槍枝晃動,所以失去準頭。而我不一樣,我會龜息,可以一個小時內完全不呼吸,我的身體固若金湯,在那瞬間找到目標,一槍命中。」

  「大哥不愧是大哥,你簡直是個殺手天才,連用槍都是個神槍手。不過我覺得你這次實在是太大膽了,竟然以橋本節子為目標,想必橋本節子一定受到層層保護,大哥再怎麼厲害,也不可能對付那麼多人?」

  「所以我需要你的幫忙,我需要兩把手槍與一百發子彈,還有一件防彈背心。」

  「沒問題,大哥,不過你只要這些就夠了嗎?」

  「這只不過是身外之物,我所依靠的是我本身無限的殺氣。」

  九月十六日晚上,薰、桐子、留美子帶著許多儀器,替研究所布下天羅地網,等待玄天魔拜訪。晚上九點,一台軍用卡車開來,那是日本自衛隊軍用卡車,帶頭的人是二階堂村一,薰認得二階堂,他們同屬大學格鬥社社員。二階堂與薰一見面就打招呼。

  「好久不見,薰,你可是以前我們社團裡最強悍美麗的女人,最近過得還好嗎?你跟朝倉大介結婚了嗎?。」

  「我過得馬馬虎虎,朝倉大介受了重傷,到現在還是昏迷不醒。」

  「怎麼可能?大介他可是個刑事,怎麼可能有人讓他傷得如此嚴重?」

  「這就是今天要找你的原因,今天所要對付的就是傷朝倉大介的人,他是個怪物。」

  「沒問題,我們是陸軍特種部隊,今天帶了三十個隊員,一定將研究所層層保護,一隻蒼蠅都飛不進來。」

  「那麼研究所一到九樓就交給你們,我與我的朋友負責第十層樓,他的目標物橋本節子就在第十層樓。」

  「沒問題,我們一定會消滅怪物。」

  九月十六日晚上十點三十分,離午夜十二點只剩下一個半小時。喪狼開車載玄天魔到東京人類生命科學研究所。

  「你停在大門口,我獨自一人進去。」

  「不會吧,大哥,你竟然要從大門進入;這未免太大膽,他們一定布下天羅地網,你這樣做實在是太危險。」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放心好了,我是這個世界最強的男人。」

  玄天魔一步一步往研究所門口走,門口有兩位衛兵,一見到玄天魔,就發聲警告。

  「你!站住!這裡是禁地,普通百姓不准進入!」

  玄天魔二話不說,立刻拔出槍往一個衛兵頭上開槍,瞬間命中眉心,一道血柱噴出。旁邊衛兵嚇一跳,拿出衝鋒鎗掃射,在那瞬間玄天魔不見了,他飛了起來;衛兵一陣掃射,卻看不到人,不知道消失到哪?突然間感覺到背後一陣陰風,轉頭一看,玄天魔竟然站在他的後面,玄天魔一拳打向衛兵,衛兵頭部瞬間爆裂,鮮血、腦漿噴出,倒在血泊之中。

  玄天魔走進研究所,大門所裝的監視器偵查到玄夭魔,在十樓的留美子從監視器中看見玄天魔,立刻以通訊器通知大家。

  「玄天魔已經進入大樓,大家以原定計劃準備。」

  留美子將大樓電源切斷,大樓瞬間變成黑暗,陰森恐怖,玄天魔陷入黑暗之中。

  留美子用通訊器跟大家聯絡:電力已經全部切斷,大家將紅外線目鏡帶上,這樣在黑暗中依然可以看得見,玄天魔他看不見我們,我們卻能看得見他,他死定了。」

  二階堂率領特種部隊,紛紛將紅外線目鏡帶上,黑暗之中,依然行動自如。

  玄天魔陷入黑暗之中,卻一點也不緊張,依然老神自在,留美子監視攝影機裝有紅外線系統,在黑暗中她仍然可以看見玄天魔。玄天魔竟轉向攝影機,對監視攝影機說道。

  「雖然我看不見東西,但是我憑聲音與氣息,就可以辨認物體所在地。」

  玄天魔拿出槍,往監視攝影機射一槍,瞬間攝影機被破壞,留美子看不見玄天魔。

  「可惡,這是怎麼回事?在黑暗之中,他明明看不見東西,為什麼還能破壞攝影機?二難道他是鬼?」

  過沒有多久,好幾個區域的監視攝影機都被破壞。

  「可惡,B區、C區、B區的攝影機相繼被破壞,玄天魔實在是太可怕。」

  透過通訊器跟大家聯絡:「現在我們已經失去了玄天魔蹤跡,大家務必要小心。」

  二階堂下命令:「一樓第一小隊出動,務必找出玄天魔下落。」

  在黑暗中的特種部隊隊員,小心翼翼找尋玄天魔,一樓之中,部署五名特種部隊隊員,他們在各處找尋,卻沒有發現玄天魔,玄天魔就像消失一般。突然間有個黑影跳進五個隊員中間,那是玄天魔,玄天魔雙手抓住一個隊員,用力一扭,竟將那個隊員的頭扭斷,大量鮮血從脖子上亙噴,就像泉水一般,那個隊員發出淒厲慘叫聲,倒在血泊之中。

  隊員們聽到慘叫,心裡一震,紛紛拿衝鋒鎗往這方向掃射,彈光像一道道光線,不停劃過黑暗,成網狀交錯。一瞬間黑影竟然又消失不見,玄天魔不知道消失到哪?他就像是鬼魅一般,神出鬼沒。

  二階堂聽到這陣槍聲,心情緊張:「怎麼回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目標物出現,希樹被目標物殺死。」

  「目標物被解決了嗎?」

  「沒有,目標物神出鬼沒,一下子就失去他的蹤跡,就像是鬼一般。」

  突然間二階堂從通訊器中聽到一陣慘叫聲音,「啊!啊!啊!」他的隊員不停驚聲尖叫,那陣聲音好淒厲,聽起來慘不忍睹。

  「怎麼回事?到底是怎麼回事?第一小隊你們的狀況如何?」

  「嗶……」從通訊器那一端並沒有傳來任何聲音,二階堂心裡想:想必第一小隊已經全部陣亡,玄天魔究竟是怎麼樣的怪物?。為什麼會那麼可怕?在那瞬間,竟然可以殺死那麼多人。

  「在二、三樓的第二小隊與第三小隊,立刻退到五樓,與第四小隊會合,我

  們必須將戰力集合在一起,對手比我們想像中厲害,到達五樓實施第二戰術。」

  特種部隊隊員紛紛向五樓集結,他們將戰力集合。玄天魔一層一層往上爬,到達第五層樓,玄天魔嗅到一股異味,是麻醉瓦斯,他不禁大笑。

  「這種下三濫招式都使出,我玄天魔不怕,我會龜息大法,一個小時內不呼吸。」

  一下子玄天魔消失在煙霧中,特種部隊隊員在五樓搭小型陣地,他們已經感受到有人闖進五樓,一個看不見的人,內心感到害怕,不停向四周瘋狂掃射。

  「噠!噠,噠!」不停的射,瘋狂的射,一道一道彈光向外發射,如網狀向外亂射,牆壁被打得一個彈坑一個彈坑,殘破不堪。

  四處煙硝味散起,黑暗中彈聲隆隆,突然間,一個隊員額尖中彈,鮮血從額頭如泉水冒出,倒在血泊中;隊員們嚇一跳,這顆子彈從哪裡射出?

  而且在黑暗中,槍法極準,一槍命中,這實在是太可怕。所有人加強火力,往子彈來源拚命掃射。

  可是玄天魔實在是太可怕,只見一個接著一個隊員中彈,倒在血泊之中,子

  彈從哪裡飛來?都不知道,不到半個小時,十幾個隊員一個接著一個離奇死亡,最後只剩下一人,他看見其他人都慘死,就將槍丟下,向後逃跑。

  「我的媽啊!我不玩了。」

  那個人丟下搶,快速向後跑,突然問他的西前出現一個黑影,嚇一跳,抬頭一看,竟是一個人,一張好可怕的面孔。

  〔你是誰?」

  「我就是玄天魔……」

  「玄天魔……?」

  玄天魔疾風一掌擊向那個人的額頭,額頭瞬間爆碎,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只覺得一股劇疼。

  「發生了什麼事?我的頭為什麼那麼疼?」

  不超過五秒鐘,那個人就無力倒下,倒在血泊之中。

  「第二、第三、第四小隊請回答,現在戰況如何?」

  通訊器傳來一陣「嗶……」的聲音,二階堂知道他的隊員已經全部陣亡,這

  個玄天魔實在是太恐怖了,只花半個多個小時,就解決二十幾人特種部隊,他根本就不是人。目前戰力只剩下第五小隊,連他在內,只剩下五個人。

  「所有人退守到第九層樓,我們一定要死守第九層,不讓玄天魔突破第九層樓。」

  二階堂與留美子聯絡:「留美子,我的隊員都陣亡了,黑暗作戰方法對玄天魔無效,請恢復電力,讓我們使用強大火力武器。」

  「是的,收到。」

  瞬間電力打開,大樓恢復光亮。二階堂等人要面對空前危險的敵人,這個敵人的強大無法想像。

  「隊長,我們現在應該怎麼辦?」

  「我們之所以敗,因為我們無法把握玄天魔的蹤跡,所以被他個個擊破,一一殲滅。現在我們該使用秘密武器,新開發的武器熱效能機槍。」

  「熱效能機槍?」

  「人體是恆溫動物,皮膚會散發熱能,這就叫做熱效能。新開發的熱效能機槍,會自動尋找熱效能,加以快速掃射。玄天魔是個血肉之軀,他不可能刀槍不入,躲過機槍的掃射。」

  「我們也是恆溫動物,難道不會打到自己人嗎?」

  「這機槍掃射方向可以設定,只要我們不超過範圍的話,就不會射中我們。

  我們趕快將機槍架好,以對付玄天魔。」

  二階堂等人將機槍架好,退至角落,機槍範圍橫跨第九層樓,等待著可怕殺人魔玄天魔的到來。

  氣氛越來越凝重,一股殺氣騰騰,剩下五人、心裡非常緊張,不知道玄天魔會從哪個方向攻來?。每個人摒住呼吸,等待這個恐怖時刻到臨,每個人的心跳都跳得恨快,冷汗不禁流出。

  突然間機槍竟然出自動轉動,自行扣下板機,朝一個方向快速掃射,眾人看見機槍快速朝一個黑影狂射,子彈射中目標物,目標物被擊飛,撞在後西牆上,整個身體掉落,撞碎下面的桌子,倒臥在地上。

  擊中了!我們射中了玄天魔!」

  「玄天魔再厲害也只不過是個血肉之軀,再厲害的人也擋不住槍炮。」

  「停止攻擊,你們去檢查玄天魔他死了嗎?如果他沒有死,再補上一槍。」

  幾個隊員拿著槍往前搜尋,往玄天魔方向,看見一個人倒在地上,一動也不動,一個人探過頭看他,看看他是不是已經死了?看著那個人的面孔,大家心中好奇,這個人就是玄天魔嗎?

  玄天魔突然擊出一拳,擊中那個隊員,那個隊員的頭部瞬間被擊碎,鮮血腦漿噴出,死狀狼狽倒在地上。事情實在是大突然了,大家都沒有料想到,受到驚嚇;拿著槍往玄天魔掃射,玄天魔飛起,瞬間飛到幾個隊員後面,連續幾個快掌,隊員們紛紛倒在血泊之中。

  「幸虧我有穿防彈背心,否則這一次真的中招。」

  一轉眼,玄天魔轉頭往二階堂方向沖,他速度相當快,二階堂看著玄天魔衝過來,心中緊張,立刻打開熱效能機槍保險,朝玄天魔射擊。在那瞬間機槍自動找尋轉向,尋找射擊目標,機槍子彈射出,玄天魔就凌空躍起。

  「玄天火掌!」

  玄天魔向二階堂出掌猛烈攻擊,一股超強烈的火掌擊出,擊向二階堂,一瞬間產生猛烈爆炸。在十樓的路小西、薰、桐子、留美子都聽到這陣爆炸聲音,感到地板強烈晃動,大家心裡緊張,心裡想究竟發生什麼事?

  留美子透過通訊器,迅速跟二階堂聯絡:「二階堂,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通訊器那一端沒有任何回音,留美子心裡緊張:「二階堂!二階堂!」

  「沒用的,二階堂已經死了……」

  「玄天魔實在是太可怕,在短短時間之內,一隊特種部隊竟然被他消滅,他簡直如惡魔一般恐怖。」

  「路小西,你為什麼惹上如此可怕的對手?這實在是太可怕!」

  「現在我們該怎麼辦?要如何對付玄天魔?」

  「大家拿起槍,到樓梯那一邊防衛,準備跟玄天魔一決死戰!」

  路小西等人拿起槍,往樓梯方向走去,離開監視橋本節子的那間房間,那間房間是有特別的電子鎖,需要所長陸田光的體重資料與他的指紋才能打開電子鎖。四人往樓梯集中,大家心裡緊張,心臟噗通噗通的跳,這是他們第一次與玄

  天魔面對面作戰,玄天魔究竟有多恐怖?根本無法想像。

  突然間他們聽到碰了一聲,門關起來,透過玻璃,他們看見玄天魔走進房間,門鎖起來,他們進不去。

  「這怎麼可能?玄天魔怎麼穿過我們?進入房間?」

  看見另一邊窗戶打開,大家明白原因。

  「玄天魔並不是從樓梯上來的,他從大樓之外爬上來,趁我們不注意的時候……」

  四人眼睜睜看著玄天魔的魔掌伸向橋本節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