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風月:◆第二十八話:美式摔角


◆第二十八話:美式摔角

  「這怎麼可能?玄天魔是怎麼穿過我們?進入房間的?」

  「玄天魔不是從樓梯上來的,他是從大樓之外爬上來,趁我們不注意的時候……」

  路小西、薰、桐子、留美子看著玄天魔一步一步走向橋本節子,他的魔掌慢慢伸向她,要摧殘她,薰不禁尖聲大叫。

  「不!不要傷害她!」

  隔著一層玻璃,只有眼睜睜看著玄天魔伸出魔爪,誰也沒辦法阻止他。

  「留美子,你有辦法打開電子鎖嗎?」

  「這道門是經過特別設計,需要所長陸田光的體重資料與他的指紋資料才能打開電子鎖,陸田光現在不在這,根本不能取得資料。現在唯一方法就是,利用電腦侵入電子鎖系統,將密碼更改,這樣才可以進入這道門,但需要時間,等我完成,也許橋本節子已經被殺。」

  「難道沒有其他方法可以進入嗎?例如破壞這道門或撞爛防護玻璃?」

  「沒有用,門與玻璃都是特殊合金與特殊合成纖維組成的防彈玻璃,相當五百公斤黃色炸藥才能破壞,我們徒手徒腳根本就無法破壞,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破壞電子鎖,希望留美子能來得及。」

  留美子將筆記型電腦接出延長線與電子鎖連接在一起,進行電子鎖密碼侵入。在房間內玄天魔轉過頭朝路小西笑了一笑,手指往路小西後面一比,張開嘴巴說話,路小西聽不到他在說些什麼?突然間,路小西覺得身體浮起,被什麼東西舉起,回頭一看,舉起他的竟是一個女人,一個個子非常高大素未謀面的女人。

  「我的媽媽咪啊!怎麼會有這麼高大的女人?」

  那女人的力量異常恐怖,將路小西舉起,超過她的頭,用力一拋,竟將路小西拋出,狠狠撞在牆上,跌在地上。

  「天啊!我的媽啊!這是怎麼樣的怪力?她的力氣怎麼那麼大?而且還是個女人。」

  仔細看那個女人,身高將近一百九十幾公分,足足高過自己一個頭,雖然是個女人,身材相當魁梧,大約有一百一十、一百二十幾公斤,那對胸部特別大,已經是超爆尺寸,比路小西的頭還大出一倍,最可怕的她並不是東方女子,是個碧眼金髮西洋女子。

  「天啊,她是誰?怎麼有那麼可怕的力量?」

  薰看一眼就認出:「她是妮可基曼。」

  「妮可基曼?是誰?」

  「後樂園女子摔角選手,俄羅斯人,原本在美國打WWF職業摔角,是日本摔角界最近重金挖過來的傭兵,她破壞威力強大,最近在摔角界頗為盛名,人稱「不敗航空母艦」。」

  「不敗航空母艦……」

  路小西站起來一比,妮可基曼高他整整一個頭,氣勢相當恐怖:「不管怎麼樣,她是個女人,我不能跟女人對打,這是師訓,我不能出手打女人……」

  女人。」

  仔細看那個女人,身高將近一百九十幾公分,足足高過自己一個頭,雖然是個女人,身材相當魁梧,大約有一百一十、一百二十幾公斤,那對胸部特別大,已經是超爆尺寸,比路小西的頭還大出一倍,最可怕的她並不是東方女子,是個碧眼金髮西洋女子。

  「天啊,她是誰?怎麼有那麼可怕的力量?」

  薰看一眼就認出:「她是妮可基曼。」

  「妮可基曼?是誰?」

  「後樂園女子摔角選手,俄羅斯人,原本在美國打WWF職業摔角,是日本摔角界最近重金挖過來的傭兵,她破壞威力強大,最近在摔角界頗為盛名,人稱「不敗航空母艦」。」

  「不敗航空母艦……」

  路小西站起來一比,妮可基曼高他整整一個頭,氣勢相當恐怖:「不管怎麼樣,她是個女人,我不能跟女人對打,這是師訓,我不能出手打女人……」

  「你說什麼?」

  「我不能打女人啊……」

  「別開玩笑了,這是男女平等的時代,更何況她是個職業摔角選手,你別小看她,她的破壞力可比男人強出好幾倍。你不可以有重男輕女觀念,小看女人,你會吃大虧。」

  「那是我師父戚繼光所留下來的師訓,我絕對不能跟女人動手。」

  突然間妮可基曼對路小西使出猛烈攻擊,快速衝向路小西!

  「BRONCOBUSTER!」

  雙手握拳,以肩撞方式快速衝向路小西,用肩膀猛力撞擊路小西胸口,路小西整個人被撞得騰飛,那力量相當驚人,就像被鐵塊擊中,胸口被撞得黑青,撞在牆上,合金的牆都被撞凹一個大洞。路小西的胸口好痛,一股劇痛傳到心中,不停呻吟,整個人竟然爬不起來。

  妮可基曼抓住路小西的頭髮,用力扯,路小西被扯得好痛,雙手將路小西雙肩夾住,再使出必殺絕招!

  「BONZAIDROP,SITDOWNPILEDRIVER!」

  巨大的妮可基曼,將路小西舉起,將他身體翻過來,雙手抱住他的腰部,用雙腳夾住他的頭,將他身體固定,猛力一躍,連帶路小西的身體飛起,往地面猛力撞擊。

  路小西的頭首當其衝,直接撞在地上,被撞得鮮血噴出,卡嚓一聲,頸骨好像被撞斷,脖子成九十度彎曲,整個人趴在地上,爬不起來,痛得不停呻吟,他從來沒有受到這樣強烈衝擊,實在是太可怕,脖子就快要被強烈撞擊扭斷。

  摔角比賽中攻擊多集中在頸部和頭骨部位,若一般人受到這樣的攻擊很容易致命;而摔角選手能奮戰下去的原因是,他們受過充分的防守和自我保護訓練,從新人開始就必須接受這樣的鍛煉,尤其加強脖子、頸子部分,否則聯盟不會讓他們參加真正的練習。

  如果頸部沒有徹底鍛煉的話,一旦被對手摔出,脖子無法支撐頭部被拋摔出去的力量,後腦會直接撞向地板而昏迷,結果相當危險。而每天不停鍛煉也造成摔角選手的脖子比一般人來得粗大,跟其他摔角選手比起來並不明顯,但是跟一般人對照的話,他們脖子的粗壯度就顯得鶴立雞群。

  「路小西,快還手!你再不還手的話,會被他活活打死的!」

  倒在地上的路小西,不停掙扎,試圖想從地上爬起,卻爬不起來……

  「不行……,我師父的遺訓……,不能打女人……」

  「這個食古不下化的路小西,腦袋那麼僵?再不出手的話,鐵定會被妮可基曼打死!」

  薰將袖子捲起:「這一戰就由我鼠小僧薰來對付妮可基曼,不敗的航空母艦,我要替朝倉大介復仇!」

  「薰姐,你行不行?對方可是擁有怪力破壞力的高大職業摔角選手。」

  薰站出去,身高只到妮可基曼的胸部,簡直跟妮可基曼身材比例相差太多。

  「天啊,這怎麼打?簡直是大人與小孩之間的戰鬥。」

  「她雖然高大,相對她的速度緩慢,要勝她就必須從速度上勝她。我在大學格鬥技同好會中專修日式摔角,就讓我的日式摔角來對付她的美式摔角!」

  薰快速衝向妮可基曼,整個身體騰空飛起。

  「飛彈踢擊!」

  在空中的薰,雙腳合併,猛力往前用力一踢,雙腳猛烈踢在妮可基曼胸口,那一踢相當猛烈,卻對妮可基曼絲毫沒有作用,踢在妮可基曼胸上,妮可基曼身體完全沒有晃動,用力一彈,就將薰反彈出去。

  薰嚇一跳,心裡不停的想:天啊,這是怎麼樣的怪力?怎麼有那麼可怕的女人?這個女人簡直不是女人,比男人來得更加恐怖一百倍。

  薰不死心,再旋轉起跳,踢出猛力一腳!

  「迴旋踢!」

  整個身體躍起,成三百六十度快速旋轉,在空中位置,右腳猛力一踢,踢向妮可基曼的臉龐,那腳踢中她的臉龐,但是妮可基曼不受影響,晃動都不晃動。

  伸出右手將薰的腳抓住,把薰騰空旋轉,在空中快速轉動,好像丟鉛球一般,將薰丟出去,薰撞在牆上。

  天啊,這是怎麼樣的怪力?怎麼有那麼恐怖的人?

  巨大的妮可基曼身體快速移動,快速衝向薰,躍向半空中,向薰俯衝!

  「TOMBSTONEPILEDRIVER!」

  在空中將雙膝曲起,由上而下快速俯衝,朝薰猛撞,以膝撞方式撞擊她的胸口,薰被撞得當場吐血,整個胸口黑青,倒在地上呻吟不止,再也無力爬起。

  妮可基曼抓起薰的頭髮,將身體舉起。

  「CRIPPlER’sCROSSFACE!」

  將薰完全舉起,右手抓住薰的頭,左手抓住她的腳,用力猛扯,那股力量很大,身體快被扯斷,整個人快被撕裂,薰不停哀嚎,她實在是太痛苦了,手腳不停胡亂擺動,卻絲毫無著力點可抓。

  「HIPHOPLEGDROP!」

  妮可基曼抓起薰,往膝蓋一撞,背骨快被折斷,不停哀嚎,妮可基曼抓住她的腿,將她摔出,由上而下直接摔在地上,頭部直接撞擊地面,整個人昏死過去,一動也不動。

  這一擊相當猛烈,薰受到極大創傷,倒在地上不停呻吟,感到無法形容的劇痛,一種無法言喻的恐懼湧上心頭,難道這就是職業與業餘之間的差距?妮可基曼實在是太強了,強到她無法想像。薰覺得她不行了,她再也站不起,一點力量也使不出,好想就這樣死去。

  桐子與留美子看見薰被妮可基曼擊倒,倒地不起,心裡極為緊張,不禁大叫:「薰姊!」

  另一方面,在裡面的玄天魔,一步一步走向橋本節子,橋本節子因催眠失去心智,雙手被綁起來。

  「你就是橋本節子?」

  橋本節子一句話都不說,只用凶狠的眼神望著玄天魔,在眼神之中充滿著無限殺機。

  「橋本節子果然是個大美人,不愧是明星,美麗動人。」.

  「我不是橋本節子,我的名豐叫做奧娜雅,我是出雲國的聖女。」

  「不管你是什麼?你都要成為我玄天魔的祭品,成為我胯下之人,幫助我完成神功大業。」

  玄天魔伸手撫摸橋本節子,撫摸她的胸部,橋本節子露出一股凶狠眼光,眼睛發出紅光,「啊!」一聲尖叫,一股強大力量從她身上散出,玄天魔完全沒有預防,被這股力量往後推,一下子被彈開,拚命向後滑,撞在後面牆上,動彈不得。

  玄天魔不禁暗驚:「這是什麼力量?怎麼會那麼恐怖?」

  「我是出雲國的聖女——奧娜雅。」

  從橋本的眼中發出一陣一陣的殺光,身體充滿無比魄力,強大力量壓著玄天魔,使玄天魔無法動彈。

  「可惡!她居然是個超能力者,我第一次遇到這麼可伯的人物。」

  「啊!」玄天魔大喊一聲,全身內力釋放出來,空氣快速流動,形成強大氣壓,快速滾動衝向橋本節子。玄天魔一使力,身體擺脫橋本節子的精神力,恢復行動。空間物體浮起,橋本節子用精神力控制,快速往玄天魔射去,玄天魔見情勢危險,縱身一跳。

  玄天魔速度好快,在空中快速穿梭,躲過物體攻擊,只見身影如風一般,一瞬間穿越過空間,站在橋本節子面前,用手掐住橋本節子的脖子,橋本節子不禁瘋狂尖叫,從身上散發出一股一股超強能量,刺眼的光芒散發出來,使玄天魔張不開眼。

  「很好,你想跟我比力量,究竟是你的超能力強?還是我的玄天冰火掌的內力強?」

  從玄天魔身上散發出超強的內力,與橋本節子的超能力相抗衡,超能力與內力共鳴,形成波浪狀輻射,不停向外散射,撞到牆上形成強烈爆炸,爆炸震風響起,形成驚濤駭浪之勢。室內物品被炸得粉碎,強大爆風席捲四方,塵上碎塊到處散發。

  從兩人身體發出強大光芒,一直向外散射,使人無法張開眼睛,兩人對峙十幾分鐘,橋本的精神力量用盡,冷汗流出,汗流滿身,全身濕漉漉。玄天魔越發氣勢越強,散發內力越來越強大,臉色越發越紅。

  橋本全身體力用盡,不禁變得軟趴趴,一點力量都沒有,急劇喘氣,心臟跳得好快。在那瞬間,橋本節子恢復意志,脫離催眠,她恢復成原來的橋本節子,不再是奧娜雅。

  「怎麼回事?我的頭好痛,我怎麼會在這裡?你是誰?你怎麼會在我身邊?」

  「歡迎你回來,橋本節子?」

  「你是誰?你怎麼會在我身邊?你想對我做什麼?」

  「我想對你做愛做的事……」

  玄天魔伸嘴親吻橋本節子,他的速度很快,非常唐突,將舌頭伸進她嘴中,伸入最深處,橋本節子嚇一跳,用手推開玄天魔,但是玄天魔力量很大,她推不動,任由玄天魔擺佈。

  起先是拒絕,後來越嘗越有滋味,橋本沒有想到與玄天魔接吻竟是如此香甜,沉醉在奧妙的感覺之中,兩人越吻越瘋狂,越吻越投入,四片唇好像黏住,分也分不開。

  橋本沉醉在氣氛之中,四肢鬆軟下來,任憑玄天魔擺佈;玄天魔伸出手隔著衣服撫摸她的胸部,輕輕搓著,輕輕揉動,橋本的胸部好柔軟,玄天魔抵不住誘惑,用身體與她的身體摩擦,用腿部摩擦她的私處,一陣一陣刺激傳到橋本節子心中,整顆心都酥了,身體麻了。

  玄天魔伸手解開橋本的扣子,想脫橋本的衣服,橋本拉住玄天魔的手,輕聲說道。

  「不要……,我只不過是第一次跟你相見,連你叫做什麼名字都不知道……」

  「你不用知道我的名字,只要盡情當我的玩物,享受這縱慾的氣氛。」

  玄天魔強吻著橋本節子的脖子,用力的吸,吸出一道一道的吻痕,手伸進衣服裡面,捏她的奶子,另一隻手伸到裙子裡面,摸她的私處,手指插入洞內,一進一出動著,那裡流滿淫水,內褲都濕了,身體不停顫抖,腦中一片空白,呼吸急促,就快要被玄天魔征服,突然間想到某些事情,用手推開玄天魔。

  「不行!你不可以這樣做!你究竟是誰?為什麼想要侵犯我?我不可以跟你做這樣的事!」

  「是嗎?」

  「啊!」突然一陣慘叫,響徹雲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