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風月:◆第二十九話:雙女大戰


◆第二十九話:雙女大戰

  玄天魔對橋本節子下毒手,橋本發出犀利叫聲,玄天魔用拇指按住橋本手臂穴道,痛得受不了,一股劇痛傳到心中,整隻手竟脫臼。

  「啊!」橋本不停尖叫。

  「你為什麼這樣對我?你弄痛我,手脫臼了。」

  「因為我是玄天魔,我要殺你!」

  「什麼?」

  橋本不相信這話竟然從眼前這個男人口中道出,這個男人居然要殺自己,剛才還萬般纏綿對待自己,如今竟如此無情,簡直翻臉不認人。

  「為什麼?為什麼你想殺我?」

  橋本節子想逃,可是玄天魔抓住她的手,玄天魔力量好大,橋本動彈不得,想逃也逃不了。

  伸手往橋本胸口一撕,胸前衣服被撕得粉碎,那對奶子彈出,彈到玄天魔眼前,不停晃啊晃的,橋本的奶子好嫩好白,不停一直晃動,看起來非常柔軟,鮮嫩可口,玄天魔看得心好癢。伸手搓她柔軟的胸部,不停揉,伸出舌頭舔著花蕾,花蕾上塗滿唾液,濕滑滑的,橋本心中不願意,可是控制不住慾念,花蕾不禁硬起。

  玄天魔用牙齒咬著花蕾,將花蕾咬出血,一股刺痛傳到橋本心中,玄天魔開始用利牙咬橋本,咬白白嫩嫩的胸部、肩膀、脖子後跟、手臂、肚子,身上佈滿齒痕,一個接著一個紅印子。橋本不禁咬著下唇,忍耐這番虐待。

  色心大起的玄天魔,將橋本小褲褲脫下,手指伸進小美眉中,不停抽動,花瓣一受到刺激,開始流淫水,濕潤的液體沾滿手指,弄得玄天魔春心大動,脫下褲子,將小弟弟放進小美眉裡。

  開始狂插,開始蹂躪橋本節子,一插一抽,橋本無法反抗,她連反抗力量都沒有,任由玄天魔擺佈。淚水不禁落下,身心受到摧殘,閉起眼睛,慢慢等著死亡來臨。凶狠的玄天魔,一直狂搞橋本,雙手掐著橋本脖子,越搞越凶,越掐越緊,橋本無法透氣,呼吸困難,張開嘴卻吸不到空氣,任憑玄天魔狂抽,臉都變青,離死亡只差一步。

  玄天魔越搞越凶,汗水從身上冒出,肌膚好像抹一層油,頭髮都淋濕,汗水從額頭流過鼻尖、流過嘴唇、下巴,滴在橋本腹部上,把她的身體都淋濕了,他快速抽動,心臟跳得好快,呼吸急促,不知狂抽幾千次。十二點鐘奪命鐘聲響起,玄天魔達到高潮,精液如泉水一般噴出,一片白白濃濃的液體,噴得橋本全身都是,頭髮、胸部、腹部、大腿、臉孔都沾滿精液。

  同時,雙手一使力,就扭斷橋本的脖子,橋本死在血泊之中……

  薰這方面,被妮可基曼擊倒,倒地不起,在那瞬間,昏厥過去,冥冥中眼前出現一個人,那個人就是朝倉大介,朝倉大介張大眼看著薰,一句話都不說,薰想跟他說話,但他始終保持微笑。

  「我知道你在笑我,笑我自不量力,我希望跟你說話,你跟我說說話,我想聽你的聲音。」

  在薰心中的朝倉大介,始終微笑著,一句話不說,薰心中有點生氣,不禁憤怒:「為什麼不跟我說話?我知道以前我對不起你,我不應該離開你,但是這是無法避免的宿命,你是刑事,我是賊,我們是天生死敵,是永遠不可能在一起,我離開你是正確的抉擇,請你不要怪我。」

  「其實我心中,一直都想念你,你在我心中佔有一定地位,我對你無法忘懷,我好懷念,懷念過去的日子,跟你在一起的日子,是我一生最快樂的日子。

  朝倉君,為什麼不說話?難道你要離開我?棄我而去,我捨不得你,我好想跟你在一起。」

  倒在地上的薰,突然落淚,桐子、留美子覺得很奇怪。

  「你不要死,不要離開我,你要繼續活下去,待在我身邊,跟我生活在一起,我一定會贏,我要把你失去的靈魂再度帶回。」

  薰突然睜開眼睛,從地上爬起,用手支撐身體,額頭冒著冷汗。

  「我一定要贏!我一定會贏!為了朝倉大介,我一定會贏!」

  薰快速衝向妮可基曼,緊抱住她的腰部,用力大喊一聲「啊!」,竟然將妮可基曼巨大身體舉起,在旁邊的桐子、留美子、路小西都嚇一跳,薰竟然能將將近一百二十公斤的女巨人舉起,實在是太不可思議!

  「日出原爆固定!」

  用力將腰往後仰,把巨大身體舉在半空中,用力往後一摔,一個漂亮的後翻摔,妮可基曼頸部直接撞擊地面,整個身體被薰後翻壓制,成三腳固定,壓制在地面上。

  妮可基曼的力量非常大,不到一秒,就掙開壓制站起來,人還沒有站穩,薰向後退,再快速向前衝,立刻出招攻擊。

  「大車輪旋轉!」

  薰翻身以雙手支撐地面,翻了個觔斗,想用腳猛踢妮可基曼的臉,全身如大車輪快速旋轉,動作非常快,雙腳用力一踢,正中妮可基曼的鼻心,妮可基曼被踢疼,鼻血流出,連退好幾步。

  薰再快速向前衝,整個身體騰飛,躍到妮可基曼上方,以雙腳夾住她的脖「尼加拉瓜坐擊!」

  雙腳夾住她的脖子,雙手抓住頭髮,以全身力量,用力往下壓,妮可基曼的身體往下落,如瀑布一般快速向下流,臉面撞擊地面,她的臉被撞得流出鮮血,倒在地上。

  薰站起,看著倒在地上的妮可基曼,竟倒地不起,不禁轉身。

  「職業選手也是一個人,也是有弱點,比鬥已達到終點,一切都結束。」

  想反身就定,在她面前的桐子與留美子發出驚訝表情,不禁發聲:「薰姐!

  小心背後!」

  在薰後面的妮可基曼再次站起,扭一扭脖子,憤怒說道:「可惡!你弄痛我了!」

  薰轉頭一看,看了傻眼,她連番猛擊,竟然擊不倒妮可基曼,妮可基曼只不過是痛,她簡直是個妖怪。

  妮可基曼大喊一聲,聲音無比宏亮,薰、桐子、留美子、路小西不禁將耳朵搗起,她快速衝向薰,使霹靂必殺絕招!

  「CRIPPELER’SCROSSFACE!」

  將她右掌用力一推,往薰面部擊去,臂力甚大,那一擊相當猛烈,直接命中薰的臉孔,薰應聲飛起,快速向後衝,撞在後面牆上。薰立刻站起,利用牆的反力,快速往前衝,衝向妮可基曼。

  「沖天技!」

  跑一跑,整個身體沖飛,雙手成十字交叉,突擊妮可基曼頸部,快速衝向妮可基曼,往妮可基曼猛擊!

  「TEXASCLOVERLEAF!」

  妮可基曼防禦這一擊,雙手往中間猛力一夾,挾向半空中的薰,薰機警的將兩臂舉起抵擋這一挾,妮可基曼臂力甚大,兩手被打得黑青,瞬間空中翻身,反腳踢向妮可基曼面部。

  薰與妮可基曼之間的戰鬥持續進行,所有絕招使出,這真是精采一戰,戰得滿地血跡斑斑。

  「饔式懸空壓制!」、「後橋翻摔!」、「金臂勾!」、「扣首震地擊!」、「鎖頸落下技!」、「剪刀腳鎖腰」、「金字塔螺絲坐擊」!

  「RINGSOFSATURN!」、「FROQSPLASH!」、「MANDABLECLAW!」

  「DOUBLEARMDDT!」、「ROCKBOTTOMPEOPLE’SELBOW!」、「OLYMPIANSUPLEX!」、「WALLoFJERICHO!」

  雙方戰得如癡如狂,這一戰實在是太精彩了,兩人都拿出最強實力,鮮血到處亂噴,熱汗灑滿地面,薰全身早就被汗水淹沒,衣服被淋濕,體力大量流失。

  從來沒有跟人戰鬥得那麼久,額頭不停冒出冷汗,全身開始發抖,所有體力用盡,手腳發抖,一點體力也使不出。

  妮可基曼的情況與薰相差太多,雖然滿頭汗水,卻仍然保持體力,還有強大戰鬥力。難道這就是職業與業餘之間的差別,摔角這個運動竟然如此耗力,薰雖然有強烈意識,也阻止不了體力快速流失。妮可基曼把握機會快速衝向薰,要一擊擊倒薰,使出必殺絕招!

  「BOSSMANSIDEWALKSLAM!」

  妮可基曼快速衝向薰,使出必殺絕招,雙手成手刀狀,快速揮向薰的頸部,薰根本沒有任何體力可以躲過這擊,眼見就要被妮可基曼擊中,情況十分危急。

  妮可基曼擊中薰的那瞬間,動作停止了,她被一股強大力量拉住,無法前進,回頭一看,拉住她的人竟是路小西。

  「你……,你不是說不打女人嗎?」

  「的確,我不打女人,但是讓女人為我受傷的話,那就更加不該,我師父的師訓也有要保護女人。雖然不打女人是師訓,但是薰的命也是非常重要,兩害只能取其一,我一定會保護薰,不會讓薰為我而死。」

  「路小西……」

  「路小西這個死腦筋終於開翹了。」

  「你以為你可以打贏過我嗎?你忘了你剛才被我打倒?」

  「我還沒有拿出我真正實力,最初把你當作一個女人,所以對你手下留情。

  可是現在橫看豎看,你這個女巨人,除了那雙大奶子,沒有一個地方像女人。」

  「你……」妮可基曼雖然是個女摔角手,可是她最恨別人說她不像女人,雖然她外表不像女人,可是心卻是百分之百的女人。

  她的表情透露出一股強大殺氣,恨不得殺死路小西:「信不信我殺了你?」

  「呦!呦!呦!好可怕的娘們。」

  「啊!」路小西大喊一聲,從身上發出一股無比強大氣勢,氣勢隨空氣快速流動,形成飛砂走石之勢,氣勢強大,洶湧無比,氣勢恢弘!

  妮可基曼心裡一驚:「這個路小西,體內竟然有這樣強大內力,是我從來沒有遇過可怕的對手。」

  不管三七二十一,快速衝向路小西,使出必殺絕招!

  「REVERSEPUMPHANDLEPOWERBOMB!」

  巨大的身體竟然飛起,跳躍到路小西上方,三百六十度大旋轉,由上而下壓向路小西,好像要把路小西壓扁!

  「頂心肘!」

  路小西將手肘往上舉,穿過攻勢間隙,頂向妮可基曼胸口。從手肘之中發出一股強勢光芒,射出強大的能量,猛力一擊,正中胸口,妮可基曼應聲飛起,往後彈飛數十公尺,直直撞在牆上,巨大身體競將合金製成的牆撞凹,卡嚓數聲,撞斷幾根骨頭。

  強烈一擊,竟將妮可基曼撞昏,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來,路小西一擊就將妮可基曼擊倒,一拾男性雄風。

  「路小西,你實在是太酷了,應該早一點出手,薰姐就不會打得那麼辛苦。」

  「薰,對不起,我讓你受苦了。」

  「你不要這樣說,你有你的原則,經過這一戰,我心中踏實多了,好像為朝倉大介報了仇。」

  從薰、路小西、桐子背後傳來一陣聲音,是留美子的聲音。

  「解開了,我破解了電子鎖的密碼。」

  留美子成功破解電子鎖密碼,電子控制門應聲而開,四人進入密室裡,看見的卻是橋本節子赤裸的身體,倒在血泊之中,脖子被玄天魔扭斷,死狀相當淒隆。玄天魔已經不見,合金做的牆竟然被打穿一個大洞,想必玄天魔已經從破洞逃走。

  路小西摸破洞的邊緣,邊緣被強大能量溶化,可以想像玄天魔發掌的可怕:「玄天火掌第九層……」

  「想必玄天魔已經快達到第十層天的境界,只要再吸取兩個年滿十八歲的處女陰氣,就可以達到玄天冰火掌第十層天,到時他就會變成刀槍不入,天下最恐怖的高手,我們都要死無葬身之地。」

  「玄天冰火掌真的那麼厲害?」

  「厲害得無法想像……」

  看著橋本節子的屍體,與合金牆被打穿的凹洞,薰、桐子、留美子的心中不寒而慄。心裡想:玄天魔究竟有多麼強?一隊日本自衛隊特種部隊都慘死在他的手中,他的強無法想像。等到他達到玄天冰火掌第十層天,將會變成天下無敵…

  真正的天下無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