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風月:◆第三十話:呆女


◆第三十話:呆女

  日本與台灣是很相近的國家,台灣曾經受日本殖民統治,兩者都是屬於海島形氣候,都靠經濟發展支撐。兩國的人民有個共通點,那就是勤奮努力。在教育方面更為相似,學生受到的升學壓力十分沉重,從小就開始接受補習,不斷接受考試,成了考試機器,其目的只有一個,就是考上好的大學,進入好的公司。

  我常常會思考,人難道都要定同樣的路嗎?辛苦的讀書、辛苦的補習、努力考高中、努力考大學、結婚生平、辛勤的工作、供養家庭,這等等強大壓力,讓人喘不過氣來,人的一生都活在強大壓力之下,水無止息,直到進棺材,辛苦才結束。

  許多人承受不住這強大壓力,自暴自棄,這也是新的文化,許多年輕人希望從沉重的升學壓力之中解放。在日本,越來越多的人中途輟學,在涉谷,走在路上的年輕人,有百分之二十五是中輟生,社會成兩極化,優秀的人越來越優秀,墮落的人則是越來越墮落,這種現象真讓人難以想像,現在年輕人的希望究竟在哪裡?

  東京有許多知名的大學,東京、慶大、早稻田……等等名校,從日本各地的學生擠破頭來報考知名的大學。當然也有許多學生考不上大學,高星凌與廣野真子就是屬於這類學生,考不上大學,被社會遺棄,進入到二年制的短期大學,她們的學校叫做若葉女子短期大學,若葉在日語發音類似「呆」(BAKA),所以大家都叫她們為「呆女」。

  若葉大學的就業率相當低,人家也稱若葉短大為新娘大學,畢業之後許多人找不到工作,只有嫁給他人作新娘,做個家庭主婦。在日本,家庭主婦大部分都下出外工作,這也是呆女的悲哀,永遠被這個社會遺棄,躲在社會角落之中,這個社會為聰明的人所控制,愚蠢的人只能生活在黑暗之中。

  高星凌與庵野真於是一對非常要好的朋友,她們感情之好,真的讓人很難想像,就像是唯一的知己,想當初她們剛認識時,真的是不打不相識。

  高星凌是關東人,廣野真子是關西人,關東人與關西人素來不合,不僅生活方式,連說話的語音都大大不同。雖然如此,兩人卻不約而同來到東京,進入若葉女子短期大學唸書,分到同一班,坐在隔壁位置。兩人都喜歡打扮,打扮得非常艷麗,喜歡吸引男人的眼光。

  高星凌第一次看到廣野就不順眼,心裡想:她的穿著怎麼那麼妖艷?染髮、穿著曝露、化妝很濃,看起來很噁心:廣野真子也是同樣的感覺,也覺得高星凌是特別惹人討厭,不僅穿著妖艷,衣服上別了許多亮片,短短的迷你裙,內褲都快要曝露出來,聽到她的口音,帶有濃厚關東味,聽起來就不習慣,打從心裡厭惡這個人。

  但是命運造就兩人在一起,成為一對好朋友。東京物價特別高,學生不打工是生活不下去,高星凌與廣野真子下約而同的在六本木一家啤酒屋打工,專門陪酒,穿著曝露,讓人摸一摸屁股,跟客人聊天說說黃色笑話。

  當兩人在店中相遇時,嚇一跳,不約而同大聲說道:「是你啊!」

  領班不禁好奇問道:「你們兩人認識?」

  「不認識,我連她叫做什麼名字都不知道,只不過是短大的同班同學。」

  「同班同學?那你們感情一定很好,你們就分到同一組,到街頭髮傳單,拉客人。」

  「有沒有搞錯?誰要跟這個騷貨在一起?」

  「你才是騷貨!你這個死關東人!」

  高星凌與廣野吵起來,音量越來越大,領班受不了:「嗨!不要再吵了,把這股衝勁放在工作上,多拉拉幾個客人!」

  兩人就像比賽般,在街上猛拉客人,大拋媚功,比一比究竟誰的魅力比較強?兩人經常為爭奪一個男人而爭吵起來。在店中爭得更厲害,兩人使出渾身解數。

  「這位大哥,我陪你暍一杯。」

  「你在幹什麼?這可是我的客人,你要找男人,就找別桌的男人,不要找我的客人。」

  「誰說他是你的客人,她明明是我拉進來的,我喜歡跟這個男人喝酒,你管得著嗎?你看得不爽,就滾到別桌去!」

  「我偏偏要這個男人,你別想跟我爭這個男人!一「大哥,你跟我乾這一杯,我讓你親一下。一「大哥,你不要跟她喝酒,你跟我,我讓你摸胸部。」

  「我讓你看我的胸部!」

  「我讓你看我的小褲褲!」

  兩人竟然為一個客人爭吵起來,吵得不可開交,店內客人也常被兩人嚇定,領班氣得嘴巴都歪掉,把兩人叫過來,狠狠罵一頓。

  工作很累,隔天睡得很晚,翹課不去上課,高星凌一起床肚子很餓,她的房間亂七八糟,雖然她打扮得非常亮麗,但是生活上卻是很窮,戶口裡一毛錢都沒有,房間亂得可以,東西丟得滿地都是,一點吃的東西都沒有。往往女人的個性就是這樣,有的女人會花兩、三個小時打扮自己,卻吝嗇花十分鐘收拾房間:有的女人花許多時間作家事,卻將自己弄成像黃臉婆,所以漂亮的女人並不一定是個好老婆。高星凌就是屬於前者,她的房間亂得可怕,找下到地方坐下。

  高星凌猶豫一下,平常的她不打扮一個小時,是不出門的,可是肚子餓得受不了,她想只是買一下東西,應該沒有人會看見吧,她穿著很上的運動裝,頭髮亂七八糟的,臉上的妝沒有化,看起來非常邁遢,萬一被認識的人看見,高星凌非自殺不可。

  走在街上左閃又躲,把頭低低的,生怕遇見認識的人,一到便利商店就立刻躲進去,挑了泡麵、壽司與幾塊麵包,準備付賬離開,到櫃檯,等著店員算帳。

  從背後走過來一個人,她沒有注意那個人,那個人講了一聲:「先生,多少錢?」,她覺得這個聲音好熟悉,好像從哪裡聽過。

  轉過頭一看,那個人竟然是廣野真子,她不禁嚇一跳,廣野也看到高星凌,兩人露出非常驚訝的表情,不約而同尖叫一聲。

  「怎麼會是你?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怎麼在這裡遇見你?簡直是丟臉丟到家!」

  「你千萬不要把這事說出去,信不信我會宰了你。」

  「你才不要把遇見我的事說出去,我穿成這樣才丟臉。」

  高星凌仔細看著廣野,發現她的穿著跟自己一樣,十分邋遢,身上一件運動服,頭髮亂七八糟,剛睡醒的面孔,一張無精打采的表情,跟平常的她完全不一樣。廣野也注意到高星凌的打扮,跟自己一樣糟糕,在短短幾秒鐘之內,相互大笑起來。

  走出店外,高星凌往回家路上走著,發現廣野真子一直跟在她後面,她覺得很厭煩,對廣野真子大聲喊道。

  「不要以為我剛才對你笑,就以為我對你有好感,請你不要跟在我後面。」

  「誰跟在你後面,我回家的路也是這一條。」

  「不會吧?不會那麼的巧吧……」

  走到公寓前面停下,廣野也跟著停下,高星凌睜大雙眼看著廣野,不禁冒出冷汗。

  「我的家到了,我住在這一棟公寓303房。」

  「這麼巧,我住在304房。」

  「天啊,怎麼那麼巧?你竟然是我的鄰居,我一直都不知道?天啊,真是惡夢一場。」

  「你不要說你,我也不知道你是我的鄰居,簡直無法想像。」

  二人走上樓,回到自己房間前,高星凌拿出鑰匙準備打開門,進入房間裡面。廣野真子突然開口向她說話。

  「對不起,我房間沒有熱水,可不可以進到你房間,一起吃泡麵?」

  「進到我房間……?這……這迫……不太好吧……」

  高星凌想到自己房間亂七八糟,萬一廣野真子進到房間,將自己醜事說出,那下是丟臉丟到家?

  「這不太好吧……,也許有別的方法……」

  廣野不聽高星凌這一套,自動打開門,進入到房間,發現房間裡亂七八糟,吃剩下的垃圾、還沒洗的衣服,丟得滿地都是,連站的地方都沒有。

  「呦!呦!呦!這也算是女孩子的房間嗎?東西丟得亂七八糟,一大堆垃圾、臭衣服,就像是垃圾場,你這個女人,只會打扮自己,房間都不整理,我真的不敢恭維。」

  「算了,一切都被你發現,你要笑就笑吧!」

  「不過這樣的房間,我覺得很自在,因為我的房間也是這樣的亂。」

  「你的房間也是一樣的亂……?」

  兩人面對面又哈哈大笑起來,雖然雨個人,一個人是關東人,另一個人是關西人,但是兩人之間的共通點實在是太多了,兩人的個性、生活習慣、態度,實在是太相似。廣野留在高星凌房間吃泡麵,兩個人開始聊天,越聊越多。

  「下午有課,你不想去上課嗎?」

  「算了,翹課吧,晚上還要上班,累死了。」

  「我想的跟你一樣。」

  「我們努力的讀書也沒有用,若葉短期女子大學,人稱「呆女大學」,我們學校的學生早就被社會遺棄,就業機會只有百分之三十,大部分的學生都是嫁作他人為妻,做個家庭主婦,我們學校就是新娘學校,而我們就是俗稱的「呆女」。一「像我們這樣的人,功課不好,被社會遺棄,在這個社會,只有成績好的人才可以找到好工作,但是他們適合那些工作嗎?難道沒有人問到?他們工作快樂嗎?一生都在同一間公司,沒有任何選擇機會,這樣的人生過得快樂嗎?」

  在日本,有種工作觀念,就是進入到一家公司,就會工作到退休,不輕易換工作,這就是日本職場的工作文化。許多人被安插在自己不喜歡的工作上,一邊工作一邊抱怨,卻不敢輕易換工作;在日本若換工作的話,代表著那個人誠信很差,評價會很低,別的公司都不太願意僱用這樣的人,所以換工作的人是很難找得到工作。

  「像我們這樣的女人,只有打扮得漂漂亮亮,才是我們生活的目標。」

  「說得也是,我的想法跟你一樣。」.

  「哈!哈!哈!」兩人不禁大笑,到現在才發現兩人是如此相似。

  高星凌仔細看著廣野,她從來沒有跟人聊得那麼久,廣野是第一個:雖然高星凌外表亮麗,但是像她這樣愛打扮的女孩,往往被同性排斥,經常都是孤獨一個人,在她心中一直很寂寞,沒有人願意關心她,願意瞭解她,去觸摸她心靈。

  每到夜深人靜時候,高星凌就覺得特別寂寞,那一種寂苦無法用言語形容,好像人生孤軍奮戰,沒有人可以幫助自己,人生竟是如此悲哀。

  而這一切的一切誰又能瞭解?「朋友」這個名詞對高星凌來說,是個非常遙遠的名詞,她不敢想像,她可以擁有朋友,但總是孤獨一人,一個人過日子。看看眼前這個名叫「廣野真子」的女人,雖然是個關西人,她的個性卻是跟自己如此相似,從來沒有人的個性可以跟自己如此相似,她一直以為她是個怪眙。

  突然從高星凌的口中冒出一句話:「我們做朋友好嗎?」

  「討厭,你怎麼說這樣的話?我們不是已經認識了嗎?不就是朋友?」

  「是啊……,我們已經是朋友了……」

  「你好,我叫做高星凌,很高興認識你。」

  「你好,我叫做廣野真子,很高興認識你。」

  對廣野真子所說的話,高星凌心中倍加感動,突然問好像有種快要落淚的感覺,朋友,她終於有個朋友,廣野真於是她人生之中第一個朋友,她從來沒有這樣感動過,她可以跟另一個人如此親近,這是無法想像的事情。

  從此之後,高星凌與廣野真子形影不離,上課、打工、玩樂總是在一起,大家都知道她們是死黨,她們的感情好得不得了,誰也無法拆散她們,這就是女人之間的友情,一生一世的友情。

  直到認識他,她們之間的友情才起了變化。

  暑假,也是兩人在若葉女子短期大學的唯一暑假,決定要好好玩一玩,兩人決定到塞班島玩。出國去玩,是件讓人興奮的事情,她們存了好久的錢,終於如。

  願以償,兩個女生獨自去塞班島。

  山下真治就是她們在塞班島認識的男孩,一個又高又帥的大男孩,東京早稻田大學經濟系的學生,當山下來找她們兩人時,要求跟她們一起玩,愛情的火花牽動三人,她們在海灘上快樂的跑,瘋狂大玩特玩,三個都是日本人,在異國的國度境內,突然覺得特別熟絡,高星凌與廣野都對山下真治有好感。

  結束五天假期,她們回到羽田機場時,兩人都意猶末盡。

  「這次旅行真好玩,山下真治真是個好男孩,很少男人能像他又帥又聰明。」

  「是啊,這種帥哥不多見。」

  「很可惜,這就像是過往雲煙,下次再遇見他的機會,就如大海撈針,非常困難。」

  「怎麼會?想見他的話,打電話約他出來就可以。」

  「打電話……?你有他的電話號碼?」

  「難道說,他沒有留電話號碼給你嗎?不會吧,他有留電話號碼給我,卻沒有留電話號碼給你?我知道了,他大概覺得我比較可愛,沒辦法,可愛的人就是有這樣的好處。」

  「是,是,是,你是比我可愛。」

  高星凌氣得一句話都不說,轉身就走,廣野發現說錯話,惹得高星凌生氣,可是沒多久,就不見高星凌,廣野心中後悔。

  接著連續幾天,高星凌都不願意跟廣野見面,廣野知道高星凌生氣,這次不知道怎麼辦才好?她真的不想惹高星凌生氣,可是高星凌卻避不見面,沒想到她們這麼好的姊妹情感,卻因為一個男人生變,這是出於廣野的意料之外。

  那一天,廣野叫人幫她約高星凌出來,說有重要的事要跟她說,高星凌原本不想跟廣野見面,她知道這次是她的錯,是她太小氣,她不應該為一個男人,就捨棄她與廣野之間的感情,可是她就是無法跟廣野見面,因為跟廣野見面,她不知道應該要說什麼話才好,她不知道要怎麼樣面對廣野?

  在他人強烈要求之下,她勉強出來,到預定地點,與廣野見面。

  等了許久,來了一個人,卻出乎高星凌意料之外,那個人竟然是山下真治,為什麼他會來?她真的無法想像……

  「山下真治……,為什麼會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