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風月:◆第三十一話:姊妹


◆第三十一話:姊妹

  淘廣野約高星凌見面,高星凌沒想到與她見面的人竟是山下真治,她以為山下真治並不喜歡她。

  「這是什麼意思?你在嘲笑我嗎?你明明留電話給真子,你喜歡的人是真子,為什麼代替真子見我?以為這樣做我就會原諒真子?其實我並不怪真子,我沒有真子出色,你喜歡真子是應該的,我只是不願自作多情。」

  「你誤會了,我真正有好感的人是你,我喜歡的人是你,高星凌。」

  「別安慰我,你明明就留電話號碼給真子,你怎麼會喜歡我?」

  「我的個性就是這樣,面對自己喜歡的人,不敢說真話,我不敢跟你陳述我心中的感覺:我不敢留電話給你。我留電話給真子的原因,是因為我想跟你見面,藉著真子我可以再次見到你。從真子的電話中,我才知道弄巧成拙,你誤會我喜歡的人是真子,其實我喜歡的人是你,高星凌。」

  「真的嗎?」

  突然間,從高星凌心中湧出歉意,她對不起廣野,她誤會廣野。此時的她,真的無地自容,突然問好想見廣野,跟她說聲「對不起」,她不是有心的,因為廣野是她最好的朋友。高星凌隨手撕下一張紙,寫下她的電話號碼。

  「對不起,這是我的電話號碼,你再打電話給我,我有急事,不能陪你。」

  高星凌話一說完,轉身快跑,山下真治被搞迷糊,心裡想:「這情形之下,我算被拋棄了嗎?」

  高星凌跑到廣野門口,用力敲門,敲得很大聲。

  「真子,我知道你在裡面,快出來見我,這一切都是我誤會你,是我錯怪你。」

  廣野在房間裡面,聽到高星凌的聲音,但卻不作聲,或許沉默是最好的回答。

  「真子,我知道你在裡面,你聽得到我的聲音。想一想我們是什麼?人家稱我們為呆女,讀書跟不上人家,考不上好的大學,只能讀呆女,面對社會強烈的競爭,不知道未來究竟在哪裡,生活漫無目標,人生浮沉,像汪洋中的一條孤舟,要飄往何處,無法預料?

  「我們努力裝扮,就是要讓我們看起來像個人,雖然沒有本事,但至少還有外表可以吸引人的眼光。作一個女人,只要裝可愛就可以,至少我是這樣的想法。上了大學後,我徹徹底底下定決心,雖然做不了有用的人,至少要做個美麗的女人。

  「從小到大,在美麗虛假的外表下,沒有朋友,與我交往的男人,他們的目標,其實是為了肉體,我厭惡這種感覺,雖然我打扮得很騷包,但並不代表我很隨便。我的人生很孤獨,內心空虛,害怕回家,一回到家中,孤單一個人,寂寞的惡神好像要扼殺我的生命,逼我跳進致命的深淵,透不過氣。

  「直遇見你,我發現我人生變了,你是我的朋友,而且不是普通的朋友,是我一生中最好的朋友,我們是死黨,感情是那麼好。這段分開的日子,我需要你,就如呼吸空氣,不可缺少。我不應該為山下真治的事怪你,這一切都是我的錯,失去你,生活是多麼痛苦,人生是多麼無助,我不能失去你,失去最好的朋友,我寧願沒有男人,也不願意失去你,你是我這一生中最好的朋友。」

  「我無法失去你,廣野真子,我一生中最好的朋友……」

  高星凌落下淚,是她最真誠的眼淚,不禁流下:裡面的廣野,聽了這一段話,也哭成像個淚人。女人之間的感情就是這樣,能拿性命搏感情,在高星凌與廣野之間,已經建立最深厚的感情,誰也無法去剝奪她們的感情。

  「我想見你,真子……」

  廣野打開門,兩人一見面就抱頭痛哭,眼淚不停噗撲直流,二人心中感動,這份感情深深烙印她們心上。

  高星凌與廣野之間的情感,永遠不會改變……

  從此之後,兩人依舊是最好的朋友,另外一方面,高星凌也與山下真治交往,廣野雖然沒有男朋友,卻不影響她與高星凌之間的感情。

  有一天,高星凌問廣野一個問題:「你是處女嗎?」

  這個問題問得太突然,高星凌不知該如何回答。

  「怎麼呢?你怎麼問我這個問題?」

  「明天是真治的生日,我想把自己奉獻給他,可是我沒有經驗,所以特地來問你,看你能不能提供我一些意見?」

  「你是處女啊?真的是個處女?你沒有做過那檔事?真的看不出來,以你的外表、說話態度、做事方法、為人處世,真的看不出來你是個處女,我還以為你十一歲就拋棄了處女。」

  「你不要笑我,我知道,我看起來很隨便,做事也做不好,人也呆呆的,喜歡追求時髦,喜歡打扮得漂漂亮亮。雖然你不相信,但是我對男女之事很保守,我一直堅信自己,要做那種事,一定要跟喜歡的人做,我一直都沒有遇上我喜歡的人,直遇到山下真治,我相信在我內心之中,我真的喜歡真治。」

  「真好,有個自己喜歡的人。我也希望能有個喜歡的人,將自己奉獻給他。」

  「這並不是問題,我要你教我,那檔事如何開頭?如何做?我不清楚。」

  「要是我知道就好了。」

  「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我意思是說我也沒有做過那檔事,我沒有經驗,我不知該怎樣教你……」

  「不會吧……,你也是個處女,你外表看起不像:很難想像你是個處女,你比我看起來更不像,這怎麼可能?」

  「這也不是我自願的,我也不想做處女,但始終沒有緣份,也不太在意這種:事,所以到現在還是個處女。」

  「那我該怎麼辦?明天就是山下真治的生日,我沒有經驗,要如何面對他?」

  「不如看書吧,色情書刊上描寫許多情節,可供參考:如果還不行,買A片來看,A片上的演出,一定錯不了,你就依樣畫葫蘆。」

  「這倒不失為是個好方法。」

  兩個大女孩,跑到書店買黃色書刊與A片,在日本,一般的小書店,名字雖然叫是「書店」,但是絕大部分都是販賣黃色書刊、寫真集,正規書卻相當少:想買正常書,要到大型書局才買得到。高星凌、廣野一進到書店,店裡的客人以異樣眼光看著她們,因為這裡販賣的是黃色書刊,兩個大女孩跑到這裡做什麼?

  許多客人色咪咪看著她們,兩人長得蠻漂亮,像寫真集裡的女孩。高星凌與廣野受不了這種眼神,急忙拿了幾本黃色書刊與幾卷A片,付了錢,就往外衝。

  「真受下了他們,他們眼神那麼色,好像被視覺強姦,男人都是那麼色嗎?」

  「男人通常是一體兩面,表面看起來正經,骨子裡卻是好色。」

  「你的山下真治搞不好就是這種人?」

  「不會的,我瞭解真治,他絕對不是下流胚子。」

  「知人知面不知心,男人的心很難說,下曉得你的真治腦子裡想些什麼?」

  「我們是奸姊妹,你該不會在我這一生最重要的時刻,跟我說這些話,打擊我的信心吧。」

  兩個大女孩帶著幾本書與片子,趕回家中:一回到家,打開袋子,才發現買錯東西。四本黃色書刊,其中三本變態到極點,什麼顏射、SM、喝尿、塗屎、獸奸、滴蠟燭、肛交……,一幅一幅不堪入目的圖片,印到兩人眼中,不禁覺得思心。

  「這些寫真怎麼那麼噁心?什麼顏射、SM、喝尿、塗屎、獸奸、滴蠟燭、肛交……,天啊,你該不會想跟真治玩這些玩意吧?」

  「打死我,我也不願意,這些事實在太噁心了,暍尿、把大便塗在臉上,難道做個女人就要受這樣的污辱嗎?」

  日本人的好色、變態是世界有名,從他們市面上所賣的書就可以看得出來,許多色情玩意,大部分都是從日本發展出來的。

  「凌,不要傷心,這裡還有一本比較正常,裡面一些情慾故事,可供你參,考。」

  廣野打開書大聲念道:「自己的屁眼,有生以來也沒見過,弘美把屁股挪到鏡子前。兩手將上衣撩起,豐滿又白的屁股在鏡子前出現。弘美一邊向鏡子裡看,兩手把屁股的肉左右分開,內心咚咚的跳。被分開深深的屁股溝問,看到最低部,淡褐色的顏色,屁眼周圍有小小的皺紋,有生以來還是第一次看到這樣可愛美麗的肉體。

  「「這麼小的屁眼把肉捧插進去?真不敢想像……」

  「弘美把手指伸到屁眼裡。「噢呀……氣感到比以前往裡插舒服。一邊看著一邊往裡插。「嗚,呀……」,屁股裡非常熱,弘美想著,把兩條腿閉起,手指從屁眼拔出,取出的手指塗上水。「啊……感到屁眼裡有顫抖之感,眼的周圍一陣陣收縮,屁股溝裡因粘液而光滑,有些液體從大腿裡流下,感到此以前更柔合。

  「「這的確很好玩……」,右手中指沾濕,插到屁眼裡,從心裡感到爽,呻吟著,身子顫抖著,做深呼吸,把手指插入屁眼裡。「啊……氣瞬間感到如此美好,手指被屁眼吞沒。難以置信。長長中指插到根部。小小肉眼競能埋進那麼長的手指。

  「不敢相信,用異物刺激肉體會有這樣舒服的感覺……」

  「天啊,色情小說怎麼寫得那麼噁心,拿手指插屁眼,好噁心喔,你有沒有試過這種事?」

  「我又不是變態,才不會試這種事!」

  「天啊,手指插屁眼,想都不敢想……」

  「這種變態的故事少讀,有沒有比較羅曼蒂克,故事情節適合我跟山下真治,明天可以派得上場?」

  「我看一看,有了,這裡有一篇。」

  「上野信之把頭從佑美子雙腿栘開,脫下自己的內褲,露出粗大的肉棒。像是跟佑美子說了幾句話,只見佑美子有點不情願往前坐,握著上野那一根,開始舔起來。上野的肉棒受到刺激,開始迅速勃起,塞滿了佑美子的嘴,佑美子擺動自己的頭,讓肉棒在嘴裡滑動。

  「「啊……一定很爽……」阪井看得有點入神。到這時,阪並不禁興奮,從褲子裡掏出小弟弟,開始自慰起來。而這時對面的上野,也拉起坐在床上的佑美子,讓她面對落地窗,彎下腰手撐在窗上,準備用背後體位進入……」

  「等一下,這樣子不行,你光是唸書,我無法體會那種意境。我想到一個方法,那就是你假裝是山下真治,模擬小說中的情境,跟我演對手戲,跟我練習,讓我體會出那種感覺。情慾的感覺,火辣辣的感覺……」

  「什麼?叫我裝做山下真治,跟你演對手戲,有沒有搞錯?這事怎麼可以做為被人看見,還以為我是同性戀。」

  「求求你,真子,為了我的「性福」,請你喬裝山下真治,讓我練習一下,我真的需要練習,我不想被真治看下起,認為我是一個毫無經驗的菜鳥。」

  「求求你,真子,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好,我答應你。不過我事先聲明,這只是演戲,點到為止,你可不能吃我的豆腐。」

  「放心,大家都是女生,你有什麼豆腐好讓我吃?」

  「他一步一步的抱緊我,然後將唇貼著我的唇,開始吻起我來。但是我卻咬緊牙,緊閉著我的雙唇。「來……來吧!打開你的雙唇將舌頭伸出……」聽他這麼說,我小心慢慢伸出舌頭。不知道為什麼我願意這麼做,此刻我的身體在顫抖著!

  「「哇!太好了,再伸……再伸一些!」

  「我照著他說的那樣伸出舌頭,他便迫不及待吸起來,而且他也伸出舌頭讓我吸吮。用右手環著我的肩膀,繼續吻我,左手卻從我的前面伸進睡衣裏,慢慢滑到下腹部大腿間,並撥弄著我的毛……」

  廣野與高星凌按照著小說裡的情節,去演那個劇情,廣野幻想自己是山下真治,看著美麗的高星凌,心中居然也有些許動心,開始撫摸她的臉龐,開始親吻她的嘴唇,慢慢親吻。高星凌模仿小說裡的情節,將舌頭伸出,伸進廣野嘴裡,與廣野舌頭相互交叉。

  這是怎麼樣的感覺?這種感覺實在是太美妙,高星凌與廣野從來沒有如此奇妙的感覺,那個吻實在是太香醇,一股淡淡幽甜的香味,兩人不禁閉起眼睛享受,享受美妙的滋味。

  廣野伸出手,隔著衣服撫摸著高星凌的身體,撫摸著胸部,她的胸部好柔軟,從胸部方向,慢慢滑落下來,撫摸到腰部,順著撫摸著她的大腿……

  「不久他的右手就伸進我的內褲,手指也不客氣搔著私處上的毛。用指頭撫摸前進著,不久就攻到核心上,頃刻間私處變得濕潤,於是趁機將中指滑進裡面。隨著溫柔撫摸,我的身體不禁「噗」「噗」的震憾。此時臉不但熱起來,耳朵也紅起來。這時他更加快速度搖動著手指,以劃圓方式在私處不斷動作著。

  「我的臉露出歡愉!所以他才脫掉長褲與內褲,然後鑽進我的棉被中。一邊抱住我親我,一邊用手指玩弄我的小美眉,當然不用說,我又興奮喘著氣。

  「過一會兒,他讓我仰躺,騎在我身上,然後掏出他那呈黑色的巨大肉棒,朝我私處用力插進去……」

  廣野脫高星凌的衣服,撫摸著她的身體,手伸進到她的內褲裡,撫摸著她的毛,慢慢轉動,順勢撫摸她的小美眉,一種空前無比的刺激感覺,湧上高星凌的心頭,一種好興奮的感覺,高星凌感覺到,她那個地方,好像受到刺激,分泌出濕濕滑滑的液體,整個小美眉都變得濕潤,一種酥酥麻麻的感覺。

  廣野將高星凌的內褲脫下,將雙腳拾起,用舌尖舔高星凌的私處,觸碰她的核心,高星凌驚叫一聲,感覺太舒服太刺激,整個身體不禁快喘,廣野將她舌頭慢慢滑動,水就一直噴出,實在是太爽了。

  廣野以模擬做愛的方式,將身體壓在高星凌身上,慢慢蠕動,不停摩擦她的私處,那種感覺是高星凌第一次感受到的,她沒有想到性居然讓人如此興奮:心臟跳得好快,呼吸好急促,身體不停抽搐,細汗不禁冒出,腦筋裡一片空白,一種難以形容的舒服快感,直往她腦於裡沖。那是怎麼樣的感覺?那種感覺竟是如此欲仙欲死,真是用言語難以形容。

  高星凌身體發抖,無法克制自己,那種興奮,一直衝向腦中,使她腦中一片空白,達到忘我的境界。

  高星凌不停發出輕吭的聲音,「啊……啊……啊……」忍下住的爽快叫聲,她忘記了,她正跟廣野模擬做愛,一種空前無比的感覺湧上心中,就快要達到高潮……

  突然問想起某事,將廣野推開。

  「對不起,到此為止,我不能跟你再進一步繼續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