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風月:◆第三十二話:錯愛


◆第三十二話:錯愛

  「對不起,到此為止,我不能跟你再繼續下去……」

  「怎麼回事?怎麼突然停止?難道你不想跟山下真治在一起嗎?」

  「不是,這樣子再下去,我會太興奮,會達到高潮。我的第一次,如果跟女人在一起達到高潮,那種感覺多麼奇怪,這叫我怎麼對得起真治?我第一次要獻給真治。」

  「說的也是,就此打住,不要再繼續。不如欣賞A片,看看別人究竟是怎麼樣搞法?」

  廣野將A片放進錄放影機,播放A片,一幕幕赤裸裸的畫面,出現在兩人眼前,兩人睜大眼睛、摒住呼吸,盯著電視螢幕。

  一對男女在電視中纏綿,相互撫摸對方身體,進行口交,激烈性行為,兩人雙眼都看傻了,在這以前,很少看這類型的影片,如今一瞥,神經完全繃緊,心跳、呼吸加速,全身發熱,瞳孔放大,慾火焚身,在進入那一剎那,影片中的女角發出興奮尖叫聲,兩人竟然跟著尖叫,實在是令人緊張。

  高星凌抓住廣野的手,緊緊抓住,廣野可以感受到,高星凌的身體在發抖。

  螢幕上的淫聲蕩語,赤裸的身體,放蕩纏綿,看得兩人心癢癢的,完全集中精神,摒住氣息。

  女主角將男主角的小弟弟放進體內,上下擺動,發出呻吟的聲音。男主角展開攻勢,開始狂抽,快炮猛抽,幹得好狠,女王角被幹得好爽,不停狂叫,毫無忌憚的叫床。叫聲越來越大聲,越來越爽,雪白的胸部隨著擺動快速搖晃,不停的搖,好柔軟、好誘人,只聽見帕啪啪快速肉體撞擊的聲音,叫床聲也越來越狂野。

  到最後,終於到了高潮,女主角不停狂叫,男主角將液體射在女主角臉上,好多好濃,高星凌、廣野兩人的心就快要跳出來,汗水不停直流,令人興奮。

  看到這一幕的畫面,有種獨特的感覺傳到心中,高星凌與廣野從來沒有這樣的感覺過,覺得心裡有說不出來的刺激,好像有一團火在心中燃燒,產生極大的慾望,這種感覺牽動她們的身體,一直傳到心中,隨著神經傳到最深奧的地方。

  兩人的心癢,下面居然也分泌出液體,淫水不斷的流,將褲子弄髒,把持不住自己,一種淫惡的想法控制腦子,不停想要法克,好想要一根東西插進那裡。

  在高星凌的眼前,只有廣野一人,眼神中充滿邪念,不禁望著廣野,兩人四目相對,一種奇妙感覺傳到兩人心中,氣氛怪怪的。.

  廣野伸出手,慢慢移動,去觸摸高星凌的手,兩手一接觸,就像是觸電一般,整個身體被電一下,感覺很尷尬。高星凌迅速收回手,呼吸、心跳變得急促,兩隻眼睛睜大,身體抖動。兩人一句話都不說,沉默許久,好奇怪的氣氛,不知道該做些什麼,只有發呆,這樣情況僵持了一個多小時。

  高星凌終於說話:「時間不晚,你也該回去……」

  「是……,我該回去……」

  廣野不敢多話,頭也不回,迅速拔腿離開高星凌的房間。這種感覺非常奇怪,她們從來沒有這樣過,如此尷尬。

  高星凌一整夜不停的在想,這是怎麼回事?她與廣野之間到底怎麼了呢?為什麼這種感覺如此奇怪?她與廣野之間,從來沒有這樣過,好奇怪的感覺,變得不知所措。這一夜高星凌失眠,她完全睡不著,一整夜都沒有睡……

  到了第二天,高星凌拖著疲憊的身體,與山下真治約會,雖然身體很累,但是這是她期待已久的約會,她不能失約。

  在這一天,她們到了許多地方玩,上野動物園、狄斯奈樂園、東京鐵塔……,可以玩的地方,他們都玩透。

  到了晚上,讓人感到興奮的時刻,按照他們的約定,就要結合在一起,兩人心中期待這一刻,山下真治先開口對高星凌說道。

  「凌,時候到了,今天是我的生日,我想抱你,將你擁進我的懷中。我已經等不及,我想跟你結合在一起,現在就去開房間。」

  「唔……」

  高星凌一句話不說,算是答應了山下真治。兩人搭電車去原宿,靠近賓館街附近,想找一家賓館休息。

  突然間高星凌的手機響了……

  「喂,我是高星凌,你是哪一位?」

  從電話那一端,傳來陣陣喘息的聲音,卻一句話都不說,持續好幾分鐘。

  「你是誰?為什麼一句話都不說?我是高星凌,你找我有什麼事嗎?……,你是不是真子,真子……,是不是你?」

  「……」

  「我是真子,凌,我想見你……,你現在在哪裡?」

  「我現在在原宿的賓館街,你知道,我跟真治正想……,正想找一間賓館……」

  「我現在馬上去找你,我有事情要跟你說,你等我,還不要進去,一定要等我!」

  廣野一說完,就將手機掛斷,高星凌呆呆站著,等著廣野到來。山下真治見事情功虧一潰,原本就快要將高星凌帶進賓館,跟她玩叉叉,如今看情形又有得等。

  「凌,不如我們先進去……」

  「不行,真子是我最好的朋友,她有事要跟我說,我一定要等她。」

  山下真治心中將廣野恨得牙癢癢的,卻不敢作聲,只有陪著高星凌等著廣野。等了半個小時,廣野終於氣沖沖跑到兩人面前,上氣不接下氣,跑得很喘。

  「凌……,我……」

  「真子,你這麼急,找我有什麼事?」

  「凌,我想跟你說的是,我愛你啊,凌。」

  「這當然,我也愛你,真子,我們是最好的朋友。」

  「你誤會我的意思,我說的並不是朋友之間的愛,而是真正的愛,我想跟你在一起,我要取代你的山下真治,做你的親密愛人。」

  高星凌與山下真治睜大眼睛看著廣野,他們不敢相信這樣的話居然從廣野口中道出,廣野居然要做高星凌的親密愛人。

  「真子,你是不是說錯話?我們都是女人,怎麼可以相愛?那是不正常的…」

  「我知道,那是不正常,可是……可是……我發現到,我的內心真的愛你,那是自然而然發生的,我也不想,但是我克制不了自己,我的心在哭泣,真的不能沒有你,你不要跟山下真治,跟我在一起,做我的愛人。」

  「這……,對不起,我喜歡你,但是我愛的是真治,我不能做你的愛人。」

  廣野感到錯愕,轉身立刻就跑,高星凌原本想要追她,但是山下真治就在她的旁邊,不方便去追廣野。

  「凌,別傷心,真子總有一天會想通。不如我們繼續吧……」

  「對不起,真治,今天沒有心情,我想回家……」

  高星凌回到家之後,一直思索著這個問題,真不知道要怎麼樣面對廣野。

  一對原本可以談心的好朋友,一對死黨,為什麼會突然間動到真感情?為什麼好好的朋友不做為想要做一對戀人?高星凌的心中很矛盾,她下知道要怎麼處理這段感情,她並不想要不正常的戀情,她不知道要怎麼樣面對廣野真子?

  接下來好幾天,她都沒有遇見廣野,不知道廣野到哪裡呢?

  經過一段日子,玄天魔都沒有動靜,路小西等人過了一段平靜的日子,薰每到。」

  「現在我們該怎麼辦?如何去救這個女孩?」

  「離午夜十二點只有十二個小時,我們立刻趕到若葉短大,找尋那個女孩的下落。不過這件事先不要跟薰姐說,讓她好好在醫院陪朝倉大介。」

  留美子話一說完,就跟桐子、路小西趕到若葉女子短期大學,路小西被擋在門外,警衛不讓他進去,因為這是女子大學,不准男子進入。路小西在門口等候,留美子與桐子進入校內詢問,問有沒有人認識照片中的女子,問了好幾個人,終於有人知道這個女孩。

  「照片中的這個女孩,她的名字就叫做廣野真子,她已經好幾天沒有來上課,你們認識她嗎?」

  「我們有緊急的事,一定要找到她。」

  「我雖然是她的同學,但是對她的事卻不熟悉,高星凌對她比較清楚,她們是死黨,經常同進同出。」

  「高星凌……」

  「你能不能跟我說高星凌在哪裡?」

  「你進去教室裡面,穿著最騷包的那一位,就是高星凌。」

  桐子與留美子進入教室,果然發現一個穿著騷包的女孩。

  「請問,你是高星凌嗎?」

  「是的,我是。請問你們有什麼事?」

  「我們想跟你請教一下,有關於廣野真子的下落,聽說你是她最好的朋友。」

  「真子以前的確是我的好朋友,不過我已經好幾天沒有看到她,你們想知道她的事,與我無關。」

  高星凌轉身想離開,留美子制止她:「難道她的生死,你也不關心?」

  「什麼生死?真子究竟惹了什麼麻煩?」

  「如果你想知道廣野真子的未來會變成什麼樣?就跟我走。」

  高星凌的嘴中雖然說不關心廣野,但是心中急得不得了,默默跟在桐子與留美子後面,定出校外,與路小西會合。

  「我不知道你們是誰,你們有什麼目的就直說,廣野真子究竟怎麼了?」

  「我先自我介紹一番,我的名字叫做鼠小僧留美子,這位是我的姊姊,叫做鼠小僧桐子,那個男的叫做路小西。」

  「你好!」路小西伸出手想跟高星凌握手。

  「你是個中國人吧?」

  「是的,我是中國人。」

  「對不起,我並不想跟中國人握手。」

  路小西自討沒趣,心裡想,這個女孩怎麼那麼討厭,有種族歧視的觀念,看不起中國人。

  「我跟你們來,只是想知道真子她怎麼呢?其他對你們的事一概不感興趣。」

  路小西拿出幾張報紙,上面記載一些新聞。

  「你有沒有聽過松下蕙、宮下雪、結城悅子、橋本節子等人被變態姦殺事件?這些事情在報紙上登得很大,你應該多多少少有聽過?」

  高星凌看了報紙上的報導,心裡很緊張:「這些事情跟真子有關係嗎?」

  「我只能不幸的告訴你,你的好朋友廣野真子已經成了變態殺人魔的下一個目標,而且時間只到今天午夜十二點,若不找到她的話,她會死得很難看。」

  「你的話,我為什麼要相信?」

  「你的朋友是個處女吧?這個變態殺人魔專門找處女下手。」

  「處女……」

  「怎麼會?怎麼會這樣?這種事怎麼會發生在真子身上?」

  「你是廣野真子的好朋友,我希望你能告訴我們廣野真子的下落。」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廣野是我最好的朋友,我真的不希望這種事發生在她身上,我不願意看到她死,我真的不願意……」

  高星凌話一說,眼淚就襟然淚下,路小西看到,他心裡覺得很矛盾,剛才這個女孩嘴巴還很惡毒,如今卻是楚楚可憐,真不知道要埋怨她?還是可憐她?

  「你能不能帶我們去廣野真子住的地方,看能不能找到她?」

  「好,我帶你們去。」

  廣野真子所住的地方就離若葉短大不遠,高星凌帶路小西、桐子、留美子去廣野真子的房間,敲門許久也沒有人開門,似乎裡面沒人。高星凌與廣野實在是太熟,她知道備用鑰匙藏在哪裡,打開門讓路小西等人進入。

  路小西、桐子、留美子進到廣野真子的房間,發現房間很亂,垃圾丟得滿地都是。

  路小西苦笑:「這哪像是女孩子的房間?垃圾丟得滿地都是,簡直像個垃圾場。」

  高星凌在旁邊笑不出來,因為她的房間如廣野的房間一般亂,是大巫見小巫。

  「廣野真子究竟到了哪裡?在她房間查查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線索?」

  眾人在廣野的房間找了許久,仍然找不到線索,在這緊要關頭,廣野真子究竟到了哪裡?

  「留美子,現在怎麼辦?雖然我們來到廣野真子的房間,仍然找不到廣野真產.」

  「高星凌,你有沒有廣野真子的手機號碼?我們直接打電話給她,問她究竟在哪裡?」

  「說的也是,因為太緊張,忘了可以直接打電話給她,問她究竟在哪裡。」

  就當高星凌想打電話給廣野時,突然問手機響了,一種奇怪音樂鈴聲。

  「這通電話是真子打來的。」

  「你怎麼知道是廣野真子打的?」

  「現在的手機,鈴聲可以設定,你這個大笨蛋。」

  「摸西摸西,我是高星凌,你是真子嗎?」

  「……」電話另外一邊,一句話都不說。

  「你是真子嗎?為什麼一句話都不說?你知不知道,情況相當危急,你有生命危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