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風月:◆第三十三話:地底殺機


◆第三十三話:地底殺機

  「你是真子嗎?為什麼一句話都不說?你知不知道情形對你相當危險?有人想取你的性命,陷你於危機之中。跟你說,之前的事我已經不計較,我們依然是好朋友,永永遠遠都是好朋友,一輩子都是。」

  高星凌越說,眼淚流得不停。突然間路小西將高星凌的手機奪過來。

  「噓,不要多話,保持安靜。」

  「怎麼回事?路小西。」

  「保持安靜,讓我仔細聆聽。」

  從手機那一端,隱隱約約聽到兩人的對話,路小西的心中很驚訝,這兩個人竟然操中國話對談。

  「幸好你事先有得到消息,所以我們才能將那個女人抓到。」

  「這次算是我們立大功,喪狼老大知道,一定會記上一筆。」

  路小西的心中驚訝,手機那頭傳來竟是中國話。

  「路小西,發生什麼事?你從電話中,聽出什麼端倪?」

  「廣野真子已經被人抓住,抓住她的是中國人,他們所說的話,你們聽不懂。」

  「怎麼回事?怎麼會這樣?」

  「我想大概情形就是,廣野真子被人抓住,帶上車,被綁起來。我隱隱約約聽到引擎聲音,肯定在車子裡面,在公路上行駛,他門的目的地並不知曉。廣野真子無法開口求救,用盡方法,觸摸到手機,播電話給高星凌,希望高星凌可以替她求救。」

  「那我們又要怎樣救她?現在她在哪裡我們都不知道,路上有那麼多車,總不可能一台一台的查。」

  「讓我專心聆聽,也許可以聽到一些訊息。」

  過了十幾分鐘,車子停下來,路小西沒有聽到引擎聲音,然後聽到一些雜亂的音樂,好像是搖滾樂,很吵雜。

  「這是怎麼回事?怎麼會有搖滾樂?他們到了哪裡?」

  「讓我聽一聽。」

  留美子搶過手機,仔細聆聽,她發現,是街頭樂團的演唱。

  「是街頭樂團的演唱,他們應該距離樂團演唱場所很近,我們趕快去尋找廣野真子的下落。」

  日本街頭樂團非常盛行,許多年輕人自組樂團,在街頭廣場表演,自我表現。

  「通常街頭樂團都在廣場表演,新宿、原宿、涉谷、六本木的廣場都是街頭樂團喜歡聚集地方,我們要到哪裡尋找?」

  「我們幾個人分開行動,分別到各廣場尋找,留美子到原宿,桐子到新宿,我到涉谷。」

  「算我一份,我是真子的最好朋友,我希望能救她一命。」

  「好,那你就去六本木。大家先注意看有沒有可疑的中國人,聽他們的聲音,應該是兩位二十幾歲的中國年輕男子。如果發現到可疑人物,立刻向其他人聯絡,不要輕舉妄動。」

  「等一下,先等一會。」

  留美子將高星凌的手機拆開,裝了通訊器,再將通訊器分給其他人。

  「藉著通訊器,大家可以聽到手機裡的聲音,可以相互聯絡。」

  路小西、留美子、桐子、高星凌分別乘車到新宿、原宿、涉谷、六本木廣場,找尋廣野真於。廣場如此大,要在數萬人中間找到那兩個中國人,是一件多麼困難的事。

  「留美子、桐子、高星凌你們有沒有發現什麼異樣?」

  「沒有,到目前為止還沒有發現兩個中國人的下落,人潮那麼多,我們又要如何找起?」

  路小西隱隱約約聽到汽車發動的聲音:「車子又開動了,這一次他們要到哪裡?」

  「噹!噹!當!」隱隱約約聽到一些鐘聲。

  「誰那裡可以聽得到鐘聲?」

  「那不是鐘聲,是學校上課鈴聲,我這裡可以聽到,他們靠近新宿這裡。」

  「大家往新宿集中,桐子你那裡要特別注意。」

  「叩羅!叩羅!」的聲音,是車子經過石子路的聲音,桐子感到興奮。

  「是玉子通,他們正經過那條路,他們的目的地是歌舞妓盯。」

  「桐子,你怎麼知道?」

  「我在歌舞妓町開店好幾年,歌舞妓盯的各路況我都清楚的很,那裡有許多中國人開的酒店,絕對沒有錯。你們快來這裡。」

  路小西、留美子、高星凌紛紛往新宿集中,桐子在地下道出口與他們相會。

  「現在我們該怎麼做?」

  「我們現在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廣野真子在歌舞妓町,只要努力聆聽,看看有沒有什麼線索?」

  「現在幾點了?」

  「下午五點十分,離午夜十二點只剩下六個小時五十分。」

  「不如我們吃些東西?」

  「這是什麼時候?你還想吃?」

  從手機那端傳來關門聲音,大家知道,廣野已經被囚禁了。路小西、桐子、留美子、高星凌等人現在做的事只有等待,等待這種事很耐人尋味,折騰人的生命,時間一秒一秒的過去,天色慢慢變暗,絲毫無動靜,路小西等人也無從下手。

  等到將近晚上十一點,終於開始有些動靜,門再一次打開,廣野被帶出去,聽到走路悉嗦悉嗦的聲音,走了幾分鐘,聽到「嘎!」巨大聲音。

  「那是什麼聲音?怎麼那麼尖利?那麼大聲?」

  「聽不太出來,他們好像是在搬動什麼重物?」、「是地下水道的閘門,他們要進入地下水道。」

  「原來他們的秘密基地在地下水道,終於有一點眉目,我們也進入地下水道去找尋他們。」

  「進入地下水道?會不會很髒啊?」

  「少囉唆!」

  路小西找到一個地下水道的入口,搬開閘門,眾人進入地下水道。東京地下水道跟台北地下水道不同,東京人比較注重清潔,水道並不是那麼惡臭,路小西、桐子、留美子、高星凌等人在地下水道中走著,找尋廣野的下落。

  其實帶走廣野的人,他們的名字叫做張五飛與龍震,是上海幫貪狼堂堂主喪狼的部下,張五飛在偶然機會之下,知道喪狼尋找名叫做廣野真子的女孩,為了急於立功,所以將廣野真子抓住,帶去見喪狼。

  張五飛、龍震將廣野真子帶進地下水道,那是貪狼堂的秘密基地,很少人知道。在水道之中走了幾分鐘,居然有間密室,外表看起來很簡陋,裡面卻是佈置非常豪華,似乎有重要人物。

  兩人進到密室,就見到喪狼老大。

  「老大,你果然在這裡,你看,我們帶了誰來?」

  喪狼看了一眼,嘴角不禁微起:「五飛、龍震,你們知不知道做錯事了?」

  「怎麼會?我們知道老大想得到這個女人,費盡苦心,才抓到這個女人,怎麼會做錯事?」

  「問題就在這裡,這個女人並不是我想得到,想得到這女人是他,你們居然動了他的女人,打斷他狩獵的趣味。」

  「他……,他是誰?」

  從張五飛與龍震背後,出現一個黑影,慢慢靠近他們,無聲無息,張五飛與龍震嚇一跳,突然發現有個人站在他們的背後,感到不寒而慄。

  「你……?你是誰?」

  「我就是玄天魔。」

  「玄天魔……」

  玄天魔伸出雙掌,快速往張五飛與龍震的腹部擊去,轟然一聲,產生劇烈爆炸,瞬間血肉橫飛,鮮血到處亂噴,血塊亂散,張五飛與龍震往腹部一看,腹部居然被轟了一個大洞,鮮血流滿全身,慘不忍睹,兩人倒在血泊之中。在旁邊的廣野真子看得冷汗直流,身體不停發抖。

  玄天魔用手刀將廣野的手環、腳環切斷,將口中毛巾取出。

  「你只有三十分鐘逃命的時間,你可以逃多遠,就逃多遠。」.

  「什麼?」

  「我叫你逃,你還不趕快逃?你的動作太慢,被我抓到,我就姦殺你!」

  廣野聽到這話,死沒命的在地下水道之中快速跑著,她看見張五飛與龍震的慘死,知道她遇上與鬼一般恐怖的人物,被他逮到的話,非被他殺死不可。

  「你這個人的做事方法,真的很難讓人理解。」

  「這就是狩獵,慢慢狩獵一隻動物,折磨她致死,那種趣味,無可抵擋,讓人感到興奮、刺激,一直到她斷氣為止。哈!哈!哈!」

  「你真的很變態,玄天魔老大。」

  廣野不停在下水道跑著,她害怕死亡,她知道玄天魔的可怕,萬一被玄天魔逮到的話,玄天魔一定會殺了她。廣野一直跑,快速的跑著,跑得上氣下接下氣,熱汗淋漓,不停喘氣,心臟跳得好快。

  「我怎麼辦?誰來救救我?」

  路小西從手機中聽到女孩的聲音,感到興奮:「你是廣野真子嗎?」

  廣野聽到手機好像有些聲音,接過來聽:「我是廣野真子,你是誰?」

  「我是路小西,特地來救你。」

  「路小西……?路小西是誰?我不認識你……」

  高星凌將電話搶過來:「真子,我是高星凌,你究竟在哪裡?我們特地來救你。」

  「凌,是你,快一點救我,有人要殺我。」

  「真子,你究竟在哪裡?能不能告訴我你真正確實位置。」

  「我不知道,這裡的下水道,就像是迷宮一般,我不知道我現在在哪裡?」

  「剛才那個可怕的人說三十分鐘後要殺我,現在只剩下十分鐘,我又該怎麼辦?」

  路小西搶過電話:「你趕快找個地方躲起來,你敵不過那個人。」

  「……」突然間電話沒有聲音,訊號斷掉,原來手機電源已經沒有電,他們跟廣野真子失去聯絡。

  「路小西,現在又該怎麼辦?」

  「現在只能跟上天祈禱,希望在玄天魔找到廣野真子之前,我們先遇見廣野或者是玄天魔。我們幾個人一定要集中在一起,玄天魔隨時會出現,若單獨遇見玄天魔,是件相當危險的事情。」

  四人快速地在下水道跑著,跑了幾分鐘,在前方方向,隱隱約約看見一個人影。

  「你們看,那裡有個人。」

  「真的,有一個人耶,會不會是廣野真子?」

  路小西跑過去一看,居然是一個糟老頭,一個遊民。

  「沒想到在地下水道,還有人住在這裡?」

  「地下水道就是我的家,我住在這裡舒服的很,這裡什麼都有。」

  槽老頭伸出手欲與路小西握手,路小西不知所措?他全身髒兮兮,又發出一身惡臭,路小西不知道該不該跟他握手。

  「老伯,你有沒有看見一個年輕女孩?」

  「這裡我熟的很,哪個地方長了幾根草,我都清楚的很,我在這裡住了十幾年。」

  「老伯,你有沒有看見一個年輕女孩?」

  「東京廢水都排入這地下水道中,有家庭廢水、商業廢水、工業廢水,經過地下水道聚集,以氟化、氯化、漂白化處理水面雜質、金屬化合物與有毒物體,然後再聚集一起,排人大海之中……」

  「老伯,我是問你有沒有看見一個年輕的女孩?」路小西快被這個糟老頭氣瘋了。

  「路小西,別理這個糟老頭,再繼續跟他說話,你也快要變成阿達。」

  四人越過糟老頭,繼續往前跑,突然在他們的前面出現一個巨大黑影,路小西當頭撞在黑影上,一股巨大的反力被反彈出去。抬頭一看,居然有個身高兩公尺、體重大約一百八十公斤的巨無霸站在他們前面,他穿著一件丁宇褲,綁一個髮髻,日本古裝打扮,是一個相撲力士。

  「是相撲力士。」

  路小西見那個相撲力士長得十分恐怖,不僅身材高大,而且滿身肥肉,一跳動全身肥肉下停晃動,胸部比波霸女人還恐怖,大得嚇死人,肚皮上與胸部上的肥肉,可以塞進一個人。

  「你是誰?」

  「我是大關花若乃,是你的對手。」

  路小西心裡想:「什麼花若乃?應該叫做波霸奶才是。他的胸部大得離譜,男人居然有這樣大的胸部?」

  「你是玄天魔派來的?」

  「不錯!」

  「那我就對你不客氣了!」

  路小西知道廣野真子命在旦夕,必須使出雷霆招式,一擊擊敗花若乃,才能救廣野。他使出少林硬氣功,快速衝向花若乃,一掌擊向他的大肚皮。

  「少林大力金剛掌——五指山!」

  路小西大步跨步,五指張開,成飛掌狀,一瞬間衝到花若乃面前,那一掌夾帶無限內勁,直接命中花若乃的大肚皮,肚皮上脂肪甚多,整隻手臂竟然陷入到大肚皮裡面。就如石沉大海、蠻乍人泥,一點力也施不著,抓不著底。

  花若乃連晃動都下晃動,路小西這一掌對他完全無效,花若乃用力往路小西肩膀一拍,路小西就向後直飛。

  「推擊!」

  只見路小西不停向後滑,一直撞到後面牆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