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風月:◆第三十四話:花若乃


◆第三十四話:花若乃

  廣野躲在空間狹小的絕巷之中,心中害怕,身體不停發抖,冷汗流滿全身,將衣服浸濕。她心中好害怕,害怕死亡,看見張五飛與龍鎮的慘死,心中害怕極了。

  時間一秒一秒的過去,很快就經過三十分鐘,玄天魔說過,只給她三十分鐘逃亡的時間,三十分鐘之後就要姦殺她,她不知所措,害怕死亡,身體止不住發抖,彎身屈膝,緊緊抱著身體,讓時間之神無情扼殺。

  在巷口發出「嚏!嚏!嚏!」的腳步聲,一個黑影慢慢地往她走過來,腳步聲越定越近,在她眼前黑影越來越大。究竟這個人是誰?是玄天魔嗎?還是路小西?還是高星凌?如果是玄天魔,她只有死路一條,這是個死巷,無路可逃,她一定死得很慘,心中未免開始緊張。

  腳步一步一步逼近,黑影越來越大,心跳越來越加速,冷汗越流越多。廣野禁不住心中恐懼,想偷看一下,這個人究竟是誰?她慢慢地往巷口栘,去偷看那個人,那個人腳步聲越來越大,當她眼光伸出牆外,腳步聲突然停止,一點動靜都沒有,在她眼前竟是一片空白,一個人都沒有。

  廣野的心中害怕,究竟人消失到哪裡?難道她所聽到所看到的都是虛幻?還是鬼魅?這種事情也未免太恐怖了?

  突然間,廣野感覺到有一股氣吹在她頸後,讓她不寒而慄,感到恐怖,她慢慢翻過身,希望下要見到他,越轉越多,越感到恐怖,眼睛張得很大,冷汗像雨水流下。在她背後的人竟然就是玄天魔……,廣野死沒命的往前跑,想逃離現場,但是玄天魔抓住她的頭髮,讓她無法栘動。

  「逃亡的遊戲結束,執行死刑的時間開始。」

  廣野拚命大叫,瘋狂大喊救命,玄天魔就像是一隻惡狼,撲在她的身上,瘋狂的攻擊。用手撕她的衣服,撕得粉碎,衣服的碎片如雪花,在空氣中散飛,廣野雪白身體盡曝露出,玄天魔抓住她的手,她的身體不停扭動,不停抵抗,不停狂叫,仍然無法從玄天魔的手中掙開。

  廣野越叫越大聲,玄天魔就感覺越來越興奮,他雙眼都紅了,在眼神之中,露出可怕的殺光,他要盡情揉擰廣野真子,要讓廣野感到可怕,陷入到無比恐怖的境界之中。

  扯下廣野的胸罩,揉她粉白粉嫩的胸部,不停咬她的胸部,搖晃她的胸部。

  廣野的胸部上留下許多齒痕,在玄天魔的齒間,血跡斑斑。隨即玄天魔用舌頭去舔廣野的身子,就像野狗看到獵物,哈得不得了:一寸一寸肌膚慢慢舔,舔過她的胸、她的臉、她的身子、她的穴。玄天魔就像一隻發春的狗,唾液沾滿廣野的身體,她的身子在下水道中滑動,兩人在水波之中扭動。

  撕下了她的裙子,水順著內褲痕跡流進廣野的身體上,整個身子渾濁不堪。

  玄天魔越來越興奮,將她的雙腿抬起,雙手從腿間穿過,掐住她的脖子,越掐越緊。廣野呼吸困難,不禁張嘴求救,濁水進入她口中,使她異常難受。

  玄天魔像發瘋般,開始咬廣野的身體,身體開始流血,遍體鱗傷,血流出來。他開始扭廣野的手臂,廣野手臂異常疼痛,不禁發出呻吟,玄天魔用力一扯,整隻手臂脫臼,廣野痛得哇哇叫,眼淚嘩啦嘩啦流出,慘不忍睹。

  廣野不禁往後縮,她心裡害伯,玄天魔是她前所未遇見的恐怖人物,他一步一步逼近廣野,用力一撕,將廣野的內褲脫下,中指用力一刺,刺進廣野的穴中。廣野是個處女,感覺異常疼痛,淡淡血絲流出,手指快速抽動,廣野痛得要死,下面都快要裂開,鮮血順著大腿流出。

  玄天魔再拉住廣野的左手,使勁一拉,左手臂上下手骨被拉錯骨分離,骨間連接的筋都被拉斷,那一股劇烈疼痛,立即傳到廣野心中,就像殺豬一般慘叫,哀嚎之聲傳遍地下水道!,「哈哈哈!過癮過癮,你叫得越淒慘,我越有反應,越想搞你!」

  玄天魔整個臉都變形,張開大嘴,不停狂笑,口水滴滿廣野的身體,睜大眼睛,面目可憎,欣賞廣野痛苦表情,她越是痛苦,他就越興奮。廣野不禁再度哀嚎狂叫,身體痛得不停發抖,眼淚流滿臉龐,玄天魔像是個狂人,不停摧殘廣野真子。

  玄天魔依同樣手段,慢慢折磨廣野,再拉斷她的右腳、左腳,廣野痛得苦下堪言,不禁瘋狂大吼大叫,玄天魔的手段實在是太殘忍,他簡直不是人,他慢慢折磨廣野,越折磨她,心中就越痛快,整個人就越興奮!

  「太刺激,太過癮,你叫得越大聲,我就越興奮,我已經完全興奮,我要搞死你,我要搞死你!」

  玄天魔脫下褲子,將小弟弟插進廣野體內,廣野瘋狂大叫,身體好像撕裂一般,苦不堪言,玄天魔用手掐住她的脖子,不停搞她,瘋狂的搞,用力的搞,瘋狂的抽,用力的抽,越抽越用力,越掐越緊,緊緊掐住她的脖子,廣野變得無法呼吸,她呼吸困難,血液無法流向腦部,腦部缺氧,臉色變青,張開大嘴,想要嘶吼卻吼不出來,廣野就快要被玄天魔掐得窒息斃命,就快要斷氣。

  玄天魔沉醉在殺人樂趣之中,沉醉在強姦少女,他感到異常興奮,不知道狂抽多久,達到高潮,一片白色膿膿液體狂射出來。在這同時,廣野的臉色完全變青,毫無血色,心臟停止跳動,倒在污濁的地下水道之中。

  路小西遇到花若乃如此恐怖的人,不禁嚇一跳,他的攻擊居然無效,強大的氣打在花若乃身上,都被他肥大的脂肪層隔絕,反彈出來,真是個可怕的對手。

  「推打連擊!」

  花若乃巨大的掌向路小西連擊過來,巨掌擊打出陣陣掌風,風勢隨著巨掌快速流動,路小西用雙臂擋住,花若乃一擊,就被擊退好幾十步,一瞬間花若乃又衝到他面前,連續再擊中腹部,路小西橫飛,往天空衝出。在瞬間一百多公斤的花若乃居然飛起,看似笨重的身體,竟如此輕巧,一瞬間飛到路小西上方,巨掌由上往下猛力一擊,擊中路小西的背部,路小西由上往下猛摔,直直摔在地上。

  桐子、留美子、高星凌看到花若乃如此猛烈攻擊,都嚇一跳,花若乃如此笨重,竟然有如此敏捷的攻擊性,使路小西陷入苦戰之中。

  路小西從地上爬起,憤怒的他,雙眼通紅,一股強勢的氣從他身上散出,陝他擁有空前無法抵抗的戰鬥意志,使出強力雷霆攻勢。

  「大力金鋼掌——如來笑!」

  「哈!哈!哈!」的笑聲,從口中傳出,夾帶強大內力,就像魔音傳腦,四周景物隨著音波晃動,突然間路小西整個人飛起,雙掌快速往花若乃胸前猛打。

  花若乃不是省油的燈,目光如炬,雙手快速移動,巨大的雙掌抓住路小西的雙手,將路小西往下壓,壓在地面上,路小西力量不及花若乃,整個人跪在地上。

  花若乃力大無窮,不停施力,空前未有的巨大力量施在路小西雙臂上,雙臂就好像要爆裂,劇烈疼痛。路小西不禁大聲吶喊,使出完全的內力,與花若乃對抗,一股一股強大的內勁,從雙臂射出。

  「少林易筋經——力托泰山!」

  路小西在少林寺時,曾學過一些簡單易筋經呼息吐納方法。雙腳打開與肩同寬,身體輕鬆直立,雙手仰掌相對、上拉齊胸,吸氣,雙手翻掌托天、掌尖相對中指輕觸,臉向左偏、眼望左肩,吐氣,臉隨目轉順手望向右肩,吸氣,雙手兩側、雙開放下吐氣。

  整個體內之氣,從丹田而出,氣如洶濤駭浪,直湧兩掌之間,在那一刻,路小西抵擋住花若乃的怪力,使花若乃攻勢停頓。

  路小西以內力對抗花若乃的怪力,兩人持續以對,時間一秒一秒的過去,路小西的內力有限,而花若乃的怪力卻是無限,他的力量源源不絕,就像大海一般。路小西的內勁幾乎用盡,汗不停的流,衣服都濕了,手臂無比疼痛,就像是快要爆炸,路小西感到無比痛苦,他的力量敵不過花若乃。

  在那瞬間,集中全部力量,在雙腿上,雙腿一抬,猛力一飛踢!

  「少林身法——蒼龍出水!」

  這一踢非常兇猛,猛踢在花若乃胸上,花若乃巨大身體,瞬間被踢飛起來,身體向後騰飛,撞在地上!

  路小西的手臂都麻了,完全無力,抬不起來。路小西苦笑看著花若乃,這一戰真的不知道該怎麼打,毫無著力感。而花若乃那一方面,卻是完全不同,花若乃一點不受到影響,戰力保持在最佳狀態。

  花若乃一步一步逼近路小西,路小西一步一步向後退,從花若乃身上發出強大殺氣,路小西不知道該怎樣對付他。

  此時在路小西背後出現一個人影,路小西轉頭一看,原來是剛才在下水道遇見的糟老頭,那個髒兮兮的糟老頭,竟然出現在他的背後。

  「有打架可以看,好玩!好玩!」

  「老伯,這裡非常危險,你快閃開!」

  「百裂手!」

  花若乃主動向路小西發動攻擊,掌勢不斷向前推,打出一片掌牆,兇猛掌勢攻向路小西,將路小西層層圍住。路小西無力抵擋,原本想閃開這一連串猛烈攻勢,但是他想到,一閃開的話,掌勢就會直接劈在糟老頭身上,糟老頭一定抵擋不住這樣猛烈攻勢,活活被打死。心裡一橫,硬接下花若乃強烈猛攻。

  雙臂舉起,立刻被花若乃猛掌衝開,一掌一掌猛力擊在路小西身上,路小西照單全收,身上中了十幾掌,口中吐著鮮血,肋骨被打斷十幾根,但路小西挺得住,不肯後退一步,因為他一後退,糟老頭就會受傷,直到倒地為止,地面沾滿鮮血,倒在血泊之中。

  「路小西!」

  桐於、留美子、高星凌都為路小西緊張,沒想到路小西被花若乃擊倒,跑過去將路小西扶起。

  「沒想到這個年輕人真沒用,一下子就被擊倒,沒有好戲看,真無趣……」

  糟老頭在旁邊冷嘲熱唪。

  「你還說,路小西是為了保護你,才會被花若乃擊到,這一切原因都要怪你。」

  「如果自己不行,就不要拿別人當藉口。我看這個年輕人還未受到致命傷,還可以繼續打下去。」

  糟老頭跑到路小西身邊,用力踹路小西:「快起來,年輕人!不要再睡覺了!」

  路小西被踹得痛得哇哇叫,眼淚不禁流出,桐子、留美子、高星凌看見糟老頭突然踹路小西,嚇一跳:「你這個人怎麼這樣?路小西為你才重傷,你怎麼恩將仇報?反而踹他!」

  說也奇怪,經過糟老頭這一踹,路小西突然忘記全身傷痛,再度站起來。

  「不要緊,我已經不是那麼痛,還可以繼續戰鬥下去。」

  花若乃早就等了不耐煩,擺好架勢躍躍欲試。路小西也擺出戰鬥架勢,糟老頭看在旁邊,卻冷嘲熱唪。

  「如果你想亂打,就繼續下去,這只不過是遊戲,輸了也沒有關係。」

  「不,這不是遊戲,這是生死決鬥,關係到廣野真子的生死,我一定要贏!」

  「啊!」路小西大喊一聲,快速衝向花若乃,使出少林絕學!

  「少林龍爪手——搶珠式!」

  整個身體躍到花若乃上方,雙爪齊出,攻擊花若乃的頭部,花若乃舉起右手抵擋這一攻勢,雙爪盡抓入花若乃手臂肉中,手臂鮮血直流。花若乃左拳槌向路小西的腹部,路小西以花若乃右手臂為軸心,一百八十度的大旋轉,雙腳繞一個圈踢在花若乃頭部,花若乃被踢得鮮血進出,身體卻絲毫不移動。

  突然問路小西感受到背部被巨掌抓住,身體完全凌空,四肢抓不著地,花若乃縱身一躍!

  「巨雷轟頂!」

  花若乃舉起路小西躍起,跳了將近數公尺高,轉身往下壓,直接將路小西往地面撞,路小西強力撞擊地面,地面被撞凹,地板裂開,尖銳上石插進路小西肌膚內,鮮血斑斑慘下忍睹,牙齒也被撞斷好幾根。

  路小西受到強烈一擊,魂魄受驚,身體多處受傷,血流滿全身。糟老頭又在旁邊興風作浪:「好!打得好!再接那力士幾掌,你就可以魂歸西天。」

  「你這個糟老頭,怎麼這樣?不想幫忙就閃開,別在這裡冷嘲熱唪。」

  「我高興怎麼樣就怎麼樣,這裡是公共場所,你們無權干涉我。」

  桐子、留美子、高星凌真的快被這個糟老頭氣死,又趕不走他。

  花若乃使出渾身蠻力,快速衝向路小西,巨掌衝出,瞬間抓住路小西的腰帶。

  「力拔千軍!」

  雙臂使力,一瞬間將路小西凌空舉起,路小西懸掛半空中,手臂一旋,準備將路小西丟出。

  糟老頭在旁邊發聲警告路小西:「攻擊下巴!」

  路小西靈機一動,身體在花若乃雙臂中快速旋轉,雙腿往上猛力一踢,踢向花若乃的下巴,踢得相當猛烈,瞬間下巴被路小西踢脫臼,劇疼得不得了,痛得不禁將路小西鬆開,整個人跌跌撞撞向後退,跌坐在地上。下巴是人體弱點之一,花若乃也承受不住如此弱點攻擊。

  路小西心裡想:「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簡單一擊,就可以輕易擊退花若乃?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路小西轉身看著糟老頭:心裡突然覺得,這個糟老頭應該不是普通人,否則他不可能在瞬間,就看透花若乃的缺點。

  「你……,很不可思議,為什麼你會看透花若乃的招式?你應該不是普通的糟老頭吧?」

  「你怎麼會這樣想?我這個人再平凡也不過了,十年前的日本經濟泡沫化,我被裁員,從此之後飄無定所,無處可住,在地下水道之中藏身,我只是個遊民,普通的糟老頭。」

  「接下來我要怎麼樣打?你能不能指導我?」

  「有沒有搞錯?路小西,你竟然要請教這個糟老頭?」

  「我只不過是普通的糟老頭,我沒有什麼方法可以教你?」

  花若乃再次爬起來,快速衝向路小西,手臂彎曲往路小西脖子猛衝,使出絕招。」

  「金臂勾!」

  粗壯手臂打在路小西的脖子上,一股超強的衝力,脖子就好像快被折斷,整個人騰飛起來,糟老頭在旁邊提示路小西。

  「使出剪刀腳!」

  路小西靈機一轉,整個人翻身,緊抓住花若乃的手臂,雙腿往上一抬,使出剪刀腳,緊夾住花若乃的脖子,反而將花若乃的右手臂緊緊夾住,無法活動,這一招有一點像柔道中的「十字固定」,只不過路小西的位置在半空之中。

  花若乃想移動手臂,但是手臂被關節技固定,完全無法活動,劇痛得不得了。不禁瘋狂大叫。

  路小西心中驚訝,糟老頭的方法居然奏效,這個糟老頭究竟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