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風月:◆第三十六話:婚禮


◆第三十六話:婚禮

  朝倉大介與鼠小僧薰決定一個禮拜之後結婚,為什麼這麼倉促?或許朝倉大介已經戴上薰所贈的戒指,他不想讓薰等得太久。鼠小僧家為朝倉大介與薰準備婚禮,這一次他們婚禮相當特別,在東京灣外海一個叫做「特洛」小島舉行婚禮,小島佈置得像人間仙境,看起來特別美麗,婚禮就在一個禮拜之後舉行。

  在深夜裡,路小西睡不著,他起床,在客廳裡坐著,想起許多事情。

  玄天魔下一個目標會是誰?他有能力去保護那個女孩嗎?玄天魔只差一個處女就可以達到天下無敵之境界,他心中越來越擔心。路小西下知所措,抱著頭惆悵。

  恰巧桐子回家,看見路小西坐在沙發上,以為路小西在等她,心裡倍受感動。立刻撲到路小西身邊,用大胸部抵著他的手臂。

  「小西西,你等我回家嗎?我好感動,你是不是有話想跟我說?難道說你想跟我求婚?學薰姐與朝倉大介一樣。」

  「不是的!你別胡思亂想。我在苦惱,不知道要用什麼方法對付玄天魔,玄天魔已經快到第十層天之境界。」

  「玄天魔那麼厲害,難道沒有方法可以對付他嗎?」

  「如果雷刀在我手中,也許可以跟玄天魔一拼,否則他達到第十層天,什麼神兵利器都沒有用。」

  「雷刀……?那是什麼碗糕?」

  「雷刀是一把紫色的刀,是當時中國天下第一刀,削鐵如泥,無堅下摧。就算玄天魔的神功,也抵擋不住雷刀的破壞力。」

  「如此神奇,如果有了雷刀,就用不著害怕玄天魔。」

  「可惜雷刀在哪裡?我也不知道,自從來到這個世界,它就消失。」

  「那實在是太可惜。」

  十月十日,是薰與朝倉大介舉行婚禮的日子。路小西與留美子一大早就到東京灣外海特洛島準備,等到晚上,朝倉大介與薰就會坐船渡海到特洛島舉行婚禮。

  薰心情很緊張,坐立不安,她沒有想到真的要嫁給朝倉大介,心情好緊張,桐子這一天都陪著她。薰穿了一身白色婚紗禮服,看起來特別美麗,在此刻她是全世界最美的女人,也是最幸福的女人。

  中午十二點,朝倉大介突然闖進休息室,薰嚇了一跳。

  「你怎麼搞的?在結婚前,新郎與新娘是不可以見面,你怎麼這樣?難道你闖進來,想跟我說,你下娶我了?你反悔了?」

  「不是,事出突然,有緊急事故,你們看電視NHK台。」

  薰與桐子打開電視,轉到NHK台,螢幕中籠罩詭異氣氛,電視中出現一個熟悉身影,薰與桐子看了一眼,嚇一跳,那個人竟然是玄天魔。

  「玄天魔!」

  「玄天魔怎麼出現在電視上?」

  「這種事,我怎麼知道?」

  「各位日本觀眾,大家好,我是來自中國的玄天魔,現在以現場直播方式,向大家介紹我精心策劃的殺人遊戲。」

  「玄天魔真變態,竟然利用電視轉播,進行他變態姦殺處女惡行,難道沒有人可以制止他嗎?」

  「首先我跟大家介縉我的殺人遊戲,我要姦殺的目標是年滿十八歲的處女,而遊戲的內容,我在中午十二點公佈她的長相,她有十二小時的逃亡時間,到了午夜十二點,我就會出現在她身邊,慢慢折磨她,姦殺她致死為止。當然這一切過程,都會電視實況轉播,讓大家觀賞過程,保證各位觀眾,看得過癮。」

  「玄天魔實在是太變態,他怎麼可以做這種事?簡直不是人。」

  「我今天要姦殺的目標,就是這位。」

  玄天魔將那位少女的照片海報拿出,在電視中展示,薰與桐子看了一眼嚇一跳,海報中的人竟然是……竟然是……留美子。

  「怎麼會?怎麼會這樣?留美子竟然是玄天魔最後姦殺的目標?」

  「留美子滿十八歲嗎?她是個年滿十八歲的處女?」

  「昨天十月九日就是留美子十八歲生日,為了籌備薰姐的婚禮,大家都忽略留美子的生日。」

  「路小西,我的好朋友,我知道這個女人跟你相當親近,就是因為如此,她才成為我最後的目標。你能保護得了你身邊親近的人嗎?我要在你眼前,奪走她寶貴生命與貞操,讓你感到切身之痛,來報答你,在這個世界上,我唯一的好友。」

  隨即電視螢幕斷訊,薰、桐子、朝倉大介都傻了眼,沒想到留美子竟成了玄天魔最後一個目標,留美子可是她們親愛的妹妹,叫她們情何以堪?

  「怎麼會?怎麼會這樣?留美子為什麼會成了玄天魔的目標?玄天魔為什麼那麼殘忍?我恨死他。」

  「這件事該怎麼辦?我們要如何保護留美子?」

  「這件事在島上的路小西與留美子應該還不知道,留美子有手機,我們先聯絡他們。」

  「這事先不要對留美子提起,先跟路小西說,我怕留美子會禁不起打擊。」

  桐子撥電話,與留美子聯絡。

  「桐子姐,我們這裡準備差不多,你們那裡還好吧?」

  「留美子,將手機交給路小西,我有事跟他說。」

  「桐子,什麼事?今天真的很快樂,在這裡準備薰的結婚會場,想到凶巴巴的薰就要嫁出去,心裡安慰許多……」,「小西西,以下不管你聽到什麼,一定要保持鎮定,這件事我不想讓留美子知道,我怕她會驚慌失措。」

  「什麼事?瞧你說得那麼神秘,今天不是薰的大好日子,大家應該開心一點。」

  「玄天魔剛才在電視上出現,現場實況轉播,而且他說出最後一個姦殺的目標。」

  「什麼?」

  「玄天魔最後一個姦殺目標就是留美子,他還要將整個過程實況在電視轉播.」

  「怎麼會?這怎麼可能?」

  「在這個時候,我希望你能保護留美子,因為小島上,只有你們兩個人。」

  「我又該怎麼做?」

  「你應該知道,唯一可以救留美子性命的方法只有一個,那就是……,那就是……」

  「是什麼方法?求求你教教我!」

  「強姦她!」

  「什麼?強……她……」

  「不能,我不能這樣子做,孔日成仁,孟日取義,讀聖賢書應行聖賢事,君子應非禮勿視、非禮勿言、非禮勿聽,像這樣無恥的事,我不能做。」

  「你知道玄天魔的目標是年滿十八歲的處女,如果留美子不是處女的話,就不是玄天魔的目標,那玄天魔就不會殺她,為保護留美子,顧不了那麼多,你必須強姦留美子。」

  「不行……,我不可以那樣做……」

  「你有自信能贏得玄天魔嗎?究竟是禮義廉恥重要?還是留美子的性命重要?留美子的性命就操縱在你手中。」

  「……,雷刀……,我需要雷刀,有了雷刀,就可以保護留美子……」

  「……」

  突然間手機斷訊,桐子再撥幾次,都無法與留美子他們接通。

  「可惡,通訊受到干擾,無法與留美子他們聯絡。」

  「類猿人最後怎麼說,他有沒有答應替留美子破她處女之身?」

  「你知道,路小西的腦子是石頭做的,僵得很,他鐵定下不了手。」

  「留美子的處境相當危險,真無法想像……,類猿人最後有沒有說什麼?」

  「他說他要雷刀,有了雷刀,他就可以保護留美子。」

  「雷刀……?雷刀是什麼東西?」

  「前幾天晚上,我曾聽路小西提過,他說雷刀是一把紫色的刀,它削鐵如泥、無堅不摧,只要玄天魔還沒有達到第十層天,路小西有雷刀,就可以與玄天魔一搏。」

  「紫色的刀……?是不是當初在江戶時代歷史博物館被冰封起來的刀,我還有印象。」

  「我記得那把刀,當初你們盜取雪山冰人,那把紫刀被遺留下來,並未帶走。」

  薰、桐子聽朝倉大介這樣一說,嚇一跳,朝倉大介顯然知道雷刀的下落。

  「你知道雷刀的下落,雷刀現在在哪裡?」

  「雷刀是當初盜取雪山冰人事件重要證物,它現在放在東京警政廳的證物室裡。」

  「我們去將它盜出,以助路小西對付玄天魔。」

  「警政廳防衛森嚴,你們不是那麼容易進去的,很危險。薰,你答應過我,你不再做飛賊,這是你親口答應的事。今天是我們結婚大喜的日子,總不能進行一半就停止,這樣如何面對親朋好友?」

  「有什麼事會比留美子的性命重要?今天婚禮就這樣中止,要結婚以後多的是機會。我保證這次是我最後一次出手,以後我一定洗手不幹,我必須盜得雷刀,有了雷刀才能救留美子的性命。」

  朝倉大介知道薰的個性倔強,他知道勸不了她,只有順著薰的意思。

  「你去也行,可是你要答應我一件事。」

  「什麼事?」

  「就是這次任務,我也要參加,我們夫妻要同患難共進退,一起盜雷刀。」

  「朝倉君……」

  朝倉大介、薰、桐子脫去身上禮服,換上輕便服裝,準備到東京警政廳盜取天下第一刀「雷刀」。

  另一方面,路小西與桐子通完電話:心情很緊張,他沒有想到,玄天魔下一個目標竟是留美子,這是多大的晴天霹靂。手機斷訊之後,路小西整個人發呆,心裡想:桐子說得沒有錯,玄天魔的目標是年滿十八歲的處女,只要不是處女,就不會成為玄天魔下手的目標,而且玄天魔只差一個處女,只要再強姦一個處女,就可以達到玄天冰火車第十層天,到時刀槍不入、無所不摧,達到天下無敵之境界。就算雷刀,也不是玄天魔的對手。

  路小西看著留美子,他從來沒有那麼近看著她,他發現,留美子竟然長得異常清純美麗,胸部雖然不大,但是皮膚非常白皙,身材纖細高窕,五官端正,長得清秀美麗,看起來非常單純善良,就像天使一般。像這樣的女孩,路小西下得了手嗎?他內心不斷掙扎,就是上帝與撒旦在他心中交戰。

  路小西的心中,從來沒有那麼矛盾,他不知所措,猶豫不決,陷入到痛苦抉擇之中。路小西是個優柔寡斷的人,叫他下定決心做抉擇,是件痛苦的事。在他觀念中,他是個非常傳統的人,打死他,也不願意違背禮教,更何況是要他強姦留美子,叫他想也不敢想,如果做出這種事,他鐵定要自殺以謝天下。

  可是另一方面,留美子已經成了玄天魔下一個要姦殺的目標,如果下破她處女之身,自己會是玄天魔的對手嗎?留美子鐵定會死在玄天魔手中。如果要救留美子,只有跟她做愛做的事,才是唯一可以救留美子的方法,但是留美子會答應跟他做那種事嗎?

  路小西陷入兩難之間,不知所措,無所適從。突然間,路小西下定決心,他決定要跟留美子做那擋事,只要做那擋事,就可以保住留美子的性命。

  路小西看著留美子,突然間變得吞吞吐吐,行動緩慢,手腳不停發抖,眼睛瞇瞇,不敢正眼看留美子。

  「古代人,你瞇瞇眼看起來很色耶。」

  「怎麼會?我沒有很色……,我絕對沒有想非禮你的事。」

  路小西驚慌失措,他嚇一跳,留美子怎麼突然跟他說這句話,難道他的心思表露在表情上?被留美子看穿了嗎?

  「留美子,我有件事想問你,你覺得我這個人怎麼樣?」

  「你這個人……,我覺得你這個人很古板,也很土。很多事你只會考慮自己,也不是說你自私,而是你跟這個社會的脈動並不是那麼順暢,你喜歡將你關在自己的天地裡,有點自閉症傾向。」

  「我的意思不是指這些,我是說,譬如我的長相、我的身材、我的氣質,女孩子會不會喜歡我這種類型的男人?」

  「怎麼突然問這些?難道說你想談戀愛?你有喜歡的女人嗎?一個男人,重要的並不是外表,而是心。如果你喜歡一個女孩,就用你的真心對待她,總有一天她會被你真心打動。」

  「那你呢?你覺得我這個人怎麼樣?」

  「你怎麼突然問我這個問題?這種問題讓人很尷尬,我不知道怎麼說,你這個人還不錯吧……」

  「你喜歡我嗎?」

  「喜歡你……?難道說……難道說……你跟我求愛?天啊,這怎麼可能?我們之間差了好幾歲,好像不太適合吧……」

  「讓我抱你……」

  路小西突然間抱住留美子,留美子嚇一跳,這一切來得太突然,留美子不禁發抖,冷汗直流,像這樣子被男人抱,留美子還是頭一遭,這一切實在是太不自在。留美子不知道為什麼,路小西會有這樣的舉動?這一切太突兀了,留美子不習慣這種事。

  但是身體卻無法聽從她的意志,就像是一隻受驚的小貓,一動也不敢動,任憑路小西擁入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