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風月:◆第三十七話:突兀


◆第三十七話:突兀

  路小西抱著留美子,這一切實在是太突兀了,留美子嚇一跳,不知所措,全身不禁顫抖……

  「你在幹什麼?你知不知道你已經違背禮教,你一向不是最講禮義廉恥嗎?

  為什麼對我做出這種無恥之事?」

  「我……我……一定要這樣做,這一切都是為了你,我要成為你的男人。」

  「你越說越過分,竟對我做無理之事,說無理之話。路小西你怎麼了?你怎麼變得異常?好像神經錯亂。」

  「你知不知道……你知不知道……,你一定要跟我做那種事。如果你不跟我做的話,你會死的!」

  「什麼?會死……?越說越離譜。」

  「我說的是真的,你不知道事實的真相。」

  「你把我當作三歲小孩子?隨便哄一哄我,就以為我會跟你上床,別作夢了,路小西。這太不像你,你以前並不是這樣輕浮的男子。」

  「你知不知道,你已經成為……已經成為……」

  「已經成為什麼?你倒是說說看。」

  「你已經成為玄天魔下一個姦殺的目標了!一沒想到路小西禁不住口風,將玄天魔要姦殺留美子的事情說出。留美子聽到這話,整個人都傻了,她沒有想到,竟然成了玄天魔下一個姦殺的目標。

  「我是下一個目標……?下一個目標……?」

  「對不起,原本我不想說這種事,不過關係到你的性命。玄天魔下手的目標是年滿十八歲的處女,昨日你已經滿十八歲,而且你又是我身邊親近的人,玄天魔為了對付我,所以才會找你下手,這一切都是我害了你。唯一可以救你的方法就是,破除你處女之身,只要你不是處女,玄天魔就不會對你下手,他也無法完成玄天冰火掌第十層天,無法達到天下無敵之境界,這樣就可以阻止他的野心。」

  「……」留美子一句話都不說:心裡非常震撼,說不出話。

  「為救你的命……,我們就……我們就……開始吧……」

  「等一下,我想瞭解你對我的看法,你對我的感覺是如何?」

  「我對你……?我從來沒有思考這個問題,這一次情不得已,我要保護你。」

  「保護我……?難道說你對我一點感覺都沒有?比如說你喜歡我,你暗戀我?如果我們做了那種事,之後你又要把我當作什麼?是你的愛人?還是一夜情緣發生關係,隨便玩玩而已?像這樣毫無任何感情的苟且交合,我做下到,我真的做不到!」

  留美子話一說完,人就往後跑,很快的消失在路小西眼前。路小西傻了,他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他跟留美子之間,究竟是什麼關係?朋友關係?情同兄妹關係?還是另一種關係?路小西從來沒有思索這樣的問題。他又憑什麼?又有什麼資格去保護留美子?

  特洛島雖然是個小島,但島中有個叢林,很容易在島中迷失方向。留美子奮不顧身進入叢林之中,當路小西驚醒時,已經失去留美子的蹤跡。

  路小西坐在地上,不停的思索,他究竟將留美子當作什麼?他有什麼資格保護留美子?他又為什麼要跟留美子發生關係?他的心中是怎麼看待留美子?這一切一切,都讓路小西感到迷惑。坐在地上將近一個小時,心中終於有了答案,跪在地上,舉手向上天發誓。

  「皇天在上,地母為證,我路小西對天發誓,我要以最真誠的心來保護留美子,對待留美子。從今時今刻開始,留美子就是我路小西的女人,我會用我的生命來保護留美子,用最真誠的心來愛她,從此留美子就是我人生的一切。留美於生我就生,留美子死我就死,生生世世願為比翼鳥,一生一世永不分離。赴湯蹈火、在所不惜,如違誓言,願為五雷轟頂,永不超生。」

  路小西發完誓,站起來,拍拍膝蓋。留美子的行蹤不明,他快速穿進叢林,尋找留美子的行蹤。

  東京警視廳是日本最大的警察機構,因為日本人講求團隊精神,對於特殊案子,喜歡以團隊合作精神破案,東京警視廳是專門負責各地重大案件。裡面有許多研究機構與設備儀器,舉凡心理學、犯罪學、精神分析、指紋、聲紋效對……

  等等。因為這裡有許多大型儀器與專業機器,所以這裡的警衛設備也是日本第一,如果想在東京警衛廳裡盜取東西,簡直是在老虎頭上拍蒼蠅,自尋死路。

  薰、桐子、朝倉大介決定要到東京警視廳盜取雷刀,雷刀是江戶歷史博物館雪山冰人被盜的重要證物,那把刀擺在警視廳證物室裡。因為盜取雷刀是臨時決定,而偷盜這種事,一定要經過詳細計劃,否則任務很容易失敗,尤其是在東京警視廳這樣高難度的地方。

  薰、桐子、朝倉大介站在警視廳不遠的前方,似乎不知所措。

  「留美子在就好了,一向她最有腦筋,方法都是她想出來的:她負責軟體部分,我們負責硬體部分。如果她在的話,就會用電腦侵入警視廳網路,取得建築結構,我們也不會下知道要怎樣偷?真是傷腦筋……」

  「是啊,留美子在,就好了……」

  「進入東京警視廳真的是一件很難的事嗎?」

  「你說什麼?你又不是不知道警視廳的防備是多麼森嚴,要進去談何容易?」

  「你們忘了,我可是警視廳的刑事。」

  朝倉大介拿出刑事證,薰與桐子看了一眼,嚇一跳。

  「你不是說為了我,要辭去刑事工作。為什麼到現在還有刑事證?」

  「對不起,我還沒有提出辭呈,我打算結婚過後幾天,再提出辭呈……」

  「朝倉大介……,你……你……」

  「不要打我,薰,我知道我錯了。」

  「你……你……實在是……太可愛了。有了刑事證,我們可以自由進出警視廳。」

  「搞什麼?我還以為你會罵我。」

  「留美子的命比什麼都重要。只此一次,下不為例。」

  薰、桐子、朝倉大介進入警視廳,許多地方需要朝倉大介別卡才能進入,朝倉大介在這裡人緣廣,許多人看見他都跟他打招呼。

  「朝倉大介你好了啊?可以上班了。」

  「是啊!」

  「在你後面兩位美女是誰?能不能幫我介紹?」

  「兩隻小毛賊而已,你可能沒有興趣認識她們。」

  「你……,實在是太可惡,叫我們是小毛賊。」

  「開開玩笑嗎……」

  朝倉大介帶著薰與桐子到一間女生廁所:「從廁所裡面進去,爬進通風口,往南爬到底,就會連接證物室的通風口,你們可以從那裡進入。可是要特別注意,裡面有紅外線警衛系統,只要有人一侵入,警鈴就會大響,你們一定不能掉落任何東西在地面,裡面有監視系統,一定要特別小心。」

  「放心好了,我們可是專家,這點小事難不倒我們。」

  「我在這裡為你們把風。」

  薰、桐子進入廁所裡面,藉由廁所的通風口,爬向證物室通風口,打開通風口閘門,仔細觀察,發現一道紫色光芒。

  「是雷刀,雷刀果然在這裡。」

  「不傀是天下第一刀,在如此黑暗的證物室裡面,居然會吸光,自發光芒。」

  「是到如今,我們要怎麼偷法?」

  「首先將紅外線透視鏡帶上,再看看監視器在哪?以三面鏡擋住,盜取雷刀。」

  三面鏡是監視攝影機的剋星,利用折射原理,可以製造出監視攝影機照下出來的死角。

  薰、桐子帶上紅外線透視鏡,果然看見一道一道警衛系統紅外線,也發現到監視攝影機。利用滑輪的方式,將三面鏡滑到監視攝影機前面,扭曲攝影機畫面,製造出攝影下到死角。薰利用鋼索將桐子往下降,靠近雷刀。

  「小心,不要碰觸到紅外線,否則警鈴會大響。」

  桐子利用鋼素,很快的靠近雷刀,將雷刀舉起,她沒有想到雷刀居然是那麼沉重,大約二十公斤,不停發出紫色光芒,她用布將雷刀包起,利用鋼索往上爬,突然問鈴聲響起。

  「怎麼回事?難道你碰觸到紅外線?警鈴響起?」

  「下要緊張,不是的,是我的手機響了。」

  「天啊,桐子,你的老毛病又犯了。」

  薰、桐子取得雷刀,到外面與朝倉大介會合,準備離開東京警視廳。

  「在離開之前,我想去一個地方。」

  「時間那麼緊迫,你到底想幹什麼?」

  朝倉大介帶著薰與桐子往前走,他竟然走到廳長室前面。

  「你想幹什麼?該不會想把我們供出,抓我們立功?」

  「請放心,我不會那麼做的,你可是我朝倉大介的老婆。」

  朝倉大介定進廳長室,廳長室有位五十多歲的長者,那個人是警視廳廳長渡邊哲哉。

  「朝倉君,好久下見,聽說你住院,還好嗎?」

  「老師,很久沒見到你,這段時間我因傷住院,所以到現在才有機會拜訪你。」

  「你找我事嗎?」

  「老師,有件事沒告訴你,今天是我結婚的日子。」

  「恭喜你了,朝倉君。」

  「可是我的婚禮已經中止,十點的電視你有看嗎?一個凶狠的殺人兇手居然在電視上做殺人預告,實在是太囂張,他所預告要姦殺的對象,是我未婚妻的妹妹,地點就在東京灣外海的特洛島,時問是今晚午夜十二點。請老師派警視廳特勤部隊到特洛島,保護受害女子鼠小僧留美子。」

  「朝倉君,原本你的請求,我應該答應。但是你有直接的證據證明兇手一定會在特洛島上出現嗎?如果你沒有證據,我不可能隨便出動特勤部隊到特洛島。」

  朝倉大介跪在地上,苦苦哀求渡邊哲哉:「求求你,老師,這可關係到人命。」

  「我知道了……,朝倉君……」

  留美子不敢面對路小西,她跑進叢林,過了下久,她卻後悔了。特洛島的叢林雖然不大,但是地形相當複雜,沒有一下子,留美子就迷路了,迷失方向。

  四周樹木高聳,到處陰森恐怖,留美子心裡害怕,卻找不到出口。

  「路小西,你在哪裡?我好害怕,快出來救我。」

  四週一片寧靜,只有蟲鳴鳥叫聲音,留美子心中害怕,卻見不到路小西。在叢林中走著,廣大叢林就像是迷宮;彷彿在原地打轉。留美子腳起水泡,始終找不到出口,時間一秒一秒過去,很快就天黑了,四週一片黑暗,什麼都看不到,留美子心中害怕,坐在大樹下,雙腳流滿鮮血,再也走不動了:心中好害怕。

  不知多晚了,天色越變越黑,留美子心中害怕,一秒一秒的過去,越來越接近午夜十二點,她的性命越來越危險。她後悔,後悔自己所做的一切。

  留美子不禁暗中哭泣,淚流滿面,身體止不住的抽動:心中無止盡的恐懼。

  突然在眼前出現一個黑影,距離大約十公尺,黑暗中,無法看清楚那個人的長相,只是一團黑影。

  「路小西?路小西是你嗎?」

  那個人根本不理會留美子,一步一步接近留美子,踏在草皮上,發出清脆的腳步聲。

  「你是不是路小西?你究竟是誰?站住!不要再接近我!」

  留美子說的話,那個人似乎聽不懂,不停一步接著一步接近留美子,走到留美子眼前,離她只有一步之遠,留美子清楚聽見那個人的呼吸,在黑暗中仍然看下清楚究竟是誰?

  「你究竟是誰?快一點說話!」

  突然間四周燈光大亮,好幾座霓光燈照向留美子,留美子看見眼前的人,大嚇一跳,眼前這個人,竟然是玄天魔。

  「玄天魔!」

  留美子看見玄天魔,嚇得身體發抖往後縮,簡直是嚇壞了,玄天魔拿著一台V8攝影自己。

  「笑一個,你知不知道你現在正在上電視?電視實況轉播,全國人民都可以欣賞你被姦殺的精采鏡頭。」

  「你變態啊,這種事你也做得出來?」

  「這種事……?獨樂樂不如眾樂樂。你們日本國拍了那麼多A片,在全世界流行,不是為了取悅全世界的人嗎?」

  「你這個大變態!」

  留美子被玄天魔氣急,一巴掌打向玄天魔,沒想到玄天魔不閃,這一巴掌扎扎實實的打在他臉上,清脆響聲,好大聲。

  「好玩,好玩極了,越恰的女生,我越喜歡,我對你中意極了。」

  「我慎重宣佈,你有半個小時逃亡的時間,半個小時之後,你就要在全國觀眾面前,被我執行姦殺死刑。」

  留美子沒聽完玄天魔所說的話,不管腳傷,拔腿就跑,往叢林深處逃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