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風月:◆第三十八話:獵捕


◆第三十八話:獵捕

  玄天魔對留美子發出預告,半個小時之後就要姦殺她,留美子聽到這個消息簡直是嚇壞了,不停向前跑,拚命的跑,不管利草劫傷腳,她的腳傷痕纍纍,染滿鮮血,快速在叢林中跑著。

  儘管留美子怎麼跑,霓虹燈光仍照著她,她知道,玄天魔一直尾隨著她,她無法逃脫出玄天魔掌中,像是一隻被蛇盯上的老鼠。留美子馬不停蹄的跑,腳都跑腫了,仍然躲不過燈光,她知道玄天魔緊跟著她,不知跑了多久,她不停的喘,突然間燈光消失,她擺脫了玄天魔嗎?她心中感到懷疑。

  這段轉播在NHK電視台播出,不知道是用什麼方式插播?但是這個節目收視率節節上升,驚悚的殺人節目引人入勝,讓人充滿好奇心,越是光怪陸離的節目,越是有觀眾觀賞,收視率已經創下百分之二十,越來越多的觀眾關心留美子的生死,留美子是否如玄天魔預言一般?在螢幕之中被姦殺而死。

  隨著攝影機攝影、電視的轉播,留美子在叢林中快速穿梭,觀眾的心也隨之跳動。

  黑暗中,留美子心中害怕,不知道要逃到哪裡?她真的擺脫得了玄天魔嗎?

  玄天魔本事那麼高,她真的能擺脫他嗎?還是玄天魔躲在某個黑暗之處,趁機要扼殺她的生命?留美子心中好害怕。

  時間一秒一秒的過去,經過半個小時,玄天魔就要出現來了結她的生命,留美子心中毛骨悚然,好害怕,不禁喘著氣,冷汗直流,這是恐怖的時刻,四週一片黑暗,她向四周摸索。突然間,好像摸到軟軟的東西,那是什麼?是人嗎?是玄天魔嗎?

  一道微弱的燈火點燃,從下方慢慢往上提,照亮一些東西。留美子看得出來,那是雙人的腳,男人的腳;燈火上升,慢慢地看見腹部、胸口、頸部,最後照亮他的臉。留美於看了一眼,嚇一跳,那個人居然是玄天魔。突然間燈火全開,照亮四周。

  「TIME’SUP!時間結束!半個小時已經過去,執行死刑的時間開始。」

  留美子嚇得拔腿就跑,無奈衣服被玄天魔扯住,無法逃走。用力一扯,就將留美子衣服扯破,露出粉白的身體,與粉紅色的內衣。留美子好美好鮮嫩,玄天魔看得口水直流,留美子快跑,一轉眼,玄天魔就出現在她的面前,轉個方向,又出現在她的面前,玄天魔神出鬼沒,留美子完全逃不出他的掌心。

  「沒有用,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

  玄天魔的魔掌慢慢伸向留美子,身子慢慢包圍她,手伸出抓住留美子,身體撲向留美子,舌頭在留美子頸上舔,露出狼子野心。

  玄天魔變得瘋狂起來,撕碎留美於的衣服,扯下胸罩。留美子的胸部雖然不大,但非常粉白,十分誘人,乳暈是處女般的粉紅色。玄天魔揉著她的胸部,越揉越過癮,越揉越興奮,口水不禁流下。

  「不要!你不要這麼做!」

  突然問,從玄天魔背後衝出一個人影,往玄天魔背部猛踢,事情來得突然,玄天魔被踢飛出去。仔細一看,衝出的人正是路小西。

  「古代人……」

  「留美子……,可惡,玄天魔你究竟對留美子做了什麼事?」

  「我想做的當然是做愛做的事。」

  「路小西,沒想到你這次居然可以即時出現,等了許久,你這次最爭氣。在一個時代,你我來自同一個世界,我一直認為你是我在這個世界唯一的朋友,原本想讓你看到我變成天下無敵的境界,讓你看看我是世界上最強的人,但是這個夢很難圓。

  「在這緊要關頭,我只差這個女人,我就會變成最強的人,為什麼你要突然出現?害我不得不先對付你,看來今天我要殺了你,我才能實現我的夢想。」

  「我早就覺悟,跟你這一戰我知道無法迴避,我早就有死的準備。」

  「留美子,你的命由我來保護。我跟你說一件事,我已經將你當作我的女人,我會用我一生來保護你。」

  「你說什麼?古代人,你要小心一點,玄天魔是異常厲害,你要小心應付。」

  「這一戰我沒有把握,但是為了你,我會力戰而死。」

  「路小西,你憑什麼跟我一戰?你的雷刀呢?」

  「我不需要雷刀,我用赤手空拳打倒你。」

  「哈哈哈!路小西,你變得越來越愛說笑。當初你手握天下第一刀「雷刀」

  跟我一戰,被你偷襲中了一刀,我兩尚且打成平手。如今我變得更強,已經接近無敵之境界,你憑赤手空拳怎麼可能打贏我?簡直是天大的笑話。」

  「不管勝負如何,我心渴望跟你一戰,非常渴望,為了保護留美子,我不惜一切。」

  路小西快速衝向玄天魔,整個身體躍起。

  「般若腳,長虹貫日!」

  路小西整個身體躍起,將近一個人的高度,表面攻向玄天魔的胸部,但是這是一個虛招,身體一翻轉,虛晃一腳猛力往玄天魔背部用力一踢,那一腳踢得很強勁,發出強勁風聲,玄天魔早就看穿路小西這一招,身體虛晃,閃過路小西這一猛踢,身體一旋,反踢在路小西背上,將路小西壓在地上,那一腳非常強勁,地板被擊出一個凹洞!

  玄天魔沒有趁勝追擊,鬆開路小西:「這一擊還不夠強勁,來一招更強的吧!」

  路小西從地上爬起,擦擦嘴角的血跡:「可惡!不要太瞧不起人!」再度快速衝向玄天魔。

  起勢,縱身一躍,使出絕招,身體往上一躍,再快速往下俯衝,雙爪張開,往玄天魔頭部攻擊。

  「龍爪手,捕風式!」

  雙爪猛力擊出,空氣隨著招式流動,強風從指尖滲出,急速攻向玄天魔頭部,玄天魔對路小西這一招完全下迴避,反而迎面衝向路小西,路小西抓住玄天魔的頭顱,發現頭殼異常堅硬,無法傷他半分。玄天魔將頭往前一衝,擺脫路小西抓勢,猛力撞擊他的頭部,路小西鼻樑被撞歪,鼻血噴出,門牙被撞斷,整個人被撞得向後衝飛,狼狽撞在地上。

  玄天魔強得無法想像,路小西的攻擊對他無效,無法傷他半分。

  「起來,再站起來,讓我看看你的能耐,我不希望你這麼早就敗北,我不想對不起你這個老朋友。」

  「少囉唆,我不會那麼容易認輸,我一定會力戰到底。」

  路小西再次站起,全身力量集中在拳中,往玄天魔猛力攻擊!

  「大力金剛掌,烈火錐!」

  這一掌非常強猛,所有力量集中在這一掌上,往玄天魔的胸口猛擊,沒想到玄天魔不躲避這一擊,這一車下偏下倚擊在玄天魔胸口,發出帕啦清脆響聲,路小西竟傷不了玄天魔半分,玄天魔像是妖怪一般,路小西的拳好像打在鋼鐵上,手多處骨折,鮮血從手掌中滲出,路小西握住右手掌,暗中叫苦,右手再也下能握拳。

  路小西發現不可以這樣蠻幹,玄天魔強得無法想像,更何況右手掌已經受傷,無法使力硬打,與玄天魔硬碰硬。

  路小西決定使出少林硬氣功,再加上武當玄奇太極拳、刀、劍,要從八卦方位克制玄天魔。

  「川流不息!」

  拳握半拳,拇指放入掌心位置,猛力大喊一聲,一股強勁勁道從身上散出,那一股好強的氣勢,連帶空氣快速晃動,叢林中的樹木隨著路小西強大的氣,跟著一起晃動。

  玄天魔看一眼,不禁笑了一笑:「很有趣,原來你想跟我比內力。」

  「玄天真氣!」

  兩股內息在玄天魔體內竄起,這兩股力量是水火不如。一股是玄天魔的「玄天真火」,另一股則是他的「玄天寒氣」。兩股真氣在他體內亂竄,隨著手勢射出,氣勢一出,驚天震地,洶濤駭浪,氣勢如虹。兩股真氣在四周亂竄,整個樹林強力晃動,一股至陰至寒,而另一股則是熾熱火炎,所有叢林中的動物被驚定,強大的氣使得玄天魔旁邊的樹木連根拔起,向外橫飛。

  那兩股強大的氣吹向路小西,路小西被這兩股氣逼退好幾十步,全身感到萬分難受,匆冷匆熱,皮膚好像被侵蝕一般。

  路小西吸進一口氣,一跨步再度衝向玄天魔。

  「進步七星!」

  路小西緩緩向前走,雖然走得慢,身影卻是重重,連走七步,出現七個分身,好像有七個路小西,瞬間將玄天魔包圍。

  「迎風撣塵!」

  同時出腿掃足踢向玄天魔,七隻腿一起踢向他,玄天魔不動,任憑七隻腿踢他,發出啪啦響聲,路小西小腿隱隱作疼。再以肩撞方式,撞擊玄天魔,玄天魔不為所動,兩股內力藉機竄進路小西的身體,路小西肩膀感到辛辣陰寒,知道玄天魔的厲害,立刻彈退與玄天魔分開。

  路小西心裡想:以拳腳不行,那就以陣勢對付,擺出太極兩儀劍陣。

  「周易太極圖,兩儀為主,八卦為輔,陰陽為兩儀,乾、兌、離、震、巽、坎、艮、坤為八卦,乾為天卦、兌為澤卦、離為火卦、震為雷卦、巽為風卦、坎為水卦、民為山卦、坤為地卦。我就以手代劍,使出武當太極兩儀劍陣。」

  「天,撥雲瞻天!」、「澤,青龍出澤!」、「火,野火分鬃!」、「雷,天雷行空!一、「風,風掃梅花」、「水,蜻蜒點水!」、「山,開門見山!」、「地,軸底看地!」

  路小西快速移動身軀,以太極圖為陣形,一人分飾八角,繞著玄天魔攻擊,使出八大劍招,「撥雲瞻天」、目龍出澤」、「野火分鬃」、「天雷行空」、「風掃梅花」、「蜻蜒點水」、「開門見山」、「軸底看地」,玄天魔陷入劍陣,一道一道擊打,打在玄天魔身上,同時有一股反力反擊,路小西強勢攻擊夾帶各種強大勁力,猛擊玄天魔各大穴道。頭、胸、腹部、四肢紛紛中招。

  環繞數圈,走完太極圖四大周天,收招,玄天魔身體各大穴道竟然鼓起,就像吹了氣的氣球,慢慢漲大。路小西以為攻勢奏效,將內勁擊入玄天魔體內,見著玄天魔身體漲大:心中暗喜,可是沒有多久,玄天魔身體又消下去,恢復原狀。

  「好舒服,你的內勁在我的體內定一圈,弄得我很舒服。」

  路小西心中叫苦,這樣的攻擊仍然傷不了玄天魔,玄天魔簡直不是人,強得無法想像,難道沒有方法可以打倒他嗎?氣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怎麼樣?你的能耐就到此為止嗎?路小西,你實在是太令我失望了,期待與你一戰這麼久,沒想到你只有這樣能耐,戰起來一點意思都沒有。」

  「你不要太狂妄,我不會讓你得勝,我一定會傷你,我用我的性命豁出去。」

  路小西再度站來,雙眼完全血紅,十分恐怖的眼神:「我一定會傷你!」

  「太極拳十三勢!」

  「太極拳十三勢的精神是:彼不動,己不動,彼微動,己先動,勁似松非松,將展未展,勁斷意不斷。先在心,後在身,腹松氣沈入骨,神舒體靜,刻刻在心,切記一動無有下動,一靜無有不靜,牽動往來,氣貼背而斂入脊骨,內固精神,外示安逸,邁步如貓行,運勁如抽絲,全身意在精神,不在氣,在氣則滯,有氣者無力,無氣者純剛,氣若車輪,腰如車軸。」

  「太極拳十三勢,棚、履、擠、按、采、冽、肘、靠、進、退、顱、盼、定?」

  只見路小西快速衝向玄天魔,身影不停改變,所使出的是太極拳十三勢:「棚、履、擠、按、采、冽、肘、靠、進、退、顧、盼、定」,以「棚」抓住玄天魔的拳將他的拳托高,以「履」快速找到攻擊間隙,以「擠」改變玄天魔方向,以「按」壓抑住他的身體,以「采」將身體轉到另外方向,以「冽」使玄天魔雙拳分裂轉向兩邊,以「肘」頂住玄天魔胸口,以「靠」將自己的背靠住玄天魔的背,以「進」將玄天魔推卻,以「退」又將玄天魔拉回,玄天魔不停的在路小西的雙手間環繞,路小西猛力一擊,擊在玄天魔的胸口上,整個身體向後退了好幾步!

  「很有趣,這就是太極拳嗎?不愧是武當的絕學,把我耍得團團轉。花巧雖多,但沒有什麼破壞力,根本傷不了我。路小西你令我太失望了,期待跟你一戰,卻拿出這種成績,我一直在進步,一直變強。你卻不停倒退,變得比以前弱了許多。這一戰戰得真不過癮,我灰心了,不想跟你再戰下去,就用雙手親自了結你的性命。」

  從玄天魔眼中露出無比的殺氣,讓路小西看得不禁心寒,玄天魔往前快衝,往上一飛躍,整個人在路小西眼前消失。

  留美子在旁邊為路小西擔心:「小心!古代人!」

  路小西感到殺氣從上方而來,抬頭一看,玄天魔居然躍數十公尺高,往他快速俯衝。

  「玄天火掌!」

  玄天魔快速向路小西俯衝,雙掌猛擊,一股至熱王炎的熱氣被擊出,噴出熊熊熾熱火焰,雙掌猛力擊在路小西胸口上,速度實在是太快了,路小西完全無法躲避,這一擊命中他的胸口。

  路小西被擊中,感到一股至熱炎氣,湧人體內,完全無法抵擋這一股炎氣,整個身體就好像要燃燒一般,一股強大怒火在心中燃燒,強大掌力在胸口產生爆炸,整個人快要燃燒起來,快被溶解。急忙提起體內真氣抵禦,兩個力量在體內產生劇烈爆炸,整個人被彈飛出去,倒在地上,爬不起來。

  路小西倒在地上呻吟,身體受到嚴重灼傷,心裡想:這是多麼恐怖的掌力?

  玄天魔實在是太強了,強得無法想像,要不是有真氣護身,一定被玄天魔一掌打死。這麼強大的敵人,又要如何對付他?難道沒有辦法?沒有方法可以打倒玄天魔嗎?他們之間的實力相差太多,如果有雷刀,那就好了。

  玄天魔一步一步接近路小西,眼神露出無比可怕的殺氣,路小西心中從來沒有那麼恐懼過,他感到害怕,眼前這個人強得無法想像,他的身體不自禁的顫抖。

  突然間在旁邊出現一個人,路小西看了一眼,嚇一跳,那個人居然是在地下水道遇見的那個糟老頭,當時他突然消失,如今又突然出現,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糟老頭!怎麼會是你?你怎麼會突然出現?」

  「我不知道,我四處認家,到處流浪,為什麼會在這裡遇見你?我也不知道。上次你跟力士對打,這一次你又跟這個人對打,看來我錯過一場好戲。」

  「你快一點離開,這裡十分危險。」

  糟老頭不理會路小西的話,反而走向玄天魔,毫無恐懼,路小西心裡想:這個糟老頭究竟是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