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風月:◆第三十九話赤熬


◆第三十九話赤熬

  在路小西與玄天魔激戰時刻,神秘糟老頭又出現。

  「危險,糟老頭,這裡十分危險!」

  糟老頭不顧路小西的勸阻,反而走進兩人對戰中間,情勢危急,路小西為糟老頭感到緊張:「很危險!快閃開!你會被他殺死!」

  奇怪的很,糟老頭逆言而行,走到玄天魔眼前,只離他數十公分。

  玄夭魔睜大眼睛看著糟老頭,沒想到這個人這麼大膽:「你不怕我嗎?不怕我會殺了你?」

  糟老頭摸摸玄天魔的胸膛:「好!好結實的胸膛,你應該是個高手,強得讓人無法想像。」

  「你很大膽,從來沒有人像你這樣大膽靠近我。信不信我會殺了你?。」

  玄天魔將手高舉,露出凶狠的殺氣,舉掌之間充滿強大氣勢,往糟老頭額頭猛擊,虎虎雄風。沒想到糟老頭不避,眼睛也不眨一下,心中毫無恐懼,掌打在離他額頭一公分之處停止,路小西為糟老頭感到緊張。

  玄天魔不禁哈哈大笑:「哈哈哈!你這個人真有趣,居然不怕我會殺你!」

  「你神功廣大,要誰死,誰敢不死?」

  糟老頭轉過頭跟路小西說道:「小兄弟,他真的很強,強到無法想像,你打不過他,認輸吧!」

  「不行!我不能認輸!這關係到留美子的性命,我要一定保護留美子,絕對不能認輸!」

  「挑戰如此高超武功的人,讓人感到興奮。你的武功再加上我的頭腦,或許可以跟他一併。」

  「你想幫我?」

  糟老頭走到路小西身邊,在路小西耳邊嘰哩咕嚕說了一些悄悄話,路小西表情居然轉憂為喜。

  「哈哈哈!真有趣!。你以為兩三句話,就可以幫助路小西打敗我,我從來沒有聽過如此荒唐的事。我要親眼看看,你如何用你的頭腦幫助路小西打敗我?」

  「啊!」玄天魔大喊一聲,空前無比可怕的殺氣,從身上散出,樹林隨著殺氣晃動,路小西、糟老頭、留美子也被這股殺氣逼退。

  玄天魔快速往路小西方向沖,出掌擊向路小西!

  「玄天冰掌!」

  玄天魔身邊空氣開始變寒,一出掌,一股至冰至寒的掌氣從掌中擊出,空氣隨著掌氣凍結,讓人感覺無比刺冷,皮膚就像是被針刺一般。路小西不理會玄天魔的攻擊,竟將背轉過,背對著玄天魔,不理會玄天魔的攻擊。突然間玄天魔心中變得狐疑,路小西為什麼可以如此大膽?不理會他的攻擊,難道他暗有計謀,要引他上當?

  在空中,將打出的掌收回,轉向反打在兩旁樹上,兩邊樹木瞬間變成冰凍,如冰塊瞬間炸開,雪霜噴灑滿地。

  「你別故做玄虛,我不會上當,你以為擺出空城記,我就會上當嗎?信不信我會一掌打碎你的背,轉過身,跟我堂堂正正一戰。」

  「既然你認為我是故弄玄虛,為什麼不出掌攻擊我?一掌打向我的背,結束我的性命,那你就贏。你害怕什麼?」

  「可惡……,別以為你說說我就會中計,我絕對不會相信你說的話。」

  玄天魔心中產生狐疑,雖然路小西全身露出破綻,或許因為如此,他不敢輕易進攻,擺好架勢,僵持十數分鐘。玄天魔終於耐不住性子,出招攻擊路小西,牛刀小試,投石問路,不敢使出全力,試試看路小西骨子裡究竟賣什麼膏藥?。

  「玄天風轉!」

  雙腳在地面打滑,雙腳一畫圓,所劃過的地方塵土像旋風一般捲起,身體也冉冉捲起,在地面上旋轉,打出一道氣旋風,快速擊向路小西背後。

  路小西頭也不轉,彷彿背後有長眼睛,眼見擊風就要擊中他。一翻身,整個身體往上翻,閃過這一擊,整個身體翻至半空中,身體往下壓,快速往玄天魔快衝,使出絕招。

  「少林龍爪手——搶珠式!」

  路小西躍到玄天魔上方,雙爪齊出,攻擊玄天魔的頭部,爪勢凌厲,抓出陣陣爪風。玄天魔見路小西攻勢甚喜,路小西主動攻擊,簡直是送死,立刻穿過爪勢,舉掌擊向他的額頭。

  玄天魔萬萬沒有想到,路小西這一擊是個虛招,玄天魔撲了一個空,路小西在空中突然向後退,往後彈跳數十公尺,與玄天魔保持一段距離。

  「你太卑鄙,為什麼逃避我的攻擊?不敢跟我堂堂正正一戰?」

  路小西不理會玄天魔的話,跟槽老頭對談:「我表現得怎麼樣?表現還好嗎?」

  「太好了,一切在預料之中。」

  路小西與糟老頭嘀嘀咕咕說話,玄天魔看在旁邊,簡直是氣瘋,他們竟然不重視他,在決鬥之際,他們把決鬥當作什麼?玄天魔整個臉色都變了,面部表情開始扭曲。

  糟老頭在路小西耳邊說道:「時候到了,我們等的就是這一刻。之前你知道你敗在哪裡?除了實力不如玄天魔,還有你的心實在是太急,或許是救人心切。

  但是一個人心急,會讓人失去冷靜,失去冷靜就會暴露許多缺點,會失去許多先

  機,陷入失敗之中。

  「如果要跟玄天魔一拼,一定要以靜制動,保持冷靜,激怒玄天魔,玄天魔一怒,就會曝露缺點,你就可以以逸待勞攻擊他的缺點,才可能反敗為勝。」

  玄天魔臉色變得可怕,表情完全扭曲,眼神充滿血絲,張開大嘴,血口臨盆,可怕極了。

  「可惡!你們實在是太可惡!」

  「玄天九重天!黑暗真氣!」

  玄天魔將雙手一弓,從身上冒出一股空前未見的超強真氣,數股真氣在空氣中亂竄,快速旋轉,把四周環境渲染成黑氣,樹林快速強晃,一株一株的樹被真氣鼓得連根拔起,樹木在空氣中快速旋轉,形成一陣巨大龍捲風。玄天魔用力一推,推向路小西與糟老頭,路小西與糟老頭抵抗不住這股強大真氣,兩人紛紛被捲起。

  「這是怎麼回事?你說他憤怒會失去冷靜,之後就會自曝缺點,怎麼會越變越強?」

  「這是我無法想像的,他體內擁有無法想像的超強能量,我已經無法預估他究竟有多麼強?他可能已經接近天下無敵。」

  「玄天殺光!」

  玄天魔再施殺著,快速衝向路小西與糟老頭,邊跑著,一道一道殺氣從他身上散發,四周樹林引起陣陣強烈爆炸。玄天魔快速衝向路小西與糟老頭,緊握雙拳,雙拳中充滿一道一道強光,使雙拳透明,拳內骨骼清楚可見。

  一拳轟向槽老頭,糟老頭無法躲避這一拳,拳盡沒入糟老頭胸口,不到一秒鐘,糟老頭轟然爆炸,身體炸碎,變成一塊一塊的屍塊,血水在空氣中散飛,死狀相當恐怖,死無全屍。

  路小西心中驚訝,玄天魔實在是強得恐怖,居然可以一拳轟碎糟老頭,真是可怕極了。心中也為糟老頭傷心,糟老頭死得太冤枉,他甚至還不知道他的名字,他的出身是什麼?究竟是何方人物?。在一切模糊之中,就死在玄天魔手中。

  他曾幫助路小西打敗相撲大關花若乃,甚至幫助路小西對付玄天魔,這一切……

  這一切……實在是太可悲。

  可是厄運還沒有結束,玄天魔快速轉向攻向路小西,路小西伸出雙拳,試圖阻擋玄天魔的攻勢,與玄天魔的拳一接觸,發現他的拳熾熱無比,難以阻擋,立刻提起體內真氣——少林真氣護身。

  玄天魔一拳轟向路小西胸口,路小西有真氣護身,不至於被玄天魔一拳轟死。可是玄天魔的拳威力甚大,拳一轟,整個身體被轟飛,全身向後衝,被打得渾身是血,口鼻噴出鮮血,向後衝勢超強,連續撞斷數根大樹,也阻擋不住退勢。

  路小西整個人撞在地面,地面被撞凹,身體埋進土裡,全身是血,慘不忍睹。路小西心中驚訝,玄天魔強得太可怕,身上骨頭不知被打斷幾根,無力再站起,不停喘著氣,心臟跳得很快,冷汗不停直流。

  「吼!吼!吼!」玄天魔不停狂吼,一步一步走向路小西,眼神可怕極了,充滿無限殺氣,雙眼都紅了,佈滿血絲,在他拳中,散發出強烈殺光。

  玄天魔走到路小西眼前,站在他的前面,表情冷酷極了,冷冷看著路小西,絲毫不帶一絲微笑。

  「路小西,你知道,我心裡多麼難過,我不想殺你,但逼不得已還是要殺你。你死了之後,在這個世界上,我會變成孤獨一個人,沒有人會比你更瞭解我,瞭解我的過去,瞭解我的個性與瞭解我的來歷。我真的逼不得已要殺你,就讓我的手沾滿你的鮮血,送你上西天!」

  玄天魔將右手舉起,掌心發出強烈殺光:「永別了,路小西!。」

  一掌打下去,往路小西胸口猛擊,眼見路小西就要被玄天魔一掌打死。在緊要關頭,一陣陣槍聲響起,「碰!碰!碰!」強烈槍聲,射出一道道彈光,子彈射進玄天魔的胸口,瞬間」陣一陣爆炸,鮮血迸出,玄天魔被數陣子彈爆光射得彈飛出去,倒在血泊之中。

  從東方樹林出現幾個人影,他們拿著衝鋒鎗,往路小西走過來。

  「太好了,還來得及。路小西、留美子你們沒有事吧?」

  走出來的人原來是朝倉大介、薰、桐子與東京警視聽的特勤部隊隊員們,每個人都全副武裝拿著衝鋒鎗。

  「總算來得及,路小西、留美子,我們來救你們。」

  留美子一見到薰與桐子的到來,就不禁掉下眼淚,衝過去跟她們擁抱。

  「薰姐、桐子姐,我心裡好害怕!」

  「不要怕,傻妹妹,有我們在,絕對不會讓玄天魔傷害你。」

  朝倉大介看著倒在血泊中的玄天魔,不禁冷冷說道:「看他的樣子,應該被亂槍打死,像這樣的變態殺人魔,死不足惜。一個人再強,武功再高,人還是人,人是肉體的,是抵不過槍炮子彈。」

  不到一秒鐘,朝倉大介後悔他說的話,張大眼睛,眼睜睜看著玄天魔從血泊中爬起。玄天魔不是被亂槍打死了嗎?被射成像蜂窩一般?為什麼他還能站起來?朝倉大介嚇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可惡……,你們實在是太可惡了……,竟然拿槍射我,傷害我……」

  「啊!。」玄天魔大喊一聲,原本射進體內的子彈,全部彈出,射在四周樹上,引起陣陣強烈爆炸,火在四周樹木燃燒,瞬間變成一片火海,情況危險極了。

  玄天魔是經過訓練的,肌肉如鋼鐵一般堅硬,當時有玄天真氣護身,特勤部隊所射出的子彈,無法射進筋肉內,無法傷及內臟,只是卡在肌肉上。

  「可惡!你們通通得死,我要殺了你們!」

  玄天魔快速衝向他們,縱身一躍,眼露殺光,速度如雷電一般敏捷。特勤部隊隊員一見情勢不對,立即拿起衝鋒鎗,往玄天魔掃射,一直掃射。子彈不知射出多少發「噠!噠!噠!」的子彈聲震響於耳,槍聲隆隆,彈道在黑暗中成了密集彈網,往玄天魔方向集中掃射。

  在那瞬間,玄天魔就像風一般消失,不見蹤影,消失不見,究竟躲到哪裡?

  在那一剎那,竟然出現在眾特勤隊員正上空,往他們快速俯衝,一瞬間,雙手一揮,就將兩人揮成兩截,血光見影,鮮血不停噴出,胃啊、腸啊跟著噴出,慘不忍睹,情況恐怖極了。玄天魔衝進人群,狂性大作,不停砍殺,殺紅了雙眼,一個一個特勤隊員死在他的掌中,斷手、斷腳、碎塊在空氣散飛,鮮血到處亂噴,把四周染紅,樹林中染滿鮮血,到處都是血淋淋。

  「怎麼辦?路小西,玄天魔已經瘋狂,他凶性大起,不停瘋狂砍殺,已經殺紅雙眼,難道沒有方法可以阻止他嗎?」

  「我不知道,他實在是太強,而又變得完全瘋狂,沒有人可以阻止他,阻止他的殺性,這裡的一切將會變成灰燼,我們所有人都將被他殺死。如今除非有雷刃,雷刃出現,或許可以阻止玄天魔。」

  桐子聽到路小西所說,立即將包包打開,從包包中反射出一道紫光:「小西西,你要的雷刃就在這裡!」

  桐子將包包丟給路小西,路小西接過包包,從包包中抽出一把紫色的刀,發出無比閃耀的紫色光芒,那就是雷刀。

  突然間風雲際會,氣候瞬間轉變,天空烏雲密佈,黑雲遮蓋住明亮月光,四處變得一片漆黑,什麼也看不見。突然間雷聲大響,從天際之間打下數道閃電,從天空直直往下劈,劈中路小西手中的雷刃,瞬間變成一片光亮,雷刃發出光芒耀眼的亮光,照亮四周,使四周如白書一般,耀眼無比,令人無法張開眼睛。

  雙手充滿血腥,殺紅雙眼的玄天魔看到這種情形嚇一跳,看見發出紫光的刀,不禁驚歎:「雷刃!是雷刃!」

  「是雷刃開了封,雷刃經過雷電的洗禮,就會恢復靈性,它會變成最兇猛最強的刀,誰也無法阻擋它的威力。」

  路小西手握雷刃,雷刀發出耀眼紫光,使出驚天動地雷霆一擊!

  「伏虎絕刀!」

  路小西縱身一躍,跳至高樹方向,再利用腳踏高樹反力,快速往玄天魔快衝,要衝進玄夭魔的攻擊範圍之內。

  路小西迅速往下衝,雙手反握雷刃,攻勢向下直衝,很快一瞬間,衝進玄天魔近身,雷刃發出閃耀紫光,一陣一陣刀氣從雷刃中發出,引起四周強烈爆炸,陷入瘋狂險境之中,凶狠一刀往玄天魔胸口直劈。

  玄天魔見如此險境,不敢輕噓,立刻舉起雙掌,雙掌合併,夾住雷刀攻擊。

  「玄天雙掌合擊!」

  路小西的衝勢非常快,玄天魔這一擊雖然阻擋了雷刃攻勢,卻卸不去路小西的衝勢,雙腳在地面上滑動,快速向後滑,直衝後面的大樹。

  玄天魔將雙手一扭,將路小西與雷刀用力向外一拋,丟了數十公尺之遠,才阻止路小西這一番攻勢。

  路小西在空中翻一圈,穩穩落在地上。手握雷刃,心中湧出許多力量,變得信心十足,有了雷刃,什麼都不怕,似乎武藝更加上一層樓。

  「玄天魔,你受死吧!乖乖投降!我要讓你知道雷刃的厲害!」

  「赤氣回斬!」

  路小西反身一躍,身體在空中快速旋轉,在那瞬間出招快速攻擊!

  雙手使著雷刃,身體快速打轉,刀氣在地回上劃個大圓,一道一道刀光劃在地上,引起陣陣強烈爆炸,被炸起土石灰塵兇猛往上衝,四周氣勢勁道快速上衝,路小西用力一刀揮出,陣陣土石灰塵被激起,形成波浪之勢,快速攻向玄天魔,就像形成一陣大海嘯,無比波濤洶湧,氣勢翻騰,眼見一瞬之間,就要將玄天魔吞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