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三弄 第二部:◆第十四章:小湖邊


◆第十四章:小湖邊

  太陽照射著靜月奄,魏元獨自一人在院中休閒散步,三三二二的小尼在不遠處看著他,相互之間還在說著什麼。可是她們的雙眼就沒離開過他。魏元看到這一切,心裡美滋滋地,因為他那薄的有點透明的長衫裡面可是什麼都沒有穿,影影綽綽地可以看到他身體的每一部位。欲絕師太在早上已在大殿之上給這些小尼說過,魏元由於身上傷還沒完全好,在這兵荒馬亂的時候,又無家可歸,一個人在外是很危險的,等傷好以後在叫他離開。又說什麼,出家人要以慈悲為懷,魏元在這住的這些時候,可以跟她學些拳腿,以後在外可以防身……魏元這時也在偷偷地看著這些小尼,一個個看上去,好像只有十七`八歲,外露的表膚雪白雪白,長相嬌好,身材也不錯,雖然穿著寬大的袍子,可還是能看到她們身體的曲線,阿婀多姿。

  魏元一個人在院落裡閉逛,聽到流水聲,他昨晚和欲絕又快樂了一夜,還沒有將身體清洗過,他順著流水聲向後山走去。

  出了後院來到一個小山坡上,在對面是一個天然的小湖,水是從對面山上流淌下來的。湖水清澈見底,兩邊草綠葉茂,草叢中野花盛開。湖邊一塊光滑的大石上幾件零亂的衣衫,兩位美麗的女子在湖中嬉鬧。她們白色的薄衫,已被水浸濕,緊貼在高高攏起的雙乳上,兩個紅紅的乳頭就像是要突破這薄薄的白紗的束縛尖挺挺地抵在白紗上。她們互相潑著水,水珠順著光光的頭往下流淌。魏元在草叢中輕輕地坐下,這族野草長的很高,把他完全地淹沒。透過草叢他癡癡地看著香月和冬月淨身。六寸長的陰莖不安份地在跳動,把雙腿間的長衫頂起,似一個小小的帳篷。龜頭在長衫的摩擦下有一種想尿尿的感覺,他知道這是為什麼,一隻手隔著長衫緊緊握著,龜頭慢慢變成了紫紅色。

  香月從水中站起,看了看魏元藏身處並在說著什麼!慢慢地向放著衣服的大石走去。是不是她看到了我?她們要走了?這可怎麼是好呀!她們回去會不會告訴師太或小尼,我偷看她倆淨身。魏元低著頭苦苦地思索回去後應怎樣面對這個問題,由其是欲絕師太。他的計劃才剛剛開始,在這住了以有二月了,每天都是欲絕伴他,除了跟她學些拳腳,就是面對欲絕那永無滿足感的身體,雖然她的法號叫『欲絕』可是她的性慾是那麼的強烈,只要一有時間就要在禪房和魏元翻雲覆雨一番。為了魏元體力能夠跟上,欲絕教了魏元一套心法。每次完事後,魏元都要練一遍,練後會神清氣爽,不但沒有疲勞感,丹田卻有一絲絲的氣體在流動,在行房時,陰莖可以收發自如。想長就長,想短就短,想多堅挺就有多堅挺,想行房時間長些也可以辦到。所以,才可以跟欲絕這個不思疲倦性慾及強的女人抗爭下去。要不然早以變成了一幅骷髏了,更不用說實施自己這不可告人的計劃了。

  『嘩啦』一聲,把魏元從沉思中驚醒。香月腳下一滑,倒在了水中。「啊」地一聲尖叫,晃晃悠悠地站了起來,隨著身體的搖擺不定,雙乳緊貼著薄紗也在顫動,煞是迷人。魏元眼花繚亂,魂飛九天。下意思地手上一用力捏在了陰莖上,一股痛楚衝上肌體,他張大嘴巴,深深吸口涼氣。好險沒有叫出聲來。心在撲通撲通跳個不停。春月看到香月的醜態,哈哈大笑。笑得她花枝亂顫。雙肩上下浮動著,卻看不到胸前雙乳。香月慢慢走向岸邊,身體也逐漸顯出水面。肉肉的後背,有著幾塊贅肉的腰部,豐滿的肥臀,粗而圓的雙腿。走起路來身體的肉一顫一顫。來到大石上雙臂雙腿張開,大字形躺下。女人的妙處盡收眼底,雙乳隨著驚嚇後急促的呼吸起伏。春月緊跟其後,學著香月的樣緊挨著她躺下,一隻手臂搭在香月高聳的乳房上,頭枕上她的臂膊。魏元這下可以清楚地看到這兩個小尼裸體正面。

  春月瞇縫著雙眼,嘴角掛著微微地笑,兩個豐滿的乳房就像是兩個小山一樣,圓圓的肚子,兩腿間一片濃密的陰毛,陰道口一收一收地在動。魏元看到這想到,是不是香月這小尼又在想李公子了,想那天夜晚的風流快活。這個不知羞恥的小尼,哼!我會讓你把他忘記的。冬月卻與之相反,一張可愛的娃娃臉,雙乳就像兩個小饅頭,兩個乳頭鮮紅鮮紅,平坦地肚皮,陰戶上只有少許的陰毛,陰唇也是紅紅的,一看就只是一個沒有經事的女孩。

  他聽欲絕說起過這個小尼。父親被抓去做了苦力,母親在逃荒的路上被清兵輪姦至死。正好欲絕下山途經此處,打跑了清兵救出了僖兒,回山後經得僖兒同意欲絕收她為徒,。在這她生活了快一年了,在這些時日裡,大家都很照顧幫助她。香月和她是最好的,只要有事不論大小,她都跟春月說。魏元看到她們好像在說著什麼,可聲音太小聽不到,他下了山坡,在樹木和草叢的掩護下慢慢地接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