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三弄 第二部:◆第十五章:師姐妹


◆第十五章:師姐妹

  「師妹,你真的有這種想法,可是要讓師傅知道了,那可是要命的事呀。」

  「可是……可是每次你摸我的時候,我……我的下身就會……流出好多的水。」

  魏元這時站在大石後面,能更清楚地看到,春月的臉上飛起一片紅暈「你……你就跟我說說,好嗎?求求你了,好師姐,好不好呀?你和李公子的事我全知道。」

  「你在外可不許亂說呀!要是師傅知道了,她老人家一定會打死我的。」香月帶著哭腔說道。

  「師姐,你放心吧!我怎麼會說出去呢!你對我這麼好,在說每次你摸我舐我時,我都覺得好舒服,好像在雲霧中,如果沒有你我到哪去找這種感覺。師姐們只知道自己快活,根本就不理我。」

  「你怎麼知道她們只會自己快活,怎麼快活的」香月急急地問道。

  「我知道,我就是知道,不光是她們,還有師傅也是……」

  「師傅,不會吧!她可是一代宗師,她總不會和師妹們……不,決不會的。你不會是看錯了吧?」

  「哼!師傅她老人家才不會和她們在一起玩呢!她們幾個也不是在一起,每次只有二個人,不過她們經常交換。師傅呢!是跟那個……那個姓……姓……魏,對就是那個被救回來的那個魏公子,他幾乎是每晚都要去師傅那,有時是師傅傳授他武功後,兩人就一起進禪房。」

  香月一雙大眼睛眼睛轉動著,想了一會兒道:「那……你都看到了什麼,跟我說說呀。」

  魏元和師傅的風流事還有師姐的事全都說給了香月聽。最後,春月說道:「師姐,魏公子的那個好長好粗好大,我看到他還可以讓那個東西隨意變動,真的我不會騙你的。每次和師傅做時,師傅都會大喊大叫,求他慢點,不要用這麼大的勁。師傅說用勁大了會很疼的,是這樣嗎?師姐。可……你每次弄我我都沒有疼呀!不但不疼還……還很舒服,師傅她是不是在騙魏公子呀?」

  香月這時已進入了沉思,春月後面的話她根本就沒有聽見。她在想那個魏公子不會這麼歷害吧,他的陰莖怎麼可以隨意變動呢?不可能的,是不是春月這小尼子有意在逗她。可在一看春月臉上表情又不太像。不會的,春月決不會騙我的。哼,姓魏的小子,有機會我會去找你的,我就不信你有這麼大的本事。我到要看一看是你的歷害還是李公子的歷害。

  這一想到李公子,可不得了了。原本聽春月說了這麼多師姐和師傅魏公子的事,身體就有點發熱了,這又想到了李公子。這時她的臉上一片燥紅,用手一摸感覺到好煬,呼吸也有些急促,淫液順著陰道口緩緩地流出。偷眼看了一下春月,只見她緊緊地夾著彎曲的雙腿,臉頰紅紅的頭低著,坐在大石上。一側堅挺發硬的小乳房也隨著呼吸在起伏。

  香月的手在春月的臀部撫摸著,然後慢慢地向上移去。香月向著春月的小嘴吻過去,春月想不到師姐會吻她,一時呆在那裡。以前在一起也只是撫摸一下而已,可今天師姐卻吻了她。這……這……沒有等她反應過來。小嘴已被香月封住了,她感到師姐的舌頭在她的嘴唇上舐了一會兒,就深入到嘴裡了。春月緊緊地閉著雙齒,她不知她該怎麼做,可又怕牙齒擦破師姐的舌頭,不自覺張開了。師姐的舌頭伸進了自己的嘴裡,春月突然感到自己很喜歡這種感覺,便把自己的舌頭也伸了過去,兩條濕滑的香舌在師姐妹四片溫暖的香唇間纏繞著。

  春月正沉醉在師姐給她的香吻中,香月抓起她的一隻手放在自己發漲發熱的乳房上。春月知道師姐要她做什麼了。她們以前已做過很多次,這對春月來說可渭是輕車熟路。她慢慢地將香月的上身放平在大石上,她和師姐又吻了一會,雙手撫摸著香月高聳的乳房,弄得香月呼吸越來越急。她順著師姐的粉頸向下吻去,她細心地吻遍師姐的全身。最後香舌停在香月的陰部,分開香月濃密的陰毛,輕輕地舐著她那被淫水浸濕的陰唇,舌尖在陰道口來回移動,一股香甜的液體流出衝進春月的嘴巴。香月的嘴裡發出了快樂的呻吟聲,她的下體在上下起伏,雙手緊抓自己的雙乳。春月一邊舐著香月的陰唇一邊用手在自己毛髮少的可憐的陰部撫摸著,嘴中並伴有輕輕地嗯嗯聲。

  香月直起身來,拉過春月把她壓在身下,輕輕地吻著她肌體的每一部分。她把自己的陰戶壓在春月的下體,兩個陰戶在摩擦,春月感到師姐的陰道不斷地流過來一些又燙又黏的液體,加上自己流出的液體一起流到了臀部。臀部下大石上被淫水浸濕了,淫水順著大石向下緩慢地流淌。「師姐,我……我好想要……」「師妹,我也是……我也好想。」過了一會兒,香月緊緊地夾住春月的一條大腿,陰戶在她的大腿上摩擦,同時另一條腿放在春月的兩腿間,隨著她前後移動也在摩擦著春月的陰戶。春月感到師姐陰道裡流出大量的淫液在自己的大腿上,香月也感覺到在春月陰戶處移動的大腿也被淫水打濕了。她沒有想到這小尼子今天會有這麼多的淫液流出,以前她們在一起師妹陰道口只有少量的淫液流出。可今天……是不是這小尼子經過自己長久地撫摸和她經常看到我和李公子性交對她產生了影響。「啊……啊……師姐我……我不行了……啊……」春月在香月身下已經不住師姐大腿在陰戶上的摩擦,淫水一股一股地向外流出。

  香月左右交換地舐著師妹胸前兩顆充血變硬的小乳頭,雙手把師妹一雙奶子向中間擠壓,令兩邊的乳尖靠攏在一起,伸出舌尖隨著頭部來回擺動,以極快的速度舐弄春月的一對乳頭,春月在她快速擺動中在一次達到了高潮,淫液就像尿尿一般直線噴出,灑落在大石下偷看的魏元臉上。魏元用舌舐了舐順臉頰流下的淫液,感覺到有些香甜。這就是處女的味道嗎?他快速地脫下長衫,手握了握六寸長的因極度沖血的陰莖,緩慢地向大石上爬去……

  「不……不行了……師姐……我不行了……啊……放過我吧……呀……我要死了啊……」魏元被這高聲的呻吟聲驚住了,停止了向上爬的動作。抬起頭看過去,只見:香月的舌尖離開了師妹的雙乳慢慢地向下移動,在春月的肚臍上一圈圈舐著,一隻手抓捏著她的乳房,一隻手抓起她的一條腿慢慢地向外側拉去,豐滿的乳房在春月的陰戶上隨著身體的晃動撞擊。她跪在春月的雙腿間,臀部高高地翹起,兩腿分開,能看見陰穴裡粉紅的陰肉。舌尖在春月的陰穴摩擦,順著張開的陰道口把舌頭伸進去用力的抵壓,吮吸。春月的身體在微微地顫抖。

  「啊……師姐……噢……你吸的我好爽……師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