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三弄 第二部:◆第十六章:兩個小尼


◆第十六章:兩個小尼

  明月的臉頰慢慢地升起一些紅潤,嘴中輕輕吐氣,繼而氣喘噓噓,緊接著轉成陣陣的呻吟,不時還夾雜著誘人的浪叫。在快樂享受的同時雙眼也變得半開半瞇,雙唇微微開啟。

  明月的整個身體和她所做的每一個動作,魏元都盡收眼底;他的陰莖已開始充血漲大。他輕輕地向明月走去。魏元來到香月的身後,手握陰莖在她那流滿密汁的陰部摩擦一會,陰莖上已沾滿了香月的淫液。香月回頭看了看魏元,微微一笑。一隻手從肚皮下端伸過去,握住魏元的陰莖塞進自己的陰道。她早已看到魏元,就在她們淨身時她就看到站在那兒了,她也知道魏元來到了大石邊,魏元所做過的一切她都看到了,也告訴了春月,所以魏元的突然出現並沒有給她們帶來驚訝和慌張。魏元六寸長的陰莖一放入香月的陰道,她感到陰道裡有一種腫脹感,把她的陰道填塞的滿滿地。魏元雙手撫在她的腰部,先是緩慢地前後移動自己的臀部,慢慢地加速。陰莖在香月的陰道內深入淺出,每一次進入都直換搗她的花心。香月的雙乳隨著魏元陰莖的進出前後晃動,每抽出陰莖都不得會帶出許多淫水,淫液順著香月的大腿和魏元的陰莖向下流淌。香月邊輕輕地呻吟邊舐著春月的陰穴,雙手不停地在春月和自己的雙乳上揉搓。魏元伸手抓住香月的一隻乳房,用力地捏著。

  他抽出陰莖,來到春月的雙腿間,握住她一雙玲瓏的小腳兒,高高地舉起,放在自己的雙肩。粗硬的六寸長的陰莖向她的陰戶湊過去,把龜頭頂在春月的陰道口,緩緩地擠進去。春月的雙眉微皺,有些疼痛感,魏元為了能夠順利地使陰莖進入,雙手輕輕地拔開她鮮紅的處子私處,他用力一頂,春月發出了一聲痛楚地叫聲,陰口緊緊挾著他的陰莖。這時香月湊近春月身邊,手在春月的身上輕輕地撫摸,緩解她緊繃的身體,並說道:「師妹,你不要緊張,放鬆一些,一會兒你就能感到很舒服的,比師姐弄得還要舒服。」

  「真的嗎?可是現在好痛呀!」

  「沒事的,你是第一次,當然會有疼痛的呀!等一會就會好的。不要怕。」

  春月不動,覺得那陰穴裡不再似刺扎般的痛,遂道:「我那裡不在這麼痛,你不要在那麼用力。」魏元道:「這辣姜的滋味你可要慢慢品嚐。」說罷,把那六寸長的陰徐徐的抽送一回,又挫磨一陣,那春月摟了他的頸兒,腿兒扳開,任他往來。魏元覺得那陰口不在像先前般緊挾,遂抽送越來越快,直弄得唧唧一片水響。那春月被幹了多時,戶內苦味盡去,登覺甘美滋味油然而起,淫興大作,早將臀兒扇擺如風,也顧不得師姐在旁,口裡咿咿呀呀叫個不止。魏元見她騷勁十足的樣兒,知她已知其中滋味,故意將陰莖倒提欲走。那春月怎能捨得他離去,雙臂一箍,龜頭早抵花心。魏元大力研磨,春月欲仙欲死呼號連連,身體微濡,顛如浪裡輕舟。魏元也情動性旺,提起春月兩隻小腳,放於肩頭,聳身大弄,把一根六寸長的陰莖末根插入陰穴。但聞一陣乒乒乓乓之聲,已是數百次的進出。直插的春月癡癡迷迷,雙手抓捏著乳房不住地叫,真可謂:千般香艷,百種嬌羞,聲聲是歡。

  魏元六寸長的收發自如的陰莖在春月緊小的陰道裡抽送得興起,把春月翻轉跪於草地上,聳起臀部,從那陰穴中流出些白的紅的淋漓不盡,魏元低頭再看六寸陰莖,已是水浸血染,狼籍不堪,見了春月的處女紅,猶如蠅見血般,從臀後挺起陰莖抵住那肉顫顫的陰口狠力一入。「啊」春月一聲大叫,頭抵於草地。魏元一陣兒狂抽猛送,直入春月心肝,春月疼痛的大喊大叫。

  香月一手撫摸春月雙乳一手撫摸魏元臀部。站起身來跨在春月身上,陰穴對著魏元的嘴送過去,魏元伸出舌頭去舐她淫水四濺的陰部。香月雙手撫弄著他的頭髮。魏元雙手撫著香月的肥臀把它放在春月的臉上,陰穴對著春月伸出的舌尖,慢慢地放下去。

  魏元分開春月玉腿,手扶陰莖,照准濕濃濃的陰口即刺,但聽唧的一聲,遂沒至根,春月身兒一挺,魏元蹬足而入,又抽送數百下,把手撐於地上,伸頭去吃香月粉紅的奶頭。過了片刻,魏元抽插的疲了,遂直起腰身,聳身大弄。春月登覺花心緊張,不禁勾頭而起,雙臂勾了他的頸兒,把香唇送入他的口中。

  香月來到他的身後把手從他的股溝伸過來,觸摸著魏元已進入春月陰穴裡的陰莖根部和睪丸,豐滿的雙乳在魏元的後背摩擦,另一隻手伸過魏元的腋下撫摸抓捏師妹的乳頭。一條腿翹起,陰戶在魏元的大腿上來回蹭著。不一會兒,滾燙的淫水從陰穴流出,把魏元的腿上弄得一片潮濕。

  魏元陰莖在她陰穴中進進出出,一次次把她帶入高潮。她甚覺稀奇,也不顧什麼羞恥,低頭看那陰莖出入之勢。但見桃浪翻紅,瓊花乍吐,一根紅紅肉棍,一路衝進退出,往來不計其度,舞得密不透風,兼那淫水滔滔不絕,抽送得陰穴癢癢的,遍體火烙。禁不住又是一陣嚷喊,甚是淫蕩。不消片刻,春月頓覺陰穴緊含,花心之上似有小兒手抓一般,熬禁不住,遂忙叫道:「公子,我有些想尿尿呀!」魏元一邊抽插一邊道:「我也有點想呀!」春月猛迎了幾下,緊勾他的頸兒高叫道:「啊呀,我又想尿尿哩!」魏元道:「你就尿吧!我陪你一起尿。」

  春月又湊了幾湊,弄得一片亂響,嚷道:「我真的要尿了!」聲顫聲促,身兒搖擺,似醉似狂,陰穴一陣急抖。魏元知她陰精再一次來了,忍住不洩,把手挖進她的陰道內,探那動靜,果然是妙不可言,若小兒口嘬一般,等她淫水欲盡,抓住陰莖插入,一路重創,龜頭早漲,酸癢難忍,兩腿一用力,雙手抓緊春月雙臀,身兒大挺,陰莖在春月的陰穴中噴射而出。春月感覺到一股股水柱直噴在陰道裡的花心上。

  三人來到水中沖洗比此的身體。香月的手在魏元已經疲軟的陰莖上輕輕地撫摸,不一會兒,陰莖在她的手中變大變硬。看著她豐滿迷人的雙乳,魏元力用水的浮力抱起她,把陰莖塞入陰穴內,狠狠地抽動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