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三弄 第二部:◆第十七章:小尼明月


◆第十七章:小尼明月

  這幾日魏元一刻也沒閒著。早半日在欲絕的陪同下和小尼們一起勤練武藝,下午便偷偷帶著香月或春月去山後的水溏淨身,晚上欲絕要看他練的內功心法以練的如何,每晚用自己的陰精來幫魏元提高。每當魏元在院中走動時,迴廊裡都會有幾個小尼在注視他,相互述說著什麼!大家的眼睛就從沒離開過他的身體,由其是他雙腿間有時下垂有時微微勃起的陰莖。在欲絕和香月及春月陰精的長期滋潤下他的陰莖比以前的更加粗大,更加有生機。每次陰莖勃起龜頭都有小兒拳頭般大小,整條陰莖像鐵棒一般直直地指向前方,陰莖上一條條血管好似嬰孩小手指一般粗細,血液在裡面流動從表面看去就好像一條條蚯蚓在慢慢地蠕動。陰毛向上延伸已越過肚臍,兩條白白的腿長出好多黑色的漢毛,大腿上的黑毛跟陰毛緊緊地相連接。陰囊發出暗紅的光亮。看著他的這些小尼每一個都想上前用手撫摸一下他那碩大的陰莖。可在這光天化日之下誰都沒有這個膽量上前,只好遠遠地看著,晚上睡覺時在腦海中細細地想像魏元六寸長的陰莖插入自己陰穴那會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

  魏元看到一個個小尼那噴著慾火的雙眼,在心裡暗暗地發笑。總有一天我會讓你們一個一個嘗嘗我這六寸長的陰莖在你們的陰道中抽插的滋味的。

  他忽然想起在吃午飯時小尼明月在沒有別人注意時給他說過的一句話:「等大家吃過了,師傅她們都回房後,你到後面來呀!我等你喲!」說完後手還在他的兩腿間輕輕地捏了一把,衝他微微地一笑後轉身離去。魏元在院中又溜了一圈,向後院走去。

  在一進後院邊有一間用竹板搭的小屋,裡面放著一個大圓木桶,這是奄裡尼姑們洗浴淨身的所在。魏元在經過它走向後院房舍時聽到裡面有『嘩嘩』的水聲。難不成這時也有人在此洗浴嗎?待看看是誰在此!魏元來到房門口,只見房門虛掩,探頭看看去:一個裸身露體皮膚白皙的光頭女子正在用瓢打起水從粉頸傾倒,水流順著光滑的身體向下流淌。她,就是明月小尼。

  她放下手中的水瓢,伸出纖細的雙手撫摸自己的身體,但覺肌膚光滑細嫩,身段柔美;妙目一眺,只見自己有一對高聳挺拔的乳房,紅色的乳暈綴上美麗突起的乳頭;當身體挪動時,雙峰微微顫動,自己也感到撩人心弦。輕撫著自己從腰肢到豐臀的曲線,心中不覺興起一股繼續撫摸的強烈慾望。

  「我好美啊……哦……」明月心中吶喊著,向上翹起的乳頭,充滿了無法抗拒的誘惑,頓時伸手在自己細緻柔膩的乳房上揉搓撫摸,纖纖玉手也不斷地捏弄著乳頭。

  「啊!好舒服……」明月身不由已地,一隻手從纖細的腰肢一路下滑,直至兩腿間隆起的陰阜,一叢烏黑發亮的陰毛在剛才水的衝擊下一順向下緊貼在兩腿間。手指在陰毛上拔弄了一會兒,又向下移到陰唇上,在兩片嬌嫩的肉瓣上輕輕撫摸。

  只見明月倚坐在木桶邊緣,移肩扭腰,撩人遐思。左手撫弄著顫動的乳房及高挑的乳頭,右手拔開陰穴洞口的兩片嫩肉,對著小巧的陰核揉捏捻轉;淫水如決堤般從肉洞中渲洩而出,沾濕了陰核和粉紅的肉瓣及黑色的陰毛。一束光亮從竹籬間射在烏黑的陰毛上極為光亮晶瑩。她用食指在自己濕淥淥的陰穴中抽插,嘴中輕輕地喊叫:「魏公子……啊……魏公子……哦……哦……」

  此時明月慾火中燒,羞恥之心早已蕩然無存,一味地玩弄自己,只希望享受到這空前的快樂,哼哼唧唧地浪叫著,臉上流露出淫蕩的表情。

  這般秀色可餐的光景,魏元看得紅光滿面,氣喘不已。走過去攔腰抱起嘴含著她的一個乳頭來到放衣物的長椅邊,輕輕地放下她。明月看到是魏元羞澀地把頭低下。只見一根閃著紅光直挺挺的肉莖直指她的胸部,在雙乳間跳動。

  明月張開紅紅的雙唇,手握魏元怒漲的六寸長如小兒手臂粗的陰莖,身體慢慢下滑,雙膝著地把它納入口中吸吮著。

  明月一聲輕嚶,將陰莖吐出。只見那肉棒堅硬直挺,紅筋躍動,暗紅的龜頭濕漉漉的,光亮無比。一絲唾液連接在龜頭與嘴唇之間。明月興奮地用自己的粉臉摩擦那根肉棒。

  明月伸出舌頭,拉起包皮從龜頭向上舐過去,在龜頭的下緣舐得特別仔細。

  「嗯,好舒服,好好的舐,噢……」明月不顧陰毛刺在粉臉上的疼痛,把陰莖在次含入口中,用舌頭挑動著。

  魏元雙手緊緊地摟著明月光亮的腦袋前後移動,紅通通粗大的陰莖在她雙唇間進進出出,每次進入陰莖都抵在明月的嗓子眼,而她也陶醉在這種摩擦的快感中。嘴角含著淺淺的微笑不時地用雙眼上瞅魏元下俯的臉龐。

  魏元讓她的頭自由運動,自己伸出雙手,在明月顫動的雙乳上揉捏。明月的呼吸更急促,光頭前後移動的幅度更大。「唏溜唏溜」聲比先前更響。

  魏元站立著,明月跪在他的雙腿間,兩個人你來我往,互相取樂,彼此都不得興奮不已。過了一會兒,魏元慢慢地向她身後長椅移動,而明月含著他的陰莖配合著他的動作,身體也隨著他移動的方向在移動。魏元在移動中不得不放開抓捏雙乳的手,撫在她的雙肩上來保持她的平衡。明月的嘴始終吞吐著他那雄壯六寸長的陰莖。

  魏元坐在長椅上分開雙腿,明月的身軀緊緊依偎在他的雙腿間。龜頭含在嘴中不停的吸吮,雙手握著陰莖不住地上下套弄。一對豐滿的乳房隨著頭部和雙手地運動時不時地撞擊著魏元大腿後側。

  魏元的雙腿緊挾著明月上體的兩側,一條腿彎曲過來用腳指在明月陰部的嫩肉上輕輕摩擦。他用大腳指在明月的陰唇邊慢慢地探索著那不繼流出淫水的肉洞口,把腳指伸進她的陰穴內用力的挖掘。雙手在撫摸她那光潔的後背和圓潤的臀部,用舌頭在不繼舐著她裸背上的每一寸肌膚。

  明月慾火高漲,上下口都被玩弄著,早已到了忘我的境界,口中發出一陣陣惹人心動的呻吟。

  魏元躺在長椅上,陰莖跳動著直指屋頂。明月雙腿分開跨在他的身上,手撫陰莖對準自己還在流淌淫水的陰道口,慢慢地坐了下去。一陣刺痛直襲腦門,身體一陣顫抖,陰唇也跟著在一下下地收縮。很快痛感就過去了,她的身體在次向下坐去。魏元抬起頭看到自己六寸長粗壯的陰莖慢慢地一點一點地在變短,直到兩片黑色的毛髮重疊在一起,他的陰莖已完全被明月的陰穴所傾吞明月的臀部在輕輕地晃動,她還沒有完全適宜這根粗大的陰莖在陰穴裡的存在。魏元雙手緊抓她兩側腰肌,上下起伏。每次下來明月都會發出一聲痛苦的叫喊,魏元都能感到陰莖撞擊在她陰道深處的喇叭口。

  魏元雙手枕在頭下,看著她雙手緊抓自己的雙乳。雙眼微迷,舌尖輕舐雙唇。口中發出一聲聲浪叫,上身在雙腿的支撐下一起一落。魏元趁著她下落的趨勢向上狠狠地挺著陰莖。

  經過數千次的衝撞,魏元的陰莖在明月的陰穴內用力地挺了幾挺,一股股火熱的精液狂噴而出,一次次衝擊在明月的陰道壁上。明月發出一聲快樂地呻吟聲緩慢地俯在魏元的身軀上。

  雙乳軟軟地壓在他的胸膛,雙臂牢牢地摟著他的脖頸,香艷潮濕的舌頭在魏元的嘴中攪動,腹部重疊他的腹部,腫漲的陰穴隨著呼吸一跳一跳緊緊夾著他的陰莖,雙腿緩慢地纏繞著他長著彎曲漢毛白白的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