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三弄 第二部:◆第十八章:新發現


◆第十八章:新發現

  魏元在院中懶散地跺著腳步。腦中閃爍著香月豐滿高挺的雙乳,明月纖細的腰身,春月陰阜上那少得可憐了了無幾的陰毛,欲絕那晚所露的非常淫蕩的姿態。這幾位道姑在吞吐他六寸長陰莖時的種種醜態,從口中發出的種種快樂地呻吟。這一切的一切對魏元來說都是一種勝利的喜悅。

  不知不覺又來到初次和香月與春月顛龍倒鳳的小湖邊。一陣輕風吹過,把他從沉思中驚醒。

  他在山坡上練了一陣拳腳,又重溫了一遍心法,身上有些許汗水透過毛孔流出,轉身向坡下走去。來到水邊褪盡衣衫,慢慢地小心翼翼走到水中,開始清洗散發汗味的身體。

  透過清澈的水面,可以看到一條條小魚在游動,腳下一塊塊的小石塊,在長期水流的沖刷下表面變的光光滑滑。

  那還沒有堅挺的三寸長的陰莖軟軟地下垂,在湖水流淌的作用下慢慢地隨著水流起伏著。小魚兒在他的跨下圍繞著它來回穿梭。

  這時,一件女子穿的短褲順水漂來,他的身體阻擋了它前進的方向。魏元伸手抓起衣物,抬頭四下看了看。在這水塘邊並沒有一個人,只有他自己在水中站立。他又看了看自己脫下的衣物完好無缺一件不少地散落在草叢間。

  猛一回頭,從水布後順流而下又有一件衣物流出。難不成這水布後有人?他逆流而上來到水布後,看到一個寬闊的山洞。這個山洞是幹什麼用的?裡面會不會有危險?他站在洞口猶豫著!不知自己是否要進入!

  一陣女子的歡叫聲從洞內傳出。

  「師姐,你不要弄我呀!我會忍受不住的。」

  「你看,師妹的小穴在流汁呢!」

  「師姐,你的雙乳好大好美呀!」

  「啊!不要……不要用手指……快拿出來,啊……」

  魏元入得洞中。一道白光刺射著他的雙眼。三個小尼搖晃著三顆光亮的頭顱,身無寸褸,在互相追逐嬉鬧,散發著肉香的美乳在跑動中顫抖。身體光潔如玉完美無缺。

  在這寬敞的石洞中,有石床,石桌,石凳,還有一個雕刻著花鳥的逍遙石椅。在石桌上放著一個竹籃,裡面存放著蘋果,葡萄,香蕉。

  高有丈許的石洞頂端有一個長長的寬約二三尺的石縫。從縫隙中一律明媚的陽光直射洞中。給這黑色的石洞增添了一分溫暖的氣息。

  三個小尼還在嬉戲,沒有發覺他的到來。

  他一邊顧盼石洞,一邊漫不經心地向洞深處走去。突然一個白影衝向他,還沒有來及閃避,兩個人面對面地就衝撞在了一齊。

  一對紅唇緊接他的唇上,一雙豐乳緊貼他的胸脯,在衝撞中一雙豐乳已擠壓變形,只能看到上部突出帶有青筋的兩塊雪白的肉。腹部對著腹部,一隻手緊緊貼在陰莖與陰阜之間。撞擊所帶來的疼痛使兩人手捂各自的兩腿間最最敏感的部位緩慢地矮下身去,蹲坐在石地上。同時在含月的身後發出兩聲驚叫。

  雙方臉色在慢慢地變白,順著額頭流下一顆顆冷汗。彼此睜大著眼睛注視對方。

  三個女尼在看到這個衝撞的人是魏元時,三人驚慌不知所措的目光逐漸轉變為一種驚喜。

  他,來了。

  他,是來了。

  他,終於來了。

  他的到來是預料之中的,也是她們盼望已久的,更是她們日思夜想的。

  她們嘴角慢慢地浮現出笑容。接著,她們大笑起來。淨月與妙月邊笑邊捂著肚子,一支手指指著魏元。從始自終雙眼就沒有離開過他的兩腿間緊握陰莖的雙手。

  魏元睜大雙眼驚訝地看著她們,接著咧開嘴也跟著傻傻地笑。隨著她們的目光垂下頭看著自己手撫的部位。忽然,他不在傻笑。雙手捂著兩腿間紅著臉快速轉過身去,背對向三個一寸不掛的女尼,兩眼驚慌地東張西望。他不知在這種情形下該做些什麼!

  淨月來到含月身旁,雙手輕撫她的雙肩。關心地問道:「師妹,碰到哪了?來讓師姐幫你看看,有沒有事兒。」她早已知道含月傷在哪裡,因為含月的雙手也放在兩腿間。她以為是在相撞時魏元粗大的陰莖抵到了含月的陰阜呢!可當她看到師妹臉上那痛苦的表情時,她想到並不是這麼回事。魏元的肉莖在歷害也不至於就這麼輕輕地相碰一下就給含月帶來這麼大的傷害吧?當她拿開含月的雙手時,看到她陰戶四周的皮膚紅紅一片。她雙眼睜的大大地,抬頭看了看含月,又低頭看了一下她的兩腿間,轉頭看著魏元的背影。自言自語道:「不會吧!這麼歷害呀!」

  妙月在魏元面前蹲下,溫柔地道:「魏公子,魏公子,你……沒事吧?」邊說邊指了指他的雙手。魏元抬起頭衝她苦苦地笑了笑。當他看到妙月的身體時急急地轉過頭去,但立刻又轉了回來。雙眼在她豐潤的雙乳和多毛的陰戶上上下地轉動。妙月臉上一紅翹起小嘴,雙手往他胸部一推,嗲聲嗲氣道:「色鬼,你現在不疼了呀!小心看在眼裡會拔不出來的。」接著發出一陣浪笑。雙乳與肚皮在笑聲中顫抖。

  「來呀!魏公子,來這邊休息一會兒。」妙月拉著他的手來到石床邊。

  「魏公子,我就知道你會來的。」淨月道。

  「魏公子,你撞的人家好痛呀!」邊說邊低頭看了看自己的陰戶。

  「魏公子,你的……好點了嗎?來吃個蘋果吧。」妙月搖晃著雙乳向他走來。

  「你怎麼知道我會來?」

  「你一出後院,我可就跟著你了。」

  「不會吧,那我怎麼沒有看到你呀!」

  「那……你在洗浴時有沒有看到我呀!」含月道。

  「沒有呀?當時就我一個人呀!」他低頭想了一會兒「噢,我想起了,衣物,順流而下的衣物……是你們用來引我的。對!一定是這樣。」

  他看著三個掩嘴竊笑的小尼,從她們的笑聲中知道自己的猜測是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