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三弄 第二部:◆第二十章:脫變


◆第二十章:脫變

  「我本來不是樣的一個人……我是一個俠客。是的,我是一個俠客。可為了能提高武功,我必須這樣……我不能沒有女人,漂亮的女人。最好是會武功的女人。」

  在這個山洞的石床上,魏元這樣想著。

  他赤裸著精壯的身軀,半躺在床上,雙臂放在腦後,落寞地想著。

  每次做愛後,他都會不由自主地湧現出這樣的想法。

  他望了望身邊躺著的人。那人沉睡著,面容姣好,長髮散亂,白皙的臉上還掛著淚痕。

  當然是個女的,一個年輕而沒穿衣服全身赤裸的女子。

  她不是他的妻子也不是妓女,是他救過的更是他送她回家的。既以回去為什麼還會在這呢?

  他是獨來獨往的俠客。

  在江湖中他才闖蕩了大半年,可人人都知道有一亦正亦邪的高手,可沒有人見過他的真面目,那是因為……

  同樣大家也知道,誰要找他做事都要負出代價。而這個代價就是他給你辦完事,他什麼都不要,只要女人!

  漂亮的女人!

  這是為什麼呢?沒有人知道,只有他……

  他自己最清楚,那就是因為……

  因為,他要和這個女人發生性關係。

  只有這樣他才可以恢復功力。

  他練的內功心法叫他必須這樣,要不然……

  每次有人要找他辦事,只要在『惡狼谷』中那棵老槐樹上系一塊紅綢,一封寫明要做什麼事的書信,在樹下放一個美麗的脫得一絲不掛的女人,就可以了。事情也就會按信中要求辦好。

  就是這樣的一個人,正邪人士都想拉他入伙。可,又都想要他死。但,沒有人能殺得了他。聽說他的武功已到出神入化的地步,在打鬥中隨手取樣東西就可當作兵器來使。所以到後來誰也不想在去招惹他,誰也不知他在哪!來去似清煙一般,神龍見首不見尾。

  多少次正邪兩派用了這種方法想把他引出而群體出動把他殺掉,可是連連失敗。樹上的紅綢與書信還有那樹下美女早已不知去向,這才知道他來過。但沒有人看到他什麼時候來而又是什麼時候走的。

  武功的成就只有他自己最是清楚。

  那還是在靜月奄時,有一次他和香月在石洞中風流快活時意外發現的……

  香月知道他快要走了,約他在山洞見面,她不想他離去,不單是她而是所有的女尼都不想他離開。如果他離開了不知到哪在去找一個這麼好的性夥伴。

  就在他經過欲絕闡房向後山走去時,欲絕叫住了他。,告訴他江湖上的一些事。所以沒能按約定的時間到達。

  當他來到山洞時,只見香月背對著洞口一動不動地站在那兒,身上穿著一件濕濕的白紗,白紗緊貼在她的皮膚上,構造出一個優美動人的身材。

  他來到她背後,身體貼了上去,緊挨著她的背臀,雙手一伸,又緊摟著她有點贅肉的腰肢,掌心貼著她柔軟而充滿彈性的小腹,一股灼熱傳入他手掌裡,他知道同樣也傳進她體內。

  由於他的遲到,心裡有點不悅。略掙扎了幾下,最後軟了下來,臉向後仰,一雙溫熱的嘴唇迎了上去,封著了她嬌絕欲滴的香唇。

  唇舌在激烈地糾纏。魏元兩手在剝光她身上的衣物後,移到她高挺豐碩的乳房上,將它們緊緊握住。雪白柔軟的乳肉從指縫間擠出,兩隻乳房在他手中不停地變化著各種形態。

  她近似虛脫地靠在他身上,任憑他玩弄她美麗的嬌軀。一隻手離開她的胸脯,一路向下,穿過她茂密的陰毛,分開她閉合的陰唇,中指壓在突起的陰核上搓動。她全身激動地發抖,魏元的手指感覺到她的淫水已源源不斷地流出。

  一隻手在她的豐乳上大肆揉搓,另一隻手的中指突入她的陰穴。雖然她早已不是處女,但有一些時間沒有被陰莖擦入,所以她的肉洞還是緊窄的,穴壁猛烈地收縮,緊緊地夾著他的手指。他在她的陰穴裡大力攪拌著,將沾滿她淫液而濕淋淋乏著白光的手指拔出,送到她唇邊。她有些驚訝地望著他,但在看到他堅定的目光後,還是張開小嘴,將手指含住,吸食她自己體內溢出的淫液。

  看著她因興奮變得嫣紅的臉,看著她吸食自己的淫液,魏元的陰莖更加堅挺,隔著潮濕的褲子,頂著她豐滿圓翹的臀部跳動。她轉過身脫下他的褲子,抓住他的陰莖套弄著。

  隨著龜頭不停地在她陰毛上的摩擦,一陣陣快感直擊全身,陰莖更加挺拔。「啊……」「唔……」他們快樂的呻吟在洞穴中迴盪,更加激烈地撫摸對方。手指在陰穴中攪動抽擦,淫水順著手指與她的腿流到了地上。

  「啊……我不行了,快……快給我……啊!」她將他的陰莖拉向陰穴摩擦,整條陰莖已被淫水而包圍。陰莖在被她引到陰穴洞口時,魏元大力一挺,小兒拳頭般大小的龜頭伸入穴口。

  「啊!」她興奮地大叫起來。在源源不斷流出淫液的幫助下,陰莖一點一點向陰穴深處挺進,直至兩人小腹緊緊地重疊在一起,從上往下看只能看到一片潮濕光亮的陰毛。穴口緊緊包裹著粗大的陰莖,陰穴四周的皮肉向穴裡收縮,肉壁糾纏著體內粗長的肉莖。兩人小腹相互撞擊發出『啪啪』的響聲。她的淫液洶湧而出,沿著肉莖流到睪丸上,滴到地上。

  她雙臂摟著魏元的脖子,魏元雙手托起她的臀部,隨著魏元身體的前後擺動粗壯的陰莖在陰穴裡不斷進出。在魏元瘋狂攻擊下,每一次進入都直擊花心,她不知廉恥地大喊大叫。淫蕩狂亂的喊叫聲在山洞中迴響。

  陰穴急劇收縮,從那裡傳來一陣陣強大的吸力。魏元借助吸力將火熱的精液噴射在陰穴內。

  他放開手,坐在石凳上。香月軟軟地癱坐在地上,雙方都急促地喘息著。她抬起頭兩眼流露出淫蕩的光芒。手指輕撫他沾有淫液的陰莖,張開小嘴伸出舌頭舐吸著。魏元看到自己陰莖上的淫液在慢慢減少,嘴角流露出絲絲笑容。

  他一邊享受陰莖在她雙唇套弄下而產生的快意,一邊揉捏她豐滿的乳房。他慢慢地抬起頭漫無目標地看著石壁。

  一束光亮在石縫間忽明忽暗地間爍。他不知這是什麼!以前來過好多次從沒看到過,這會是什麼呢?他揉了揉眼睛,仔細地看著。沒錯是有一束光亮。他緩慢地站起身來,兩眼直直地盯著那個地方。香月疑惑地看著他,不知他為什麼要離開她的溫唇。

  魏元輕輕地走過去,摸索著冰冷地的石壁,尋找著開啟的路徑。可是石壁上什麼都沒有,雙手緊扣石縫用力一掰,石塊紋絲不動,他試了多次都是這樣,不由得升起一股怒火。氣沉丹田雙臂灌力,隨著一聲怒吼石塊應聲而落。

  一個小小的木盒立現眼前,光亮就是從這小盒中露出的。打開盒蓋裡面是一本書,還有二粒紅色的藥丸。

  兩人互望一眼,誰都沒有說話。香月伸手從自己的兩腿間拔下一根陰毛,在書和藥丸上來回扯了幾下,拿起看了看陰毛沒有變色。

  「魏公子,這上面沒有毒。」

  「你怎麼知道?」

  「我剛才不是試過了嗎!」指了指手中的陰毛。

  「就……就……就用這個?」魏元睜大眼睛看著她。

  「是呀!這是師傅教我們的,說毛髮也可以用來試毒。」

  「我……不信,這怎麼可能呢?」

  「真的,我不會騙你的。有一次師傅就用這個辦法救過人,你相信我呀!我怎麼會讓你死呢!」她的臉上升起兩片紅暈,垂下頭不在看他。

  「可你們都是沒有頭髮的,那用什麼呀?」

  「你好壞,明知道你還說。」香月含羞地捶打著他。

  「本來就是嗎!我沒有說錯呀!」魏元笑嘻嘻道。

  「你還說,不許說了,在說我就……」伸手抓住他的陰莖狠狠地握了一下。

  「噢!」魏元痛的一聲大叫。

  「啊……你……你沒事吧!」說著鬆開手掌,心疼地道:「對不起,我也不想的,你不要生氣呀!」手指輕撫著彎下腰親了親肉莖。

  魏元伸手拿起盒中的東西。這是一本武功密籍,有招式還有練功的心法。書中還提到這兩粒藥丸的用途,如是常人食之可以延年益壽,如是練武人食之可以增長一甲子的功力。

  「公子,快服下它吧!」

  「可不知這是哪位前輩高人留下的,我怎麼可以占為已有呢?」

  「公子,這可是天意。如你不服用那才是對不起那位高人呀!」

  「要不要,先讓師太知道。」

  「嗯……我看不要了吧!這可是你發現的,沒有這個必要告訴師傅呀!」

  魏元看到香月那堅定的目光,猶豫著。

  「公子,快呀!把它服下吧!」拿起藥丸送入他的口中。他想把藥丸吐出,可以來不及了。藥丸一入口就滑落到腹中了。

  身體隨之一陣顫抖,他立刻盤坐地上按書上寫的心法運功。藥力在他體內慢慢擴散開來。經過一個時辰他睜開雙眼,站起身向洞穴深處看去。那黑暗的洞穴深處是他平時看不到,可這次不一樣,穴內就像點燃了火把,看的清清楚楚。他興奮地跳躍著,把這一切告訴給香月知道。香月也為之高興。

  唉!離開了這麼久也不只那些小尼有沒有想他,想他那威武的肉莖在她們體肉進出時給她們帶來的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