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三弄 第二部:◆第二十一章:吉隆大小姐(一)


◆第二十一章:吉隆大小姐(一)

  石屋內一片漆黑,他點起幾根燈燭,使屋裡亮如白晝。回頭看著床上的睡美人,想到三天前的事……

  三天前,他看到她的時候,她正在與三個男人打架。

  這三個男人都是青城派的,武功都不弱。但顯然還不是她的對手。她穿著一身明黃色的衣裙,纖纖巧巧地舞著她的劍,她的劍招卻像她的人一樣冷艷而凶狠。

  她打敗了那三個見色起意的自認是名門正派的偽俠士,卻沒想到自己會成為為了練功而近日又沒有需要幫助的人來找他。為了武功能更高更好他只有自己出外尋求,他不想這樣做,更不想變成一個不折不扣的色魔。他想到再回靜月奄,可近一年在外闖蕩,女子他見過很多很多,由其是漂亮又會武的女子更多,這些女子是他最需要的。一個會武的女子可比十個平凡女子。

  在這幾年中他的武功真可謂突飛猛進,這可要歸功於這些江湖女子給他帶來的巨大收穫。

  她欺霜勝雪的膚色和高傲的眼神還有她不凡的武功吸引了他,決定要擁有她。

  他用了三五天的時間掌握了她的一切。她是吉隆鏢局局主的女兒。在當地白雪就似她的名字可是一位艷名遠播的冰雪美人,尚沒嫁人。求親之人確實很多,但後來都因自身不行而退出。別的不說,白大小姐在見面後的一場劍法比試就讓許多人自愧不如。在這眾目睽睽之下輸給一個女孩,一個美麗漂亮人見人愛的女孩,這可是任何一個男人都承受不了的。

  他他知道她每晚二更會去後花園練劍,那時只有她的一個師叔陪著。

  二更天他帶著面具,一個人皮面具突然出現在後花園,向她和她的師叔挑戰。

  她的師叔當然不會讓侄女去迎戰,於是和他動上了手。只三招就分出了勝負,老人出招太慢了,他想。他利用自己的速度,三招之內就用掌力震傷了他,點中了他的檀中穴,使他昏厥了過去。

  然後直接向白雪撲了過去。她還沒有反應過來,他的手已到了她的眼前,這時她才想起用劍來招架。只見這個男人的手指在劍身上隨意地一彈,只覺握劍的手臂被一股大力向外帶動,拿捏不住,啊的一聲,長劍脫手而出,直向身側的大樹飛去,劍柄緊貼樹身,從樹的另一側能看到一段穿過樹幹的劍。她沒有想到自己出類拔萃的劍術在這個男人面前是這麼的不堪一擊。

  他已如鬼魅般閃到她的背後。白雪只覺有人在自己背後伸出手來,摟住了自己的乳房,大驚之下剛要張嘴叫喊,卻不知為什麼自己便失去了意識。

  他得意地笑了一下,看了看昏倒在地上的老者,抱起白雪,運起輕功,騰空而去。

  他把白雪挾持到住處向床上一扔,白雪就四肢攤開毫無直覺地躺在那裡,臉上非常平靜,似乎一點也不為即將到來的失身的厄運而恐懼。黑色的長髮散在床上。一身黑色的勁裝使她凸凹有致的身材表露無疑。他伸手在她的兩腿之間撫摸了一下,感到陰阜很高,股間那柔軟的凹陷使他覺得很神秘,有要去探索的衝動。

  他想了一下這次用甚麼方法來玩弄她。因為他以前在和一些江湖女子快樂時學到一些。自己又想到了一些,這種感覺好像自己想出了一種新的武功招式一樣,能使他充滿成就感。老是墨守陳規又有甚麼意思?

  他開始行動了。

  脫去她的鞋襪,然後剝去她所有的下裳,使她的下體在燭光下毫無遮掩地暴露。她的皮膚確實很好,雪白而細膩。小腿很長,腳踝很細,大腿到小腿的過渡非常婷勻。這使他非常滿意。他伸手扯了扯她亂蓬蓬的的陰毛,又仔細觀察她的陰戶,那裡的狹縫緊密而平整地閉合著,使他既愛憐又想去粗暴地破壞。他想像著被自己弄完以後那裡的樣子。

  黑色的上衣,猩紅的錦被,白皙的下體,任人擺佈的驕傲的女郎,這一切在搖曳的燭光照耀下,形成了一幅淫艷的圖畫。而床外居然下起了瀝瀝的細雨……這夜晚真是強姦一個美女的絕妙時機。他這樣想著。

  他並不去剝她的上衣,而是讓上衣完整地留在她的身上。然後盤膝坐在床上,將毫無知覺的郎月拉過來,讓她面朝下趴在自己的雙膝之上,這樣她豐滿圓潤的屁股正好衝著他的臉龐。他解開了她的穴道。

  「唔……」白雪呻吟一聲,甦醒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