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三弄 第二部:◆第二十二章:吉隆大小姐(二)


◆第二十二章:吉隆大小姐(二)

  他低頭看著她,雖然看不見她的表情,他也並不在意。他等著她來看他。

  白雪慢慢張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一床紅色的錦被。(這是甚麼地方?)她一手撐在床上,斜著身體向四周看。

  「啊!」她驚叫了一聲,她看到他正笑吟吟地看著她,而自己正趴在他的膝蓋上面。她還看到自己白皙的大腿,而且自己好像……沒穿褲子!

  這人是個……淫賊!

  她的頭腦中閃過了這個念頭,又驚又怕,雙手一撐,就想起身。可是起到一半,腰部被一股大力向下一壓,她「啊」的一聲,重新趴倒在床上。

  白雪是個不肯輕易服輸的女孩,所以她的武功就要比她的表姐高得多。她更加用力地反抗,可是壓在她後腰上的那支手像一支釘子一樣將她牢牢釘在那裡,她想起小時候曾用一支釘子將一支蝴蝶釘在地上看它掙扎,覺得自己現在就像那支蝴蝶。

  她手腳並用,再次扭動著掙扎。她覺得已經用上了全身的力量。可她只回頭看了一眼,心就向下沉去。

  他只是用一支手壓著她,面帶微笑,盯著她的下身看著。他欣賞著自己掙扎中臀部形狀的各種變化。而她豐滿的屁股像是很笨拙地始終在他面前搖來搖去。

  (啊,他在看我的屁股……)

  羞恥使她突然用力,全身繃緊,發了瘋似地掙扎起來。他沒有防備,壓著她的手似乎鬆動了一下。(好!……)

  「別動!」他語氣不快地說道。

  白雪有些害怕,可又哪裡肯聽他的,更加用力地掙扎起來。「啪!」屁股上傳來一陣突如其來的劇痛。她疼得叫了起來。(啊,他打我屁股……)屁股上傳來的劇痛和羞恥使她無法繼續思考。她重新被按倒在他膝蓋上。

  他一手按住她的腰肢,一手不斷用力打著她白嫩的屁股。根據他的經驗,為征服一個處女,屁股上的一頓飽打是非常有效的。

  白雪赤裸的屁股上佈滿了紅色的掌痕。她疼得哭了起來。

  拍打屁股的力量在白雪毫無知覺的情況下漸漸減輕,漸漸變成了在屁股上的撫摸和陰部的搔弄。她的啜泣漸漸變成了低聲的呻吟。

  從下身傳來的從未體驗過的感覺使她渾身輕輕顫抖著。十九歲的處女,在吉隆鏢局中像一個公主一樣,從來沒人敢欺負過她。父親的管教又嚴,平常跟那些臭男人連話都很少說,所以這樣徹底的欺凌,對她來說是一種絕大的刺激。

  白雪像一支青蛙一樣趴著,繃緊的身軀早已癱軟,任他擺佈。

  他抓住她的大腿向兩邊一扳,大腿立刻鬆軟地分開。兩支手按在緊閉的陰唇兩側,向外一壓,肉瓣無力地分開,露出了小陰唇和裡面粉紅色的粘膜。可憐的陰核瑟縮地顫抖著。

  「哇,大小姐的陰戶還真是漂亮呀。」他調侃著。低頭輕輕舔了一下陰核。

  「啊……」白雪因為過度的羞恥叫了起來,卻因為陰核受到刺激身體猛地顫動了一下。

  他的臉伏在她因拍打而通紅的屁股上,耐心地舔著她的陰核。那裡太乾燥,還不適合插入。

  白雪的呼吸急促起來。呻吟的聲音漸漸變大。

  他感到她的陰穴開始慢慢蠕動著分泌液體了,差不多了,於是……

  正沉浸在淫猥的感覺當中,突然身體被抱了起來,從趴在他的膝蓋上變成趴在床上。

  等她想起反抗時,他已經脫光了自己的衣服,用力抓住她的腰肢。抬起屁股,使她四肢著地地趴在床上。他扶著粗大陰莖對正位置。

  「不要!」她驚惶失措,用力向前爬著躲避。可是屁股卻被他用力抓著向後一頓……「噗哧!」立刻連根沒入。

  「呀……!」被撕裂的疼痛使白雪慘叫一聲,渾身的肌肉遽顫。

  他毫不憐香惜玉,立刻開始兇猛的抽插。

  白雪慘叫幾聲之後,兩手一軟,頭無力地趴在床上,疼得昏了過去,白皙渾圓的屁股卻依然高高地翹著,接受他無情的蹂躪。

  一股鮮血從大腿根部流出,沿著白皙的大腿形成幾股血流,慢慢流到床上。他從枕下翻出一方雪白的羅帕,替她擦去血跡。然後把沾滿處女鮮血的手帕放好。

  白雪昏昏沉沉,一會兒清醒,一會兒昏迷。她放棄了所有的反抗,只希望快點結束。放棄反抗就是快感來臨的前兆。他一邊放肆地抽插著屈服的白雪,一邊得意地想著。

  果然,漸漸地她覺得不那麼難受了,反而有一種奇怪而舒服的感覺從被侵犯的地方一波一波地傳了過來,衝擊著她昏昏沉沉的大腦。而且越來越強烈。她渾身燥熱,身體不由自主地開始配合他的動作。嘴裡也開始發出呻吟的聲音。

  他放慢了抽插的速度,把肉棒退到洞口,只淺淺地進入。

  「舒服嗎?」

  「……嗯……」她仍存一絲矜持。他突然用力插入!

  「啊……」白雪毫無準備,快感使她大叫一聲。

  「舒服嗎?」他一邊問,一邊又開始用力抽插。強烈的快感奪走她最後的理智。

  「啊,啊,……舒服……」她跪在那裡喊叫著,屁股用力向後挺動,本能地追求更強烈的快感。

  他鼓勵似地用力幹她。

  深夜的房中,抽插的聲音、肉體撞擊的聲音、白雪呻吟的聲音交織在一起,形成了淫邪的音樂。……

  最後,她終於兩眼翻白、渾身顫抖地夾緊了他的陰莖,讓他的精液注入了自己的身體。

  他把白雪摟在懷裡,在她耳邊輕輕說「你是我的……」

  白雪癱軟地躺在他的臂彎中,昏沉中覺得非常舒適、安寧。她喃喃說道:「我是你的……我是你的……你的……」聲音越來越小,終於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