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三弄 第二部:◆第二十三章:吉隆大小姐(三)


◆第二十三章:吉隆大小姐(三)

  處女流出的液體是他練功後最好的補品,在玩弄她之前不知已喝下多少。他用手指在她的陰穴中挖掘著,淫水不斷流出滴落在他事先準備好的容器裡。他要慢慢享用。

  把她帶回山洞以有二天了,她一直就這樣赤身裸體地平躺在床上昏睡不醒。在睡夢中有時她會緊皺眉頭輕哼數聲,這是由於她陰部紅腫疼痛而造成的。

  魏元為了讓她少受痛苦,採來藥草給她敷上。在藥物的作用下紅腫已消去好多。

  他站在床邊看著她的身體。眼前的美人兒,真是耀眼生輝,賽似霜雪細嫩的肌膚、高挺乳房、粉紅色的大奶頭、紅色的乳暈、平坦光潔的小腹、深陷的肚臍眼、大饅頭似的陰阜,尤其那一大片陰毛,又黑又濃的蓋住整個陰戶,修長的粉腿分向兩邊清楚地看到她底下的風光,大陰唇呈紅色,小陰唇呈鮮紅色,大陰唇兩邊長滿短短的陰毛,一粒陰核像花生米一樣大,呈粉紅色,粉臀是又小又圓,看得魏元慾念高張,粗壯的陰莖直直向前,陰莖上的青筋在不斷暴跳。

  我要征服她,一定要征服她。

  他伸手將那女郎摟住,另一支手輕輕揉著柔軟的乳房。

  「不要……」白雪迷迷糊糊地說著。「求求你,放過我吧……」哀求的聲音使他心中頓時湧起虐待的慾望。

  她迷迷糊糊地推拒著,卻被他摟住腰肢,向懷中輕輕一帶,她翻了個身,整個赤裸的嬌軀便溫溫軟軟地壓在他的身上。

  他把手放到她的屁股上,蓋住她的屁股,感受著女性臀部的形狀,輕輕揉搓著柔膩的臀肌。

  「我的大小姐,這樣好嗎?」他的嘴緊貼著她的耳朵,耳語著。

  「不要……」她神志清醒了一下,登時羞不可抑,便用手撐著他的胸膛,想要起身。他等到她撐直雙臂後才抓住她的手腕,向兩邊輕輕一分,說:「來吧。」立刻聽話地重新撲倒在他懷裡。

  他的手用力擁住她的背部,將她緊緊壓在自己胸口,他感覺到她的乳房被擠壓得變了型,乳頭被自己的胸肌壓得凹陷進乳房。

  另一支手依舊揉搓著她的屁股,並含住她的耳垂兒輕輕舔著。白雪拚命掙扎了幾下,可惜經過前一場蹂躪,體力已經所剩無幾,很快就軟軟地趴在他的身上喘息起來。

  他感到她已經用盡了力氣,趴在他身上喘息著,癱軟的身體微微起伏。身上佈滿了細細的汗珠。他依舊緊擁著她,或輕或重地擠壓著她,用自己的胸膛感受著她乳房的彈性。她的柔軟身體和溫熱的汗味使他感到很舒服。

  放在屁股上的那支手順著裂縫向下滑去。她的身體顫抖了一下,想再掙扎,卻只被他用力一摟就放棄了反抗。

  「不要……」她只能這樣哀求了。

  「不要?……那你為甚麼不反抗?這樣不是很舒服嗎?你甚麼都不用管,你現在是我的……剛才你不是都說了嗎?咱們武林中人可是一言九鼎。」他一邊說,他的手指侵入陰穴,在柔軟的陰唇上輕輕滑動,不時收回來蓋在她的屁股上揉搓幾下。

  「嗯……放、放開我……你這淫魔……無恥……啊……」陰部再次傳來能夠令人融化的騷癢感,她斷斷續續地罵著,卻無可奈何地呻吟起來。赤裸的身體趴在他的身上,最羞恥的臀部任意玩弄,也想起自己剛才似乎說過及其淫穢而屈辱的語言,恍乎當中她真的有點覺得自己是屬於這個人的。

  「怎麼樣?沒話說了吧。來,再說一遍剛才的話……」他在她耳邊輕聲調戲著她,用言語一點點挑起她的淫亂意識,打擊著她的自尊。一邊在愛撫陰唇的手指上稍稍用了點力量。

  「哦……」她好像喘不過氣來似的抬起了頭用力搖著表示不會再說那樣的話。他也不生氣摟住她的脖頸,使她的頭無法動彈,張嘴用力吻住了她的紅唇。白雪無法躲避,只好接受。

  由於渾身的各處傳來難耐的感覺,頭部又無法動彈予以排解,無法釋放的性慾使白雪的身體像一支肉蟲般淫靡地蠕動起來。他暗暗為自己的挑逗技巧而得意,她卻沒有意識到這一點,依舊無意識地蠕動著自己美艷迷人的肉體……

  魏元覺得她的大腿和身體在自己身上蠕動著,光滑的肌膚和自己的肌膚不斷摩擦,亂草一般的陰毛和自己的大腿和肉棒偶爾摩擦,特別是她的陰穴在他的撫弄下已經開始潤滑了,他也有些興奮起來。

  突然,他伸長了手指,用力地按壓起她的陰核。

  「啊啊,不要!!……」被突入其來的刺激嚇了一跳,身體卻立刻興奮起來,不斷在他的身上扭動著。

  「你可真是敏感呀,真是天生淫婦的身體,一百個女人中也沒有一個的。」他手上不停,嘴上繼續污辱著她。

  「不是……停……啊!……」想要反抗,可是身體下部傳來的刺激使她無法組織言語。她拚命扭動著身軀,好像這樣才可以好受一些。

  「沒錯,你看看你的反應,羞不羞呀?來,說一遍,我是一個天生淫婦,乖……」他在她耳邊說道。好像一個父親在哄自己的女兒。一邊又用力按壓了幾下陰核。

  「啊……啊啊……」她羞不可耐,卻又瘋狂地扭動著身軀,她並不知道自己為甚麼會這樣,只是本能地知道這樣才會好受些。

  他卻將她雙臂反到背後,用一支手捏住她的兩腕,再將她不斷扭動的身軀再次箍在自己胸前,又用自己的腳鉤住了她的兩支腳。

  她登時緊貼在他身上無法動彈,可是他另一支手卻更加放肆地玩弄著她的陰核。難耐的感覺使她用力掙扎想要活動身體。可是他的力量使她根本就沒有可能活動。

  「哦……不要……求求你放開……啊……」白雪四肢無法動彈,似乎更加強化了陰部傳來的感覺,她呻吟的聲音越來越大。魏元覺得自己的手指已經全被女郎分泌的淫水沾濕了。

  「你看你濕成甚麼樣了?承認自己是淫婦了吧?承認了我就放開你的手腳……」他繼續攻堅,又開始舔她的耳垂兒。

  「啊……我……我……」她神志有些迷亂了。

  「說,我是一個天生淫婦!」他忽然厲聲命令道。

  「啊,我、我是一個天生淫婦……」白雪羞得嗚咽著,卻終於把話說了出來。

  「我聽不到,大聲說!」

  「我是天生淫婦……」

  「再大聲……」

  「啊……我是天生淫婦!!」她瘋狂的叫喊在靜夜當中迴盪著,她似乎忘了自己被強姦的事實,忘了自己剛剛失去的處女之身……

  他翻過身來,將她壓在身下,毫不費力地將陰莖插進了陰穴。

  他把她的雙腿架在肩上,快速地在陰穴中抽送著他的肉棒。

  「啊……」她雙足沖天,身體被折成V字。她叫著,美麗的頭顱不斷地搖動,長髮在床上飛散開來,雙手抓緊了身下的床單,可憐的乳房在他的抽送下不斷顫動。

  他抓住她的一支手放在她自己的乳房上。他的手壓在她的手上,用力揉搓著的乳房。

  「啊……」自己的手帶來的快感使她大聲呻吟起來。

  他鬆開了手,一邊抽送,一邊看她揉弄自己的乳房。她的手繼續揉了幾下,忽然有所清醒,便慢慢鬆開自己的乳房,手放到一邊。

  「啪!」他用力打了她屁股一下,然後粗魯地抓起她的手,重新放到她的乳房上。「揉!」他厲聲命令。

  白雪害怕屁股受罰,乖乖地揉弄起自己的乳房,再也不敢把手放下來。

  「這樣才乖嘛。」他親了她一下。「還要再用力些」。彷彿受了他的鼓勵,立刻賣力地愛撫自己的乳房。

  似乎是對她聽話的獎賞,他低頭吻住了她的嘴唇。她毫無抗拒地張開嘴,任憑他的舌頭在自己的口腔探索。

  他吸住了她的舌頭。兩人貪婪地互相吸吮著。

  這女郎就要徹底臣服了,他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