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三弄 第二部:◆第二十四章:吉隆大小姐(四)


◆第二十四章:吉隆大小姐(四)

  他要使這個女人對他死心塌地。而又確實是個不錯的女孩,身材高挑,面目俊美,肌膚白膩。

  要把她帶走。他一邊抽送著肉棒,一邊撫摸著架在自己肩上的兩條長腿,一邊這樣想著。

  白雪現在又進入了迷亂的狀態。雙手握著自己的乳房用力地揉搓,身體隨著他的抽送不斷地起伏。嘴裡的呻吟聲音也不受控制地越來越大。她在享受快感了。

  魏元抽出了自己的陰莖。

  「嗯?……」白雪突然覺得一陣空虛,她不解地睜開了眼睛。卻正看到他正笑嘻嘻地看著她。

  「不要看嘛……」她的語氣中有了撒嬌的成份。滿臉緋紅,別過頭去。這倒是所有漂亮女孩的本能。魏元苦笑了一下。

  「不看怎麼知道你美呢?以後聽不聽話?」他的陰莖又緩緩送了進去。

  「嗯……」白雪歎息般地深深吸了一口氣,雙眼合了起來。

  「聽話,我當然聽話,我是你的乖女人……」她喃喃地說道。

  「不,是乖乖的奴隸!」他糾正她的話,一邊將肉棒緩緩抽出。

  變本加厲……她的頭腦中閃出了這個成語,卻立即被陰戶的快感衝散。

  「快說呀……」

  (反正已經這樣,說了也沒甚麼)

  「我是你乖乖的奴隸……我是你乖乖的奴隸……我是奴隸……」白雪又一次屈服地說出了他想要聽的言語。他卻感到她的下體變得更加潮濕了。

  他面對面地抱起她,雙手摟住她的屁股,使她的兩腿分在他身體兩側。慢慢地抽送著。

  她將頭埋在他的懷裡,在這樣的感覺裡沉淪了。

  ……

  第二天日上三竿的時候,白雪才睜開了惺忪的睡眼。看到他正在那裡想著甚麼。木桌上放著一堆吃食。

  和他的目光對視一下,她立刻想起昨晚發生的事,緋紅了臉龐。

  「起來啦,乖」他笑著說。

  (這男人還蠻英俊的)

  「你,你是誰?」她躺在那裡嬌庸地問。

  他從掛在牆上的錦囊裡拿出了一塊紅綢,走到床邊,輕輕別在她的頭上。

  「原來你是……怪不得……」她的臉更紅了。

  他看得心動,忍不住坐在床邊,掀開錦被,摟住她赤裸的嬌軀。

  「餓了吧,來,吃點東西。」他拿了一塊點心送到她的嘴邊。

  她這才感到自己確實已經飢腸轆轆。昨晚體力消耗實在太大了。

  「張嘴呀……乖」

  她猶豫了一下,終於紅著臉張開了嘴,咬了一口他拿著的點心。

  「對,以後就要這樣乖乖的喲」。他在她臉上親了一下,用手裡的點心慢慢餵她,另一支手在她赤裸的大腿和屁股上輕輕地撫摸著。

  白雪終於吃完了。她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

  「哇,沒想到你還挺能吃的。」他調侃道。

  「誰叫你昨天把人家……」話沒說完,又緋紅了臉。

  媽的,一場強姦就變成了羞人答答的弱女子。他的心裡突然湧出了這樣一句粗俗的話。他當然不會把它說出來。

  「是嗎?以後時間還長著呢。」他又上了床,將她摟住,手直接放到她的陰戶上搔動起來。

  「不要……」白雪無力地拒絕。

  「不要我?好呀。那你自己來。」他拉著她的手,放到她的兩腿之間。

  「啊,這是幹甚麼?」白雪不明所以,有些慌亂。

  「手淫呀,以後我不在,你就可以這樣。」

  「我不要呀,這樣不好……」她想抽回自己的手。

  他不理她,只是用力將她的手壓在她的陰戶上,然後按壓起來。

  「呀……別,不要……啊!」細細地叫了起來。經過了休息,她的身體對於愛撫更加敏感了。

  「不許放開。不然小心屁股」他威脅地在她赤裸的臀部拍了兩下。

  他鬆開了自己的手,她果然聽話地繼續活動著自己的手。沒有移開。

  昨晚屁股挨的一頓飽打,真的令她心有餘悸。

  手淫帶來的感覺使她漸漸開始喘息。

  「哪裡舒服就向哪裡摸……」他欣賞著她的樣子,一邊出語暗示著她。

  她找到了自己的陰核,戰戰兢兢地在那裡壓了一下。

  「哦……」觸電般的刺激使豐滿的屁股猛地向上挺了一下。

  「對嘍,就是那裡,繼續呀。」

  他的暗示使她更加賣力地揉搓著自己的陰核。呻吟聲大了起來。白軟的肉體在床上不停地扭動起伏。豐滿的乳房隨著身體的節奏顫動著,乳頭翹了起來。

  「濕了沒有?」他在她耳邊哈著熱氣問道。一邊把她的另一支手放到她的乳房上。

  「啊,啊,濕了,真的濕了……」她紅著臉回答。

  「插進去!」

  她立刻將自己的手指插進了自己的肉洞。另一支手用力地揉搓自己的乳房。

  「啊,啊,我不行了……不行了」她亂喊著。

  「會了嗎?」

  「啊……會了,我會了,我會手淫……呃……」白雪白膩的肉體突然緊張起來,用力向上挺著胯部,手指用力向肉洞裡挖著。這樣停了一會兒,身體突然一陣顫抖。

  「啊,啊……啊……」她像垂死的人一樣叫喊著,身體一下一下地抽動著。然後一下癱軟下來。

  這女人就快離不開性了,他這樣想著,為她蓋好被子。

  改變一個女人,把她變成性慾的奴隸,這個過程讓他無比愉快。

  他拿出了他的密籍仔細地研讀起來。

  而被擄來的吉隆大小姐白雪,依舊赤裸著她的身體,躺在他的床上,在高潮的餘韻中沉沉睡去。

  白大小姐在這些時日與魏元朝夕相處中以深深地喜愛上他了。

  武林當中的風雨,從來就是在平靜中醞釀。這種安適的感覺,使他突然感到有些不安。他有一種強烈的感覺,有甚麼事要發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