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三弄 第二部:◆第二十五章:冷雪(一)


◆第二十五章:冷雪(一)

  秋風瑟瑟,落葉堆積,西陽殘照,一幅淒涼景象。

  無論哪裡的深秋都是做詩的好季節,無論哪裡的深秋都是殺人的好季節。

  特別是這個秋天。在這個亂成一團的江湖當中:少林、武當、崆峒、崑崙四大門派為爭奪皇帝頒發的武林至尊的金牌,紛紛發動自己在京城中的勢力,探消息造輿論,為在武林大會那一天爭奪先機。各門派的高手們多閉關修煉,以免到時功力不濟。

  黑道人士活動猖獗,上個月居然連太師的生辰綱也被搶了。負責押運的武官「鬼劍」鄧敵不知所終,有傳言說是監守自盜。

  三大色魔橫行無忌,只要聽說他們在哪一帶活動,許多人家的年輕女子夜晚在家裡都會害怕。端的是人心惶惶。

  ……

  這些情況,在一個人的頭腦中攪成一團,此人正騎馬在官道上飛奔。

  她是一個女人。

  一個二十五六歲的女人。

  一個穿大紅勁裝,披黑色斗篷,髮髻高挽的女人。

  一個很美的女人。

  一個渾身上下透出一股英氣的女人。

  一個非常要男人命的女人。

  這樣的女人全天下可能只有一個,她當然就是冷雪。

  令黑道中人聞風喪膽的「玉女追魂」冷雪的那個冷雪。

  就算眼底有一抹難以化解的淡淡的憂鬱,這憂鬱卻使她更像秋風中的霞光,散發著一種令人心疼的美感。

  她還背著一把非常考究的長劍,「銷魂劍」。

  就在她來到白家的前一天,白雪在一位風度翩翩,身穿白衫的公子的陪同下回到了白家。

  每當白雪想起在山洞中與魏元相處的那些日子,想到每次他給她帶來的歡樂與舒適,想到他輕撫自己肉體的快感,想到那粗大的陰莖沖漲自己流淌汁液的陰穴……每每想到這些她都會感到自己心跳的好快好快。

  她已深深地愛上了這個曾經傷害過她,而今又給她快樂的男人。

  白家座落在城邊的一座靠山的大宅院。主人白世傑憑一手天罡掌白手起家掙下了這份家業,並立派收徒,做的是規規矩矩的生意。

  冷雪見過姑父姑姑,姑姑告訴她雪兒已平安歸來。

  這時魏元與白雪正在後園溫習武學。一個丫環興高采烈跑來告訴大小姐冷姑娘來了,老爺要她到廳堂一見。

  魏元以前常聽她提起冷姑娘,也很想見見。二人來到廳堂,拜見過老爺夫人。白雪拉起冷雪的手相互說著思念的話兒。

  魏元在側細量著這位冷姑娘,也就是白雪的表姐。

  一頭青絲像瀑布般垂下,俊俏的粉臉,高挺的鼻樑,一張櫻桃小口,白亮的頸項。大紅勁裝包裹著凸凹有致的身軀。她那一雙水汪汪地大眼睛也在注視著魏元。

  在她看到魏元的那一瞬間,她也不知為什麼心房會『砰砰』跳個不停。她以被眼前這個身材高大五官端正皮膚白淨溫文而雅的男子所吸引。她好想投入他的懷抱,靠在他那寬闊溫暖的胸膛。

  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冷雪與魏元慢慢熟悉,三人經常在一起研習武學。魏元漸漸發現每次冷雪看他目光有點異樣,魏元心中暗喜,思量著……

  不久月上枝頭,三人飲著酒,都不由得有點陶醉,魏白冷都不勝酒力,待三人喝道七八分了,冷雪道:「公子慢用,待小妹去拿茶來。」

  魏元拿起桌上一杯殘酒,一飲而進,續道:「如此良辰美景,就相煩雪兒為我舞劍以資酒興,如何?」白雪站起,恭身道:「好的」,抬頭一望見亭邊長者一棵三丈餘高的柳樹,於是縱身盤旋而上,摘下一段柳枝,舞將起來。

  這一番舞起來,當真是飄飄若仙,與其說是舞劍,不如說是劍舞,從眉眼到四肢,都展現出一種無法描述的柔美,舞到魏元身邊時,魏元忽然伸出衣袖,把白雪捲進自己懷裡,白雪也就勢坐到他的腿上,閉上了眼睛,把頭靠在魏元的肩頭。

  魏元看著白雪,忽的一下往白雪的唇上吻去,白雪以舌相就,吻了一會兒,魏元的手漸漸不老實起來,伸向白雪的衣帶,白雪原來還和魏元舌尖相纏,這時也羞得一動不動了,不一會兒魏元把白雪的外衣脫下,鋪在了青石板鋪成的地上隨後又把白雪的內衣鞋襪慢慢的全部褪下,白雪雙手摀住自己的眼睛,任由魏元把自己抱到地上平躺下,魏元把自己的衣物也脫下。

  整個園子這時安靜得只聽得見蛙蟲叫,潔白的月光斜罩在白雪無暇的身上,就像籠上一層輕紗,輕紗之下,粉的地方全粉,黑的地方全黑,魏元看了一會兒,呼吸急促起來,突然一下子把白雪雙腿舉起放到自己肩上,伸頭就向白雪的私處吻去。

  白雪驚呼一聲,一下子掙脫下來,睜開眼道:「元大哥,你怎麼可以?」魏元道:「我想要。」白雪扭扭捏捏,過了一會兒道:「我今天忙了一天了,你待我先去洗個澡吧。」魏元道:「我等不及了。」白雪道:「元大哥乖,我馬上就回來。」

  魏元不理她拿起她的腿就往肩上放,白雪掙道:「元大哥,那裡不乾淨。」魏元笑道:「就是有味道才好。」說罷擺正姿勢吻了起來,白雪身體懸在半空,只用雙肘和後腦支在地上。魏元果然嗅到微微有一股腥臊味,舌尖舔過處,鹹鹹的,舔了一會兒,味道就漸漸淡了,但陰道裡分泌的液體也漸漸多了起來,耳裡也聽到白雪嘴裡發出的嬌喘聲。

  魏元的舌頭用力往裡伸,白雪的陰道短淺,舌頭頂住陰蒂,漸漸能感覺到陰蒂的包皮退了下去,露出陰蒂的頭來,由於白雪身體向上,體液不會自動流下,魏元等陰道裡體液盛滿了,就猛吸一口,這時不但能感到白雪整個陰道的抖動,而且整個身體也扭動起來,舔了一會兒,舌頭也伸得累了,魏元就把舌頭從白雪的下體裡把了出來,順著陰道口向上舔去,舌面刮著白雪的私處,忽然感到一粒像小豆子一樣的東西,於是就繞著小豆豆舔起來。

  白雪知道要壞事,哀求起來:「元大哥……元大哥……快停。」哪知魏元見白雪的反應比用舌尖刮陰蒂還激烈,不但不鬆口,還不時的用牙輕輕咬上幾口,白雪哪裡受得了,叫了起來,一下子把雙腿從魏元肩上放下,雙手捏緊自己的陰道口,從涼亭跑了出去,一出涼亭就蹲在小石徑邊,嘩啦啦的小解起來,解完了,可還是尿意不斷,直蹲了好一會兒才站起回道涼亭,已是滿臉的怒色。

  魏元知道自己闖了禍,一臉的誠惶誠恐,白雪見了也不忍責備,但見魏元下體那東西還是挺挺的,於是和顏悅色道:「元大哥,我也來幫你弄罷,但你要閉上眼睛。」魏元依言閉上眼睛,白雪跪到魏元身前彎下腰,張開櫻桃小口把魏元的玉莖叼在口中,知道魏元肯定會張開眼睛,於是把自己眼睛閉上,來個自欺欺人。

  含了一會兒,魏元抓過白雪的手放到自己的玉莖上,輕輕按摩,只一會兒,白雪就覺得口中之物,變得燙起來,白雪雙手不停,不久口裡就是一陣爆炸,白雪把噴出的東西都含在口裡,跑到亭邊,吐到地上……

  這一切都被冷雪瞧了個仔細,她端著茶站在園門處看到魏元那碩大的陽具兩腮緋紅,心房狂跳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