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三弄 第二部:◆第二十六章:冷雪(二)


◆第二十六章:冷雪(二)

  魏元把白雪從又抱在懷裡,二人說了一會子情話,魏元見白雪快要睡著了,實是不願意今天就輕輕易易的放過白雪,忽然伸手在白雪腋下撓了一把,等白雪雙手護住腋下,又去撓白雪的腳底,白雪尖叫起來,鬧了幾下,終於睡意全消。

  魏元道:「你答應我一件事好嗎?」

  白雪道:「什麼事?」魏元湊到她耳變輕道:「再來一次。」

  白雪覺得自己坐的屁股底下有一樣東西又漸漸硬了起來,於是紅著臉微微點了點頭。

  魏元抓過白雪的手,把它放到白雪的陰道口,摩擦起來,白雪羞道:「這怎麼可以。」魏元道:「我喜歡你這樣。」

  白雪羞了半天,道:「那你閉上眼睛。」魏元笑笑把眼睛閉上,白雪也把自己的眼睛閉上,過了一會兒白雪道:「怎麼弄啊?我可不會。」魏元道:「怎麼舒服怎麼弄。」

  白雪伸出一根手指,彎彎的伸進自己下體裡在陰道壁上刮了起來,刮幾下之後,又在陰蒂上用手指安幾下,上次高潮的餘韻還未過去,所以這次很快就進入高潮了,一陣顫抖之後,再也支持不住倒在魏元肩上,過了一會兒覺得實在是羞恥,居然抽抽噎噎的哭了起來,道:「你欺負我。」

  魏元在白雪臉上一吻,道:「我永生永世親你,愛你都不夠,怎會欺負你。」說罷把白雪推倒在地,自己的身體也壓了上去,初始魏元還照看著白雪,一張一弛的,到得後來自己也控制不住了,只記得白雪喜歡陰蒂受到愛撫,所以每次都瞄準好,特意衝著陰蒂直撞過去,白雪初始還拚命忍耐,到後來終於忍耐不住,有生以來,第一次浪叫起來,魏元見大功告成,更是興奮,更加瘋狂的抽插,抽了一會兒,忽覺盤在自己腰後的白雪的腿鬆了開來,被自己壓在身下的白雪已沒了聲息。

  過了良久白雪才悠悠醒來,察覺到插在自己下體裡的硬物,道:「還……還沒有完麼?」魏元道:「快了,就快完了。」白雪歉然道:「我……我不行了,你再插下去,那裡就要壞了。你…你就換個地方罷。」說完之後連連喘息,魏元見白雪居然同意讓他走後門,喜不自勝,心想:「這小妮兒的話還真有用。」

  連忙把白雪的臀部搬起,怕白雪疼痛,先用手指在白雪體內沾了一指體液,然後緩緩插入白雪的肛門內,白雪也相幫用手盡量把自己兩片臀肉分開,濕潤之後,魏元就操起他的凶器,慢慢直入了,饒是二人小心萬分,可還是把白雪痛得眼淚也掉了下來,白雪怕魏元察覺,故意不出聲,只盼魏元早點完事。後門果然比前門要緊許多,才抽插了五、六十次,魏元就堅持不住了,白雪感到肛門內的震動,心裡一寬,人又昏了過去。

  好一會兒白雪醒了過來,剛想站起穿衣,哪知一個踉蹌又跌倒,不禁為自己剛才縱慾過度感到羞愧,但可能是有前戲的原故,所以不像從前那樣對自己身體的傷害大,只是肛門還是十分疼痛,她在一次躺下。

  白雪忽然覺得下體涼涼的,睜開眼一看原來魏元分開自己雙腿,仔細欣賞著自己的陰部,見白雪睜開眼睛,笑道:「不但毛長多長硬了而且,皮也開始變黑了。」

  白雪大是害羞,不顧自己一絲未掛道:「你要死了。」直起上身伸手就向魏元屁股打去,初時幾下很是沉重,後來越打越輕,十下一過,抓起魏元就把他扔到地上,哪知魏元順手一帶,就把白雪也勾了過去,白雪剛想說什麼,可嘴就被什麼堵住了,只發出「唔,唔」聲,過了一會兒,傳出了女子的嬌喘聲……

  冷雪慢慢退出花園回到自己的房間,坐在床上想著剛才所見的那一幕幕,想著白雪臉上流露出的那快樂神情,發出會心的微笑。她也很想擁有一個這樣的男人,可是自己以不在是以前的自己了。

  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又一次重現腦海,那是六年前的事……

  六年之前,她剛剛十八歲,武功剛有小成,人又長得漂亮,真有點意氣風發加上點不知天高地厚。

  她背著師傅空性師太下山,準備在江湖上闖蕩一下,試試自己的武功。

  她聽說有個人稱「風流邪道」的傢伙在一個叫「世外」的小鎮裡已經姦淫了三個女孩,就決定自己出手替天行道。

  她知道那個小鎮上有四個大家族,人稱「蔣宋孔陳」,前三家均已被他一天一家地光顧過。

  於是她秘密地進入陳家,說服陳家實施一個計劃。

  她躲在陳麗兒的房裡,準備等他來的時候,一擊成功。

  陳家的人見識了這女孩武功了得,便也聽從她的計劃。又請了鎮上著名的幾個武師,埋伏在周圍以備不測。時間匆促,也只能如此了。

  全家人都在自己的房間裡,麗兒也躲了起來。

  大家靜靜地等著。

  正當冷雪等的不耐煩的時候,忽覺一股妖異之氣,這氣息使她不舒服。雖然沒有看到人,但她憑直覺感到:他來了。

  ……奇怪,怎麼沒有動靜?

  「出來吧,小妞!我們比劃比劃。」一個如金屬破裂般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十分刺耳。

  怎麼回事?……出去就出去。誰怕誰呀。

  人還沒到大廳,就聞到一股異香。

  到大廳門口一看,大廳的景像讓她目瞪口呆。

  搖曳的燈燭下,一個肥頭大耳的髒老道坐在太師椅上,赤裸著身體露出一身難看的肥肉。

  他的面前,跪著一個白的耀眼的裸體,不是麗兒卻又是誰?

  麗兒像一隻小狗一樣乖順地跪趴在地上,眼神迷亂,紅紅的小嘴正含著那傢伙的肉棒拚命舔著,雪白的屁股正衝著大門,像小狗向主人獻媚般地搖晃著。

  燭光雖然昏暗,冷雪還是看見她雪白的大腿根部有著斑斑的血跡。

  如水一般純潔、文靜的麗兒被他姦淫了!這個狡猾的淫魔!冷雪心中因為失敗的計劃而燃起憤怒的戰意。

  邪道看見身著夜行勁裝的冷雪,她表情冷艷,英姿勃勃,緊身勁裝顯出了少女健美窈窕的身段。他好像口水都要流下來了。

  「來呀,小妞,老道今天替你開苞。先來嘗嘗吧?」

  他下流地說著,從麗兒口中抽出沾滿口水的肉棒,一腳踢開麗兒。

  麗兒哀叫一聲,無力地趴在地上喘息著。

  邪道拿著醜陋而巨大的肉棒,向門外的冷雪炫耀似地揮舞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