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三弄 第二部:◆第二十八章:冷雪(四)

◆第二十八章:冷雪(四)

  顧朋賣力地衝擊著冷雪新鮮的肉穴。

  他不想更換姿勢。這樣的姿勢使她柔軟的身軀全部靠在他的身上,兩人的身體密切地接,他覺得舒服。

  他還不想剝光她的衣服,覺得這樣干一個穿著衣服的女人真是一個很偉大的主意。

  「老子不光武功高強,他媽的玩女人也能推陳出新。」他得意得鼻涕都快出來,簡直覺得自己是個天才了。

  他抓住冷雪的頭髮,使她的頭向上揚起,從亂髮中露出了一張清秀而蒼白的臉。

  蒼白的臉上毫無表情,卻似乎有著淺淺的淚痕。

  這小妞還真俊。

  淫蕩而粗魯的邪道不由心中一蕩。

  然而他馬上收斂心神。

  俊女人都不是好東西。

  這是他年輕時發現的一個真理。那是因為一個機緣。一個被女人背叛的機緣。

  自從他發現這個真理後,對漂亮的女人就毫不留情。越是漂亮女人,他越要把她玩得死去活來。

  真的是死去活來。

  女人被他玩過以後,多數都自殺了。

  沒有自殺的一部分去當了尼姑。

  「甚麼尼姑!還不是跟我這老道一樣!我去找她們還不是乖乖地剝光了讓我玩個痛快。」……玩尼姑也是他的一大樂趣。

  另一部分,也就是「精華中的精華」,被他擄到他建在靈鷲峰頂的「逍遙觀」裡面,隨時供他淫樂。

  她們不是不想死,而是死不了。在我手裡,想死可沒那麼容易。

  她們是他養的動物。動物哪裡有選擇生死的自由!

  這樣的女子並不多,一共只有十七個,已經有八個因為年長色衰而被他餵了他養的淫豹。

  這一次他下山就是想尋點新鮮的貨色,卻一無所獲,不料在今晚一下碰上兩個極品!

  尤其是現在這個!皮膚嫩滑,容色秀麗,外表纖弱四肢裡卻蘊含著柔韌的力量。

  嗯,調教得好以後能跟我幹上一兩個時辰,還能夠替我做餌,控制一批武林裡的人士。

  他越想越得意。

  已經很久沒有這樣了。剛才的麗兒也是上等貨,用手一捏幾乎能捏出水來,叫聲一聽就知道以後準是個淫婦。

  可就是沒有現在過癮。

  他媽的,還是干有點本事的女人過癮,可惜有點本事又長得漂亮的女人太少了。

  冷雪的肉穴在肉棒不斷的抽插下,逐漸寬鬆、濕潤了。

  他又成功了。

  他一邊抽插,一邊將冷雪的身上翻了個遍,這妞兒武功不俗,他可不想一會兒就因為暗器送了自己的命。

  冷雪身上當然有不少暗器,暗青子、飛蜂針,還有兩枚很漂亮又很鋒利的飛鏢。

  他連她的頭髮也沒有放過,在裡面搜出了一個鋒利的髮簪。……在會武功的人手上,這絕對是件武器。

  解除了冷雪身上所有的武裝,他在她胸口點了一指。

  「唔……」

  冷雪悶哼一聲,甦醒過來。

  當看到顧朋醜陋而肥胖的臉就在自己的眼前,她嚇得驚叫一聲,雙手急忙抬起,用盡力氣推拒著他的肩膀。

  身體也開始亂扭。

  她的反抗反而刺激了邪道。

  因為她的陰道也因為全身肌肉的緊張而突然夾緊了他的肉棒。

  「哈哈,過癮!你還真浪!」

  邪道狂笑,雙手抱緊屁股用力推送!

  「啊!……不要!」

  突如其來的衝擊使冷雪渾身一軟,差點又趴在他的身上。

  她掙扎著重新開始反抗。

  肉棒的衝擊連續不斷。

  冷雪覺得自己就快被他刺穿了,下身有灼熱的感覺。

  「怎麼樣,舒服了?穿開襠褲的感覺不錯吧。……女人真他媽賤,還沒幾下下面就濕成這樣了!」

  她這才注意到自己的陰戶已經不太疼了,而且,濕淋淋地真的流出了不少「水」。

  這是怎麼回事?冷雪混亂的頭腦裡掠過這樣一個問題。

  「小妞,道爺我來教你吧,女人舒服了下面就會流水!」邪道「循循善誘」。

  「不是……啊……誰來救我……」冷雪羞憤難當,拚命掙扎。

  沒人來救她。美女落難,英雄無蹤。

  可是下體的感覺卻是她不能抗拒的,這淫邪道人的力量也是她不能抗拒的。

  每次肉棒深入時,她都不能自主地尖叫一聲。

  她聽到空曠的大廳裡迴盪著自己的喊聲,可她卻無法不發出這樣的聲音。

  她當然不知道這就叫「叫床」。

  她的反抗越來越無力,越來越沒有信心。

  冷雪終於重新軟軟地趴在他的身上,雙手放在他的肩膀上不再掙扎。

  她絕望地放棄了反抗,任憑他姦淫著自己的肉體。

  這一次她沒有昏倒。

  嘴裡呻吟的聲音連綿不斷……

  邪道突然就這樣抱著她站起身來,問地上的麗兒喝道:「帶路!去你的房間!」

  冷雪的腿本能地夾住了他的腰。

  麗兒不敢反抗,乖乖地站起身來,瑟縮著赤裸的身體走向自己的房間。雪白的大腿跟上依舊有著已經乾涸的血跡。

  他抱著冷雪,一邊姦淫,一邊向麗兒的房間走去。

  「你不是在那裡等我嗎?我就去那裡干你!」他淫笑著說。

  「啊……不……啊啊……」

  可是她現在所有的反抗只不過是無力地搖了幾下頭,搖動她早已披散下來的長髮。

  麗兒的房間裡有一張不大的床,在錦緞帷帳的籠罩下,顯得富貴而雅致。

  他站在房間中央用力抽插,直到冷雪大聲尖叫,渾身哆嗦之後才把她扔到床上。

  「啊……」

  床很軟可是冷雪還是感到身體被撞痛了。

  她呻吟一聲後卻無力起床。她仰面躺在床上,兩腿大張,露出了被蹂躪得一片狼藉的陰戶。上面的血跡和淫水混成一團,喘息著無力改變自己的姿勢。

  「去,把她的衣服脫了!」邪道向站在角落的麗兒喝道。

  麗兒乖乖地走到床遍,卻不敢去脫冷雪的衣服,她見過她的武功。

  「真沒用,怕甚麼?她現在沒有力氣,快脫!不然有你好看!」邪道惡聲惡氣地喝道。

  麗兒受到恐嚇,戰戰兢兢地去解冷雪的衣襟。

  冷雪的手無力地握住她細細的手腕,眼裡露出乞憐的光。

  麗兒遲延了一下,看了一眼邪道,他眼裡的凶光使她哆嗦了一下。

  她爬上床去,雙手抓住冷雪的一隻手,按到床上,然後雙膝跪在她的手臂上,用身體的重量壓住冷雪的左手。

  又用另一隻手壓住她的右手。

  空著的手一粒一粒解開夜行衣的扣子。

  冷雪掙扎了幾下,居然沒有力量掙開麗兒對她的束縛。

  衣襟敞開,露出了雪白的肚兜。肚兜是從後面繫緊的,麗兒無法解開。

  腰間一鬆,腰帶也被解開了!

  冷雪的眼中流下了無可奈何的淚水。

  麗兒移動身體,雙手抓住她黑色的長褲用力向下拉。

  冷雪的身體死死壓住了褲子使她剝不下來。

  「笨蛋,把她翻過來!」

  麗兒受了提醒,雙手用力抓住冷雪的腰和屁股,使勁吃奶的力氣翻動她的身體。

  冷雪抗拒不過,被她翻過來變成俯臥的姿勢。

  麗兒很順利地剝下了她的長褲和褻褲,又從背後脫下了上衣,解開肚兜的紐袢。

  邪道在旁邊色迷迷地看著冷雪一點點被麗兒剝光。

  她一絲不掛地趴在床上,像只待宰的白羊。

  美艷的身體隨著低聲的飲泣而輕輕顫抖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