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三弄 第二部:◆第三十章:姐妹花(一)


◆第三十章:姐妹花(一)

  「天堂」是邪道的得意之作。

  每一個被送到「逍遙觀」中的,都曾被他帶到這裡,用各種淫邪的方式調教。

  被他調教過的女子,不論是甚麼身份,最後都放棄了自尊,乖乖地做了他的寵物。

  寵物的含義是:她們只會看他眼色,獻媚取寵,毫無羞恥之心。

  她們只知道追求性感,終日生活在半麻醉狀態之中。

  她們對自己的人格已經完全放棄,從內心深處知道自己是一隻美麗的動物,被他所豢養,因而只能乞求他的憐愛。

  就算放她們走到大街上,她們也不會逃走,她們的意識裡已經沒有逃走的概念。

  ……

  這些女子已經不是人了,而是真正的寵物。

  冷雪差一點就變成了邪道的寵物。

  在她下山沒有多久她的師傅空性帶著她的倆位師姐也下山了,她們要找回這個任性的小師妹。經過多方打聽得知白雪下山後所發生的一切。

  經過一場激戰殺了邪道救回冷雪。這些往事對冷雪來說是一種傷害,一種極大的傷害,她呆呆地坐在床邊就連白雪站在她身邊許久她都沒有發覺。

  「表姐,在想什麼呀!想的這麼入迷。」

  「沒……沒有呀!」

  「真的,沒有騙我嗎?」

  「真的,沒騙你呀!」

  「好吧!你不是去燒水了嗎?水呢?」

  「噥,不是在那嗎!我給你倒。」

  「那你為什麼不拿過去呀!」

  「我……我去了,不,不,不,我有點事先回房,這就拿去。」

  「你……去過了。」白雪兩眼睜的大大地看著她。「那你……都看到了。」

  「嗯!」

  白雪雙眼含淚慢慢地坐在床邊。「好了,表妹你不要哭嗎!我向你保證決不說出去,你相信我呀!」

  「姐,你都看到了我也就不在隱瞞你了。他好歷害,每次我都有一種欲仙欲死的感覺。姐,我看你對他也很關心,不如你也和他好。這樣我們倆姐妹就可以天天與他在一起了,你說好不好?」

  冷雪心裡早已喜愛上魏元了。聽了白雪的話她驚訝地看著白雪,這是真的嗎?是不是表妹說著玩的呀!當白雪狠狠地衝她點了點頭時,她才知道這一切都是真的,白雪沒有騙她,願意與他同享這個男人。

  姐妹倆歡叫著抱在了一起。

  那一段日子,他們生活在瘋狂的性慾中,她們的全部生活就是:做愛,手淫,昏睡,吃飯,洗澡,大小便。

  冷雪套上了一套薄紗的衣服,沒有內衣。那衣服是半透明的,冷雪自己感覺到連那白雪都露出了色迷迷的眼光,她害羞得頭都抬不起來。

  她的腰肢被白雪從後面抱住了。

  [啊,雪兒,幹嗎……??]還沒等冷雪明白過來,雪兒已經掀起她的紗裙,一雙小手十分利落地伸入她的雙腿間。

  [啊……不要呀]手指靈活而熟練地插進了冷雪的秘穴。雖然有紗裙遮蔽下體,冷雪還是羞澀無比,兩條大腿夾住了雪兒的手。可是手指卻依然在秘處靈活地挑逗著。

  魏元來到房間只見床上二個穿著薄紗的隱約玉體顯獻在他的面前,看著床上兩個美人正閉著雙眼嚅動著身體。長髮散亂在枕頭上,兩張小嘴哼哼唧唧地呻吟著。

  兩團蠕動的白肉落入他的眼中。

  兩人的姿勢幾乎一模一樣,都是一手揉搓乳房,一手揉搓自己的陰戶。

  「嗯,不錯,簡直就是一師之徒」。魏元得意地想著。

  二女均覺有人到來,不約而同地睜開了眼睛,看到魏元淫蕩的笑容,臉登時紅了。

  冷雪不由停下了手,羞得閉上了眼睛。

  白雪卻更加賣力地玩弄自己,並開始扭動身軀。

  她的呻吟聲彷彿在向魏元獻媚。

  冷雪臉卻更加紅了,雖然已經成這樣,她還是覺得雪兒的表現實在是太……瘋狂了。

  「雪兒真聽話,回頭我好好疼你……大雪兒,不要停呀。跟雪兒學學……」魏元溫柔地說道。

  冷雪雖有點害羞,可是手還是重新插進了大腿之間,慢慢地恢復了動作。

  兩人的呻吟聲此起彼伏地重新交織在一起。

  冷雪羞紅著臉,習慣性地慢慢體會自己快樂的高峰。

  旁邊的雪兒的叫聲卻已經愈來愈大,突然,她翻身起來,跪趴在床上,頭抵著床,雪白的屁股高高地向著天,一手從胯下將手指伸入小穴拚命挖弄,一手揉弄乳房。

  衝著床邊的魏元,搖擺圓圓的屁股。美麗的眼睛閃爍著歡快的神情。白白的雙乳也在擺動不停。

  冷雪感覺到雪兒的動作,睜眼一看……

  哇,這是甚麼姿勢,簡直跟母狗一樣……

  可是魏元卻獎賞似地拍了拍雪兒的屁股:「嗯,不錯。」

  雪兒更加起勁地搖動屁股。

  魏元抓住冷雪的腳踝拉到床邊,將她的身體扳轉過來。然後抓住她的腰骨向上一拎,冷雪的屁股就抬了起來,雙腿跪在床上。

  冷雪看到從自己的胯下伸出一隻手來,抓住了自己的手腕。將手拉到陰戶上,然後壓在陰戶上按壓起來。

  這銷魂的快感立刻衝擊著冷雪。

  冷雪被擺成和雪兒同樣的姿勢,高高翹著雪白的臀部,在魏元眼前自撫著。

  魏元看到她雖然沉淪,但屁股卻一動不動,就伸手在她屁股上拍了一下。

  冷雪好像明白了他的意思,也開始笨拙而緩慢地搖擺渾圓雪白的屁股。

  她意識到自己和雪兒其實是一樣的。

  兩個赤裸的女孩在魏元面前毫無廉恥地翹著雪白的屁股,像比賽一樣瘋狂地呻吟、扭動。

  ……

  正當冷雪拚命呻吟著搖動屁股,就要登上高峰的時候,魏元突然把她抱了起來,坐在自己懷裡,將她的雙手反剪在背後,不許她再愛撫自己的陰戶和乳房。

  (「怎麼……??」)

  冷雪從高峰上驟然跌下,頓時感到無名的失落。她不明白魏元為甚麼這樣做,他好像一直喜歡自己這樣。

  尤其是看著雪兒一點點登上頂峰渾身香汗淋漓抽搐著大聲呻吟著癱軟在那裡時,冷雪覺得胸口發悶,難受極了。

  她在魏元的懷裡扭動著赤裸的身軀。

  魏元在她耳邊狠狠地說道:[你剛開始時為什麼不做呀?你知道我喜歡看你姐妹倆這樣做的。你要是再不聽話,我就不讓你玩自己的陰穴,我也不在碰你。]他斷定她已經離不開淫慾了。

  果然,冷雪喘息著說:「我聽話,我聽話,求求你,快放開我……」

  「真的?」

  「真的,真的……啊……快放開我呀……」

  魏元放開了她的雙手。

  冷雪立刻迫不及待地將纖細的手指插進了自己的陰戶,卻羞澀地閉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