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三弄 第二部:◆第三十一章:姐妹花(二)


◆第三十一章:姐妹花(二)

  眼看就要登上頂峰了。

  忽然雪兒的聲音又響了起來。這聲音比她自己的聲音要淫蕩好幾倍,愉悅好幾倍。

  她睜眼一看,自己不知甚麼時候又躺回床上,旁邊魏元正將雪兒對面抱在懷裡。

  魏元的肉棒在雪兒的小穴裡快速地衝刺。

  冷雪心裡忽然獻慕起雪兒,她知道雪兒現在一定快要爽死了。

  (「啊……我也想要……」)

  她一邊手淫著,眼睛望著魏元,像一隻渴望主人憐惜的小狗露出乞憐的眼光。

  魏元淫笑著抓住冷雪的腿把她拉到身邊,一隻肥胖的手指插進濕漉漉的小穴。

  「啊……」冷雪不甘心地扭動雪白的身體。她還是嫉妒雪兒……為甚麼只用手指來插……

  可是就是這樣的思想也在一陣陣快感中消散了。

  魏元一邊用肉棒衝擊著雪兒,一邊用手指挖弄冷雪的小穴,同時玩弄著兩個美麗的身體。他發現雖然冷雪身材比雪兒高大,可是小穴卻比雪兒要緊窄。

  這一發現使他更堅定了要徹底征服冷雪的決心。

  雪兒早就欲仙欲死地浪叫著,雙手扶住魏元的肩膀,不斷起伏著身體,拚命用小穴套弄著粗大的肉棒。

  冷雪也同樣在呻吟著,而且一雙手不知甚麼時候也已經放到乳房上揉搓起來,而且不知羞恥地弓起膝蓋,大張著兩腿,不斷地收張著陰戶周圍的肌肉,吞吐淫穢的手指。

  雪兒尖叫幾聲之後,終於渾身顫抖著癱軟下去,喘息著動彈不得。

  魏元不再理她,他用手壓住冷雪的小腹,低頭看著手指在小穴中進進出出的光景。

  為甚麼,為甚麼還不給我?冷雪臉色潮紅,彷彿中了魔似的想著,眼神直直地盯著肉棒。

  「想要嗎?要就說呀……」魏元挑逗著她。

  可是冷雪已經顧不了那麼多了。

  她忙不迭地點著頭:「我要,我要……我現在……就要,給我呀…。。」

  睜眼一看,哇,自己不知甚麼時候躺在了一個半人高的小小的檯子上,檯子上鋪著床褥,跟她自己平時睡的一樣。周圍有幾隻明燭,搖搖晃晃地照著台上的裸體。

  冷雪這些天已經習慣了赤身裸體,對淫邪的話語也不僅是害羞,更多的是感到刺激。除了淫慾以外,她根本就沒有時間想別的東西。

  魏元扶起她的上身,使她正對床,然後從背後摟住,雙手從腋下伸出抓住柔軟的乳房。

  然後含住了冷雪的耳垂兒。

  冷雪立刻渾身一軟。

  「美人……」

  魏元在她耳邊喘息似地說著。

  從耳朵上傳來電流般的酥樣感覺。

  「啊,不要……」冷雪軟綿綿地坐在桌上,低聲地呻吟著。

  「小姐,聽說你最喜歡我摸你?」魏元呼出的熱氣和話語從她的耳孔傳了進去。

  「是……是……」白皙的手放到胸前,抓住放在柔軟的乳房上揉搓的手。

  魏元邊揉搓著她的乳房,邊用手去逗弄嫣紅的乳頭。

  一陣陣潮水一樣的衝擊像電流般從乳房直傳到腦後。

  「啊…。啊……」冷雪坐在床上,修長而婷勻的雙腿斜著靠在一邊,背靠在他身上扭動著雪白的上體。

  她感受著乳房上傳來的刺激,雙手反摟著魏元的脖子。

  現在,誰都看的出來,正在被玩弄的美女—-就要崩潰了。

  背後的男人似乎要延長征服美女的過程,揉搓乳房的雙手突然停了下來。

  冷雪快要崩潰的神志終於清醒了一下,她想坐直身體……

  男人低頭親吻著她肩胛骨附近的肌膚。

  背後突然傳來一絲癢癢的感覺,冷雪像怕冷似的打了個寒顫。這麼多天來,那裡卻從來沒被親過,因此分外敏感。

  後背的肌膚如凝脂般柔滑,男人的舌頭從上面經過,在肌膚上留下了閃閃發光的痕跡。

  「……」冷雪像聞到最馥郁的花香,深深地吸氣,雙手無力地垂下。

  美麗的眼睛迷糊起來。

  「雪,你真是迷死人了,男人不為你發狂才怪……」魏元一邊舔她,一邊突然揪了一下乳頭。

  「啊……」冷雪輕呼一聲。

  魏元毫不客氣地用力揉搓起她的乳房,並重新含住了她的耳垂兒。

  「啊啊……」強烈的刺激使冷雪一下陷入狂亂之中,白皙的手指在他的手上摸索著,好像要知道放在自己乳房上的是甚麼東西。

  然後雙手就無力地垂了下來。

  她的頭向後仰去,靠在魏元肩上,癱軟的身體隨著他用力的揉搓起伏著。

  夾在一起的兩條大腿彷彿難耐地互相摩擦。

  斷續的呻吟也漸漸連成一片,音量也大了起來。

  魏元的手已經插入她的兩腿之間,輕輕一撥。白嫩的大腿立刻軟軟地分開。手指立刻被陰戶分泌的液體沾濕了。

  手指插入小穴,灼熱而潮濕的嫩肉彷彿有了生命,立刻迫不及待地將手指緊緊纏繞起來。

  魏元的手指遲疑了一下,才彷彿狠了狠心似的在柔嫩的小穴裡抽送起來。

  「啊,啊啊……」

  連冷雪自己都聽見自己的叫聲無比淫蕩地在房中迴盪。

  她強打精神想要合攏雙腿,可是身體在魏元的玩弄下已經變得很難控制。

  手指只用力抽送了幾下,修長的雙腿就重新分開。

  冷雪不停地呻吟著、扭動著。

  那裡正被一隻手指所插入、穿透、控制……

  冷雪多年的武功訓練使她的身體骨肉婷勻,各個關節有著超強的柔韌性。

  在魏元的玩弄下雪白的軀體像水波一樣蠕動起伏,好像沒有骨頭一般。

  她的叫聲即淫蕩又羞澀,欲拒還迎,欲止還興,彷彿風雨中的弱柳,隨風飄搖卻又屹立不倒,拒絕一切卻又承受一切。

  而且自然。

  這可是女子高潮來臨之前魂飛天外欲仙欲死的表露。

  這樣的女人,就算接受過很多男人洗禮,卻依然能夠保持處女一般的心態,惹人愛憐。

  而且銷魂蝕骨。

  插在小穴中的手指、揉搓乳房的手指、舔弄耳垂兒的舌頭同時加重了力度。

  「啊……啊……啊……啊……」

  冷雪全身好像已經完全浸泡在淫蕩的水中,發出了哭泣般的呻吟。

  我怎麼會這樣……完了!

  冷雪腦海中最後浮現出這個詞,然後意識好像一下飛到了天空的盡頭,飄飄渺渺,不知所終。

  她沉淪、迷失、狂亂、墮落在肉體的淫慾中。

  白得耀眼的肢體像一條妖艷的白蛇,在魏元的擺弄下蠕動出各種淫蕩、淫穢、下流、不堪的姿勢。

  ……

  昏亂的頭腦終於漸漸冷靜,冷雪卻依然覺得飄浮在半空中。

  她覺得自己四肢彷彿蜷在了一起,想要伸直卻辦不到。

  於是她睜開了困惑的眼睛。

  「這、這是甚麼姿勢?!……」

  冷雪看到自己被人從背後抄著膝彎抱了起來,自己的姿勢好像小時候被父親把著撒尿一般。

  她知道是魏元抱著自己,這些天,她已經非常熟悉他的呼吸聲和身體。

  那被淫水打濕的亂蓬蓬的陰毛,濕漉漉的、無比淫猥的陰戶。

  魏元撫摸著冷雪的雙腿,將肉棒慢慢地送入陰穴,再慢慢地抽出。

  「啊……」冷雪又輕呼一聲。

  每次插入到底的時候,肉棒頭都要頂在身體深處的嫩肉上,這時她就會像無法忍耐似的輕呼一聲。

  「舒服了吧,看看下邊濕成啥樣了!」

  冷雪真的感到陰道裡分泌出的液體越來越多,而且已經順著陰戶沾濕了陰毛,流到了床鋪上。那裡有一點涼涼的感覺。

  (「真的流水了……」)

  冷雪想著,這時她的呻吟聲已經漸漸頻繁起來。

  不僅是插入的時候,慢慢抽出的時候也會呻吟一聲,陰戶的嫩肉也會卷緊肉棒,好像不捨得讓肉棒出去。

  冷雪並不知道,她的肉體在肉莖的抽送下,正一點一點淫蕩起來。

  抽送的力量立刻加重了,粗大的肉棒在冷雪的小穴裡快速地衝刺著。

  「啊……」加強的刺激使她大聲呻吟一聲。

  叫聲一旦開始,就再也止不住了。

  魏元被她的叫聲所刺激,一邊抽送,一邊雙手抓住她的腰胯,端起白嫩的屁股。

  冷雪毫不反抗地被擺成趴跪在床上的姿勢。

  魏元沒命地抽送肉棒。每次推進時,他的胯骨都會撞在冷雪白嫩的屁股上,發出「啪啪」的聲響。

  「啊……嗚……啊啊……」冷雪的呻吟聲音越來越大。

  「好聽!好聽!再大聲些……!!」

  冷雪雙手撐在床上,被魏元幹得渾身燥熱,粉臉緋紅,羞愧難當,咬著紅唇低下頭去,烏黑的長髮散落下來,遮住了白皙美麗的臉頰。

  可是肉棒在小穴裡猛插一陣之後,她就忍受不住抬起頭大叫起來。

  「哈哈,對對!一插就叫!爽死你!」

  冷雪已經顧不上理他,似乎只知道跟著抽送的節奏扭動屁股,拚命呻吟。

  嗯,這小妞還真是個可造之才。生性淫蕩。魏元這樣想著。

  「啊……啊啊……」

  大叫幾聲過後,冷雪的身體突然顫抖起來,屁股上的肌肉拚命地一下一下收縮著,雪白的小手突然像抓救命稻草一樣抓緊了床褥。

  魏元只覺肉棒突然被身下美女的嫩肉夾緊,龜頭受到溫暖的衝擊,再也控制不住,便拚命抱緊冷雪白軟的屁股,將肉棒插向她身體的最深處,然後噴出一股股黏稠的精液。

  「啊……」

  冷雪感到插在陰戶裡的肉棒不斷地跳動著,一股暖流注入身體深處。

  她用陰戶拚命夾緊了肉棒。

  「喝,夾得還真緊,武功沒白練!」

  冷雪簡直快羞死了,可是陰戶就是不聽話不知羞恥地死死纏夾著那條醜陋的肉棒,彷彿要一滴不剩地將精液全部吸進體內。

  魏元終於抽出了軟垂的肉棒,冷雪立刻像被抽了筋一樣軟軟地趴在床上。分開的大腿根部被蹂躪得一片狼藉,大腿內側的肌肉微微地抽搐著。

  白濁的精液從她的秘穴裡溢出來,順著陰戶流到床褥上。

  魏元將白雪和冷雪並排放到床上,然後自己也上床,躺在二人中間,然後一手一個,將兩個美妙的赤裸癱軟的女孩摟在懷裡……

  一輪明月高掛在天際,月光透過窗戶斜斜照射在三個赤裸的軀體上。突然,有一個人坐了起來,抬頭看了看窗外的明月。又看了看身邊熟睡的兩個,輕輕歎了口氣披衣下床來到桌邊,提筆一陣急書後穿好衣物,輕啟房門閃身離開房間躍上屋頂待辯明方向施展輕功急弛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