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三弄 第二部:◆第三十二章:夜闖黑虎崖


◆第三十二章:夜闖黑虎崖

  黑夜沉沉,兩道人影彷彿兩道流星般劃過夜空,往陰山上的黑虎崖奔去。

  那黑虎崖乃是武林中的罪惡淵藪,名列三幫五寨之一,寨主「金虎」高山可說是無惡不做,貪花好色的一代凶人,麾下還有四位把兄弟均是與其臭味相投的武林高手,高山本身的武功更是在五兄弟中為最高。

  黑虎崖中的守衛也極為嚴密,原因是「金虎」高山自知自己樹敵甚多,雖說自己武功精湛不怕有人前來挑,但小心一點總是不錯,可惜今日闖山的兩人都是一流的武林高手,尤其是當先一人更是厲害,黑虎崖的匪徒才覺眼前黑影一閃,劍光一亮,眉心已經中劍,劍勁刺入,任你武功再高也要魂歸九幽,往見閻王去了。

  其他的匪徒連叫都來不及叫,當先的黑衣夜行人手一抖,長劍揮擊而出,無數閃亮飛躍,密如星河落雨的劍光散落開,劍無虛發,只一招之間便解決了十人之多,劍法之快、疾、絕、狠,看得隨後的黑衣人眼中異采連連,悄悄靠近先前一人,低聲道:「元弟,留幾個給我試劍。」

  那先前的黑衣人點頭道:「嫂子,你放心,我會把「金虎」高山留給你處置的,這些人只是小角色,殺了也沒什麼大用,我們走吧!」那隨後的黑衣人道:「好,我們走。」兩人如同星丸跳擲,飛躍於陰山之中,直闖黑虎崖。那黑虎崖此時也已發現兩人蹤跡,號角急吹,當時人聲鼎沸,燈光處處,整個黑虎崖全都動了起來。

  當先黑衣人此時已經來到黑虎崖門前,冷笑一聲道:「就憑這扇爛門就想擋住我魏元,哼!看我破門而入。」臉上紫氣大盛,離黑虎崖大門還有數丈,足下一點,人如流星怒矢,破空射出。身在半空急旋如龍,渾身紫氣繚繞,雙掌運足了內力,「轟」的一聲大響,雙掌打在黑虎崖的大門之上,內力所及,如九天之上驚雷怒響,紫電狂殛,喀啦一聲,黑虎崖那厚有兩尺的大門竟在魏元雙掌怒擊下裂成數百塊,四下飛割。由於木片上貫注了魏元雄渾無比的內力,木片飛出,無異鋼刀,登時唉嗥慘叫之聲此起彼落。

  魏元冷冷一笑,不知由那裡來的一柄長劍在手,劍尖一抖斜圈,劍光驟然大盛,光雨散開如海潮急轉,漩渦怒卷,劍光所至,無堅不摧,無敵不克,血濺肉離之下,又有數名黑虎崖的惡人死在魏元劍下,而那之後的黑衣女子則好像與黑虎崖有深仇大恨似的,出劍狠絕,雖無魏元劍法的清冷凌厲,但劍法中所含的煞氣沖天卻是魏元劍法所無法比的。

  由於兩人武功劍法實在太高,黑虎崖眾人才一接手便潰不成軍,便在此時,一聲暴喝響起,吼道:「誰敢來我黑虎崖逞兇,死來。」一團黑影乍現,手持一根狼牙棒,自上而下,向當頭的魏元壓下。

  狼牙棒乃是沉重兵器,使棒者又是黑虎崖中素以神力著稱的「花虎」竺井,這一棒怒砸可說是力逾千斤,棒勢未到,狼牙棒激出的勁風已令人呼吸不暢,氣魄勝人。

  那隨後的黑衣人心中一驚,叫道:「小叔小心!」

  魏元面對竺井這沉重之極的狼牙棒,臉色絲毫不變,只是冷冷一笑道:「來的好,就看是你的狼牙棒厲害還是我的「驚神九式」強橫?」

  倏忽之間,一道雄強熾烈的光華驟然暴射,好似一條穿過九天烈日的長虹,以后羿神箭的威勢凌霄破出,兩人棒劍相交,抖然硬碰,「花虎」竺井大叫一聲,手中狼牙棒竟然在剎那間碎成無數片,滿天光雨也似的向四周暴散,而魏元的劍也在一招擊碎竺井的狼牙棒後,後招不變,驟化萬點星芒流彩,劍圈耀虹,冷電飛空,幻出一重又一重的劍雨紫霞,輕紗飄雪,大地飛霜,登時寒氣大盛,刺人如劍,無數光環劍影向「花虎」竺井聚合絞殺,只要四下劍光一收,「花虎」竺井就是有十條命也不夠死。

  就在「花虎」竺井堪堪伏誅於魏元劍下之時,四條人影暴閃,銳嘯嘶風,同時有人厲喝道:「劍下留人。」兩柄單刀,兩隻銅,外加一柄劍幾乎是同時不分先後的向魏元身上猛砍狠砸,所採取的戰術正是圍魏救趙的策略,要逼得魏元自救。

  魏元冷冷一笑,道:「有這麼簡單?魏某的劍出必見血,否則也不叫劍魔了。」

  劍上陡一用力,劍光大盛,如極東之地的烈陽旭日自雲海波濤中乍現驟升,剎那間金芒遍大地,光華萬道,浩瀚無匹的劍氣充斥天地之間,彷彿每一寸空間都瀰漫著撕天劍氣,只一靠近便有如赤身裸露於萬劍千鋒之下,冷的令人膽落魂飛,而魏元劍尖所爆閃而出的劍花,也如金蛇萬道,波光耀日般不住互撞衝擊,激出無數光點劍潮,千堆雪,萬頃波的向四方湧捲,不但劍法凌厲不減,反而更加三分,將其他四人圈在金芒劍光之中。

  這一來,四位要救「花虎」竺井的高手不但救不了人,反而身陷魏元的滔天劍浪之中,數不清的銀光刃影鋪下了一重重的天羅劍網,將陰山五虎完全捲纏在澎湃劍氣之下,六個人六樣兵器不住交擊,金鐵交鳴之聲不絕於耳,激出藍星火花萬點,如正月的煙火般此起彼落,燦爛之極,看得黑衣女子與黑虎崖眾人都是呆呆的看著六人火拚,根本無從插手。

  驀地,一道驚雷也似的大響,如天地同崩,似五嶽乍碎,轟然一股大力於劍圈光潮中炸開,萬千劍影如星碎月破,暴射無數寒芒冷電,挾著沛然無盡的森森劍氣,向四面八方怒射開來,劍光過處,無物不摧。陰山五虎做夢也沒想到魏元的劍法之高已到驚天地,泣鬼神的地步,在魏元威力無匹的「驚神九式」之下,「花虎」竺井首當其衝,身中無數劍招,劍尖上貫入了魏元的渾厚內力,當場哼也沒能哼一聲便在魏元的萬劍絞殺之下化為一天血雨,骨無存,就此人間消失,化為烏有。

  而那馳援而來的陰山五虎中的其他四位也在魏元凌厲無比的綿密劍法下負傷掛綵,老二「惡虎」孫雲一顆眼珠被挑出,鮮血流了滿面,老四「白虎」王超較好一些,只胸前中劍,血肉模糊,右耳被削掉一半,老么「淫虎」李放也沒好到那裡去,左腕中劍而斷,鮮血狂湧。

  至於「金虎」高山由於武功較四位異弟為高,受傷較輕,但也身中七劍,閃躲不開魏元快若流星,變化奇奧的劍法。魏元以一擋五,憑高超劍法護身,竟然一點傷都沒有,仍是一身黑衣如墨,靜謐地卓立場中,手中靈犀劍在月光映射下,寒芒閃動,劍尖滴下一滴鮮紅血水,四週一片靜肅的可怕,幾乎是一片死寂,只有眾人因恐懼而急促的呼吸聲清晰可聞,連那隨同魏元齊來的黑衣女子也同樣震懾在魏元的這一式劍法之下,心中寒氣直冒,幾乎不敢相信人世間有如此驚天動地的劍法。

  好一會兒,魏元才回過頭來,冷冷對「金虎」高山道:「高山,你兩年前殘殺了我結拜的義兄,今天我魏元要帳來了。」

  「金虎」高山雙睛睜大,失聲道:「什麼?你是「劍魔」?」

  魏元殘忍的一笑道:「不錯,我就是「劍魔」,劍魔魔劍,出必見血,想你也應該略有耳聞才對?」

  「金虎」高山強忍怒火,沉聲道:「魏元,我黑虎崖與你無冤無仇,你居然下這等毒手,就算你劍魔名聲天下震動,我黑虎崖也不含糊你。」

  一使眼色,陰山五虎剩餘的四虎立刻將魏元圍在其中,魏元冷冷道:「與我無冤無仇?高山,我且問你,兩年前你可曾在淮陽山區試圖非禮一對夫婦不成後,狠下殺手,可有這檔事?」

  「金虎」高山心中一悚,強辯道:「沒有。」

  魏元冷笑一聲,眼中殺氣大盛,問道,「當真沒有?」還未等高山回話,那跟隨魏元同來的黑衣女子已經忍不住,厲聲喝道:「高山,你瞧我是誰?」

  高山一愣,往發聲處望去,只見一名黑衣女子猛然脫下頭套,一頭烏黑長髮筆直的瀉了下來,一張美絕倫,卻帶無邊煞氣的天仙面孔陡然現於眼前,高山先是一怔,既而失聲道:「是你!你沒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