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三弄 第二部:◆第三十三章:為夫報仇


◆第三十三章:為夫報仇

  那天仙般的女子怨毒地道:「是的,高山,我沒死。你以為我掉下山後必無生還,可惜你算錯了,那山崖之下是一條大溪,我掉落山崖後恰巧落入溪中,為人所救,你想不到吧?魏元是我丈夫的結拜義弟,今日正是與我來報兩年前的殺夫大仇。」

  高山沒想到,自己以為早已不在人世的人居然沒死,不禁又驚又怒,冷笑道:「林沁,當日你僥倖逃過一劫就該隱姓埋名才對,居然還帶人來我黑虎崖逞兇,今日我要你們來得去不得。」

  大喝一聲道:「布威虎陣,將這對狗男女砸成肉醬,為三弟抱仇。」便在他喝聲方出的同時,五虎之一的「白虎」王超人化狂風,猛然向林沁撲去,一出手就是一招「雙雷轟」,兩柄大銅錘猛向林沁擊落,魏元見狀也不出手,只淡淡一笑道:「嫂子,他是你的了。」

  林沁應道:「小叔,你放心,他跑不掉的。」嬌喝一聲,手中劍不知怎地彷彿幽靈虛空陡現,無聲無息,只一眨眼,明晃晃的劍尖已到「白虎」王超面前,王超再怎麼樣也沒想到才兩年時間,林沁的劍法大進,竟然變的飄忽玄奇,與她所成名的流雲劍法以變化多端為主的劍路大相逕庭,大駭之下,暴吼一聲,雙錘齊出,力拒這虛空陡現的神來一劍,但林沁這兩年來武功劍法大進,已非兩年前的林沁。

  這神來一劍正是「驚神九式」中的第一劍「驚虹陡現」,也正是魏元方才一劍滅絕「花虎」竺井的劍法,「白虎」王超本想柿子挑軟的吃,沒想到林沁的劍法如何奇奧,還以為自己的雙一擋,林沁劍法再高也要無功而返,卻不知這一招「驚虹陡現」乃是林沁這兩年來苦心研創,綜合各派劍法菁華所彙集的劍招,威力之強,變化之妙,可說是江湖中一等一的武功。

  「白虎」王超才自以為擋開林沁這一劍,林沁的這一劍彷彿就像有生命一樣,一變二、二成四、四生八,霎時間,光虹亂閃,劍氣千絲,一柄劍於眨眼之間,驟化無數芒彩流虹,由四面八方向「白虎」王超卷擠絞來,劍未至,劍風嘶嘯,寒芒冰心,令人手麻足酸,活動不靈。王超面對如此刁鑽難測的劍法,眼中駭意大盛,叫道:「大哥救我。」雙錘狂舞,意圖架開林沁這鬼神莫測的一劍。

  高山見胞弟處境危險,厲喝道:「四弟撐住,我來了。」身子剛動,頭頂上猛然傳來一道冷若玄冰的語音道:「回去。」一道劍光如練,寒氣大盛貫頂,高山武功再高也不得不擋這一劍,否則一劍刺入天靈那還有命在?無奈之下,厲吼一聲,金背刀揚起,與魏元硬碰硬。

  魏元冷冷一笑道:「威虎刀?你還差的遠,若是「大漠神刀」沙飛羽來使還差不多,你!根本不配!」劍身一震,劍光暴漲,如飛瀑流泉,似星河落雨,鳴珠濺玉般,千點萬點的怒而下,又快又疾,又密又勁,彷彿狂風驚濤,奔騰不絕。長虹一卷,萬刃齊出,冷森森,紫瑩瑩,晶芒閃動,滿空流舞的劍光交織成一大片光網,猛然向高山罩下,氣勢之強,變化之繁複,直令人以為是魔術,而非武功。

  高山於江湖中雖然也算是高手,但魏元的武功卻更令人心寒,這一劍出,高山已知要馳援王超是不可能了,沒有人能在「劍魔」魏元那千重浪疊,變化無窮的魔劍下還能分心救人,當下全力應付魏元的進擊。

  而魏元根本不是真的想殺他,只是不願讓林沁要親手復仇的心願落空,這才出手阻止高山相救王超。

  只聽得一聲慘叫,在林沁全力施展魏元所傳的「驚虹陡現」劍招下,王超雖竭力招架,卻仍不敵「驚神九式」的莫測變化,顧上顧不了下,顧左則失右,被林沁橫裡一劍,寒光閃過,帶出大片血雨,將兩腿齊根切下,昏死了過去。林沁也是第一次以這招「驚虹陡現」對敵,沒想到只一出手就將王超雙腿斬下,又快又狠,自己也被這式劍招的威力嚇得一呆。

  李放,孫雲也沒想到林沁竟然只用了一招便重創了自己兄弟,出劍之快,直如閃電驚虹,劍光過處,王超雙腿已斷。又驚又怒兩人聯手齊上,單刀長劍向林沁猛攻。

  林沁呆了一呆,隨即被兩人刀劍激起的寒風驚醒,眼見李放、孫雲刀劍齊施,向自己砍下,急忙長劍圈轉,劍光飄移不定,如風中柳絮,似雲間飛羽,化出了星星點點的冷電精芒鳳凰展翼般將兩人的刀劍撥開。

  李放、孫雲面對武功大進的林沁,心知若不盡力施為,不知道林沁還有什麼絕招能致兩人於死地,索性先下手為強,以狠攻猛打逼得林沁不得不全力招架,再伺機消磨她的體力精神然後下殺手。

  林沁冰雪聰明,自然看出兩人用意,暗哼一聲,心道:「想消耗我的體力,哼!那有那麼容易?」腳踩流雲步,手中三尺青鋒指東打西,指南打北變化倏忽,每每在意想不到的地方再生變化,殺的孫雲李放兩人冷汗直流,根本無法應付林沁的劍法,只有仗恃力大與林沁周旋,暫保不敗,但已經招架的十分吃力。

  另一方面,魏元面對陰山五虎中武功最強的「金虎」高山,一柄靈犀劍使得矯若神龍,自在騰飛,長劍揮灑中,圓轉如意,變化詭奇,劍尖幻出千朵劍花,萬點寒星,星羅棋布也似的上下閃流,有時劍若長虹,縱橫環繞,發出炫人心神的七彩霞光,有時劍如潮浪,層層疊疊,爆裂分出無數銀環星點,如海龍掀濤,激起萬丈波濤,似群龍爭食,數道匹練般的劍光由浩瀚劍海中盤旋交纏捲上,將高山緊緊困在這明滅不定,閃爍不停的無邊劍網之中,芒彩合流中,萬千光點如怒湧青天的銀白海浪碎裂開來,一蓬又急又密的碎浪劍雨傾盆下,劍氣絲絲,高山根本無法抵擋,若非魏元要讓林沁親手報仇,殺了高山,在如此漫天劍雨中,高山那還會有命在?

  過不一會兒,只聽林沁喝了聲道:「著!」一劍奇詭無比的刺出,如晴空萬里,四望無雲的長空突然閃過一道冷電,精芒一閃,劍光穿過李放的護身劍網,颼的一聲,一劍貫入李放喉嚨,他做夢也沒想到自己會死在林沁劍下,尤其是這神來一劍,毫無預兆,好像本來就在那兒,是自動將自己的喉嚨湊上去的。李放喉頭鮮血直冒,雙目瞪大,一付不可置信的神情,咚的一聲,倒臥黃土,就此結束了罪惡的一生。

  孫雲親見自己兄弟遭誅,心神大亂,手中單刀狂舞,招不成招,高山見了,心急如焚,吼道:「二弟穩住,大哥就來救你了!」

  魏元冷笑道:「救人?你還是先救你自己吧!手中靈犀劍吐出蛛網也似的。魏元布下的綿密劍網,但兩造功力天差地遠,根本無法相比,高山根本無法闖得出魏元天羅地網般的劍幕。再聽一聲慘叫,高山心中一沉,通體冰涼,不由得轉過頭去,正好看見林沁劍光一線,先將孫雲右臂斬下,隨即劍光橫披,劃過咽喉,一顆毛頭飛起,鮮血噴出丈來高,斑斑點點,落了一地血紅。

  魏元見林沁劍誅孫雲、李放兩人後立刻往自己這個方向而來,知她心意,朗笑一聲,喝道:「去。」力貫劍尖,運勁一挑,高山此時心神已亂,哪裡化解的了這一劍?被魏元一劍掀飛,人在半空,無從著力。

  便在此時,林沁厲喝一聲:「高山納命來。」一個飛雲步,足下一點,人如飛仙出遊,手中劍暴閃出萬點寒芒,百練千絲,迎向高山。

  高山大駭之下,頓起拚命之心,虎吼一聲道:「賤人!還我弟弟命來!」單刀瘋了也似的狂劈怒擊,與林沁一陣快打,叮叮噹噹,如珠落玉盤,清脆玲瓏,如金鈴響風,又快又急。只一眨眼的時間裡,兩人已經互換了六七十次刀劍交擊,但林沁劍法刁鑽,居然在第七十五劍上穿入高山的刀光之中,陡然拋手棄劍,那柄劍頓時如脫手飛龍般電射而出,只見寒光一閃而沒,血花驟起,染紅了高山衣衫,臉面朝天,重重地摔倒地上,胸口上插著一柄精光閃動,兀自發顫的長劍。

  高山的表情則是又驚又怒,不敢置信的神色。魏元走到他面前,淡淡道:「沒想到吧?這就是「靈犀一劍」,虛空陡現,靈犀一劍,若你能避的過嘛?你的時辰到了,我送你一程吧!」高山怒目瞪視魏元,卻無力說話。魏元中指一彈,一度劍氣吐出,結束了高山的一生。

  魏元,林沁兩人聯手,不出三十招便將陰山五虎誅於劍下,如此神功,嚇的黑虎崖門眾不等高山死透,便樹倒猢猻散,各自逃命去了。魏元自然也不會去追殺這些無足輕重的小羅嘍,當下在挑了黑虎崖之後,一把火將它燒成飛灰。三幫五寨之一的威虎寨就這樣滅在魏元的手中,與林沁連袂而去。

  隔日,威虎寨滅於「劍魔」魏元手中的消息便傳了出去,三日不到,整個江湖就好像一鍋沸騰的開水般,每個人都在談論魏元滅了威虎寨的消息,這其中最感震驚的自然是與之同列三幫五寨的其他七家,雖說威虎寨於三幫五寨中,若以實力論,可以說是敬陪末座,但由於寨主「金虎」高山是西域大漠派的弟子,以大漠派的實力,絕不會輕易放過魏元,而且這也顯示,以陰山五虎聯手都無法擋的住魏元三十招,若魏元有心滅絕三幫五寨,以三幫五寨目前的實力,任何一家幫派恐怕都擋不住魏元的魔劍。

  外面江湖鬧的沸沸湯湯,此刻的魏元卻一點也不在意,悠然自得地在林沁這兩年藏身處「芳原」逍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