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三弄 第二部:◆第三十六章:久旱逢甘露


◆第三十六章:久旱逢甘露

  魏元此時慾念高漲,大陽具不斷跳動,一彎腰,雙手很快的解開林沁的所有衣物,露出一個完美無暇,羊脂白玉的女體,再也忍不住,說道:「你終於來了,快過來我要……」

  不等林沁反應過來,猛地將她抱起,分開雙腿,大陽具對準已經濕到無可再濕的玉門,運腰力一頂,陽具破門而入,直搗花心,林沁嚶嚀一聲,酸軟酥癢的小穴肉瓣早就希望有一根大陽具貫入,如今夙願得償,很自然的雙腿一勾,緊纏魏元的腰身,噙首後仰,襯托的胸前美乳雙峰更加突出,魏元美人在抱,等不及入屋上床,腰身頻頂,陽物在陰穴內隨著走動進進出出,將林沁弄得淫狂快活,雪臀連扭,喘氣道:「我,我……我需要你。」

  魏元親吻著她道:「我也需要你,今晚,你就是我魏元的夫人,我要好好的享受你的身體。」雙手一鬆將林沁摔在床上,分開林沁雙腿,將之握在手中,當下林沁的玉門蜜洞整個暴露在魏元眼中,只見林沁兩腿之間的蜜洞又紅又濕,居中一條肉縫,兩片肉唇全被淫液浪水給沾濕了,蜜洞旁長著濃密的墨黑陰毛,誘人之極。

  林沁抬起頭看到魏元的大陽具青筋暴露,極度沖血直直地衝著她在微微跳動。她沒有想到的是他的尤物會是那麼的大那麼的粗那麼的長。這根肉莖要是深入自己的陰穴會不會有疼痛?啊!不,決不。剛才不是以進入了嗎!感到有些許的腫脹感,是啊,是這種感覺。這是一根讓人疼惜的寶貝。她兩眼死死地盯著魏元那具有男子氣概的大陽具,不由自主地伸手握了握。陽具好像是要衝出她濕潤的手掌,在她的手中不停地跳動著。

  魏元至此實在忍不住了,拿開她白淨的玉手,大陽具對準玉門,狠狠一推,陽具盡根而入,把林沁的玉門塞的滿滿的,飽滿充實。

  林沁已有兩年未曾做愛,陰道甚緊,魏元的陽具衝入,便覺得舒爽無比,整根大陽具被一團嫩肉緊緊包住,溫潤暖和,彈力十足;而林沁騷癢的玉門被魏元的大陽具貫入,騷癢略受抑制,但仍覺騷癢非常,需要魏元大力抽插來滿足她騷得要命的陰穴。

  檀口啊啊發出模糊的噫語,身子不由得扭了起來,尤其是那渾圓無暇的雪嫩白玉臀更是難耐奇癢的幽騷,不停地扭動,一邊喘氣一邊要求道:「夫君,快……快干我吧,我……我快……快受不了了,今……今晚……奴家……是你的了。」

  魏元屁股快速抖動,也是喘息道:「沁兒,不,娘子,你……你不但今晚是我的,以……以後你也跑不了。」說到這,臀部加勁,陽具充血後更呈火熱,雙目充滿慾火,抽插速度加快,陽具力抵花心嫩肉,林沁的圓臀與魏元的陰部因抽插而不時碰撞,發出啪啪的肉擊之聲,其間還挾有噗滋噗滋的水聲,把林沁爽的淫言浪語不斷,雯雯在一旁也不閒著,將自己豐滿圓挺的玉乳自動送上魏元面前,任由魏元親吻舔吸,春光無盡。

  魏元盡情享受兩人的溫柔濃情,口中含著雯雯的雪白嫩乳,胯下陽具在林沁的蜜洞忙碌進出,可以說是爽到了極致,一連抽插了三、四百下兀自不滿足,索性將林沁翻過來,背對著自己,分開兩腿,騎了上去。大陽具自後面插入林沁的蜜洞,雙手各自捉著一個碩大堅挺的白玉嫩乳,彈力十足,摸起來光華細緻,柔潤飽滿,更是令魏元性慾高漲。陽具用勁,全用腰力,一次次深深地插入林沁的蜜洞,龜頭更是輕旋抵磨,把林沁弄的騷癢難當,非得將肥大的圓臀向後連挺才能令陽具與蜜洞嫩肉產生更大的磨擦,結合的更密實,才能滿足。

  雯雯也不甘寂寞,從後面抱住魏元,雙乳抵在魏元背上輕輕磨轉,魏元夾在兩人中間,性慾更呈狂放,狂風暴雨似的挺動屁股,狠狠地在林沁的蜜穴裡進出,小穴中溢出的淫液順著林沁雪白的大腿流下,濕了床單。魏元的陰部與林沁得圓臀相擊,更是啪啪之聲不絕,淫叫不斷,一連沖了一個多時辰,三人才有倦意,相擁而眠。

  翌日,魏元功力最高,因此最早醒來。細細瞧著林沁與小柔的睡姿,林沁正滿臉笑意的躺在自己懷中,胸前雙峰依然雪白堅挺,彈力十足的隨著林沁的呼吸起伏微微顫動,鮮紅的乳頭襯著雪白的柔肌更呈嫣紅,誘人之極,魏元差點忍不住就想咬了下去。再看下去,除了堅挺豐滿的雙乳外,林沁纖細的小蠻腰也是光滑如緞,白璧無瑕,而之下的渾圓的雪臀,細長溫潤的一雙美腿更是放出無限熱力,尤其是兩腿之間露出一小措黑毛,與雪白嫩玉的肌膚相襯,更是美不勝收。回頭看雯雯,她也是美極了,又純又真,像一隻安順的貓兒,由身後緊緊貼住魏元,正熟睡著,還露出甜甜的笑容,一身肌膚雪白,不輸林沁。

  魏元一早起來,陽具正處於興奮勃起的狀態,看著這兩位美女寸縷未御地躺在自己身側,陽具更呈火熱發燙,小心地分開林沁的玉腿,將她的雙腿分開多一些,登時便看見那兩腿之間的蜜洞小穴是如此的鮮紅可愛,昨晚的淫液浪水還未完全退去,在微光下閃閃發光,美麗之極。那還忍得住,一個翻身,壓在她的身上,大陽具自動找到蜜洞,右手放在林沁左大腿根部外側一提,林沁嚶嚀一聲,左腿被魏元高高提起,將那蜜動鮮紅的陰唇完全暴露了出來,而這時魏元運用腰力,「滋」的一聲,大陽具隨即插入林沁的蜜洞之中,抽插了起來。

  林沁被魏元一插,人也醒了,只覺下身奇癢,身體的磨擦令林沁的情慾迅速高昇,身體很快的發熱,滿臉通紅的看著魏元,嬌吟道:「你……你怎麼可以……啊…啊……」叫聲高了八度。

  魏元親吻著林沁的臉頰耳後,在她耳邊挑笑道:「小聲點,雯雯還在睡覺,若你叫的太大聲把她吵醒了,你好意思嘛?」

  林沁漲紅著臉,嬌羞道:「你……昨夜我都被你給……你怎麼還不滿足?」

  魏元輕吻她的鼻頭,下身仍然快速挺動,發出滋滋的肉擊聲,邊插邊道:「沒辦法啊,我的情慾可是很強的,可以說是無女不歡。難道你不想我把你弄得欲仙欲死,同游巫山?」

  話停陽具可不停,挺動的更厲害,抽插得林沁雪肌泛出鮮艷的紅光,淫水直流,口中不停叫道:「夫君,你干……幹得我太爽了,我……我好美…好……啊……啊……不行…啊…我……我要了……我…我不行…行…了。」

  魏元聽得林沁浪叫,慾火更是高漲,索性將林沁兩腿扛在肩上,紫紅髮燙的大陽具不停在林沁那已經濕透了的玉門蜜穴抽插旋動,時而九淺一深,時而七淺三深,時而記記結實,把林沁幹得淫言浪語不斷,央求道:「夫……夫君,你好會……插啊!我……我好美……好像要飛……飛上天了,啊……啊……美……美死我……我了,骨…骨頭都酥…酥了,不…不…不行了…我…我快不…不行了!我……我快…快丟…丟了,啊………!」

  魏元的陽具猛然在林沁的肉穴中緊絞連旋,龜頭貼住穴中嫩肉又吸又咬,林沁哪裡見過如此絕技,「啊」的一聲長呤,陰精自玉穴奔流而出,沖激在魏元又熱又硬的龜頭上,弄得魏元也是快感連連,微閉雙眼,陽具仍然塞在林沁穴中,享受那將龜頭浸泡在陰穴內陰精中的溫柔。

  林沁昨夜今早連續兩次與魏元合體交歡,臉色紅潤中略帶蒼白,晶瑩剔透的汗珠自額頭、秀髮,嬌軀滾下,看在魏元眼中當真是憐惜萬分,雖然胯下大陽具不再像一早起來那麼火氣升旺,但也脹得有些難受,但林沁此時已經渾身無力,實在再難與魏元再一次雲雨。不捨之下,魏元只好心不甘情不願地將陽具抽出,深吸一口氣來平息體內慾火。

  這時,雯雯張開了眼睛,方才魏元、林沁二人一陣巫山雲雨她都看在眼裡,沒有半點遺露,只是怕林沁臉皮薄,羞了她,才假裝睡得極沉。魏元自然不會不知雯雯在偷看,輕輕地在她的圓臀上打了一記,笑罵道:「你還要裝?起床了。」這一來羞得林沁不敢見人,急忙用被子蒙住頭臉,不敢出來。

  雯雯窘笑了一下,庸懶地伸了伸身子,從後面抱住魏元,在他耳邊悄悄道:「公子,需要我幫忙嗎?」魏元的陽具漲得正難受,那有不需要幫忙之理。

  魏元將雯雯抱在懷中,親吻道:「當然了,讓你看了一場白戲,不讓你做些工來補償我,我豈不是虧大了?」

  雙手順勢在雯雯身上摸索。雯雯雪白嫩滑的美麗胴體如水蛇般的滑下床,雙臂環在魏元頸上,在魏元耳旁悄悄道:「公子,我幫你吹一曲可好?」

  魏元雙手抓住她雪白且彈力十足的乳房道:「那就來吧!」雯雯溫順地蹲了下去,玉手握住了魏元的大肉棒,輕輕上下套動,噙首一低,張開那鮮紅欲滴的櫻桃小嘴,吐出一道熱氣,緩緩地將魏元的大陽具含在口中,丁香之舌則在魏元的龜頭上打轉舐舔,含弄吞吐。

  魏元的陽具被雯雯含在口中,只覺得又暖又嫩,舒服之極,尤其是雯雯的口技十分了得,再加上雯雯除了不怕髒的將魏元的陽具含在口中外,一雙纖纖玉手也不稍停地按摩著魏元的睪丸,魏元雙眼微閉,左手撫弄雯雯豐滿的乳房,右手則在雯雯頭上不停地梳弄。

  雯雯為討他的歡心,更是加緊吞吐魏元的陽具,偶而還用牙齒輕咬魏元龜頭,不停地刺激魏元的感官。魏元被雯雯這一輪吞吐陽具的功夫弄的陽具更加漲大,就要爆炸了,忍不住陽具挺動,在她的櫻桃小口中抽插起來。

  雯雯知道他已經快要射了,當下更是用心吞吐陽具,舌尖不停地舔舐魏元龜頭馬眼,只見她噙首埋在魏元雙腿之間,秀髮微揚,全身雪嫩白玉的胴體在門外太陽光照射下,閃閃發光,異常動人。

  過了一會,魏元實在忍不住了,精關一開,濃濃白濁的精液激射而出,全射在她口中,有部份還溢了出來,由雯雯的嘴角流下。她也不以為髒,一點不剩地將魏元的精液完全吞入口中,還伸出香舌將嘴角溢出的多餘精液捲入口中,媚眼如絲,溫柔之極地瞧了魏元一眼,再度埋首魏元陰部,以舌為布,用溫潤的香舌將魏元的下身再舔一遍,然後才站起來穿上衣服,到外頭取出溫水抹布為魏元擦拭下身,弄個乾淨。

  魏元功力深厚,雖然昨夜耗了不少力氣降服滿足林沁及雯雯,現在仍是精神奕奕,不露半點疲態。指了指林沁,向小柔笑笑,小柔微笑點頭,知道魏元要自己服侍林沁,以免林沁因魏元在場而羞的不敢起來。魏元見雯雯示意點頭,笑笑穿好衣服便走了出去。只留下雯雯與林沁。

  自此之後,魏元便儼然成為「芳原」的主人,林沁則於雯雯每日盡心盡力服侍魏元,魏元每日不是練功,就是與二女交歡,這其中自也傳授了不少內功心法的秘訣予二人,二人之中,林沁功力最高,獲益也最大。

  好景不長,數月後林沁不告而別不知去向,魏雯二人在此等待多日還是不見林沁歸來。在一個圓月之夜二人一番雲雨過後,魏元沉沉睡去。在他醒來後發現雯雯也已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