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三弄 第二部:◆第三十八章:荒山春風


◆第三十八章:荒山春風

  二人尋得一處破廟,升起一堆篝火,他二人共枕而眠,秋東籬一躺下就捲曲得像一個元寶。魏元想著那芳原裡的二位佳人不知現在何處,久久不能入睡。一種熟悉的幽香進入鼻端,禁不住心神微微飄蕩。

  這種幽香,對魏元來說並不陌生——然而一嗅到這種幽香,便知少女所專有,但是,他決不敢懷疑這位拜把兄弟是一位少女,當他說了一句桂桐君莫非女的,便被秋東籬薄怒輕嗔地說了一頓,這是更不敢輕涉遐思。

  他靜靜地躺著,享受那令人微醉的幽香,輕輕合上眼皮,極力思索每一件逍遙快樂的事情。

  他自覺思路十分紊亂,卻又說不出紊亂的原因。仔細搜尋起來,似是一無所有,又像是樣樣都有。幾個熟悉的少女臉孔在他眼簾裡晃蕩,擾亂得無法安寧,索性睜開眼皮,要看個明白。但他此時所見的是一片模糊,只有那身材纖巧,嬌憨得像個少女的秋弟捲成圓圓一團睡在身側,嬌艷如花的臉孔上浮現著甜蜜的笑意。

  奇怪的是:這位秋弟熟睡後為什麼不起些微鼾聲,而那有節拍的心跳卻清晰入耳。「難道秋弟的藝業已達到龜息境界?」

  眼前結識這位秋弟比他還小二歲,聰明活潑,楚楚堪憐,不由他起了一種照顧別人的責任心,帶著幾分好奇地探一探秋弟的鼻息。

  那知指頭剛近鼻端,秋東籬卻「噗」一聲輕笑道:「你在搗什麼鬼?」

  魏元楞了一楞,微帶歉意道:「原來你沒睡熟,我卻以為你能夠龜息。」

  秋東籬轉過身子,對面躺著,好笑道:「人家想睡,你偏是不睡,還要說什麼龜息。」

  好一副小仙女的嬌態映入眼簾,直把魏元看得呆了,溫和地說一聲,「你睡吧,我再不吵醒你。」

  秋東籬輕笑道:「睡不著了,我們說話,一直說到眼皮閉下來的時候。」

  「好,說些什麼?」

  「那就說說魏大哥你的身世吧。」

  魏元低頭思索,秋東籬見過便道:「魏大哥是不是有什麼難言之隱不想讓小弟知道。」

  魏元忙道:「不,不,只不過我踏入江湖以來無人問及,既然秋弟想知道,大哥我就如實相告。」

  魏元把自己的身世遭遇以及踏入江湖所經歷的事通通倒了出來,心裡反而輕鬆了許多。

  秋東籬聽完問道:「在芳原裡那位林姑娘與雯雯姑娘,你最喜歡誰?」

  魏元深思片刻,道:「雯雯是我遇到所有女人當中最純真可愛一個,但是……林沁卻是我心中的一根刺。」魏元長歎一口氣,思想隱隱忽忽。

  秋東籬見狀兩眼放出異光,搖頭道:「呸…我跟來幹嗎!」

  忽然,她身子一滾,又捲曲成了一團。

  魏元以為他不高興,趕忙扶起他肩膀,柔聲道:「秋弟,你怎麼就生氣了?」

  「誰生氣啦?」秋東籬猛一回身,魏元的手掌不覺已抹胸而過。

  「噢!」

  二個全驚叫出聲。

  魏元感覺到手掌觸及一對彈性的肉峰,驚得坐了起來,滿臉錯愕道:「你原來是妹妹,乞恕愚兄無意。」

  秋東籬經他那麼一觸,渾身如受電擊般震了一下,竟癱在稻草上,星目中淌下珠淚,幽幽道:「魏大哥你躺下說話呀。」

  魏元發現對方竟是少女,她還要他並頭躺著。魏元現在滿腦子都是林沁與雯雯,怎麼可能還有精神與這個只有一面之緣的假義弟談情呢!正色道:「你為何要喬裝男子?」

  秋東籬幽幽一歎道:「一個少女的心事,你能捉摸得到麼?總之一句話,喜歡你就是。」

  「喜歡我?你幾時開始喜歡我?」

  秋東籬星睜閃動,微笑失望道:「你仔細看看,能不能記得起我?」

  魏元端詳了好一會兒,忽然「啊」一聲大叫道:「你是雯雯?你果然是雯雯。」撲過去緊緊地把她抱在懷中,可立既又放開了她。

  秋東籬淒然一笑道:「你還能夠記得,可見你心裡仍然有我,我突然失蹤你恨我嗎?」

  魏元沉吟道:「我確實有點恨你,但也喜歡你。」

  秋東籬眼珠一亮,驚訝道:「這句話我不懂。」

  魏元道:「你是那麼楚楚可人、純真活潑,怎能讓人不疼惜。但我有一點不明白,為什麼你與林沁要不告而別!」

  秋東籬「噗噗」一笑道:「你就在這件事才恨我,是不?」

  魏元點點頭道:「難到還不該恨?」

  「好吧,待我說明經過,那時愛也由你,恨也由你!」她隨即一指魏元原先臥處,續道:「我又不是老虎,你先躺下來聽我說,你這樣坐在那人家也要坐起來說給你聽會很累的呀!」

  魏元與雯雯面對面躺在稻草上,細聽她述說一切:我,歐嘉雯。雙親早已亡故自小與大哥歐嘉輝相依為命。可就在幾月前大哥在鎮上偶遇林沁,當時她正在教訓幾個因阻攔一賣唱為生的父女,只因那女子嬌小可人,他們便起了歹意。哥被她的音容相貌、武學所吸引,回到家後就一直精恍惚,茶不思飯不想。我見後很心疼,於是決定為大哥盡一份力。經過多次跟隨才發現她的芳原所在,為了能讓她收留我,也為了能與她長時間接觸試圖說服她跟我哥好。便弄傷了自己在她回芳原的路上等她。她問我為何受傷獨自在此,我說因家鄉發大水與親人失散,為了活命只好出來逃荒,因好幾天沒有吃東西了,兩腿一軟就摔了一跌。林沁見我怪可憐的就把我帶回了芳原,在那沒有多久就看到了你。說到這雯雯的臉頰紅了。

  「那你們為什麼要不辭而別呢?」

  「林姐姐說他的心願已了,承諾也已兌現。她要去見一位故人,以後不會在回來了,要我好好看著芳原。我是因為林姐姐走了,而我又沒有促成她和大哥的好事,在說我出來這麼久了大哥一定在到處找我了。可我又不想離開你,所以我就……就又回到芳原找你,可當我到了才知道你也走了,我一個人失魂落魄地朝山下走去。為了在路上安全,我就扮成了男子,接著遇到了桂大哥,在後來就遇到了你。」說到這她的頭低了下去,兩片紅霞飛上了雙頰。

  魏元道:「你那位桂大哥好像與你是一樣的。」

  「和我一樣。」雯雯驚訝道。「難不成他……他,她……也是女子。」魏元點點頭。「那我怎麼不知道呀!……喔!我想起來了,在路上她要小解,當時還躲開了我呢。他會不會也認為我是男子呀。」說到這雯雯哈哈大笑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