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三弄 第二部:◆第四十章:緣系青樓


◆第四十章:緣系青樓

  次日兩人收拾妥當,相互攙扶著打鬧著向山下走去。

  來到家才知大哥有事出去沒有在家,雯雯帶著魏元在府上前前後後轉了一圈。魏元在歐家住了下來。這日飯後在雯雯的閨房兩人坐在圓桌邊聊天,魏元看著她那張粉嫩的臉,陽具不由自主地翹立起來。他一伸手把雯雯拉入懷中,雙手隔著衣服在她的身體上摸索。不一會兒,雯雯在他的撫摸下嬌喘不休,兩人在軟榻上經過一番雲雨後感到困乏,於是就相擁入眠。一覺醒來魏元見雯雯還在沉睡,聽到大街上人聲嘈雜,一時興起穿衣下床走出歐家大院在街上閒逛。

  「喲!公子,來啊!到我們這碧月樓坐會兒。」一陣嬌滴滴的喊聲傳入耳中。魏元抬頭一看在兩根紅木柱間站著一位可人兒!一身紅色帶有暗花的長裙,腰間紮著一根紅腰帶,手中拿著一方手帕,兩眼看著他,臉上露出甜美的微笑。一隻白淨的手正在向他招動。魏元抬頭一看原來這是一家妓院,想到我怎可到這種地方,於是掉頭就要走。可這女子上前一把拉住他道:「喲,小哥,怎麼了還害臊啊!我們這的姑娘可是最好的呀。公子想是第一次來吧,來、來、來,本姑娘給你找一個,包你滿意。」這時又來了二個,三人一起把他拉了進去。

  她們看到魏元這身公子哥的打扮,白白淨淨的。想到這可是一位有錢的主呀!所以只要是稍有姿色的女子都想把他佔為已有,使著勁地把他往自己房間拉。魏元被眾多姐妹拉扯的東倒西歪。就在魏元狼狽不堪時一位半老徐娘,搖擺著一身肥肉向他走來。「不知這位公子有沒有相好的呀?」魏元打娘胎裡出來可還是頭一遭到這種地方,他的兩眼在不停地四處亂瞟。忽然,他的目光停留在二樓一間敞開的窗子上,在窗前坐著一位佳人。「太像了,像極了,好像她。」魏元神情恍惚,彷彿回到了多少年前,那充滿春情的洞房花燭之夜。所有的目光都順著他的眼光所及處看去。「那可是我們碧月樓的頭牌,梁吟姑娘。」魏元看也不看這個身材臃腫的媽媽,伸手自懷中掏出一錠金子。媽媽急忙伸手奪過,放在嘴中用力咬了一下。還沒待她說話,魏元兩眼目不斜射直直向樓上走去。

  一個小廝在前帶路來到梁呤房間。魏元隨手扔出一塊碎銀,小廝接過後退出房間把門關了。魏元走上前,兩眼死盯著對方。「公子請坐……公子……公子!」魏元一驚「噢……好……好!」好像,真的好像,魏元喃喃道。「請問姑娘芳名,可否告知。」「小女子梁吟。公子小女子可是賣藝不賣身的,敢問公子想聽曲子,待小女子為你彈上一曲。」「有勞姑娘。」

  魏元坐在桌邊品著香茗靜靜地聽梁吟彈奏。

  就這樣魏元只要一有空就往碧月樓去,經過一些時日,梁吟已喜歡上他了。只要是這個時辰魏元還沒到,她就會有一種失落感,一但見到魏元的身影出現她的心情就會立即好起來。

  這天魏元剛一進門,她就飛跑過來撲進他的懷中,緊緊地摟著他的脖子,嘴中輕呼「想死我了,你怎麼才來啊,這幾天你去了哪裡,為什麼不來看我啊!」魏元的胸前有兩團軟棉棉的東西緊抵著他,陣陣悠香迎面而來,直衝進鼻中。他的雙手在梁吟的背部上下不停撫摸。

  好一會兒,梁吟好像意識到自己的失態,鬆開雙臂雙頰飛紅,輕推魏元想離開他的懷抱。魏元雙臂一用力又把她摟進懷中,就在她身體前行的一剎那嘴唇壓在了她的香唇之上,舌尖抵開她的牙齒在她的口中尋覓著她的香舌。一手緊摟後腰一手順著她的身軀摸到雙乳。在魏元的撫摸與親吻下梁吟的呼吸漸漸極促。兩人一邊親吻一邊緩慢地向床邊移去,在移動中梁吟兩腿間卻頂著一根硬物,兩張臉碰到一起,彼此的呼氣噴在對方臉上。兩人正在情慾高熾時,誰也不想分開。

  結束長得令人喘不過氣的熱吻,倆人深吸著得來不易的空氣,動情的望著彼此,相視一笑。他吻了吻她迷人的眼,頰、下巴,含吮住她細白的耳垂,用舌頭逗著她的耳背,發現她那兒很是敏感,因為她不自禁的全身輕抖著。

  在他的嘴進佔她白皙的頸子時,兩人的手都不安分了起來。

  她的手伸入魏元的衣內,感受著他強健的肌理,發現她的撫摸也能讓他發出呻吟,她更愉悅的尋覓著他敏感的部位,享受著他的反應,也輕笑出聲。

  「你真頑皮。」

  他解去了她的衣帶,撥開覆蓋住她動人身軀的長裙,梁吟全身只餘一件紅色的肚兜,扶她坐起身,他退了一步,想看她的全部。

  她的手撐住床,肚兜遮不住她瑩白的玉臂,及健美的長腿,他俯身吻了吻。

  「魏大哥,這……我……我…給你……」為了掩飾羞怯,她的臉埋進了他的胸膛。

  這樣的美人投懷,除非鐵打的人才能無動於衷。在她香肩上灑下細密動人,無數的吻,大手愛撫著她毫無遮掩的肌膚。

  「吟兒…你真美……」「魏大哥……」她拭了拭他額上因激情而沁出的汗。

  此時他們只是一對互相吸引的男女,他解開了她身上唯一的遮蔽,看見她完美的身子,他讚歎的呼了一聲。此時的梁吟正當女人最美的時候,因學過武功而保持的凹凸有致的身段,身體特有的清純與正當盛年的艷麗,和諧又奇妙的並存著。

  魏元的肉棒,硬挺的頂著褲子。梁吟看到後羞紅了臉趕緊閉上了雙眼,雙乳隨著急促的呼吸上下起伏不定。

  魏元快速除去身上的衣物赤條條地直挺肉莖站立在床邊看著躺在床上的尤物。

  好久,好久,梁吟都沒有感到在有手在身上撫摸,她迷惑地睜開眼睛想看個究竟。不看還好,這一看可把她嚇了一跳,一根巨大的肉棒在她臉上跳躍。她在一驚之下張嘴就要叫,就在她剛把嘴張開還沒叫時,這根肉棒已快速地伸進她的嘴中,阻止了她的叫喊。(好大,好粗,怎麼會這麼大啊!)她輕咬了一下,舌頭輕輕地攪動著肉莖。一陣陣麻麻癢癢地感覺順著肉莖傳到魏元的大腦,他微閉著雙目,享受著口舌給他帶來的快樂。

  過了許久他摟過她,深深的吻住她,赤裸的上身貼著她,魏元將她的下身壓向自己,好讓她感覺自己因她而起的激動。

  「嗯……魏大哥…」梁吟蠕動著,想再接觸多一些。

  「別動…」

  她尖挺的乳峰撩得他快發狂了。她附在他耳邊輕輕的呢喃。

  「魏大哥,要我,我愛……」她來不及說完,因為他吻住了她的朱唇。

  他雙手揉著她豐滿的乳房,低下頭含住紅嫩的乳尖,公平的愛著兩個迷人的尤物,手移至她的處女地,蓋住那飽滿的隆起部,手指探入那密縫中,經過方纔的挑弄,那玉貝早己露濕了。

  「妖精兒,你好濕呀!」一邊說著,手指頑皮的在她的兩片小陰唇中游移著。另一手更不輕饒的在她的玉乳上撫揉愛憐著。

  「啊……啊……」梁吟只能握著他的手臂,口中吟哦不己,在接受如此的激情,魏元的手指更進一步的拈著她的乳峰及玉貝裡的珍珠,她激烈的顫抖著,即將達到他帶給她的第一次高潮。

  他含吻住她,吞下她在高潮中的吶喊,等著她弓起硬直的身子放鬆下來。

  魏元移到她雙腿間,她迷人的小穴透著充血的瀲灩,他湊上嘴去,舔著那尚在抽動的穴口,輕輕吸吮著突出的陰唇,彷彿等著人憐愛的腫脹陰核,才剛自高潮頂端下來的吟兒又嬌啼出聲。

  「啊…別……別吻…那兒…那兒…啊…」她幾乎語不成調的。

  「那兒?是哪兒?告訴我,嗯?」魏元抬起頭。

  「嗯,不要,你壞…」她扭動著腰,不依。

  見她的嬌態,他氣血翻湧的,再也忍不住了,他覆上她的嬌軀,奮起的大肉棒頂靠在她的腿邊,兩人唇舌交纏,口沫相濡。

  「這是你的味道,如何…」他不正經的問。

  吟兒羞於回答,只將他緊緊抱住,享受肉體相觸的快樂。

  他分開她的雙腿,手扶著她的雪白臀部,肉棒在她的穴口親蜜的逗著,弄得梁吟心癢難耐,張開了原本閉著的媚眼,怨怨的微支起上身,睇著魏元這冤家,只見他唇角泛著性感的笑。

  「你看清楚喲,我可要進去了。」

  他紅通通的龜頭抵在她的入口,緩緩的推進,她心跳不己的注視著,感覺小穴內無可言喻的快感與輕微的疼痛,肉棒噗的穿過了她的處女膜,直往小穴內深深的貫入,倆人一同輕喊出聲。

  梁吟的肉穴緊湊無比,魏元只插入就覺得自己快到高潮了,他慢慢的抽出,用力的再進入那可令人消魂的穴口,漸漸加快速度,她分泌出的大量蜜汁使得他的抽取動作更深更快,他無法控制自己的力量,每一下都撞入她最深處,每一次都將自己盡根送入。

  他讓龜頭抵在她的花心上,只用腰力,磨著她,她幾乎是尖叫著呻吟。

  「啊……不行了……不要…啊……大……啊…哥…太深了,別……別再進去,啊…」她又一次高潮。

  魏元開始,用力的插著她,除了喘息聲,嬌吟聲,尚有肉體相交的「啪啪」作響聲,他享受著肉穴磨擦著陰莖的美妙滋味,他躺下身子,變成梁吟在上的姿式。

  這種更深入的方式,使兩人有更大的快感,魏元扶著梁吟的腰,指引她上下律動,她抵住他的胸,臉龐漲紅,慢慢的拋動自己的纖腰。

  看著美艷的她,魏元的手,抓著那一雙玉乳,反方向更用力的插入她。在他感到自己的高潮快到時,再度將她壓在身下,抬起她的腿放在肩上,瘋狂的抽送著肉棒,不顧一切的將他滾燙的精液射入她的深處。

  「吟兒…我…我射了……啊!」

  「……啊…我…我也……」在他射出他的精華時,她也吶喊著進入高潮。

  兩人在高潮後的疲累下都睡著了。魏元先睜開了雙眼,他的肉柱還深深埋在她的美穴中,吻住她的紅唇,身下不知足的又硬了起來,溫柔的抽動著,梁吟也在半夢半醒中,承接著他另一波的佔有。

  她按著他的臀力,移近自己,深情的看著他,沒有前戲,他直接深深的進入她的蜜穴,她早己為他濕潤了,倆人用心的交合著,細細的品嚐那磨擦,那撞擊,那滋潤的濕滑,他反轉她的身子,讓她跪伏著,更深入更盡興的與她的穴兒交接。

  他的動作幾近瘋狂,她的蜜汁流淌著,迎接他一下下著力的抽動。在這情況下,魏元依然關心且溫柔的怕她的雙膝讓硬板給傷了,抬起她的腰臀,讓她懸空的與他貼合。

  兩人的靈肉在高潮的剎那,吶喊著做最緊密的結合。兩人的情慾濃烈的發疇著,一發不可收拾。

  雲雨過後,魏元靠在床頭,梁吟依著他。魏元感到有些濕熱的水滴落在胸前,急急坐起手扶她的雙肩,急切道:「吟兒,怎麼了是不是剛才我太粗暴弄痛了你。」梁吟只管流淚並不搭理他好似沒有聽到。「吟兒,你道是說話啊!到底是怎麼了?快說啊?」「魏大哥,我……我不想給你找麻煩,你……你……還是走吧,以後不要再來找我了,也不要在到這種地方來了。」「你不說清楚我就不走,什麼事嗎?說給我聽聽,看我能不能幫幫你,好嗎?」

  在魏元的再三追問下,梁吟道出了一切:在這石橋鎮有一有錢有勢的大戶人家,這大戶人家姓莊,名平。看中了梁吟的美貌要娶她做小。在過三天就要把我接過府去。這莊平可是鎮中的一霸,壞事都做淨了,我過去肯定是沒有好日子過的,還不如在此呢!在這大家對我都很好,從不逼迫我做我不想做的事兒。我想好了去了莊家還不如死了好。

  魏元聽道這急道:「你可不要想不開啊!你等著我一定來接你出去,到時我們遠走高飛,好嗎?」

  「魏大哥,我知道你待我好,可這樣會連累你的啊!萬一莊家知道我們可就沒命了呀。」

  「沒事的,你聽我的你就收拾好東西等我來接你離開這兒,就這麼說定了,我現在就去找人幫忙。」說完起身離開了碧月樓回到歐家,把這一切告訴了雯雯請她幫忙。先前也向她提起過梁吟的事,她也沒有反對魏元與之相處。